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42军126师376团参战步兵对越作战回忆录

42军126师376团参战步兵对越作战回忆录

42军126师376团参战步兵对越作战回忆录 虚幻天空论坛

控制面板 | 短消息 | 搜索 | 会员 | 帮助 | 社区 | 首页 | 无图版



虚幻天空论坛 -> 近代战争与历史研究 -> 42军126师376团参战步兵对越作战回忆录转到动态网页



--> 本页主题: 42军126师376团参战步兵对越作战回忆录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敬言坊




级别: 中校
精华: 0
发帖: 2158
威望: 0 点
金钱: 12432 虚幻币
贡献值: 0 分
注册时间:2005-12-20


42军126师376团参战步兵对越作战回忆录

我是1978年,12月25日从江西,高安入伍,由于78年高考成绩不好,没有考上大学,就想到去当兵,当时没有想到会到越南打仗,78年报纸上经常报到越军在我边境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国边民,我们当时是到广东某高炮部队服役。78年12月25日晚8点从南昌火车站上军列,一路上我们多么高兴啊,18岁多么美好的青春,我们就要到解放军这个大学校段练是多么的兴奋。怀着美好的梦想坐着火车来到部队。列车一进入广西,我就感到情况不对劲,一路上看到大批部队,坦克和火炮同时和我们开进,公路上军车一队队往边境开进。



列车一过南宁,就强烈感到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近,公路上到处是朝边境开进的军车和大炮,军列上载有大批的坦克和各种型号的火炮,我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心也跳得很历害,天啦,我们就要上前线,我当时只有18岁啊,18岁是多么美好的年龄,我就要上前线打仗,我们谁也没经历过战争,害怕和巩惧由然而生,谁也不愿意去死呀,我们还年轻啊。28日我们在夏石车站下了列车,夏石离凭祥不远,只见这个小火车站到处是当兵的,老兵们全副武装,傍边公路上停了好多军车。我们在这里吃点饭,然后上了汽车向山间公路出发,汽车向长蛇一样,路边灰土挥杨,下午5点钟,我们到了师部或团部驻地,龙州,金龙126师,376团。在这里开始分兵,6点左右我下到了连队。


到了连队的第二天,我们把头发理成了光头立刻投入了紧张又难苦的临战前的训练。中越边境地形复杂,山高林密我们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在崎岖的山地上模爬滚打,练战术,练利用地形地物和班进攻连进攻战术等等,天天如此,我连驻地离越南只有10几公里之远,越南特工常到我境内侦察和破坏。我们白天除了训练时还要巡逻,一走就是几10公里山路,晚上又要放哨,那个苦啊,我现在都无法用语言所能

形容。也不知道当年是怎样度过那段光阴的。一天晚饭后,我们新兵班围坐在一起,付班长教我们装子弹上膛,他老人家不小心动了板机,子弹就从我的脚下穿过,好险呀,吓得我出一身冷汗。经过一个月的艰苦训练。营里又组织了实弹营进攻演习,126师的军官和总参部手长也来指导参观,这次营进攻从实战出发,全面检查了部队战斗力并配属了大炮和各种火器。为部队进攻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元月底春节到了,我们放了一天假,部队不能外出,随时防止越军的突然袭击。2月初,形势硬加紧张,上级一再强调,一定要打好这一仗,为祖国争光,为人民争光。我们全连指战员个个写了请战书,决心书,有的写了血书,我在决心书写到:我坚决要求参加这次对越自卫反作战,在战斗中宁愿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打出国威打出军威,听从英明领袖华主席的号召,在战斗中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坚决完成战斗任务。全营召开了战前誓师大会,同时为了提高指战员的思想觉悟,激发起民族恨,请当地边民对越修进行了血的控诉,我们当时热血沸腾,情绪高昴。人在当时的环境中会受到感染。2月12日上级的作战命令终于下达了。在军人大会上连长宣读了华主席和军委的作战命令。



部队就要调离驻地,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们和这里的老百姓朝夕相处,特别是和房东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一个多月以来,我们天天在地上摸爬滚打,累得精疲力尽,每当拖着疲惫身心回来时,房主就会烧好水给我们洗脸泡脚,洗脏了的衣服。给了我们无微不至的关照,现在我们就要上前线,是死是活谁也不晓得,也许这一次分离就会变成永别呀,我们和房东紧紧的拥抱,泪水向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淌,不久就泪流满面。我把一支钢笔一本日记本和一双凉鞋送给了房主,作为永远的纪念。同时抓紧时间给家里写了一封遗书样的家信,托房东邮出去,这时部队不准和外面联系了,晚上部队打好了被包,整理好了武器弹约,我们和衣躺在地板上休息,我翻来复去的睡不着,思绪万千,脑海里胡思乱想,心情也越来越沉重,今年只有18岁呀,就要面对死亡,人死后什么也看不到了,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这时有点后悔来当兵,我觉得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父母看到我的信一定会很悲伤,儿行千里母担忧啊,何况我不是来上大学,而是来上战场啊,此时夜深人静,我所认识的人们早以进入了梦乡,他们是多么的幸福,平凡的生活和工作是多么的美好。



