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中国画的题款知识讲解

中国画的题款知识讲解

中国画的题款

题款也称落款或款识。古书记载对款识说法不一,如“款、刻也,识、记也”,“款是阴字凹入者,识是阳字凸起者”,“款在外、识在内”,“花纹为款,篆刻为识”等。后来在书画上标题姓名、年月、诗文等均称款识。

国画题款落款与印章

国画的题款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汉代出土的壁画及帛画上就已有明确的题字,但画家真正有目的地在画上题款,据记载是从唐代开始的。唐人题款多藏于树根石罅之中,到了宋代以苏轼等文人为代表的文人画家开始大量地在画面上题字,元代以后题款艺术已经成熟,元以后,几乎每幅画都有题款。

题款,又称落款、款题、题画、题字,或称为款识,是指古代钟鼎彝器铸刻的文字。画的题款,包含“题”与“款”两方面的内容,在画上题写诗文,叫做“题”。题画的文字,从体裁分有题画赞、题画诗(词)、题画记、题画跋、画题等。在画上记写年月、签署姓名、别号和钤盖印章等,称为“款”。有的款文还记写籍贯、年龄以及作画处所等等。如系赠人之作,又须写上受赠者的姓名、字号、称谓以及应酬语和谦词等等,内容与格式变化纷繁。在实际应用之中,人们对题与款的区分并不严格,有时笼统称为题款。题款不仅要求诗文精美,同时也要求书法精妙,因此,题款必须在文学和书法上同时具备较高的修养。

题画诗或文的内容是极为丰富的,它是中国画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诗文、书法和绘画完美结合在一起,称为“三绝”。古人云“功夫在诗外”,这种画外功,有时对画的品位有着重要的作用。好的诗文,对于丰富画面,深化作者的情感,增加画面的表现力具有重要的意义。诗文的优劣可以说是作者文化修养的具体展现,是中国画的重要组成部分。

画上题款,是靠书法具体实现的,如果书法欠佳反破坏了画面。中国画讲“书画同源”,一方面是技法的相互渗透,另一方面表现在题字、题款上,要求款式风格要和画风相和谐,笔法相统一。一般说来,工笔宜用篆书、隶书和楷书,写意宜选择草篆、草隶和行书。无论是工笔还是写意,正常情况下,均以浓墨题款。文字的排列,以与画面协调为宜。

印章有随款印即姓名印、字号印、引首印、布局印,或谓之闲章,多以格言、吉语等为内容,还有压角章与栏边印等。图章的使用一般宁小勿大。图章的作用可以丰富画面,起到点睛的作用,它要求印要精良,印风格要和画风相一致,一般写意宜用粗放的印,工笔宜用工整的印。

中国画是融诗文、书法、篆刻、绘画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这是中国画独特的艺术传统。中国画上题写的诗文与书法,不仅有助于补充和深化绘画的意境,同时也丰富了画面的艺术表现形式,是画家借以表达感情、抒发个性、增强绘画艺术感染力的重要手段之一。

总之,一幅优秀的中国画,应该是“诗”、“书”、“画”、“印”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作品,它们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体

在画幅上题款,是中国画增添诗情画意的一种重要的艺术手段。题款是整幅作品的组成部分,在构图部起稳定和平衡作用,还可弥补绘画构图中不足。通过题款可使观赏者获得“画外之意”。题款的内容除姓名年月外,诗词歌赋、画理画论、杂感记事、短评题跋语、散文小品、有韵无韵均可题用。

在画上题款是我国传统绘画的一种创造,是经过较长的历史发展而形成的。五代以前的绘画除少数外一般都不落款,宋代画题款逐渐增多,但尚未普遍,现在的两宋名画中,无款、无章者仍为多数。元代文人画有较大的发展,在书画上题款也日益普遍。明、清的绘画题款,比元代更进一步,并且逐渐讲究其艺术性,要求书画并工。

题款的形式多样,以下略举几例:

单款:又称名款,只署画家姓名、别名、画名和年月。

双款:除作者名款外,还署画受画者的名字和与画家的关系。如唐寅的《落霞孤鹜图》上款题:晋昌唐寅为德辅契兄先生作诗意图;再如华岩作《听松图》款书“丙子夏六月为瑞玉师五十寿诗画并请正新罗山人时年七十有五”。

题诗款:可题画家自作的诗词或用古人的诗词。可长可短,可题全诗,也可选其中一句、两句,所题

诗句不仅与绘画有关,还可补充画意之不足。如奚冈的《晚晴图》山水间没有画人,作者时题上:“隔岸游人何处在,数声鸡犬夕阳残”。观画读诗,似见游人徜徉于傍晚的山水之间,达到题诗之妙,在于使画尽而意无尽。明清文人画家往往借题发挥,表达他们对人生、对社会的看法。如徐渭自题《葡萄图》内有:“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的诗句,抒发他怀才不遇的心情。

