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摘要] 杜琪峰的《放逐》,是港产枪战片的代表,同时也加入了很多文艺片的表现手法,影片将描述人物内心的斗争与枪战之前的惨烈氛围结合,打造一种别具一格的黑帮文艺片。杜琪峰的影片一直将浪漫、理想主义和宿命论、怀疑主义相融合,以致于他的作品里蕴含丰富的情感流动和明显的精神底色。

[关键词] 影像结构 戏剧性 权利意志论 宿命论杜琪峰的《放逐》,是港产枪战片的代表,同时也加入了很多文艺片的表现手法,更多地将描述人物内心的斗争与枪战之前的惨烈氛围结合,打造一种别具一格的黑帮文艺片。杜琪峰的影片一直将浪漫、理想主义和宿命论、怀疑主义相融合,以致于他的作品里蕴含丰富的情感流动和明显的精神底色。无论是影像结构的表现上,还是作品主题的表达上,《放逐》都是杜琪峰的集大成之作。一部作品在电影本体上的创新和个人化表达,很大程度决定了影片的成功与否。在这一点上,杜琪峰可以说是一位在每一部片子中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尝试的作者型导演。浓厚的香港本土风格加上他个人在电影语言上的尝试与探索,使得杜琪峰电影贴上了许多令人着迷与钦佩的标签。冷峻、浪漫、悲情、纯正的黑帮,等等加诸其身上的特点,都体现了导演强烈的个人风格。在影片《放逐》里,电影本体和影像结构上的出色,使观众眼前一亮,该片确乎是新时代中为数不多的、精彩的、香港味纯正的黑帮文艺片。《放逐》鲜明的电影表现手法,是导演观念表达的渠道和外化手段。片中大量运用低照明场景,从男主角阿和澳门的家,到餐厅,再到谢夫旅馆,大多是夜晚的,阴郁的,即便是白天的故事,亦是使用大量的暗光,视线暧昧而不确定,给观众心理蒙上一层淡淡的阴影和紧张感。加之画面经常处于前景遮挡、大面积物体虚化的设置,使观众从视觉上感受到故事内在的张力。在影像结构上值得研究的是,影片色调的处理。杜琪峰在色彩的表达上是张弛有度的,既含蓄,又不会过于晦涩。影片开头部分,在阿和家中的枪战和随后到来的片刻的温馨,在色彩上有着“润物细无声”一般的巧妙过渡。枪战部分使用的冷调、阴郁的蓝绿色,将剧中每个人都罩上紧张的、冲突在心底暗涌的氛围。在影片后半部分,阿和从私人医生处逃出时,在一串挂着铃铛的门铃处终于支撑不住倒下,镜头并没有常规地给阿和倒在血泊中的画面,而是让阿和慢慢倒下,倒在了一片红光中。红光的设置在此处是略显抽象的,或者说是表现主义的,因为当时的场景中似乎并不存在发出这样鲜红的红光的发光源,也就是说,这象征着阿和的鲜血和枪战的惨烈的一片红,是导演有意布置和设计的。与此处红光相呼应的,还有沙漠的通红、抢来的车子的鲜红等等。这各种各样的红色,在影片中更像是生之欲望的象征。影子的运用,大大增加了故事的冲突感和戏剧性、丰富影像结构的同时也参与了影片的叙事。例如在圆顶餐厅中的戏,餐厅的顶棚始终映着参差错落、诡异多变的树影。这种看似合理但又有着超现实形态的树影,隐喻着餐厅中每个人关系的纠缠不清和内心的恐惧和杂乱,在这样一个黑影笼罩的高档餐厅中,原本生活化的舒缓的餐厅古典音乐和高高耸起的装饰华丽的圣诞树,都仿佛蒙上一层可怖的、捉摸不定的阴影。在枪战中,阿和中弹后“面无表情”的慢镜头,反衬了他表面之下内心之中的痛苦和无力,宣告着悲剧的发生,但又有着无能为力的宿命感。

杜琪峰的枪战戏,没有枪林弹雨的画面,但是快速而凌厉的剪辑和音效以及音乐的运用,使得每一颗子弹的射出都是冷峻而有力的。杜琪峰的暴力美学是具有形式感的,沉稳冷静中透露着精巧的浪漫感。这种浪漫不同于吴宇森的英雄悲歌式的史诗型浪漫,杜琪峰的浪漫具有一种深远的、含蓄的心理张力,甚至具有一种别样的社会批判力。在杜琪峰的作品中,复仇、杀戮的暴力行为皆是有源可溯的,是有一个鲜明而强大的内在成因和推动力的,是社会和个人共同造就的。“如果说杜琪峰之前的警匪、黑帮电影的叙事趋向于一种‘史诗’气质,那么杜琪峰以来的警匪、黑帮电影,则开始趋向于一种精致的‘小品’

气质。”[1]杜琪峰的黑帮片大胆而明确地传达了对现实事件的个人化理解,把主流的、普通的社会与黑帮融合起来,极大地增加了黑帮电影的批判现实力度。杜琪峰的暴力美学有着深刻而丰富的精神内涵和外延,它体现了现代

doi :10.3969/j.issn.1002-6916.2011.17.019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下转43页)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放逐-悲情的生命底色