前几天部队

通报,有少数人为了逃避上前线,用枪打伤自己或逃走,我现在能理解他们当年的行为,真的。谁不怕死呀,我要是能活着回来,那怕断一条腿一只手也心甘情愿啊。一夜未眠,天蒙蒙亮了部队起来吃饭,整装出发,中午上级命部队到公社集结,驻地男女老少都依依不舍地含着眼泪前来欢送,房主给了我们几个鸡蛋和粽粑。好多战士和于部都流下了泪水,是啊,这一分别,我们其中一些人是不可能回来了,这是真正的生离死别,场景感人动情。下午4点钟,军车一辆一辆的停在公路上,部队按照划分好的汽车上车,我们连分到五部汽车。5点钟汽车启动,公路两边欢送的群众开始有人哭出声来,再见,再见,多多保重,问候的声音是一浪高过一浪。汽车慢慢的开出了金龙公社,向进攻阵地--布局关开去。汽车开着小灯在崎岖的山间公路上慢慢爬行,公路上都是各参战部队的汽车,炮车一眼望不到头和尾,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向前开进,汽车行驶4-5个小时,到了布局关,这里早以驻扎了好多参战部队,有炮兵,坦克兵,有高炮部队,工程部队,舟桥部队,野战医院。真是人山人海。2月15日上午,我们连开了战前最后一次动员大会,连长传达了作战命令作战任务和作战时间,我们军的任务是直抵高平和41军对高平形成包围圈,然后消灭高平的越军,我们师的任务是掩护124师直抵高平,我们团的任务是打先锋,开口子,占领东溪县城,掩护部队主力向高平进发,我们连的任是乘坐坦克直抵靠松山,抢占701高地和向东溪进发,然后占领661高地。指导员说:同志们,为祖国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在战场上要发扬我军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光荣传统。打到越南去,用我们的热血和生命誓死保卫祖国边境的安宁,让华主席放心,让党中央放心。口号声彼此起复,响彻云霄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2月16日下午五点左右,部队开始向前沿阵地进发,坦克,装甲车,和各种大炮,支前民工源源不断从我们身边经过,16日晚一直没睡意。1979年2月17日终于来到了,凡是参加过越战的老兵终生都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凌辱3点部队起来,我没有吃饭是因为吃不下呀,每个人最后检查了一下武器装备。一轮明月挂在夜空中,把大地照得如同白昼,田野里和路边的草丛中不断传来春虫的呜叫,多么美丽的夜色,我们紧张又沉默不语,碰到老乡会相互拥抱说几句保重之类的话。5点钟我们按要求爬上了坦克,坦克一辆一辆的启动了,突然,从我们身边传来一声“呯”的枪声,大家都惊惶失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都在

互相询问,过了几分钟,才听说有人枪走火,打死了一个兵,枪声是从我们连二排坦克上传出来的,是一位老兵因上坦克时,被坦克上的东西碰到了枪的板机,子弹斜穿下来,刚好打到另一个上坦克的人。一位付教导员负责处里后事,坦克还是正式往前慢慢的开,这时月亮躲进了云层,透过坦克上的小灯,发现大地已经罩上一层雾气,寒气袭人。凌晨6点40分,突然远处黑暗的天空划过一长虹,我军万炮愤吼,炮弹嗖嗖声音向越南国境飞泻而去,炮火映红了天空,大地在振动,硝烟弥漫着上空,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强大的炮火地动山摇般地向越南境内猛烈炮击了15分钟。16辆重刑坦克风驰电掣般地向前冲击,之后是一支由几十辆中轻坦克载满步兵的机械化部队,公路两边山脚下我各参战部队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纵深进发,我们排坐的坦克是407和408号。我军开路坦克进到越南的班波时,遭遇越军的猛烈阻击。班波地形复杂险要。两边是悬崖峭壁,悬崖洞多林密,正面无法攀登,中间是一条简易公路,形成了一个山窄口的地形。公路上越军为了阻击我坦克部队进攻,在路口和路边堆放了好多几十吨重的石块,听说前面开路的坦克行驶到此时,是用坦克碰碎石头,来打通前进的道路。这条山窄口长大约二百米左右,翻过山窄口,下一个波就是一条小溪,溪面上有坐木桥,坦克不能通过,只好往小溪里过,一辆坦克正陷在溪里不能动弹,工兵分队冒着枪林弹雨在架桥。因此我坦克部队就在这条小溪边受阻。在山窄口公路左边有一村落在熊熊的燃烧,地上躺着好几位村民。当我坐的坦克行驶到山窄口时,坦克以从小溪边阻满了一路,每辆坦克之间相隔4-5米,死死的阻塞了这条马路,前面的部队受阻走不动,后前的部队又源源不断地涌上来。越军凭借路边山高林密的有利地形,向我用交叉火力猛烈的射击,当时公路两边地带死伤者不计其数,坐在坦克上的步兵用被包带捆在坦克上,怕掉下坦克,遭袭击时好多人解不开被包带,被当着靶子活活打死,真是死不瞑目呀。我赶快跳下坦克卧倒在公路边的水沟里,越军的火力向夏天的爆雨一样猛烈的打下来,子弹打在路上,石头上坦克的钢板上呯呯的响,一串串的火花从身边闪过,前面不时有人中弹倒下,几发炮弹和燃烧弹击中了路上的坦克,坦克起火爆炸,又击中了后面下坦克的,又击中了后面下坦克的人,负伤了的人躺在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我爬在水沟里漫漫的往前移动,这时部队全部打散了,乱成了一团,我紧紧混在人群中,人家卧倒我也

卧倒,人家走我也走,这时公路上的坦克和两边的部队都
朝着两边悬崖上猛烈开坦克炮打得震耳欲聋,坦克上的高射机枪向年30的爆竹一样吐着一串串火舌向两边山上飞去,公路两边的轻重火器一起射击,打得两边悬崖乱石飞奔,悬崖上的树枝燃起了大火,越军纷纷掉下了山谷,经过一小时的激战,越军的火力终于压下去了,只是偶尔从山上传来几声枪响,部队开始向前运动,在这几百米的地带上,扔下了大量的军用物质一片狼藉,有压缩饼干,子弹箱,挎包,水壶,铁镐铁锹,枪支炮弹和被击毁的坦克及坦克钢板,还有好多牺牲和负伤的战士,我从路边踏上公路,觉得脚下软绵绵的,低头一看,是几具被坦克压成肉泥的死者,半个头和脚还清晰可见。惨不忍睹啊,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几个小时以前,他们还是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人,带着美好的梦想和憧憬的孩子。



