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各擅其长 各臻其妙 - 语文备课大师 首页

各擅其长 各臻其妙 - 语文备课大师 首页

各擅其长各臻其妙

——《雷雨》《茶馆》戏剧结构之比较

孙守让

所谓戏剧结构是指剧作家为了表现主题的需要而对剧中人物、环境、情节等的布局安排。中学语文教材第四册戏剧单元中的《雷雨》和《茶馆》分别节选自同名话剧第二幕。这两幕戏有其共同的特点,它们的戏剧冲突都集中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和空间。《雷雨》的戏在一个夏日午后的周公馆里展开,《茶馆》的戏则在一个夏日上午的裕泰茶馆内进行。但是这两幕戏在戏剧结构上的区别也是相当明显的。

《雷雨》的戏剧结构是纵剖面式的。剧作家采用回顾的方法将“过去的戏剧”和“现在的戏剧”紧密地联系起来。鲁侍萍到周公馆来看望她的女儿鲁四凤,想不到在这里邂逅了三十年前玩弄了她而且还逼她跳水自杀的周朴园。现在她看到自己的女儿在这罪恶的周公馆里当使女,又在重复着自己的过去,内心里不禁涌起了旧仇新恨。“过去的戏剧”更加加剧了“现在的戏剧”的冲突。无怪乎当周朴园得知站在自己面前的老婆子竟然是鲁侍萍时,厉声地质问:“你来干什么?”“谁指使你来的?”也无怪乎当周朴园想用金钱打发鲁侍萍时,鲁侍萍不仅断然拒绝,而且把支票撕得粉碎。读者不仅知其然,也了解情节的来龙去脉知其所以然。因此,剧本给人以历史的纵深感。《茶馆》的戏剧结构是横剖面式的。这一幕戏反映的是中国最黑暗时代军阀割据,内战频仍时期的社会生活,它是通过描写在裕泰茶馆中出出进进的各色人等来加以表现的。这些人物都是在共时态的环境中生存着,或艰难挣扎,或寄身腐朽。他们每个人物都是有自己的生活轨迹,并自成一条独立的情节线索。在这一幕戏中虽然也出现“过去的戏剧”,如常四爷坐牢,刘麻子说媒拉纤,康顺子被卖给太监,但是它们本身不直接带来激烈的戏剧冲突。《茶馆》完全是并列地展示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给人以现实生活的广阔感。

《雷雨》的戏剧冲突比较集中,比较激烈。这幕戏以周朴园和鲁侍萍的冲突为主线。起初,周朴园误以为鲁侍萍是新来的佣人,听到她的无锡口音后,想从她口中打听到当年的梅小姐的一些情况。一个怀念旧情,似乎情真意切,而另一个虚与委蛇,冷嘲热讽。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风平浪静,实际上是外松内紧,正在酝酿着新的风暴。后来周朴园认出了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当年的梅小姐,先是惊愕,继之威胁、利诱、企图再次玩弄鲁侍萍于股掌之上。而鲁侍萍面对这一切,激动、愤怒,表现出这位饱经沧桑的妇女强烈的反抗精神和人格尊严。而以鲁大海为代表的一方和以周朴园为代表的一方的冲突虽不构成主要的戏剧冲突,但双方针锋相对,剑拔弩张,也是激烈冲突的好戏。《茶馆》则不同,它没有主要人物,没有居于中心地位的戏剧冲突。它的戏剧冲突是分散的,王利发和李三、王淑芬有冲突,

与唐铁嘴也有冲突,常四爷和宋恩子、吴祥子有冲突。而这些冲突各自是相对独立的。同时剧作也没有像《雷雨》那样,借助于悬念和巧合来加剧冲突激烈的程度,剧情像现实生活那样显得平淡无奇。冲突也没有充分地展开,剧作家往往采用穿插的方式,滚动式地推动剧情发展。如康顺子和刘麻子之间的冲突是比较激烈的,而王利发和王淑芬的介入,又使这场冲突缓解和停止下来,进而又酝酿新的冲突。因而戏剧冲突难以达到白热化的程度。

《雷雨》和《茶馆》在人物设置和关系处理上也不同。《雷雨》共有八个人物,其关系相当复杂,或父子兼对手,或兄妹兼恋人,或母子兼情人,或情人兼仇敌,因而戏剧冲突错综复杂,扣人心弦。同时剧作家是在历时态的情节发展中充分展示人物性格的。周朴园虚伪冷酷,专制霸道,这是与他的生活经历、社会地位相联系的。而鲁侍萍的坚强自尊显然与她长期的生活磨难有关。至于鲁大海斗争方法简单、缺乏远见,无疑是因为他生活阅历浅。《茶馆》中上场人物有三十多个,有台词的达二十多人,有的人物甚至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些人物都是相对独立自足的个体,人与人之间不是《雷雨》那种复杂的关系。剧作家表现这些具体的个体在社会中的生活境遇,让这些因其职业特点、社会地位、自身素质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话,做着不同的事。常四爷的刚正不阿,王利发的胆小怕事,唐铁嘴的泼皮无赖,松二爷的无聊懒散都通过富有个性的语言生动而传神地表现出来。即令出场不多、台词很少的角色,如崔久峰、军官等,也性格鲜明,呼之欲出。老舍展示出社会众生相,在刻画人物的性格时,很少去追溯形成它的历史渊源。

曹禺的《雷雨》以情节的单纯、冲突的激烈见长,它采用的是“锁闭式”的结构方式;老舍的《茶馆》通过描写形形色色的人物揭示当时社会的罪恶,从而告诉人们应该葬送这个时代,它采用的是“人像展览式”的结构方式。这两种结构方式本身并没有高下之分,两位剧作家各擅其戏剧结构之长,也达到了各臻其妙的艺术化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