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评书文本:三英战吕布

评书文本:三英战吕布

评书剧本:

三英战吕布(评书文本)

关云长温酒斩华雄,他高挺着胸膛,微合着二目,手捻长须,提着华雄的首级走进了大帐,嗵不隆通,把华雄这颗人头扔在了帐下。当时就惊震了各路诸侯,张飞一看,哈哈大笑:我二哥这次算是露了大脸了。怎么叫温酒斩华雄呢,关羽出征的时候,曹操给他倒了一杯酒,他没喝,说去去就来,等在阵前杀了华雄回来的时候,一摸那酒还没凉呢,从此关羽是名声大振。

曹操当即摆宴给云长贺功,华雄的残兵败将呢,是卷旗息鼓败进了泗水关。到帅府去禀报李肃,李肃是每天都出来给华雄亮阵,唯独今儿个他没出来,怎么回事呢?李肃心里有底了,华雄将军并不是口出狂言。他在相国董卓面前亲口说的,我摘这些诸侯首级如探囊取物,就象由兜里掏点东西一样。真不假,到这儿,一天的功夫,连斩袁绍四员大将。李肃给算了:一天四个,十天四十,有个半月二十天的,就把这些反贼是全部杀光。所以李肃今儿个呀没出来,安安闲闲的在帅府里散步呢。他一听禀报,啊?咯崩的一下,觉着后脑海轰的一家伙,好像真魂出了窍,可把他吓坏了。这么大的一员上将,在阵前说碰上了一个面如重枣的将军,没走一个回合,让人给宰了。啊呀,天呐!李肃当即修下告急文书,派人送去京师相府,亲手交于相国,把人打发走了。

董卓现在干什么呢?他比李肃还安闲呢!自从华雄领人马走了之后,是捷报频传呐。说一连杀死袁绍四员大将,我有这样的将军,何惧这伙诸侯?!所以他是白天喝,晚上跳。董卓跳吗?不是,他那歌伎给他连唱带跳。他也不上朝了,一天到晚是寻欢作乐。忽听说泗水关来人了,董卓也没太介意:“呣,把他叫上堂来!”董卓心想:不用问,这又是打了胜仗啦!这人上来往那儿一跪,把李肃那信顶在脑袋上,交给他了。董卓把信拆开这么一看呐:哎哟,华雄叫人给斩了?可恼!啪,用手一拍桌案,bia,酒杯打了,哗,酒也洒了。吓得这些歌伎撒腿就跑,以为是相国跟他们发了脾气了呢,其实不是。董卓拿着这封信跑上银安殿,就把吕布和李儒给找来了,先让他们看了这封告急文书,李儒心里头蹦蹦直跳啊。心说:哎呀,这伙子诸侯好厉害呀,居然有这样的能人斩了我们的大将华雄。“呃,相国,您不必担忧”,虽然李儒心里跳,可嘴上他还还得安慰董卓。“这伙子诸侯有何可惧,不过就有一样,相国您可得好好想想,因为咱们这儿离泗水相隔咫尺,几十里路,他要说来,那就象大水撅了口子一样,哗的一下,人马就会来到京城。要想制服这伙诸侯,我想,相国您应该亲自大驾出征。”“呣…”董卓一听有理:“我正想要会一会这伙子反贼。”他先派5万人马,让李傕、郭汜率领镇守泗水关,以守为主。你不要打,把关子给我看住了就行。然后自己带着李儒、吕布、樊稠、张济统兵15万浩浩荡荡杀入虎牢关。

流星探马报进了袁绍的大营,曹操一听:“好啊,董卓亲自领兵来了,这儿正要捉拿他呢,他不是兵分两路嘛,咱们也给他来个两路迎敌。”派孙坚领人马攻打泗水关,然后叫王匡、乔瑁、袁术、袁遗、孔融、张杨、陶谦、公孙瓒八路诸侯去打虎牢关,曹操是两路接应。打虎牢关这拨人马是以王匡为先锋,公孙瓒为主帅,王匡统率精兵一万,来到虎牢关前,他还没等扎住大营呢,就听虎牢关内一声炮响,紧跟着探马跑来了:“报!”“报上来!”“董卓派将讨战!”“哎哟嗬”,王匡一听:“来得快呀?!行了,先别安营扎寨了,先打吧”。他率领人马杀到阵前,一字长蛇把队伍拉开。王匡在门旗下注目这么一瞅,哎哟,在阵前有一员大将,把王匡给看傻了,为什么呢?他自从领兵作战以来,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将军,只见这位将军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旁边的中军官告诉王匡:这就是董卓膝下义子吕布吕奉先。真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可惜啊,这么好的一员