1979年2月17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这是我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刻啊,16号晚上我一夜没有睡觉,也吃不下钣,凌晨3点起来,准备了一下,就跟着部队上坦克,那时是新兵,心里也怕,因为前面等待我的是生是死,不知道,大致6点左右,总攻开始,上万发炮弹打得整个天空都映红了,大地在震动,火炮一停,我就坐在坦克往越南方向前进。


2006年2月12日

1979年2月17日凌晨6点30左右,三颗信号弹在黑暗的夜空中腾空而起,此时大炮声震耳欲聋大地在摇动,硝烟弥漫着天空,我强大的炮火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越南境内轰击,一条崎岖的山间公路上,我大批坦克满载着124师的步兵机械化部队向越南方向进攻,公路两边是我步兵部队潮水般向越南境内涌去。我是天亮之后踏入越南境内的,在窄小的公路上有几辆被击毁的坦克挡在路中,后面的坦克又不能通过,枪炮声就向大年30晚上的鞭炮一样乱响,枪弹打在坦克的钢板上火星四测,炮弹随时在身边爆炸,地上是尸横遍野,血肉横飞,公路上有几具尸体被坦克压得成肉泥,我们是方乱踩着肉泥的小路往前奔跑的并看到半个头和半个脚在公路的两边,鲜血染红了大地,惨不忍睹啊......这就是真实的1979年2月17日。


2006年2月16日

1979年2月16日的现在,我正在布局关的公路边观看大部队和浩浩荡荡的民工队伍不断往前向开进,各种火炮和大批坦克装甲车从身边开过,汽车开着小灯牵引着各种大炮轰轰往前开进,尘土在汽车灯光的照映下向弥雾一样飘荡在夜

空中,公路二头是望不到尽头的队伍。我们班住在公路边一民房内,大家谁也吃不下晚饭,我们付班长是78年广西兵,可惜他的名字不记得了,我们二人当晚没有脱衣服背靠背的合了一眼,第二天既17日一进到越南他就被炮弹炸死了,他的样子我致今都记忆由新,还有一位是湖南藉的郭正高,我们都是79年兵,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月,我们同吃同睡同训练,同时向家里写遗书,把多余的钱和粮票邮回家里,他到越南不久就牺牲了,我不知道他家是湖南那个县的,否则我一定会到他家里看一看。


2006年2月18日

1979年的现在我在661高地防御,晚上9点下的高地沿4号公路向高平的方向前进。走了一晚上到19号早晨来到了弄梅遂道口傍边......


2005年7月9日 至 2006年1月23日


枪声炮声渐渐的停下来了,两边的悬崖上偶尔传来几声零星的枪声。我们通过了山窄口,和自己的部队失去了联系,只好跟着其他兄弟部队向前进发,翻过了山窄口,是一条下波路,傍边翻了一辆坦克,顺下波路一百米左右就是那条小溪了,这时坦克停了一路,工兵和坦克兵在架桥,河水不是很深,坦克可以过去,我们步兵是从桥上过的,为了减轻重量,我把自己的水壶,压缩饼干和手榴弹绒衣等东西全部甩掉了,这时走得又累又渴。公路边有一位牺牲的战士,他的挎包掉出了一些压缩饼干,饼干上还带有血,我也顾不得这些拿了他的饼干和水壶,现在后悔当时没有看他的部队翻号,不知道他是那个部队的啊。我吃了一点于粮体力也好多了,沿着公路走,又过了一个分叉口,一条向左,一条向右,二条路上都有好多部队进发,但坦克向左开去,我们也跟着向左前进。这条公路是通向东溪县的,公路前面有一部分部队,这一段路比较平静,没有什么枪炮声。通过二个村落,村子里没有人了,走了几公里,来到了东马。




东马是一个开阔地带,两边高山林密,越军在这里组织了交叉火力点,封锁开阔地,部队在这里受到火力阻击。有几个人中弹倒下,部队顺势卧倒,利用地形地物作掩护,轻重机枪,冲锋枪一起向两边山林开火。60炮弹击中了山脚下的村庄,村子一阵火海,战争是煅练人的地方,这时也没有开始可怕了,一听到枪响,就地卧倒向响枪的地方还击。这时377团赶到,我们的火力便强了,越军不敢开枪,我们沿着公路往前小跑,这时人好疲劳也顾不得吃饭,但一想到这是在战场上

,就咬紧牙关,跟着部队前进。到了靠松山脚下,我们团的部队都差不多上来了,碰到了几位熟人,真是热泪盈眶,这是战场上的易外相逢啊,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不知明天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是死还是活呀?坐在山脚下看到公路两边我大批大批的参战部队向一条黄色的长龙一样源源不断的开过来,公路上我坦克载满步兵和装甲车124师的机械化部队一辆接一辆的沿着公路前进,真是千军万马,浩浩荡荡。



