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的社会心理基础研究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的社会心理基础研究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的社会心理基础研究

内容提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与社会心理

的优化有着密切关系,它们相互作用。调查表明,社会普遍认同的意识形态和传统文化中,有很多积极因子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心理与文化基础,但社会心理中也存在消极的因素。“大众化”就是要寻找合适的方法与途径,促使处于混沌状态中的社会心理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转化与

提升,其方法有理论创新、利益协调、文化濡染、实践体验等。

关键词核心价值体系社会心理正向互动优化

作者左军,嘉兴学院商学院党委书记,副教授。(嘉兴314001)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的过程,既是党和国家以核心价值体系濡染与引领社会成员的思想道德和文化心理

的过程,更是广大民众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理解、认同、内化并自觉指导实践的过程,没有这个过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就是一句空话。所以需研究核心价值体系的民众接受与社会心理基础,研究如何优化社会心理,把原来抽象的思想理论转化为民众的心理共识和理性认同,进而凝

聚人心,形成奋斗的合力。

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社会心理的关系

社会心理“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自发产生、并相互影响的主体反应”,是由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及各方面环境

发展变化而引起的人们对社会现象的普遍感受和理解。首先,它是社会存在的反映,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尤其是社会的经济基础决定着社会心理的产生与发展。第二,它是低水平的社会意识,是人们对社会存在比较直接、感性的反映,主要表现为情感、风俗、习惯、成见、愿望、自发的信仰和信念等,体现在人们普遍的生活情绪、态度、言论和行为之中,是尚未理性升华而处于混沌状态中的社会意识。第三,社会心理能相互影响,通过社会舆论、传统习俗、文化思潮等发挥作用。由于对社会生活的任何变化人们都会自发的、直接而迅速的做出心理反应,所以社会心理又是社会结构系统诸要素中的感应器,它影响着社会风气的形成,同时也对社会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内

容和最本质要求,是高水平、高层次的社会意识,是人们理性思考的结果,具有与时俱进的先进品格。它最大限度地体现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多元诉求,是现阶段我国广大人民群众

所要树立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道德观的有机整体,反映并代表着他们的切身利益和共同愿望,具有深厚的社会心理基础。这就决定了它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吸引力,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中社会心理与社会行为的价值导向,是促使社会民众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构建与社会心理的优化有着

密切关系。

首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对社会心理起着引领和提升作用。一是思想的认知和引领。现代社会中,不同思想文化因其自身所内蕴的知识、价值、美感等品质的含量不同,以及知识的层次不同,所具有的势能和位能不同,从而形成“势位”的差异。这种差异推动思想文化由“高势位”向“低势位”流动,影响和改变“低势位”思想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显然是“高势位”价值观念系统,具有科学性、先进性和理论魅力。在社会转型期,部分民众思想认识模糊,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能指导人们建立科学的认知系统,学会辩证地思考,正确看待社会发展中的各种矛盾和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能引导人们认识中国社会发展规律,明确奋斗目标,形成“价值共识”,等等,所以它具有思想与认知上的启迪和引领作用。二是高级社会情感培育作用。高级社会情感是由人的社会性需要引起的对客观事物的内心体验,包括道德感、理智感和美感等。在激烈的市

场竞争中,部分社会成员容易丢弃远大理想和社会责任,过分追求个人利益,出现种种不理智的情绪和行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用共同理想凝聚人心,以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激发斗志,以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民众,可以提升人们的情感境界,使其理智感、道德感、美感等高级情感得到培育,幸福感、责任感等正面心理感受得到增强,进而摒弃低俗追求高尚。三是人格完善作用。人格是个体相对稳定、具有独特倾向性的心理特征的总和,畸形的物质化人格是当前许多丑恶的社会现象滋生和存在的原因之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蕴含着鲜明的价值取向和道德辨析标准,为道德人格培养提供了价值规范目标和丰富的精神食粮,可以把盲目的社会心理提升到理性的层面,在整体上提升社会意识水平。