将,保了逆贼董卓。“呃,哪位将军过去生擒吕布?”“某愿前往。”从旁边飞过一匹战马,正是王匡手下的大将,他叫方悦。拧枪催马到了阵前,通说名姓之后,挺枪就刺。吕布哪把他放在眼里,两马一打对头,扑棱,吕布把方天戟这么一抖,用了一招叫蛟龙出海,方天画戟的戟头直奔方悦的胸窝刺来,方悦用手中枪这么往外一绷,咔,他使足了全身的力气,以为这一下就给绷出去了,这戟纹丝没动。只见吕布微微一欠身,前手一压,后手一抬,噗,刺方悦于马下。王匡一看:好厉害!他“好厉害”这话刚一出口,吕布把这方天戟往起这么一举,紧跟着金鼓大作,哗…,只见人马这就杀过来了,把王匡杀得大败。幸亏后边几路诸侯上来了,人家吕布不追了,掌得胜鼓回了虎牢关。

诸侯们和兵一处,这几位这么一看,王匡怎么满脸惊慌啊,一问这才知道:“列位,这吕布吕温侯太厉害了,要是按我看,他比那华雄要厉害的多。”有几个诸侯听到这儿,撇了撇嘴:“行了,你别替吕布吹了,明天在虎牢关前,我们要和他决一死战。”“报!”“报上来!”“吕布骂阵。”“哟,来了,迎敌!”啕特啕啕啕,号炮连天,金鼓大作,各路诸侯率领着自己的人马杀到了阵前,摆了个五方大阵,旗分五色,红黄蓝白黑,刀枪银亮,盔甲鲜明。各家诸侯勒住战马,仔细这么一看,“呣”,有的人就心里核计:看来王匡还不是替吕布吹,倒是有点气派。公孙瓒问了一声:“什么人去斩吕布首级?”“待我来!”上党太守张杨部将穆顺举着五谷托天叉催坐骑马到阵前,通名之后,就跟吕布杀在一处。这穆顺还真不含糊,居然能在吕布的马前走了四个回合,让吕布用了一招“大鹏展翅”,扑,把穆顺挑下鞍桥。“休伤我将”,这“休伤我将”话说出来,马也就到了阵前,大家一看,是河北太守孔融的大将武安国,铁锤将军,武安国,咬着牙,发着狠,在吕布的马前走了七个回合,让吕布用了个“平分秋色”,大戟由上往下这么一劈,咔嚓一下斩断武安国的左臂,武安国惨叫一声,当啷啷把锤就扔了,他左边一歪右边一晃,差一点掼下鞍桥。一俯身,嗒嗒…败下去了。

武安国这么一败,吕奉先催马挥动方天画戟就杀入公孙瓒的阵角。杀过来了,众诸侯一起举起兵刃迎敌。好家伙,几万人马,八路诸侯就把吕布给围起来了。吕布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单人匹马如入无人之境,东拼西杀,只见他掌中方天戟上下翻飞,把这些兵将杀得纷纷倒退。公孙瓒一看,让谁过去呢?哎,我亲自迎敌吧。他把金鼎枣阳槊这么一举:“小儿吕布,休得猖狂,让你知道你家主帅公孙瓒的厉害。”“哦”,吕布想起来了,这次他们兵发虎牢关,他就是临时的那个大帅,北平太守。擒贼擒王,我先把他捉住。挺戟催马,两人杀到了一处,公孙瓒使尽了平生的力气,只是在吕布马前走了十来个回合,让吕布杀得公孙瓒汗流浃背,盔歪甲斜,公孙瓒一想:我怎么能是他的对手?我败吧。虚晃了一下,拨马就走啊,吕布没追他,公孙瓒一看,哎,还行,他没来赶我。他哪儿知道,吕布不是不追,他这是有意让他跑一段路,让他出去几箭地,就那搭弓射箭那个箭,连射这么几箭,放出那么远去,干嘛呢,让他知道知道自己胯下赤兔兽的厉害。一看差不多了,吕布用手一拍赤兔兽马脑门上那红月光,啪,红月光那缕鬃毛噗的下就乍起来了,敢情这赤兔兽就怕动这个,一动它这地方,它就象撒了疯一样,它四蹄蹬开,呼…,那哪儿是马跑啊,简直是一团风啊,就追到公孙瓒的背后来了,马头已经衔住了公孙瓒的马尾。公孙瓒一听后边风声响,哎哟,不好。呜…,吕布的方天戟就过来了,大戟瞄准了公孙瓒的后心,离他那护心宝镜只差一头发丝儿,就在这个时候,听有人喊了一声:“三姓家奴,休得逞狂,你家三将军在也,嗒啪…,什么东西狠狠一下砸在方天画戟上了,这也就是吕布,要换别人,这戟非出手不可。赤兔兽往后退了几步,嗒嗒嗒…,吁…,吕布手摁鞍桥,停住画戟,举目一看,在他面前飞来了一将,此将生得如同镔铁塔一样,头上戴镔铁盔,身穿皂罗袍,胯下乌骓豹,手持丈八矛。生得豹头环眼,面如润铁,胲下一部铁钢髯,好威武啊。“来将何名?”“燕人张飞!”“哦,哎呀。”吕布这才咂摸过滋味来,刚才他怎么叫我三姓家奴啊?哦,自己姓吕呀,拜了个干老子丁原,把丁原杀了之后,又拜了个干老子董卓,可不三姓嘛。哎呀,别看此人生得粗鲁,他骂人很厉害呀,这话多尖刻呀,吕布大叫一声:“气煞我也。”张飞一看他不过来,在那儿