靠松山是一座很高的山脉,崇山峻岭山上森林茂密,一条崎岖的山间公路弯曲的向山顶延伸,路陡弯多,要是在拐弯的地方阻塞一辆坦克,后面的坦克真是无法通过,幸好前面的部队把这一带的越军火力消灭了。坦克和装甲车一辆一辆从我们身边开过,部队疲惫不堪的沿着公路走没有遇到越军的阻击,只是从山的远方传来几声枪响。我很吃力的向前走着,每迈一步都要费好大的力气,此时是最疲劳的时候,又饿又喝,没有一点力气,腰酸腿痛,真想停下来休息一下,走到靠松山的一半,我们几个人真的走不动了,远远掉落在自己部队的后面。当然我们后面还有好多部队源源不断的开过来,我们几个人停下来就地休息一下,我放下装备,躺在地上,脸朝着天空,现在是下午4-5点钟了,夕阳西下,有点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吃了点压缩饼干,这时后面开来几辆装甲车,自动的停在我们身边,要我们上去坐,我们听后真高兴,谢天谢地,上了装甲车,10几分钟后就敢上了自己的部队,装甲车停下来,因为前面在激烈的战斗,枪炮声响成一片。坦克装甲车停了一路,部队在公路边休息,一直到傍晚,各连队进行了集结,散乱的战士都回到了自己的连队,凡没有回来的都以为牺牲和负伤了。晚上部队沿着四号公路往前进前,公路边的深沟里不时有翻落的坦克。



四号公路是凉山通往高平的一条沥青公路,天渐渐的黑下来了,有好几辆坦克翻落在公路边的深沟里,坦克兵不死也会受伤。我们一直沿着公路往前赶,由于天很黑,伸手不见五指,人也极度疲倦,走着走着就这样睡着了,后面的人会推醒你,一个紧跟一个往前走,口令不断地传上传下。一路上我们超过了很多停在公路上的坦克和装甲车,公路边一个村庄在熊熊的燃烧大火,火光映红了夜空,村子里不断传来狗的叫声,前面有一木桥被越军破坏了,为了抢时间一辆坦克正垫在小河里,我们从坦克身上过的小河,到了东溪,由于是晚上看不到东溪是什么样子,我们是从街道窄插过去的,街上

停了三辆我军坦克。部队在这里休息了一下,我在公路边的地里躺下休息,这时天还没亮,地里影影药药有好几个人也躺下正休息。我想和他们聊几下,发现他们都是死难者,我又赶紧回到公路边上。部队在东溪停了一下,上级又命我们连去占领661高地。这次三排打尖兵,沿着公路的傍边走,生怕踩到越南的地雷。



走了几里路来到661高地的山脚下,连里命令三排摸上山顶,九班和7班走山的左边,8班走山的右边,没有上山的路,我们在夜莫中向山顶摸去,好不容易摸上山顶,由于很疲劳,大家一下子随地就睡着了,我有点不敢睡,生怕越南人也会摸上来,但实在累得精疲力尽,不一会儿也睡着了。天还没有亮,微风在轻轻地吹佛,这时对面山上的越军突然打枪,子弹在黑暗的夜空划出了一道道的红线光点,嗖嗖地在我们身边窄过,我们和附近山头的部队即用轻重火力向对面的山上开火,枪声响成一片,夜空中子弹带着红红的火焰就向夏天的流星雨一样乱穿。美丽极了。天亮了坦克在黎明中又向前出发,上级命令我连在661高地挖掩体,准备打防御,掩护124师向高平进发。



18日一天我们在661高地防守,附近山顶都驻有我部队。这一天比较平静,挖好掩体就地休息,我们躺在在丛林深草中一天。晚上接到命令下山集合,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山又高又陡,天又黑,摸下山不知多少人要摔倒,我也是连滚带跨摸下山来,不知前面什么时候传来带上防毒面具的口令,后面的人以为越军放了毒汽弹赶紧带上防毒面具,天本来就黑,这时带上防毒面具,更是看不清下山的路,可想下山的艰难,好不容易下了山,在公路边集合待命。路上有我参战大部队正源源不断的向前开进。我们沿着公路默默走着,突然看见公路前面一红灯在一闪一闪的亮着,部队就地卧倒在公路两边的沟里,警惕注视前面,几个大胆的兵慢慢的靠上前去,原来是一辆被打坏的越南的公共汽车尾灯在亮,我们虚惊一场。



天亮了,到了1了19日,我们一直沿着公路走,一路上很平安,没有听到越军的枪声,许多地方和村庄都有前面部队激战过的痕迹,子弹壳满地都是,路边的村子在燃烧,路上有几辆坦克被越军击毁了,有的在公路转弯处翻落几辆坦克,最出奇的是竟在一个山谷里三辆坦克翻在一起。前方不时有支前民工往回返,我们就问民工先头部队到了那里,民工说快到高平城下了,大家听后都好高兴,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中午到了弄梅

遂道,弄梅遂道地势险要,是越军防守一个据点,听说18日兄弟部队经过一场激战终于占领了遂道,我们到达时遂道两边的山上有部队把守,一辆坦克在遂道边燃烧,一位坦克兵就躺在路边,我就站在他的身边,好象是山东人个子好大,不像南方人。