其次,社会心理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又具有很大的影响。民间的生活愿望和价值观念虽是一种隐形的观念,一旦流行便会形成心理共识甚至社会思潮,成为普通人的内在文化指令,对其行动给予暗示和支配。也就是说,“社会心理对人们的社会行为具有很强的诱发和导向作用”。比如儒家“和”文化和“中庸”观对个体心理的暗示,道家“无为”价值观对心理平衡的作用等,一直深刻影响着民众的行为。对目前社会而言,当人们感觉到国家与社会的政策符合自己的利益要求或有助于实现自己的愿望时,社会心理就会成为一种积极的精神力量;反之,也会诱发消极的社会思潮。

比如对改革中出现的贫富差距、腐败等现象,如果长时间得不到遏制和解决,民众中就会滋生消极的社会心理,对改革不满,甚至对社会主义产生怀疑,这对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是极为不利的。

可见,高层次的社会意识形态包含并依赖于低层次的社会心理。一方面,要充分发挥核心价值体系引领与优化社会心理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核心价值体系必须建立在与之协调一致的社会心理基础之上。二、核心价值体系的社会心理基础与认同程度

为深入了解核心价值体系的社会心理基础和认同程度,我们在浙江省杭州、金华、嘉兴三个地区选择了不同的社会群体(以企业管理人员、干部、大学生、社区群众为主),围绕对核心价值体系整体的认知与态度、对核心价值体系四个方面内容的认同程度、对国家发展和社会现状的认可程度、个人人生价值观与社会主导价值观相容程度等七个维度,进行了问卷调查,发放了1255份调查问卷,回收有效卷1168份,数据汇总后用SPSS15.0软件进行了统计分析。

(一)调查的基本情况

一是总体认知情况:被调查者中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内容有31.9%“很了解”、有51.1%是“了解一些”;有88%以上的民众认为核心价值体系的内容全部或部分值

得坚持与追求。二是对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认同情况:88%的人对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内容大致知道,有92%的民众认为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现代化建设有作用。三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认同情况:有86%的民众赞同或基本赞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理想;88.4%的民

众对“只有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较好发展中国”持基本同意态度。四是对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认同情况:有87.2%的民众认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对今天中国人来说很需要;有74.7%的民众表示当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发生矛盾时,会选择以国家利益为重;93.4%的民众赞成把改革创新作为时

代精神的核心。五是对社会主义荣辱观认同情况:90%的民众认同以“社会主义荣辱观”作为我国社会生活的道德标杆,大多数人希望约束和制止不文明行为、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六是对国家发展和社会现状的认可情况:72%的民众对我国目前社会总体情况基本满意,65.4%的民众认为中国改革开

放三十年来成效显著,综合国力增强。七是个体价值观情况:对“评判一个人的社会价值最看重的是什么?”73.6%的民众价值取向定位在“做好本职工作为社会作贡献”,有一半以

上的人生目标是“为社会进步作奉献”和“生活多姿多彩”,54.9%的人生态度选择“知足长乐随遇而安”。

(二)调查结果分析

1、总体认同与价值观多元并存

数据显示,民众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总体认同程度比较高,个人价值观与核心价值体系比较一致。但部分民众对核心价值体系存在着认知模糊,认同不平衡,态度矛盾,价值观差异大等问题。一是认识上的模糊。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基本内容有51.1%民众仅是“了解一些”,17%的是“模糊”和“不知道”;对“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荣辱观70%以上的民众还只是略知一二甚至没听说过。二是认同程度不平衡,一方面对核心价值体系四方面内容的认同不平衡,对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认可程度明显高于对其它几个内容的认同程度(见

表1);另一方面个体认同程度不平衡,积极赞同、说不清,不赞同、不支持等都同时存在。三是态度上的矛盾性,一方面怀有强烈的爱国情感,有87.2%的民众认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对今天中国人来说很需要;一方面又表现出一种对国家发展及对时政的冷漠,只有40%的民众表示“经常会”“了解或关注国家大事”,大部分人不大关心甚至很不关心;表1显示对国家发展和社会现状的认可程度也低于对其它的认