核计什么?哦,呵呵…,张飞笑了,刚才我骂他三姓家奴,他核计过味儿来了。“吕布,娃娃,我给你出个主意,你不是三姓家奴吗,今儿你四姓得了,下得马来,跪在你家三将军的面前,叫我一声干老子,你再姓一次张,然后我一枪将尔挑死,不知你意下如何?”呼呵呵…,差点把吕布给气哭喽,简直是七窍生烟了:“张飞欺吾特甚,休走看戟。”扑棱,一个大蟒出洞,戟直奔张飞刺来,三将军不慌不忙,右脚一踹绷蹬绳,左腿一敞,磕膝盖一点飞虎颤,啪,往旁边一拨乌骓马,嗒,举枪就把方天戟给磕出去了。二马盘桓,打到了一处。四方面的战鼓一块敲啊,有吕布的人马,也有这些位诸侯的人马。敲战鼓是给两位将军助威,开始是十几面战鼓,后来又增加几十面。几十面大鼓一起敲,咕嘟….,鼓声阵阵,杀气逼人。

吕布还打算象打那几员将似的一戟将张飞从马上掀下去,哪有那事,张飞是越战越勇。他越打越精神,两人一转眼的功夫60个回合未分胜负,把这些诸侯和亮阵官都给看傻了。开始还能分出个个数来,知道吕布骑的是赤兔兽,张飞骑的是乌骓马,后来分不出来了。那两匹马都绕到一块儿厮到一堆儿去了。两员将是枪绞着戟,戟绞着枪。赤兔兽好像一片红霞,乌骓马好像一块乌云,乌云托着红霞,红霞裹着乌云。阵上的人一看眼都花了,分不出色来了。在旁边关羽关云长一看三弟60回合取吕布不下,云长有点不放心了,一催坐马,杀上阵来:“娃娃吕布,休得逞狂,二将军来也。”说着话,手举着82斤的青龙偃月刀,他把蚕眉倒竖,凤目圆睁。关云长这两只眼不轻易睁,总是那么微合着,象睡着了一样,他要这么一瞪眼,就要宰人了。吕布听见了喊声,侧脸这么一看:“啊?”吕布吓一跳,为什么呢?他在相府看见过李肃那告急文书,告急文书上写着,说华雄被一个面如重枣的将军给杀了,就这位吧。还没等吕布问他的名姓呢,青龙刀力劈华山就砍下来了,吕布把牙关一咬,力敌二将,三匹战马杀了个“丁”字型。又战了30回合,还没分出输赢来,这时候刘玄德撒马过来了,手里举着雌雄宝剑,虎牢关前,三英战吕布。吕布一瞅:哦,你们哥仨打我一个呀?!今天我和你们以死相拼了。这四匹马就象走马蹬一样,战鼓敲得是震耳欲聋啊,这鼓是越敲越有劲,咕嘟…….,怎没动静了?漏了。干脆不敲了,号角也不吹了,这战场上是鸦雀无声。从来战场上没这么肃静过,不是肃静,把这战场上观阵的这些人全都给看呆了。连眨眼睛,都怕耽误功夫。有多少战场上的名将,从未见过这么样打这么样杀的,打的这么凶这么恶的仗。一股杀气直冲斗牛,只听几员将军手中兵器相撞之声,再没有别的声音。刘备上去又打了20多个回合,吕布可渐渐有点支持不住了,他就觉得这手中方天画戟沉了,一个人有多大力量,浑身都是铁,你能碾多少颗钉啊?!这时候,在远处虎牢关上观阵的董卓替吕布暗捏一把冷汗,我儿奉先不能再打了,他吩咐赶快鸣金。哐楞楞….,闻鼓必进,闻金必退,听到锣声,吕布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他把方天戟这么一摆,扑棱,在玄德面前虚晃一戟,一拨赤兔马,倒托着方天画戟这就败回了虎牢关。

这正是:自古沙场起纷争,桃园结义兄弟情,虎牢关前战吕布,乱世之中出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