题记款:可记叙画家创作此画的过程、感受,借助文字阐述作品的主题思想、创作意图。

夹画款:是将题款夹杂在画幅的空隙之中,如郑板桥的墨竹,将款散散落落地写在竹竿之间。

题款的字体篆书、楷书、隶书、草书、行书均可,但题款字体要与画相和谐。工笔画宜楷书、篆书,字体略小些;写意画宜用行书、草书,字体可大些。清人郑绩说:“山石苍劲可款劲书,林木秀致当题秀字,意笔用草,工笔用楷。”

题款切忌“平齐”、“四方”、“刻版”,而要“通气”、“灵光”,要长短相间,高低有致,有参差错落的变化。一幅中国画,不但作者的名字可以写上,连作画的时间、地点都可以写上;还可以题上诗词和跋语,这叫做题款,也有人叫做落款。落好款,还需要盖上印章,这叫做用印。国画,就是少不了落款与用印。但是初学画者,只重视画,往往忽略如何落款和用印。其实,凡学画的同时,都应该注意及此。落款要注意两个方面:一是书法要练得好,书法不好,写在画上,便要影响画面的美观;二是要有一定的文学修养,起码要能文理通顺,否则一落款,差错百出。

在历史上,诗,书、画、印四者全能的画家不少,如西蜀八家中的奚铁生、黄小松等,都是善画能诗,善书精篆刻。近、现代画家中如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等,无不如此。至于诗、书、画三者兼能的,更是不胜枚举。题款有多种情况,一种作者自己题款,另一种,他人在画上题诗书跋。本文仅就作者自己如何题款,略述一二。

一、落名款

落名款,即在画上写作者的姓名,或者再写上作画的年月与地点。画上只写作者姓名的叫单款,如果这幅画送给某某同志,将某某的名字也写上,这叫做双款。

款书写得多的叫长题。有些作品,作者在画上一书再书,多至三、四款,再加上他人题字,几乎在一幅画上,好多处有款字,这叫做“落花款”,犹如花朵落在画面上一样。如果一幅大画,在画面上,显然可以多写一点,然后作者只书姓名三个字或者加个年月,别无他书,在明末清初之时,往往被称之为“穷款画”。金冬心在长题一幅《瘦梅图》中就提到“穷款画欠佳……莫作穷款画匠”等。不过有些画,不题字完全可以,那也不必非题不可。象这样的作品,即使只有三、五字的款书,切不可乱戴帽子,说它是“穷款画”。

二、落款题诗有助画意

画上题诗,题得好,不只是锦上添花,还可以使平凡的画材成为不平凡。故云“妙款一字抵千花”。例如元代王冕,他画了一幅《墨栅>,如果不题诗,’无非是一幅技法较高的梅花小品,当他在画上题着“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就使这幅画的题意深化了。作画者的思想感情,也就因此而在这幅画上洋溢出来。又如一幅明代无款的巨幅《梅花图》,描绘千技万蕊的白梅盛开,作者用隶书题“一林春雪”四字,这就使读者产生很多的联想,画也随之更富生趣了。还有如扬州八怪之一的金浓,他画了一个士大夫高卧荷亭之中,作者题上了“风来四面卧当中”,便使画中这个士大夫的那种不问世事,自鸣清高的神态,活生生地突了出来,从而使这幅画的主题思想也更加显露。

再举几个例子:黄鼎画了一幅水墨的《云山图》,构图极平常,题了一首六言诗,四句四问,由于问得好,问得有趣,竟把画中的云山似乎也“问”得舞动起来了。这首诗是:“门外水流何处?天边树绕谁家?山色东西多少?朝朝几度云遮?”表面是问,其实对景物已经作了形象的描绘。近人齐白石画两只小鸡争夺一条蚯蚓,本是极平常的绘画题材,由于作者题上“他日相呼”四字,画意就由平凡变为不平凡。近入作品中,题得妙的也不少。但是,也有不少作品的题句,简直是不巧妙的标题。如画俩工人一起在炉旁打铁,题曰“干劲冲天”;画一株瓶梅和一盆兰花,笔墨章法都不错,却题曰“香气满书房”,许多观众说:“可惜,可惜!文学意趣太少了。”