同程度。四是个体价值观差异极大。选择“生活多姿多彩”、“为社会进步作贡献”各有50%,有33%的人选择了“享受荣华富贵”,价值观呈现多元化态势。

2、社会心理与核心价值体系正向互动为主调查表明,社会普遍认同的意识形态、理想目标、民族精神和伦理道德中,有很多积极因子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心理与文化基础,对核心价值体系起着正向的基础性作用。一是以群体为本位的爱国主义传统价值观。中国传统的伦理与道德体系是建立在家国一体的基础上的,“公义胜私欲”是中国传统价值观的根本要求,在“义”与“利”发生矛盾时提倡“先义后利”,对民众影响深刻,70%的调查对象选择愿以国家利益为重、为社会作奉献。二是中国人民富有的求实精神,在中国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任,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过程中形成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

路的信念,75%的民众认可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作用,愿意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对我国成功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民族复兴比较有信心。三是中国传统文化浓厚的道德中心倾向。以“仁爱”为核心的道德规范伦理体系,“从善如登,从恶如崩”的修养之道等,历来被民众所推崇,体现在72%的民众对社会主义荣辱观认同,对约束和制止不文明行为、形成良好社会风气的有强烈意愿。四是长期以来形成的对理想社会的向往和追求,“由小康到大同”,一直是千百年来中国人向往的理想的社会,52%的民众认同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表示愿意刻苦学习、艰苦奋斗。五是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相信道法自然、追求天人合一,崇尚人与人关系的和

谐,主张以和为贵,58%的调查者所持有的“知足常乐,随遇而安”的人生态度,乐于参加志愿者服务以及对目前社会现状认可程度比较高体现了这一特质。总体而言,中国传统优秀文化濡染着民众的思想与心理,具有很强的凝聚力,形成了社会心理与核心价值体系的正向互动。

3、消极心理对核心价值体系有负面影响

社会心理中也存在消极因素,影响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较突出的表现为:一是民族性中存在的小农思想,胆小怯懦、安于现状的心理,相当一部分民众信仰比较多元和模糊,缺乏远大理想,有25.4%的民众信仰佛教、基督教等,有41.4%的民众没有信仰。二是崇尚平凡缺少奋斗精神,虽然大部分人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但又觉得共同理想离自己比较远,在情感上不迫切。三是有愿望少行动,虽希望建设良好的社会风气,却对“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荣辱观知之不多,道德修养的方向不明确,经常参加志愿者服务的人不多。四是有27%的民众对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就和社会现状不满意,对祖国和平统一的愿望不迫切,个人与社会的融合度不高。五是“知足常乐随遇而安”的后面也隐藏着畏惧困难、贪图安逸和缺少创新精神的心理。

三、优化社会心理共识的方法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大众化的重要任务,就是要寻找合适的方法与途径,促使处于混沌状态中的社会心理向具有理论层次的核心价值体系这种社会意识转化与提升,促使一般民众的多元化的社会意识向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升华。

(一)坚持认知创新与信念引领,达到对理论的心理认同

提升民众心理共识,首先就是要解决认知问题。既要使核心价值体系的科学含义得以准确表达,又不让民众觉得是抽象陌生的理论教条,就需要进行认知创新,达到信念引领。认知创新的方向是把价值体系四方面的核心理念与社会热

点问题及人民生活实际问题相结合,使之大众化、通俗化、生活化。要告诉民众,为什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不动摇,因为她解决了方向问题,引导我们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解决了方法论问题,以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和事物发展的观点指导我们如何看待目前社会各种复杂问题。为什么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共同理想,也是从中国的特点出发,符合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解决了民族的出路、历史发展的出路,也解决了个人出路,使大多数人有了,立志的方向。如此等等,只有从理想目标、精神动力、道德追求等方面切入,坚持贴近民众、贴近生活、贴近社会来讲理论,才能提升理论的亲和力与感召力,使理论人心人脑,达到心理认同。在此基础上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来感召和引领

