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财务管理目标案例分析

财务管理目标案例分析

财务管理目标案例分析

案例:

浅析格林柯尔公司的兴衰

案例简介:

顾维钧:

●天才发明家

●l959年生于江苏泰县。l975~1977年上山下乡,l981年江苏工学院动力工程系本科

毕业,1984年天津大学热能工程系研究生毕业。

●l988年以“顾氏循环理论”为基础发明了格林柯尔制冷剂。

●1990年在英国注册了格林柯尔制冷剂生产公司,随后又在北美和东南亚广设分公

司。

●1995年无氟制冷剂的重要生产基地——天津格林柯尔成立。

●1998年成立了北京格林柯尔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2000年进入了资本市场——格林柯尔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共募集

资金5.4亿元港币。

(一)成功事例:

当时,同在香港主板和深圳A股市场两地上市的科龙电器,在业界曾是制冷行业和家电生产行业的巨头。l996年和l999年,科龙电器先后在中国香港和深圳成功上市。1999年公司的销售额一度达到56亿元,但随后科龙陷入了连续两年亏损的境地,并走人ST 的行列。加之科龙电器股权非常分散,因此,许多公司开始“觊觎”科龙。出人意料的是,格林柯尔击败了通用电气、松下以及惠而浦等公司,成功入主科龙。

2003年5月,顾雏军拥有全资股份的顺德格林柯尔,在合肥和美菱电器达成合作协议,顺德格林柯尔以2.0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美菱电器20.03 ℅的股份,成为美菱电器最大的股东。当年7月份,格林柯尔旗下的科龙与杭州西冷集团签署协议,收购西冷70℅的股权。同时,格林柯尔与南京斯威特集团抢食小天鹅,并争购小鸭电器。短短两年,一连串资本运作战绩,使顾雏军一跃成为引人瞩目的“资本狂人”。也就是在抢购小天鹅时,顾雏军喊出了他事后一直追悔的经典话语——“我惟一不缺的就是钱”。

2003年12月,顾雏军以4.178亿元,通过扬州格林柯尔协议收购了亚星客车11 527.3万股国家股(占总股本的60.67%),并因此触发要约收购义务。收购扬州亚星之后,顾雏军马不停蹄地收购了国产汽车轴承第一品牌襄阳轴承。2004年4月,襄阳轴承第二大股东襄轴集团将其持有的4 191万股国有法人股转让给格林柯尔,转让总价为l.0l 亿元。转让后,格林柯尔将持有公司29.84%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2004年8月,格林柯尔以1.84亿元的价格收购商丘冰熊冷藏设备有限公司。

2004年11月,顾雏军通过境外子公司GRC Capital全资收购了法国汽车配件生产商汤姆肯斯的子公司盖兹国际在法国莱维斯的汽车管件工厂,及英国汽车设计公司LPD,从而打通了客车从设计到零部件再到整车生产的整个产业链。

在一系列收购完成之后,顾雏军的格林柯尔系已悄然成形,产业顶端是格林柯尔制冷剂,作为产业链的上游资源,一条线路是直接向下游两家电器类上市公司出口,另一条线路是向两家汽车及其汽车配套类上市公司产业延伸。通过这一系列的“资本运作”,格林柯尔也瞬间缔造了总资产过百亿,横跨制冷、家电和汽车等行业的资本“神话”。

小节分析:

从目前来看,格林科尔企业可谓是顺风顺水,大有成为世界一级集团的势头,可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也就是说,格林柯尔企业发展的如此迅速,肯定有他的问题,我们进行了一些资料的查找。果不其然,我们从中发现了一些问题。