谈到这里,不能不提一提诗与画的血缘关系。在我国的诗词中,可以入画的诗词比比皆是。有些诗,

使画家读了,画性油然而生;有些诗,本身俨如一幅画,“诗是无形画,画为不语诗。”说得形象极了。北宋苏东坡评唐代王维“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八百多年来传颂不已,并被人们看作是对一个诗人画家的高度称赞。王维的“杨柳青青渡水人”等句,都是历代公认的“诗中有画”。其他如“好山行恐尽,流水语相随”;“野水多于地,春山半是云”;“春水鸭头绿,晓山螺髻青”;“春水渡边渡,夕阳山外山”;“落木萧萧疏雨霁,泉声飞出万重山”;“隔水丛梅疑是雪,近人孤嶂欲生云。”以及断句如“鸦背夕阳红”,“云山隔岸青”等,都是有画的形象。通常说,“诗画可合璧”,可见其一斑。

三、“题画无妨书画理”

中国画的款书,它的内容除上述外,还可以题写画理画法。嘉庆时的花鸟画家顾崧(翼庭)在课徒画稿中写道:“题画无妨书画理,一枝一叶自生情。”道理说得很明白。

历代的画论著作中,有一些就是作者把平日题画的底稿汇集起来成为一册的。恽格的《南田画跋》,王原祁的《麓台画跋》,金农的,《冬心画竹题记》,奚冈的《冬花庵题画绝句》,潘曾莹的《小欧波馆画寄》等都是。有人问:画上书画理画法,岂不是太乏味。实则乏味与否,关键不在题画理画法,而是看你怎么行文,怎么个题法。李方膺题《梅杷》“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郑板桥题《竹》云:“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痿,画到生时是熟时。”既反映了他那认真创作的态度,又反映了他对绘画创作中的特殊规律的深刻体会。题上这样的画理诗,更使作品增加了生趣。齐白。石题石涛画说:“胸中山水奇天下,削去临摹手一双。”黄宾虹题画嘉陵山水图,有句云:“我从何处得粉本,雨淋墙头月移壁。”如此等等,都与绘画作品是完全合调合拍的。

四、款书有助章法和增强画面的美观

一幅画,都有候款处。换言之,款有款式。不但落款的位置要选好,甚至写单行或写双行都要考虑到,否则,画面就要受到破坏。故宫藏画中,不少经过清官的收藏,乾隆在一些名画上任意题字,尤其是用印,有盖三玺、五玺、八玺不等,把一幅好端端的名画,犹如贴上许多膏药,大损美观。反之,落款、用印得体,则有助画面的布局。有些长卷,图中所画,各不相连,只要款书提得好,不但补救其缺陷,而且增加其美观。如陈白阳的《四季杂花图卷》,画中有梅,芍药、秋葵、金桔、葡萄等二十多种花果,虽有几枝交错着,基本上不相搭界,而作者用行草长题,书法整整斜斜,参参差差,有的八、九字成行,有的二,三字成行,有的字粘着画,把虚处填实,有些空灵处,不去着一字。如此一题,布局完整,处处呼应,且使密中有疏,疏中有密,变化多样,令人悦目。八大山人、石涛、齐白石,有时作画,在一幅大画中,只画一只小鸟或一、二只小鸡,或一朵花、几片叶,但是,他们题上一片好款书,立即使画面丰富起来。齐白石的《牵牛花>,花居中上部,画边是藤条,布局较疏散,但他在画的一边书写两行整齐的款字,就使画面立时改观,获得“不齐之齐”的艺术效果。

文人画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对这一境界起主导作用的

是诗歌与散文。宋、元时期大量的诗文成了中国画的创

作题材,随之而来的是收藏家或鉴赏家们以精美的书法

及优秀的文辞为形式的题款的出现。题款艺术成了中国

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这一特征使中国绘画由低级到

高级逐渐完善。题款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文献资料。研

究中国画题款,对研究中国美术史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中国画题款的产生和发展

题款,是在画面上书写文字。这种文字有多有少,

多则几百字,少则一两字。款最早出现于殷商时期的钟鼎的“款识”,后来逐渐用于中国绘画。在外的文字为阴刻称款,在内的文字为阳铸称识。钟鼎款识的产生成了中国画题款艺术的萌芽,但它还不属中国画款识的范畴。

题款和绘画本身一样,起初都是为了适应社会的需要而产生的。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又说:“存乎鉴戒者,图画也”,正因为图画要达到“成教化,助人伦”,“存乎鉴戒”的目的,题画便应运而生了。最初题在画上的文字,是汉代人物

