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宋词中的秋千意象

宋词中的秋千意象

宋词中的秋千意象

来源:汴梁晚报2015年03月28日

春天来了,北宋帝都东京城郊外,“春容满野,暖律暄晴”“莺啼芳树,燕舞晴空”“举目则秋千巧笑,触处则蹴鞠疏狂”(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古老的秋千游戏,自北国到中原,从宫廷到民间,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也走进了诗人词家的笔下。在宋词里,“秋千”是悠荡在大量作品中的生动意象。

秋千少女纯真情怀

荡秋千是女子喜欢的游戏,天真烂漫的少女们更是喜爱有加。一代词宗李清照,其早期作品中就有两阕以秋千入词的佳作,虽不是正面描写荡秋千的场面,但读后都能想象出秋千架上一位少女的美丽身影。其一《浣溪沙》,词曰: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室外,寒食时节春光和畅;室内,精美的香炉中轻烟袅袅,此时作者从春睡的梦中醒了。南飞的燕子还没有归来,但女孩子们已经玩起了斗草的游戏。在这个江梅花期已过、杨柳正在飞絮的季节,应该和伙伴们一起来荡秋千啊,然而黄昏时一阵疏雨却把秋千给打湿了,这多么令人遗憾。词作写作者的感春、嬉春和惜春之情,在结句中表达了淡淡的寂寞与春愁。

至于另一阕《点绛唇》,刻画的却是作者荡过秋千后、家中客来时的羞赧情状。更有学者解读,这里的“见客入来”是李清照未来的夫君赵明诚来了。果如此,词作当是作者初遇爱情的生动描绘。词曰: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一次,刚刚荡过秋千的李清照可谓“狼狈”透了:一个春天的早上,“蹴罢秋千”的她正在慵整纤手,此刻一个陌生客人突然来到,来不及回避的她,没有工夫穿鞋,只好穿着袜子羞涩地跑开,连头发上的金钗滑落也没法顾及了。在此不再看这位“倚门回首嗅青梅”的才女的笑话,回到正题,通过词作上片,我们能够想象出作者是多么喜欢荡秋千了,不然怎么会是“慵整纤纤手”“薄汗轻衣透”呢?

秋千芳春踏青畅游

秋千是女孩子的“宠儿”,也是春天里一道不可缺少的风景,因而描写游春的宋词中就少不了秋千的“身影”。北宋词人张先,词作清新工巧,晚年的他,填有一阕在家乡吴兴寒食节里踏青游春的《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词曰: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

词作上片描写寒食节里男子赛龙舟、女子荡秋千,游人芳洲采花、秀野踏青的热闹场面,充满了节日的欢快之情,读之令人仿佛也参与到了这热闹的场景中。下片写游女归去,远山暗淡,夜色渐渐降临,笙歌歇后,喧闹了一天的小院也清静了下来,此时庭院中月色清新明亮,无数的柳絮轻轻飘过,仿佛无影无踪。可以想象出游春一天的作者,在这春夜的月下心中是多么恬淡、舒畅。在这首词中,“秋千游女”无疑是当地人赏春中一道动人的景致。

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也有一阕描写自己在颍州(今安徽阜阳)任上泛舟游春的好词《浣溪沙·堤上游人逐画船》。春日里,湖堤上游人如织,追逐着湖中华美的游船。一湖连天的春水荡漾,拍打着堤岸。湖岸边,绿杨掩映中的楼外是荡起的秋千。此情此景中作者也陶醉了:他顾不得别人笑话自己已是满头白发,情不自禁地插到头上一朵鲜花。在动人的《六幺》琵琶曲中,作者频频举杯。这位一向与民同乐的“醉翁”,此刻也忘却了贬官的烦恼。词作中,“绿杨楼外出秋千”一句堪称工妙。词曰:

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外出秋千。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尊前。

秋千庭院难掩相思

宋词中有不少以“秋千”写相思的词作。“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张先),“秋千慵困解罗衣,画堂双燕栖”(欧阳修),“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晏几道),“去年共倚秋千,今年独上阑干”(陈允

平),词句无不在表达相思伤感、离别叹息。但以“秋千庭院”为意象写相思幽怨,欧阳修的《蝶恋花》当属一流。词曰: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词作开头,以一句“庭院深深深几许”发问,已表明独处于重重帘幕中的女主人的苦闷和怨恨之情:在这个“杨柳堆烟”的春天,她的那个“他”却冶游不归,就是登楼远望也看不见那条伤心之路。此刻风雨交加,催春远去,想挽留住春天可毫无办法。在无限伤春中,主人公只好把情感寄托在与自己有同样命运的花上:她泪眼汪汪地向风雨中的花朵发问,但回答她的却是无语的乱红飞过秋千。痴情的人、无语的花,这一分悲凉,也只有院落中那架秋千去见证了。