论坛页内广告:文字广告位预定

[楼 主] Posted:2006-03-03 15:19|


敬言坊




级别: 中校
精华: 0
发帖: 2158
威望: 0 点
金钱: 12432 虚幻币
贡献值: 0 分
注册时间:2005-12-20




在弄梅隧道旁边,部队休息了一下,吃了点压缩饼干,我们在附近公路边的甘蔗地里弄了几根甘蔗吃,真是舒服极了。我和几个兵顺便到附近的村子看了一下,村里没有一个人影,只见房内乱七八糟,墙壁上帖有我人民画报,有粉碎四人帮的内容,有雷锋的照片还有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有关报道,我在房内拿了一本日记本和笔,翻看了一下他们的书籍,文字看不懂,但数学符号是一样的,我想知识是没有国界的啊。通过一天的行军,傍晚我们到了那外,这里我们受到了越军的阻击。那外地形险恶,公路两边都是高山,在山的两边横跨一座大桥,越军依托工事,在两边山上用火力封锁公路和大桥,很多部队都卧到在公路两边不敢动,在桥头的右面有几幢房子,在桥下一辆坦克被击毁翻在那里,公路上有几个当兵的和几个民工被打死了,还有一位民工被坦克压掉了一半。这时部队乱成一团,在慌乱中有人在喊,赶快用重机枪向两边山上开火,顿时我重机枪咯咯的响个不停,我和一??的冲过封锁线,越军的子弹就在我们身边嗖嗖的响,前面不时有人中弹倒下,我们一口汽跑了几公里在公路边的一幢房子墙角下卧倒,王时成比我先到,他不要我和他卧在一起,说是目标大,要我到对面的山上去隐蔽,我也不管什么,就地卧倒和他相了一骂。这时枪还在响个不停,公路上不知扔了多少东西,天渐渐的黑了我们来到了124师的驻防地,这时也安全多了。



我们来到一个村庄里,天也暗下来了,全营集中清查人数,然后分驻防任务,我们连驻守在595高地,595高地山很高,路很陡森林密布,爬到山上后,搜了一下附近的地方,就在这里宿营。595高地山脚下有一个不很大的村子紧靠公路边。村里的房子都是用木板和竹片钉起来的,破破烂烂,在村子的前头有一座学校,有几间教室,里面的书被翻得乱七八糟,扔得遍地都是。天亮了我们赶紧下山进村找吃的和用的东西,刚一进村就听到枪声四起,其

他部队的人和民工早就到了村子里,到处都是鸡飞狗叫,我们杀了一头猪割了一半,抓了几10只鸡,在菜地里搞了一些菜,好好改善了一下伙食,从17日到现在没有吃过一餐好饭。我们司务长一边杀鸡一边给我们说:"等以后可以跟孙子说,你老子在越南杀鸡和杀猪的故事。越南的白天好热,我们分批在公路边小河里洗了澡,附近10几个山头都是我们的部队所以比较安全。21号上级命令我连去搜山,在附近的山上搜索了一阵子,没有发现什么情况,晚上我们在阵地上休息之时,发现山间公路上我汽车部队开进来了,汽车开着小灯一辆接着一些辆就象一条火龙一样一眼望不着头,真是威武雄壮,我们站在高山上心情激动,目不转睛的俯视着山下的公路上,借着灯光汽车后面牵引着大炮展现在眼前。



22号大量的汽车开到前面去了,给部队带来了大米饼干和武器弹药。中午我们又去搜山,我们班在一个山沟里发现了一个地洞,另有一位老大婆,这个老大婆吓得要死,浑身打斗以为我们会打死她,班长往洞里扔了一枚手榴弹,谁也没有管老大婆,回来在公路边的一个村落里搜到一间房屋,里面有好多东西,我们拿了一些酒和饼干,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要。晚上上级要我连一个排去守公路大桥,掩护车队通过,连里命我们三排去,在工兵参谋带领下顺公路摸到了桥边,参谋指挥一个班在桥的下面埋伏,一个班在桥的左侧一个班在右侧,我们隐蔽在芭蕉树下,不敢睡觉,但人很疲劳,等了几个小时,我们的车队终于来了,几十辆汽车拉着火箭炮和榴弹炮从桥上安全通过,这天晚上越军没有敢来破坏大桥,要是来的话肯定有来无回。23日我们休息了一天,兄弟部队和汽车还在源源不断的向高平方向进发,远处传来轰隆轰隆的炮声,听首长说,前面的兄弟部队已逼近高平城下,把高平包围起来了,当时我们听了心里感到好高兴啊。



傍晚部队又向高平方向开进,我们排做后卫,行军15公里左右,在半夜时分到达了刚果,在公路边一个小山头上休息待命。24号中午掩体挖好,饭还没有来得吃,上级命我们沿公路前进。炎炎烈日之下,我们走得精疲力尽气喘虚虚,公路上有几辆被越南特工击毁的坦克散乱在公路上,几具坦克兵的尸体(全部烧黑了)躺在公路上,真是惨不忍睹,前面不远的山脚下有好几具腐烂的越军尸首,我们经过时一群大头苍蝇哄地而散,空气中不时传来顿顿尸体的腐烂汽味。我敢快带上防毒面具加紧往前跑。公路上铁马奔腾人来人往,坦克,装甲车

和炮车和各参战部队及持前民工沿公路往高平方向涌去。天汽热得真让人受不住,我们往前敢了10几公里路,前面的坦克汽车都被上了伪装,有的停在公路边,有的停在山脚下,人们纷纷躲藏在坦克和汽车底下休息,这里离高平有10几公里,听说北京部队调来一个新式装备的装甲火箭炮营已到前面去了,我们沿着公路一路小跑穿过坦克和汽车拼命向前开进,在离高平还有5-6公里的教维停下来了,再往前面走就是激战区,124师的主力正与高平守敌对峙着。



我们在公路边休息,吃了一点压缩饼干。公路下边的稻田中停放着几十辆装甲火箭炮车,19管炮口成几十度的斜角朝着高平的方向严阵以待,炮兵大哥在紧张的忙忙碌碌,炎炎烈日之下一个个汗流浃背。在不远的山沟里躺有几十具越军的死尸,他们的胸前和头上均被子弹打成大窟窿,乌黑的血渍染红了周围的草地,被囊里煮熟的米饭散落一地。微风轻轻的吹拂,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腐尸味迎面飘来。傍晚我们爬上了公路右侧的高山,在杂草丛林中休憩,夜深人静了北越的夜晚寒气逼人,我们穿着单薄的军装(绒衣绒裤在第一天全部扔掉了),冷得浑身打哆嗦,寒风吹得山上的树叶哗哗的响,山谷中不时传来枪声,山下几个村庄在熊熊燃烧着大火,火光映红了整个夜空,公路上不时传来牛犊的凄凉叫声和牛脖颈上的玲声。在寒夜中终于挨过了一晚,清晨大雾蒙蒙,我们持枪而立,向四周群山极目远眺,从遂渐消散的弥雾中看到了高平城的轮廓。