画的题榜。《汉书。苏武传》载:“汉宣帝甘露三年,单于始入朝,上思股厷@①之美,乃图其人与麒麟阁,法其形貌,署其官爵姓名。”这里说的“法其形貌”,就是按各位功臣的形貌画像;“署其官爵姓名”,是指在各位功臣的画像旁边题写上各自的官爵姓名,这就是题榜。由于题写了各人的官爵姓名,观画的人就能一目了然分别出画中的对象,题榜起到了点明人物身份,间接说明绘画内容的作用。既然画功臣烈士像是为了表彰功勋,那么单“署其官爵姓名”,就自然显得不够。最好的办法还是借助文字加以补充,而采用“赞”这种文体,来颂扬功臣烈士的业绩,是最合适的。因此,在题榜的基础上,便产生了题画赞。东晋初,题画赞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不仅有以叙事为主的人物赞,而且出现了以咏物和客观描写的品物赞。在题画赞的基础上形成题画诗,题画诗在唐代得到很大的发展,给中国绘画史开创了一个新纪元。

二、中国画题款艺术的形式美

沈颖说“元以前多不用款,或隐之石隙,恐书不情有伤画局,后来书给井工,附丽成观”。中国的诗、文、书、画是姊妹艺术,从北宋起,即有一些文人画家如苏东坡、文同等人,他们兼擅众艺,从过去画面上藏画家姓名于树根石隙,一变而为题字加款,逐渐突出出来,有的题词,有的吟诗抒发画意,调整布局,增加文学的气氛,形成了中国画诗、书、画为一体的特色。

清代的郑板桥、石涛等,几乎每画必题,有题在自己作品上的,也有请友人品题或后来的鉴定家题跋的。当然,每个画家的专长不同,并不能因此而要求国画都要有题跋,象明代画家仇英即不善于题字和书法,其画作很少题款。如果是长于属文咏诗的画家,并且又工于书法,题跋可为画面增色。

题诗、词可以自作,也可以是古人的,但一定要与画意相一致。短题长题都可以,有的只题一句古诗,也可以意味深长。沈颖说一幅画画完“有天然候款处,失之则伤局”,可见最好还是以不伤画局,而要与画的构图紧密呼应为好,在构图前即把题字的位置计划在内。

题字的书体要与画的工写程度相一致,如一幅工笔人物画,题上一篇狂草就不大适应,反之写意画题上工整的小楷也不配合,妙在于相体行事。题字可起到稳定、补足画局的作用,一般在空白处题字,但有的空白是画面需用空灵透气的地方,一题字反而感到迫促变塞,反而不如在不太明显的地方题字更好。

如果书法素无基础,不必勉强题上许多字,应该藏拙,应在适当位置上题上姓名就行了。即使题上两个字的名字,也要慎重选定位置,先用纸片写上名字后随摆随看,直到找好恰当位置,再写上去。

题款空间位置选择得当,画则因题而增色;反之,如果题款空间位置选择不当,也会破坏画面的总体效果。虽然题款并非画中的主题,但经题入画中,也便成为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清人张式在《画谭》中说:“题画须有映带之致。题与画相发,方不为羡文,乃是画中之画,画外之意。”可见题画空间位置的选择,对于绘画作品的成败,具有重要的意义。

1.题款位置的选择

要将题画的空间位置用文字规定出来,那是困难的,也是不切实际的。

我们可以大致把它归纳出几点。

1) 化虚为实平衡画面

画中的“虚”,主要指画中的空白,同时也包括画中笔墨轻淡、分量

轻薄的部分。画中的空白,在有的作品中显得比较平稳,有的作品中

则显得比较奇险。但不论这些空白平稳还是奇险,如果在画中使人感

到空虚,可以借题款来调整画面的空虚。

以题款补充画面空虚,一方面可使画面得到充实,另一方面可增加画

中物象之间的呼应。有些画中的空白,不在画的上下部分,而是在画

的中间部分,将画中描绘的物象分隔开来,使物象与物象之间失去了

联系的呼应,造成画面视觉上的散漫。在这中情况下,题款就能起到

联系物象、统一画面、化散为聚的作用。如齐白石的〈墨兰〉,画中

画了三簇兰花,画的上半部画了一簇,下半部画了两簇,中间部分为

空白,上面一簇兰与下面两簇兰相互脱离,呼应不着,造成了画上的

散。但是画家在三簇兰之间的空白处,题上了“罢看舞剑忙提笔,耻

共簪花花倚门”的诗句,画面气机立即改观,原来呼应不着的三簇兰与题款便凝聚成一片整体,而且给人以别出心裁恰到好处的艺术感受。

在中国画中,画家往往将画中物象的重量偏置于画的一边,或偏于上,或偏于下,或偏于左,或偏于右,使画中与之相对应的另一边失去重量,而造成画面的不平衡,在借题款使之获得新的平衡。如潘天寿的〈睡鸟〉,画的重心偏于左下部,画的右上部便显得与下部不平衡,画家在右上部行款,使画面取得了平衡。