根据网络众多专家学者对财务目标理论的研究,最优的财务目标在理论上来讲应属企业价值最大化,因为它最大限度的考虑了企业集团相关利益者的利益,同时它更符合我国《公司法》和《证券法》以及相关法律对投资者、债权人、企业员工和消费者等利益主体的利益保护规定。但是这一目标在现实中并未得到有效的执行,在格林柯尔系的资本运作过程中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格林柯尔系也确实有其辉煌的经营历史,但是它的历史却建立在少数几个人的效用目标函数之上,这样很容易违背财务目标的最优原则。邓小平同志曾经在《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的讲话中就说过: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不出事没问题,一出事就不可收拾。财务目标可以具有企业实质掌控者的个人色彩,但是应该维护企业大多数相关利益者的利益。企业是矛盾的统一体,各个利益主体在企业内既相互矛盾,又相互依赖。片面、单独追求单个目标,侧重满足某一主体的要求,而忽视了其他主体的要求时,利益天平就发生倾斜。企业各利益主体所形成的契约就无法维持,矛盾就被激化,进而导致契约的取消和企业解体。企业要生存、发展,必须努力调和各利益主体的矛盾,兼容不同利益主体对企业的利益要求,使多元化的财务管理目标在企业中并存,并在一定的范围内求得平衡。为此,企业可以在承认产权主体效用目标影响财务目标的前提下,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来激励和约束企业实质上的所有者,使之在自身效用目标函数之下会充分考虑到其它利益相关主体的利益。

以顾雏军为首的格林柯尔系管理经营者在把企业做大做强的过程中,伴随着管理者自身的效用目标函数——追求“资本神话”、成为“资本大鳄”。在这样的效用目标的指导下,其管理高层可以说选择了更具操作性的利润最大化财务目标,利用虚增收入、少计费用等多种手段,同时通过一系列的违规操作,挪用科龙资金、损害其他产权主体的利益,实现了格林柯尔系的“资本神话”,成就了顾雏军“资本大鳄”的事业辉煌。

由此看来,格林柯尔企业确实存在问题,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我们接着看。

(二)中国证监会的深入调查

2005年1月,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公开谴责格林柯尔包括主席顾雏军、首席执行官兼总裁胡晓辉在内的6名执行董事,谴责原因是公司与天津格林柯尔工厂在2001年的关联交易。

2004年9月27日至9月30日中国证监会安徽监管局对美菱电器进行了巡查,并勒令其进行整改。整改的主要原因,一是资金占用问题,二是2004年重大借贷事项未及时披露,三是财务和管理上的问题。

2005年4月27日,科龙电器突然发布预亏公告,公司2004年预计将亏损6 000万元。然而,科龙在2004年1至9月底净利润超过2亿元,每股收益也达到0.2元。但是,3个多月的时间,科龙的业绩就从天堂掉入地狱。

4月26日亚星客车公布了2004年度和2005年度第一季度亏损报告。

2005年4月底,中国证监会分别下派了广东、江苏、湖北、安徽四地的证券监管部门联合对格林柯尔涉嫌违规挪用其控股的上市公司科龙电器资金,收购美菱电器、襄阳轴承以及亚星客车三家上市公司的事件展开调查。

5月10 日,科龙电器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法规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7月20日,证监会调查组撤出科龙电器。

7月26日,美菱电器发布公告称,美菱集团正在与广东格林柯尔洽谈收购其所持股份的相关事宜。7月29日晚,刚下飞机的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闪电被拘。2005年9月2日,佛山市公安局对公司前董事长顾雏军、执行董事严友松、张宏及另外4名原管理人员执行逮捕。

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对科龙电器调查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顾雏军及其他相关责任人员,中国证监会在经过告知、听证等法定程序后,将依法做出行政处罚。这位负责人重申,为维护证券市场的“三公”原则,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促进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对损害上市公司及证券市场其他参与者合法权益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中国证监会将与有关部门紧密配合,一如既往地依法严厉查处。