抛弃了色彩,用最单纯的形式来表现这对父女最真实的情感。少一份梦幻般的色彩,多一份现实中的残酷。但是,无论现实是如何残酷,哪怕是残酷到不留一丝色彩,也挡不住父女之间那份感情。这部电影取材于真实的新闻事件,首先在题材上就决定了这是一部催人泪下的片子,导演大胆选用毫无演出经验的演员,并没有在情感方面加以“煽风点火”般渲染,甚至在影片结尾父女二人相见时,镜头也只停留在了四目相对的简单的美好瞬间。影片既看不到父女俩因生活拮据而抱头痛哭的场面,也看不到女儿反过来安慰父亲的场景,一切都是如此的生活化,如此的真实,或许此时的女儿还没有完全的懂事,也没有完全理解父亲为了让他上学而付出的努力,但女儿一定知道,这辈子,只想和父亲在一起。影片没有高潮迭起,平平淡淡,细水长流,但每个细小的瞬间,我们都会因真实而感动着。父亲第一次下水时,女儿熟练地为父亲递上眼镜,父亲拉着女儿的小手,望着她微笑,没有语言,但非常细致的描绘了父女之间的深厚情谊。影片的语言不多,父女之间的对白更是少之又少,印象最深的,是父女俩在船上的一段对话,父亲问女儿每次趴在上面能不能看见海里的自己,女儿的回答是“看得到啊,我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就看得到。”很简单的一句话,但却非常感人,父女俩的深厚感情,在这字里行间表现的非常充分。因为真实,所以感动。最后,我们读懂了父亲的情感从简单、自然,到希望、愉悦,到无力、茫然,再到最后对环境周遭的无奈而顺应的过程,这不仅是这对父女的悲哀,更是这个社会的悲哀。影片的真实,不仅仅体现在影片的叙事上,同样也体现在这个题材上。处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更容易受到欺压,因为没有钱,更没有权利,他们的利益时常会被忽视,当他们遇到困难需要解决时,人们不屑一顾,将问题像抛皮球一样抛来抛去,谁也不愿意解决。影片中官员们的形象非常到位,形式上做得很好,又是端茶倒水,又是车接车送,但实质上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势利的人们表面上恭恭敬敬,但本质上,是在以华丽的外表伪装自己,使内心的虚伪变得更加”高贵”。这折射出现实社会中一些手握重权的虚伪官员,装腔作势、唯利是图,完全背离了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部影片的成功之处就在于真实,题材的真实、人物表现的真实、情节渲染的真实。或许这样的话题有些沉重,但沉重背后有更多值得我们去推敲的东西,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何大费周章却还是落了个空?这是导演对台湾社会的思考,更值得每个观众去品味。参考文献张阿利 《电影读解与评论》 太白文艺出版社曹小晶 《中国影视理论探微》 陕西人民出版社作者简介

鄢舒文,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

本科在读,研究方向:数字媒体艺术影视制作方向。竞争社会中人们内心强烈的生存的欲望。这种生存欲不是简单地“活着”,而是在现代残酷社会中搏得一番地位和站稳脚跟的欲望。这种生之欲印证了现代西方哲学中的“权利意志论”,其源于叔本华,完善于尼采。权利意志论根植于现代竞争社会,尼采的意志论是张扬生存欲望的,主张人的主观能动性的。生之欲的强烈,在黑帮片中尤其得以淋漓尽致地显现。按照尼采的哲学原意,尼采的哲学“本体”更准确的说应该译为“强力意志”或“冲撞意志”,即“扩大自身、超越自身,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意志,就是释放自己能量的创造性意志”。他所确定的价值标准就是人的生命的强大”[2]。凡是有利于生命强大的思想和行为,就是有价值的思想和行为。注释[1]李骏:《无间道的前世今生》,《电影评介》2003年第12期[2]《评论叔本华与尼采意志论的意义》网址:http://www.wendangku.net/doc/8c19d569b84ae45c3b358c11.html/a/2007-12-4/2453135_2.shtml 作者简介王曌,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

在杜琪峰的电影中,人,尤其男人内心英雄主义的实现欲望、对现实强烈的不满和怨愤情绪,加之兄弟义气的热血气概,使得一些人群脱离主流社会,从普通生活中自觉或不自觉逃逸出来,以“英雄”自诩来拯救弱者。尤其是杜琪峰时常在展示他们的英雄一面之后,也表现了他们作为普通人的真实的一方面,就更增加了观众内心的认同感。

然而,依托现代残酷社会的背景,这些故事中的人物本身却逃不出浓重的宿命感和悲壮的生命底色。一如面对影片中多次出现的“选择”难题,主人公们通常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一枚硬币,并且听之信之(即便在最后将硬币扔进了海里,看似摆脱了命运的掌握,但实质上人物仍逃不开宿命的选择——死亡)。“去哪儿?”“往哪走?”影片中多次出现的简单的问题,实际上是导演借故事人物之口表达了现代人的迷茫。此种问题在世纪末情绪中显得尤为突出,杜琪峰在影片之外,向现实生活提出了沉重的、发人深省的拷问。(上接4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