北宋婉约大家晏几道是个情痴,词作多以言情见长。他也有一阕以“秋千庭院”入题写相思的好词《木兰花》。作者忆起一位秋千院落、帘幕重重下的佳人:闲暇中的她正手握彩笔,在华美的屋内题诗。外边红杏在雨中绽放,绿杨在风中飘絮。此情此景中作者恍如从梦中醒来:而今的“她”已像朝云一样飞去,音信已断,人在何处?让我像襄王那样做个好梦回去吧,沿着那条画桥东畔的道路,回到那连紫骝马都熟悉的旧游之地。词曰:

秋千院落重帘幕,彩笔闲来题绣户。墙头丹杏雨余花,门外绿杨风后絮。朝云信断知何处?应作襄王春梦去。紫骝认得旧游踪,嘶过画桥东畔路。

秋千笑语失意人生

一代文豪苏轼,为官数度遭贬,仕途坎坷。这位自信“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沁园春·孤馆灯青》)的政治家,虽然能够“同乎万物而与造物者游,非独自比于乐天”(《醉白堂记》),但面对政治上一个接一个的打击,其心中的失落与伤感无疑难免,此番心情也体现在他的作品中。

这一年暮春时节,词风豪放的他,填下一阕清新婉约的《蝶恋花·春景》,作品在惜春、伤春中表达了叹逝之感。词曰: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春天将尽,百花凋零,小小的青杏离成熟还早。放眼望去,是碧水环绕的人家,是春归的燕子在飞来飞去,然而风中的柳絮即将殆尽,蔓长的青草一望无际。不知道此时的苏轼是否想到了屈原,想到了《离骚》中“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的诗句。只知道胸怀“结人心、厚风俗、存纪纲”(《上神宗皇帝书》)理想的他,在这个残春时节,面对归途阻隔,只有一腔的失意和无奈。

作者走在一户人家墙外的路上,此刻正在荡秋千的佳人笑语从墙内传来,笑声吸引了作者:一番偶遇的美好情景,也许正好排遣自己心中的抑郁吧,但令人扫兴的却是“笑渐不闻声渐悄”的结局,留给自己的只是“多情却被无情恼”的失落与惆怅。联想到作者仕途的跌宕起伏,这首词作中秋千上的“佳人”和墙外的“行人”,何尝不是作者在进行君臣类比:自己的一腔抱负,得不到“佳人”赏识,这怎么不令人烦恼!墙里墙外,一墙之隔,但作者却难以跨过。一位无法相见的秋千佳人,一阵渐渐消失的欢声笑语,只好让“多情”的苏轼摇头叹息了。

秋千索上奄奄病魂

舞动的秋千总给人以青春活力之感,但也不尽然。

与陆游情投意合、琴瑟和鸣的唐琬,是一位被封建礼教吞噬的才女。因不为陆母所容,遂在逼迫下被休。而今看来这是多么不讲人性、毫无道理的做法啊,然而在那个时代,母命难违,因为“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悦,出”(《礼记》)。在吃人礼教的威逼下,陆游另娶,唐琬另嫁,两人在满腔幽怨中分手。

这是一个春意盎然之日,漫步沈园的陆游与唐琬不期而遇。千般柔情、万般思念的两人,此时四目相对,诉说无语。唐琬离去后,陆游的情感狂澜再也难以压抑,一阕凄美的《钗头凤》题于粉壁。“一怀愁绪,几年离索”的他,此刻也只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无奈与叹息。

一年后的又一个春天,再次来到沈园的唐琬,看到陆游的题词不禁泪流满面,一阕令人断肠的千古绝唱《钗头凤》题于陆游词后,不久便在绝望中抑郁而逝。词曰: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词作开头,作者再也无法压抑对封建礼教下世情人情的愤恨,然而在以泪洗面、独语斜栏中度日的她,想把离别的相思写给对方却是难上加难。多少愁恨与委屈到哪里去倾诉呢?在“人成各,今非昨”“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的离异之苦中,青春美丽的唐琬被折磨成了“病魂”,这“病魂”像什么?一个“秋千索”的意象告诉你:在风中摆动的秋千绳索,就是奄奄一息的自己!晚年的陆游重游沈园,也只能在“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中无限怀念他心爱的唐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