高平城不是很大,有几幢欧式高低不等的楼群坐落在山谷之中,四号公路从高平外围穿过通往茶灵的方向,高平有一坐铁架木板大桥。中午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我连到高平河下游守护桥梁,走了几公里崎岖的山路就到了高平河边。高平河又叫平江水深流急,波涛汹涌,在江边说话相互间都听不清楚。我军为了左右迂回,从左右二侧和正面包围高平之敌,命我师378团从右翼抢度平江,由于部队长途疲劳奔跑,江对面山上又有越军的阻击,部队在抢度平江时伤亡很大,有的连队只10几人度过了江。我们赶到时工兵以架好了第一坐木桥,正在架第二坐木桥,连队过桥后,在江边的山上挖掩体,任务是掩护兄弟部队过江。下午为了消灭附近的残敌,工兵大哥带领我排到公路边一坐大村庄进行搜索,工兵大哥说:这几天越军特工晚上都来破坏桥梁,就是利用前面的村子来作掩护的。我们端着枪走进村子,村里早以有兄弟部队和不少的民工,村子里一片狼藉,路上扔下了好多东西,

有几处竹楼在燃烧,附近不时有枪响,顺着枪声跑过去,一头水牛倒在血泊中,人们纷纷涌上去割点牛肉。我们每走到房门口都会用越语向屋内叫喊:诺松空叶(缴枪不杀),宗堆宽洪毒兵(我们宽待俘虏),其实村里的人大部分跑光了,只有一些跑不动的老人,老人们吓得浑身哆嗦,一个70岁左右的老头哆哆嗦嗦拿出一张越南的报纸,口里叽叽喳喳念个不停,翻译又不在,谁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只见报纸空白处用中文写到,后面的部队不要伤害老人(大意是这样),几个调皮的兵用枪在他们面前比划着,吓得老人们连连双手向我们作益。我和几个走进了另一个工厂,只见工厂有很多产品和几台中华人民共和国造的机器,我们看后非常气愤,恨不得把整个村子全部烧掉。枪声不断的从外面传来,我捡到一台中国造红灯收音机。


我们几个兵围拢在收音机傍打开收音机,试调了一下,收音机传出了越南领导人黎笋告全体越南人民书,号召全国人民拿起武器,抵抗中国武装侵略......我们正听得入神时,厂房外传来一顿啪啪的响声。吓得我们立刻卧倒不敢乱动,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原来一个屌兵在房间里捡到一封爆竹,就在房门口点燃了,爆竹的响声和远处的枪声吓得我们够呛,一个当官模样的人狠狠屌了这个兵,唉,也不知道这个兵是那个部队的。傍晚接到命令,说是要配合124师攻打高平城,7点钟我炮兵部队要对高平实施炮火轰击,我连在江边山脚下休息待命,谁知过了几个小时,进攻的炮火一直没有打响,大家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这样我们在等待中睡熟了。半夜,江边的爆炸声和激烈的枪炮声惊醒了我们,炮弹和子弹从我们的头顶飞过,高平城内是一片火海。天亮了,一是听说124师攻下了高平城,二是听说晚上越军想破坏木桥,摸来的时候拌响了我们埋下的手榴弹,我一阵火力,打死了他们几个特工。吃过早饭,部队向右进发开始搜山,连搜索了几个大山头,累得人人喘不过气来,发现了几个小山洞,我们在洞外乱叫一阵:宗堆宽洪毒兵,诺松空叶,洞内没有任何动静,谁也不敢进入洞内搜寻,只好向洞内打几枪,扔了几颗手榴弹,估记洞内没有人,因为这一带山上都是我参战部队啊。



连搜了几个大山头,累得人都喘不过汽来,中午在一个大山上挖掩体,准备做饭,连队特意杀了一头牛,分给了各班,饭还没有做熟,牛肉来不及吃,一声突然的紧急急合号划破了长空,在整个山谷中回荡着,我们搞不清是什么回事,立即放下饭碗,背好装具整装

待发。此时肚子饿得很,加上天汽又很炎热,便加感觉难以忍受,部队在杨付团长的带领下,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进。枪声和隆隆的炮声不断的从山的前方传来,看来前面战斗很激烈,我们走过了一道道的山梁,穿过了一道道的山谷,不知走了多少山路,反正一个下午没有休息,到傍晚,部队来到了公路右侧的个山脚下,一眼望去,前面是一坐很高的山,越军在拼命的炮击这坐山头,整个山上硝烟四起,火光冲天,我们连跑带爬上这坐山后,帽着敌人的炮火挖掩体,炮弹就在身边爆炸,我们隋时有被炸死的可能,炮弹嗖嗖的响声就在耳边穿过。掩体还没有挖好,上级又命我连去增援7连攻打673高地,晚8点钟以前要赶到那里,听说7连25日沿着公路向前搜索时,遇到越军火力的阻击,战斗从11点钟开始,一直到下午,战斗进行的很激烈,越军据高临下的有利地形,以猛烈的火客压制着7连。7连伤亡很大,打了一个下午,也没有拿下673高地。