支流价值,处理好“一元统领”的价值主导与现实生活中“多元价值取向”的关系,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强大的凝聚力和巨大的亲和力,统领和整合多样化的社会思想、利益诉求和价值观念,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得到大众主体的理性认同,成为人民的自觉追求。

(二)注重利益协调与人文关怀,创建全社会和谐的心理

环境

社会心理是受社会物质基础制约的,社会物质生活的变化必然会引起包括个人情绪、群体心理、社会心态以及人们理想信念和价值取向等在内的整个社会意识的极大变化。由于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新旧体制的交替和利益关系的调整,使人们在心理上很难适应。贫富差距、腐败问题等又使相当一部分人心理失衡,这是形成群众对核心价值体系心理认同基础的障碍。必须加强利益协调,只有在利益一致的基础上,认同主体才容易获得相同的感受和体验,产生思想与心理的共鸣,才会形成相同的价值取向。所以要合理调整收入分配,最大限度地实现分配的公平公正;充实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关注弱势群体,让每个人都能获得基本所需;同时注重人文关怀,通过建立健全社会舆情汇集和反应机制,了解和体察民情,重视民众的主体感受,切实解决好事关人们切身利益的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总之,通过追求政

治、经济、文化、社会等的和谐来达到全社会的心理和谐。

(三)加强文化濡染与价值整合,潜移默化中渗透主导价值观

人类心理发展是与社会文化相互创生的过程,文化既影响人们的直觉和情感,也影响人们的语言与习俗,更影响人们的价值判断,要优化社会心理共识就必然要借助文化力,通过文化濡染渗透核心价值观。有专家提出,在现实生活中,社会文化因素主要通过两种途径影响个体心理:一是规范化的社会文化教化,它体现着社会文化的客观强制性与个体自我调控的自觉性;二是非规范化的社会文化渗透,它体现着社会文化的弥散性与个体自我生成的自发性。随着当今意识形态文化化和意识形态生活化的趋势,非规范化的社会文化影响人们认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作用在加大,因此,在重视规范化的社会文化教化的同时,应当充分发挥非规范化的社会文化的渗透作用,利用大众文化的表现形式,以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深入浅出,寓教于乐、寓教于情,让核心价值体系真正走进民众的内心。大众传媒对于社会和谐有着重要的影响,必须创新传播平台和机制,强化媒体引导,把核心价值体系的要求贯穿到宣传报道和娱乐活动中,共同唱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主旋律。在这过程中,“濡染”与“整合”十分重要。一要重视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创新,挖

掘传统文化中的积极因子,努力实现时代转换,比如“天下大同”与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落叶归根”与国土国家意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与和谐思想等,融会贯通,通过各种形式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从中汲取精神养份和心理支持。二要研究各种文化形式在改变不同群体人生价值观中的作用,注重“价值整合”,即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一元统领的前提下允许多元文化的兼容共生,形成核心价值体系和社会各界思想之间相互沟通的良性互动关系,促进民众的理论自觉和心理认同借助。

(四)突出实践体验与正向评价,促进知情意行的转化

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认同与内化既是一个心理

过程也是一个实践过程,需要经历知――情――意――行各个环节,需要在实践中体验与体认,必须坚持实践性原则。一是教育内容要联系实际;二是要把核心价值体系融入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实践中;三是应按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要求制订国家法规,健全各行各业的规章制度,完善各地市民公约、乡规民约、礼仪制度等行为准则,使经济、政治、社会等各方面的政策制度都与核心价值体系相一致,从上到下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成为人们工作生活的基

本遵循,使符合核心价值体系的行为得到鼓励,违背核心价值体系的行为受到制约。从而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深入

人心,真正“大众化”。

注释:

①周晓虹:《现代社会心理学》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3页。

②陈秉公:《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的规律性》,《江汉论坛》2009年第11期。

③余信红:《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要加强对社会心理的引导》,《理论视野》,2007年第12期。

④张向葵、丛晓波:《社会文化因素对心理健康问题的影响》,《心理与行为研究》,2005年第3期。

责任编辑徐东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