2) 因势随形加强气势

根据画中物象的气势布款,能更加增强画中物象所体现的那股气势,使这股气势更加深厚,或与画中物象所表现出的气势交叉变化,以增加画面的气势,或顺延于物象,或隐形于物象,增加画中的气机和趣味。因势布款,与画中物象的具体形象和位置均有密切的关系,画家用的巧妙,既可增强画的气势,同时也增加了画的趣味。如徐渭的〈榴实图〉(图例),石榴枝干上面空出画幅的五分之二,画家题写了五绝一首:“山深熟石榴,向日笑开口:深山少人收,颗颗明珠走。”题诗与石榴枝干成行,既增长了石榴枝干的气势,又增长了画中的趣味。又如郑板桥的〈墨竹〉(图例),画家在竹竿之间题款,增加了画面气机和趣味。

3) 多处题款活泼画面

画中题款要根据画面的具体情况来决定,并非所有的画面都要题款,款文的长短其占据的空间位置,也要从画面实际情况出发,如果为题款而题款,不免有画蛇添足的感觉。但是,有些画面不仅不可缺少题款,而且单题一款尚嫌不足。需要多处题款。总之,要看画面的具体情况决定。如吴昌硕的〈红梅〉(图例),题两处款,如果隐去画中任何一款,整个画面的平衡就会遭到破坏。

2.书体的选择以及墨色的变化

画上题款,要求书法雅美,如果书法欠佳就会破坏画面。题

款不仅要求书法精美,有时题款的墨色也要加以变化。

1)书体的选择

题款要求款书与画意相和谐,笔法相统一,因此题款书

体必须有所选择。譬如画是泼墨大写意,而用工整的小楷题

款,或者工笔画用草书题款,显然都是不适当的。中国画有

工笔、写意、兼工带写、大写意等不同的表现形式,表现形

式的不同,对题款书体的要求也不相同。一般工笔适合用篆

书、隶书或楷书来题款;写意适合用篆、隶、行、草书来题

款;兼工带写适合用篆、隶、楷、行书来题款;大写意适合

用篆、隶、行、草书来题款。但是艺术的法无定法的,在特

殊情况下,是可以而且应该变通创造的。总之,题款的书体

和笔意,应与绘画的意境、格调、笔意相统一,使画面的整

体谐调而完美。

宋赵佶在〈芙蓉锦鸡图〉(图例)上题诗云:“秋劲

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yī@②”。诗

以书法“瘦金体”的风格书写,画面以流畅的线条勾画出锦

鸡的丰润,华画静雅的画面同他的“瘦金体”书法意趣天成。

金农的〈墨梅图〉(图例),立意和穆,用笔质朴奇拙,再以他那古朴厚拙的独创体漆书题款,在意趣和笔法上都得到了高度的统一。再如郑板桥的〈兰竹〉(图例),更是以书法入画,以画意入书,书与画相互渗透,无论气质、意趣、风格等方面都达到相溶相化的高度统一。如果把郑板桥的书体与金农的书体相对换题在画上,那么画面的谐调势必受到破坏。然而题款书体与画意的相吻合,又不能机械地追求,而应是灵活的运用。画家个人的擅长有异,艺术和修养不同,这些都决定了题款书体选择的多样化。

2)墨色的变化

无论工笔还是写意的作品,在一般情况下均以浓墨题款。但在某些特殊的作品上,题款的墨色就要加以变化,齐白石曾在题画中说:“予就作画之淡墨水笔写名字,此前人多为之,非做作也。”题款墨色的变化,与画的意境有密切的关系。

3)款文的排列

题款文字的排列,无论字距、行距,均以密为宜,疏则有松散感。款书横题,如题款字体为篆、隶、楷书多应齐头齐脚。如钱松岩的〈红岩〉(图例)。如果题款字体为行草,可头齐脚不齐。款书直题,书体不论篆、隶、楷、行、草,多应齐头齐脚。题款文字的排列,或横或直,行列或多或少,上均宜平头,下不妨参差,这就是清人邹一桂在《小山画谱》中所说的“所谓齐头不齐脚也”。

总结:题款在画中的形式是千变万化的,以上是就其大致的类别以图例加以剖析,目的在于启发读者对题款艺术的思索,以便于在艺术实践中,能把握运用题款艺术的能动性,在继承前人题款艺术的基础上,使题款艺术不断地得到创新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