这时,风很大,吹得树木草丛发出呼呼的响声,在夜空中不断回响,我们只穿了二件单薄的衣服,微风一吹,冷得浑身发料,而且中午晚上又没有吃饭,人又饿又冷又疲惫,我们只好钻进那厚厚的草丛之中,用草来挡风取暖,在阵地上等了几个小时,不见一排有什么动静,上级指示一定要在天亮以前攻下673高地,连长这时很着急,又不了解一排的情况,又重新研究派付连长带着二排摸上去,几个小时过去了,二排上去也不见动静,天又很快亮了,连长下决心让三排也要在天亮之前拿下高地,于是连长带着三排,摸了上去,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微风在轻轻的吹着,大家一路纵队猫着腰沿着通向主峰的崎岖山路悄悄的前进,路上我们踩到几个死人的尸体,这一定是7连的战友,在白天战斗中牺牲的。部队经过几十分钟的前进,来到了673高地脚??高又陡,山上的树木都被越军砍光了,乘余的是树桩,它三面陡峭,一面与其它山峰相接,形成了一道山梁,我们就是沿着山梁爬上了673高地的半山腰,我肩上抗着班用机枪,很艰难的往上爬,不知摔了多少次,于是我们就利用树桩,踩着树桩往上爬,由于地形不好,在往上爬的过程中,不少人摔跤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我们的行动被主峰上的越军发现了,他们以猛烈的火力向山下打来,子弹在夜色中发出一道道的闪光,嗖嗖从我们的头上飞过,这时有一些人中弹倒下,受伤的人躺在山腰中发出了痛苦的喊叫声。我们紧紧爬在地上一步一步往上摞动,二排这时也出现在半山腰中往主峰运动

,越军扔下了手榴弹正好在二排的队形中爆炸,顿时就有一些人受伤和牺牲了。



山腰间有一幢毛草房,配备我连的喷火兵以为越军躲在草房里,于是喷着了草房,火炎熊熊燃烧,映红了整个夜空,越军正好利用火光,用高机枪,重机枪,冲锋枪象疾风一般的扫射过来,把二排压得抬不起头来,二排伤亡过半。就在同时,班长带着我们从右侧迂回上去,很快超越二排的战斗队形,向主峰前进,敌我又方的枪炮声响成一片,离山顶大约还有30米时,我们突然有人在痛苦的呻吟,爬过去一看,是一排的一个机枪手负伤了,躺在一块石头下面,班长叫我留下来给他包扎,我拿出他身上人急救包,在夜幕中摸着撕开帮伤员包扎,由于天黑,看不清伤口部位在那里?用手去摸觉得头上都是湿淋淋的血,我一面帮他止血,一面叫人拿手电来,二机连的卫生员赶上来了,他用手电一照,发现伤口在头部,头部的一侧被高机枪子弹察去了一大快皮肉,鲜血淋漓的叫人害怕,鲜血染红了他整个面部,我的双手和衣服上都粘着很多的血痕,卫生员给他包扎好了,叫担架队抬了下去。当我们处理好伤员时,天色蒙蒙的发亮了,枪炮声也渐渐停下来,偶尔远处传来一些枪声,主峰被我们拿下了,这时的时间是公元1979年2月26日早晨5点30分钟,当我和卫生员爬上山顶时,我们的战友正在打扫战场,清理战利品,山顶是一个大圆形的阵地,有好多发射装置,战壕里是越军扔下的子弹和其它一些装配,越军的死尸确没有看到一具,听说越军在打仗时,处理死者是比较快的,也许被我军打死了的死者都被掩埋好了。我站在山顶上向四周了望,在我们爬上来的山路上,一具具死尸横七竖八的躺在山间小道上,真是惨不忍睹啊,他们是那样的年青,是那样的朝气,18-19的年纪是花一样的年龄,他们确永远停留在通向这山顶的崎岖山路上。



我望着这些血淋淋残缺不全的死难者,一个个被民工用担架抬下山去,心情久久不平静,战争的血腥和残酷就象一幅永恒的油画雕刻在我的脑海里永存,也许几个小时之后,我也会和他们一样,静静躺在异国它乡。我问连长,我们排往什么地方去了?他告诉我,他们正在沿着山顶的战壕向山下的左翼阵地搜索,听连长说,我们的左前方有越军的榴弹炮阵地,但用肉眼是看不清楚的,这是我看到我们排以经进展到左翼高地上去了,我也就顺着交通壕往山下走,在路上碰到配到我连的二机连付连长和卫生员,还有一个弹药手,我们四个人下山后沿着小路

向左翼高地运动,在高地上有几条横纵交错的战壕,工事里越军到处扔下了大米武器装配等,我们不管它,只有往前走,这时越军从远处的群山中发现了我们占领了左翼高地,越军开始炮击,几发炮弹落在阵地上,顿时硝烟弥漫,火光冲天,三排被炮火压得只有离开高地,我们还没有赶到排里,敌人炮击时我们四个人隐蔽在战壕里,过了不久,我们发现三排都在往后退,我们四个人赶上去,碰到付班长张统科,他说班长还没有退下来,不知躲藏在那里,我就主动要求找班长,付班长同意了,我拿着步枪,就向高地跑去,这时敌人的停止了炮击,阵地上显得非常的寂静,风在微微的吹拂,树枝草丛嗖嗖发出了怪叫声,我一个人感到非常的害怕,生怕从傍边的草丛中钻出越军来,我鼓足勇气大声喊叫:班长班长,班长从一个工事里钻出来,我问他为什么不后退,他说;没有听见,于是他跟着我在我刚来的小山路上猛跑,一口汽跑到673主峰脚下,那里有一个村庄,大火正在熊熊燃烧,整个村子一片火海,估记是前面的部队人放的火,到了这里,不见部队,我们俩就大声喊叫,听到了对面山上有回声,于是我们穿过燃烧的村落往山上爬去,部队在山上休息,我们终于回来了,一快石头落地了。中午班长叫我和付班长还有另一名战士到山下去做饭,山上没有水,要到公路边小溪里打水,山顶到小溪有几公里的小路,山腰山脚下到处都扎满了部队,我们穿过他们中间来到了公路了上,公路上到处是我军的大炮,坦克和装甲车。



