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川剧高腔戏源出资阳河

川剧高腔戏源出资阳河

川剧高腔戏源出资阳河

王洪林

川剧高腔戏产生于何时,形成在哪里,究竟是本土声腔,还是外来乐部?

一、资阳城隍戏铸就川剧资阳河

四川戏剧大演变,带来川剧大跃进,各条河道按照各自艺术特点发展着。沱江两岸川剧以资阳城隍戏为中心,置身盆地中部,受四周影响不大,受北方梆子戏影响的弹戏,受汉戏影响的胡琴戏,在资阳河就不如川剧高腔那么流行。所以,资阳河艺术流派,仍然以本地区,特别是被戏班和伶人视为竞技观摩场所的资阳城隍庙会戏一贯演唱川剧高腔的传统习俗,和资阳观众历来认为“丝不如竹,竹不如肉”而肉声最优美动听的偏爱,仍按正宗川剧高腔轨迹发展。资阳庙会戏多,全县除48个场镇庙会戏外,单城区就有九宫十八庙,都建有万年戏台,每年一、二、三、四、五、八、九、十月有十余处庙会戏,通数城隍庙会2个月演出时间最长,规模最大最热闹。资阳城隍有乾隆、光绪皇帝御笔赐匾,爵位高,名声大,威灵显赫超过县界,这是其他县城隍、州城隍甚至好些府城隍所不及的。加上知县张德源撰文推动,杨周冕、范涞清题词支持,每年从城隍生日开始,附近各府、州、县方圆几百里外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到此顶礼膜拜,各行各业、三教九流都赶庙会,许多川剧艺人为祈求城隍禳灾赐福也到资阳城隍庙唱还愿戏。这样,名家荟集,剧目丰富,互相观摩,拜师访友,切磋技艺的川剧会演盛大场面,盖过全川各地。这对川剧艺术提高和发展,起了推动作用。常年都有川剧演出,资阳人不论男女老少,看戏机会多,大大提高艺术兴趣和鉴赏能力,把川剧胃口越提越高。经过长期熏陶,培养造就大批川剧戏迷、票友和戏夫子。他们爱戏、懂戏,对高腔演唱和戏情戏理要求严格,十分挑剔,稍有差错就砸牌罚戏,对演唱出色戏班和伶人就挂红放炮给赏银。演唱资阳城隍戏被砸牌罚戏的戏班和伶人,就很丢面子,大倒其霉,抬不起头;一获奖励则名声大振,身价倍增,受到同行尊重而通行全川,形成惯例。由于观众严格品评,戏班和伶人认真演唱,逐渐形成唱做严谨,帮打唱紧密结合,风格独特的川剧高腔资阳河艺术流派。

400年盛况不衰的资阳城隍庙会戏,成为川剧高腔戏班和伶人酬神竞技赛戏演武场,年年云集资阳赴会献戏竞艺。在许多戏班和伶人中流传着:“不唱资阳城隍戏,算不了好先生。”够条件能承演资阳城隍庙会戏的戏班和伶人不多,不少班人都想在资阳出个名,就千方百计按照川剧资阳河派艺术风格要求,提高技艺,以适合资阳观众脾胃,创造条件演出,让资阳观众认可。有的鼓师不熟悉资阳河派帮腔、套打、锣鼓音韵,有的演员不熟悉资阳河派唱腔,都先找资阳河派老师学艺,然后到资阳登台演出,提高声誉。因此,资阳城隍庙会戏,就成为资阳河高腔艺术发祥地、竞技台,成为川剧高腔资阳河艺术流派摇篮和金榜。

二、资阳河派基础川剧班社

清初,资阳金玉班班主冯时扬创办伶塾,聘请高腔戏班鼓师于少成任教,共同改编整理《金印》《琵琶》《红梅》《班超》川剧高腔四大功本戏,被民间誉为“名角的招贤榜,鼓师的演武场,班主的摇钱树,戏迷的解渴汤”。还改编《玉簪记》《焚香记》等大本头高腔戏,致力于高腔曲牌规范、唱腔改进,大大发展川剧高腔艺术,使金玉班历经百年不衰。乾隆末年,资阳姚艮门接办金玉班,定名雁江金玉班。班主远见卓识,创办附属科班玉明科班,培训人才。资阳高腔戏班相继崛起,致和班、笙泰班、龙盛班、玉清班、玉明班在资阳黄添湾关帝庙万年戏台留有嘉庆年间演出墨迹。以资阳为中心十六属州县创办众多戏班,涌现大批艺术高超的名角雁江金玉班赵云官、苟莲官、苟湘官、玉明科班出身张玉蓉、白玉婉、王玉如、李玉侠、黄玉梧、涂玉兴等。雁江金玉班在成都演出时,苟莲官、苟湘官兄弟表演《红梅记》名噪省城,杨燮《锦城竹枝词》“见说高腔有苟莲,万头攒看万家传”原注:“苟莲官在班中,每一进省则挤墙踏壁,观者如云。其实貌亦中人,艺特超群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