债权人的资本冻结,广东格林柯尔、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顾雏军承兑汇票垫款纠纷,交通银行佛山市顺德支行向佛山中院请求冻结广东格林柯尔、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顾雏军的银行存款7 5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并由交通银行广州分行提供担保。美菱电器收到了佛山法院所发(2005)佛中法立保字第210号民事裁定书和(2005)佛中法立保字第210号查封清单。佛山中院裁定书上称,其已于2005年7月15日依法冻结了广东格林柯尔所持的美菱电器82 852 683股,冻结期限从2005年7月15日至2006年7月14日。

小节分析:

果真,里面的内幕是相当深,本组就从企业管理的目标上进行分析。

企业财务管理的目标是追求企业价值最大化。维护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但企业在追求价值最大化的过程中不能忽视其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从表面上或短期来看,企业履行一定的社会责任可能减少了收益或增加了现金支出,从而影响了企业当前的利润;但从实质上或长期来看,企业履行必要的社会责任,是为公司的生存和发展创造条件,也是为了实现公司的财务目标。因此,企业实现财务管理的目标与履行相应的社会责任既对立又统一。

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格林柯尔企业背后又有谁的支持,而东窗事发之后,格林柯尔企业的合作伙伴他们又是怎么做的呢,我们接着看。

(三)中小股东及其他相关利益主体的“倒顾运动”

7月11日,一场公开的“倒顾运动”开始,作为持有l00股科龙电器的小股东,知名律师严义明提议召开科龙电器临时股东大会,罢免董事长顾雏军。“自从我们登出征集书以后,已经收到了许多中小股东的咨询或委托。其中也包括一些股份较多的投资者。”上海律师严义明负责征集投票权的助手童女士告诉记者。整个投票权的征集活动一直持续到8月12日,许多投资者寄来了投票授权书。

小节分析

在企业的多个利益相关者中,企业所有者与经营者之间、所有者与债权人之间的矛盾是企业中的主要矛盾,因此,如何协调它们之间的矛盾对实现企业价值的最大化产生重要的影响,也是财务管理必须解决的问题

所有者与经营者之间的矛盾:

企业是所有者即股东的企业,希望经营者努力工作以实现股东财富最大化目标。经营者,其目标则是自身效用最大化,即他可能更关心个人财富的增长、闲暇时间的增多以及对经营风险的回避等个人利益。这种对个人利益的关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们为谋求股东财富最大化作出努力,甚至在经营者控制企业主要经营活动的情况下,极易产生为了实现个人效

用最大化而背离股东利益的问题。这种背离表现在两个方面: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

所有者与债权人之间的矛盾:

①股东不经债权人的同意,投资于比债权人预期风险要高的新项目。

②所有者或股东未征得债权人同意,而迫使经营者发行新债券或举借新债,致使旧债券的价值降低(因为相应的偿债风险增加),使原有债权人蒙受损失。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那么,如何解决这两个矛盾呢,我们小组成员做出了如下的结论。

所有者与经营者之间矛盾的协调:通常是采取让经营者的报酬与绩效相联系的办法。

①激励。激励是一种将经营者的报酬与其绩效挂钩的办法,激励的依据是公司的经营业绩。激励有两种基本方式:“股票选择权”方式,“绩效股”形式。

②解聘。

③接收或吞并。

所有者与债权人之间矛盾的协调:一般在签订债务契约时增加限制性条款进行约束和协调。

①限制性借款;

②收回借款或不再借款。

总结:

综合以上案例透析,可以得出结论:一是存在理想的财务目标——企业价值最大化,但由于在企业产权主体信息不对称情形下的非合作博弈在现实中难以执行,即在已知社会所有成员的个人偏好次序的情况下,通过一定的程序,把各种各样的个人偏好次序归结为单一的社会偏好次序,这是不可能的[13];二是财务目标受制于企业真正的掌控者的效用目标函数,这是客观事实;三是在承认这一事实时,企业对此并不是无所作为,即可以通过强化公司治理结构,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来约束和激励企业真正的控制者,使之财务目标尽可能的接近最优化的管理目标。

商场如战场,我们更应学好财务管理这门学科,为自己将来打下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