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论语》中孔子幸福观的四重向度

《论语》中孔子幸福观的四重向度

第38卷第3期 许昌学院学报 2019年第3期Vol.38No.3 JOURNALOFXUCHANGUNIVERSITY No.3,2019

收稿日期:2018-10-18

作者简介:周香凝(1994—),女,山东淄博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思想政治教育。

《论语》中孔子幸福观的四重向度

周香凝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湖北武汉430073)

摘 要:孔子的幸福观是由己及人至“天下人”的整体幸福观。“贫富如一”的君子人格、“和居慈孝”的亲睦家庭、“和而不同”的和谐社会以及“德政礼治”“富民”“教民”的有序国家构成了孔子幸福观的四重向度。这四重向度融个人、家庭、社会、国家于一体,既包含物质精神兼备的现实生活幸福,也包含追求纯粹精神之乐的终极幸福,既有实现幸福的内在载体,也有实现幸福的外部保障,全面反映了孔子所企及的幸福形态。

关键词:《论语》;孔子;幸福观;四重向度

中图分类号:B2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9824(2019)03-0098-04

孔子幸福观以“孔颜之乐”的德性幸福观为主要内容,但是孔子幸福观并不局限于“德性至上”的基本原则。在孔子看来,幸福不是单个人拥有的、孤立存在的,相反,个人幸福的企及与家庭、社会、国家紧密关联。幸福是建立在诸多外部调和条件下的个体直观感受,不存在脱离现实的虚无缥缈的幸福。所以,孔子幸福观是一种整体幸福观。《论语》一书是孔子思想的集中体现,也为多角度理解和把握孔子幸福观提供了基本的文本资料。《论语》从开篇到结尾虽没有明确提到“幸福”,孔子本人也并未直接提出“幸福”的概念,但是书中记载的孔子有关幸福的言论为理解把握孔子幸福观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一、幸福的逻辑起点:“贫富如一”的君子人格何谓“君子”?“君子”原来是对贵族的固定称谓,孔子则赋予“君子”特定意蕴。《论语》中“君子”指的是具有高尚品德并将其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人。《论语·宪问》《论语·里仁》分别写到

“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1]220

,“君子欲讷于言,而

敏于行”[1]49

。“君子”是知行合一的统一体,其内于修心,外于修行,重义轻利,集“仁、义、礼、智、信”“三畏、三戒、九思”于一体。值得注意的是,孔子幸福观中的“君子人格”并未局限于此,其在此基础上又延伸出更丰富的内涵。作为个体追求幸福的外化表现,“君子人格”是孔子幸福观的逻辑

起点。

(一)纯粹君子式幸福人格

物质上的满足是个体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物质富余是个体获得幸福的基本条件。然而,抛却物质,追求纯粹精神满足,是传统幸福认知境界的升华,是纯粹君子式幸福人格最为典型的显现。孔子赞扬颜回时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

也。”[1]75

所以孔子很赞赏“清贫之乐”。

“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室”是颜回的基本生活状态,仅能够维持个体的基本生活物质需求。常人不堪忍受此种现实生活中的清贫忧苦,感觉不到其中的快乐,颜回却于清贫中自得其乐,不去追求荣华富贵,尽情享受清简的洒脱和乐趣。常人认为的“苦”是颜回世界中的“乐”;常人在意的是物质上的“贫”,颜回领略的是精神上的“富”。颜回为寻求内在自我精神上的“乐”,可舍弃世人享受的物欲上的“乐”。对此,孔子赞赏道:“饭疏食,饮

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1]92

快乐是个体幸福的直观感受。在孔子看来,纵使吃粗粮,饮冷水,依旧拥有快乐,怡然自得,乐在其中,物质虽“贫”,精神却“富”,此种不看重物质满足而追求纯粹精神领域满足的君子式幸福人格,是孔子幸福观于个人层面的最高价值追求。

(二)现实君子式幸福人格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1]42

。颜回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