我们三人往部队中间穿过,来到了公路上的小河傍边,公路上停放了很多汽车,我们营的被包也拉到这里来了,我就上前问司机大哥知不知道我连的被包放在那车辆车上,汽车兵说不知道,我们只好随便上了一辆车到人家的被包里翻一翻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结果找到了一个灌头,用刺刀打开一看是猪肉的,我们三人分吃了,吃后肚子感到很不舒服,可能是油份大多的原因,结果拉肚子,方圆几里都驻扎满了部队,找不到拉屎的地方,我们三人只好穿到公路边一幢房子里,屋里到处拉满了屎,一股难闻的臭味迎面补来,我们只好拉在床上用被子包上,赶快跑到外面深深吸了几个汽。一个小时后饭做好了,端上山去,还没有来得及吃饭,部队就集合要出发了,班长为吃不上饭大发火,一脚踢翻了饭盒,把我们三人狠狠骂了一顿。部队沿着我们排搜索过的崎岖山路前进,到了左翼高地,部队准备在这里宿营,我们连挖好防御工事,利用现成的战壕再盖上一些树枝就形成了简单的猫

耳洞,晚上轮到我值班时,人很累,好疲倦一躺下去就蒙蒙地睡熟了。一阵猛烈的炮火和隆隆的爆炸时把我们从梦乡中惊醒,我站起来远视着前方发红的夜空,我们的炮火一排排向越军阵地欣泻。



轰轰隆隆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地动山摇火光冲天,我现在才知道炮火的威力是多么的大啊。清晨吃了几口饭,部队继续向前开进,在一坐山的洞口我们找到了一坐很隐蔽的弹药库,一箱一箱的子弹堆成一堆,我们每人扛一箱子弹顺便带上公路,由于身体很疲惫,没走多远,我就摔倒了,班长看到后,叫别人帮我扛,我一拐一拐的跟着队伍艰难的往前走,不一会儿就走上了公路,在公路边有一个越军俘虏躺在担架上,他也和我们一样是多么的年轻,身穿越军军服,脸上露出了痛苦的样子,看样子是受伤了,且伤得不轻,我们当时恨死了他,大家围上前去,你一脚他一脚的踢了几脚,有的兵恨不得用刺刀捅死他。他是在673战斗中受伤,被兄弟部队搜山时发现的,一个当官模样的人来劝阻我们,大家才停下手。弹药放在公路边,部队继续沿公路前进。


公路上是我浩浩荡荡的参战大军,各种炮车沿沿不断往前开进。前面不继的传来炮声和枪声,民工抬着伤员不时往回走,(我想当年的淮海战役也只不过如此吧),听返回的民工说:前面的部队打得很激烈,我们团一营在弄压山受到越军的顽强阻击,部队打了二天二夜还是打不下弄压山,部队伤亡好大。我们连来到了弄压山脚下的一个村庄里,在这里休息待命,这个村子比较大,有商场,有邮局,我们就进去拿东西,有拿衣服的,有拿鞋子的,我到邮局拿了一些越南的钱,还有好多越南女人的照片,大家一窝哄上前抢相片,我也随便拿了几张,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第一次看到越南的女俘虏,她被反捆坐在汽车车箱里,我们一起围攻上去看热闹,吓得女俘虏不敢抬头。晚上部队翻山越岭对越军形成一个包围,谁知山大陡峭,天又黑部队模错了路,我们只好在山腰就地休息,睡到深夜,天下起了小雨,淋在人身上带来了顿顿寒意,有好多人经不起这突然天汽的变化,都拉起肚子来,我也同样,(后来听说,就在这天晚上兄弟班有一个兵要拉屎,大家要他到远一点的地方拉,等他拉完往班里走时,班有一个兵看到一个黑影就向他开枪,全班一起向他开火,把他当场打死了,可怜这个兵就这样糊涂死了),天快亮了我们又返回村庄原地待命,而翻过一山顶就是弄压山激战区,那边传来激烈的枪炮声。弄压山离高平大约10多公里,是高平

通往茶灵广渊的咽喉要道,地势非常险要,山高路陡,公路盘绕而上,公路两边都是悬崖峭壁,无法迂越的天险,以前英美法的军队被阻击无法通过。

论坛页内广告:文字广告位预定

[1 楼] Posted:2006-03-03 15:20|


敬言坊




级别: 中校
精华: 0
发帖: 2158
威望: 0 点
金钱: 12432 虚幻币
贡献值: 0 分
注册时间:2005-12-20




激战弄压山


28日下午,弄压山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枪炮声震耳欲聋,子弹嗖嗖从我们身边穿过。一营在弄压山激战几天,伤亡很大,而且弹药消耗量很大,上级要我排火速给一营运送弹药,在排长梁树静的带领下,全排迅速地爬上了盘山公路,在公路转弯地地方堆放了好多弹药箱,有一辆汽车冒着敌人的炮火慢慢的往盘山公路上开上来,公路上躺下了几个牺牲的战友,汽车停在弹药箱傍边,负债运弹药的人敢快叫我们搬下弹药立刻送到一营。有的人扛子弹箱,有的人扛炮弹,我扛了一箱铁合子弹箱,大约有30多斤重,队伍迅速拉开距离,弯着腰沿着公路右侧的一条水沟,冒着枪林弹雨向前小跑前进,在蜿蜒的公路右侧377团6连隐蔽在那里,看样子是随时准备投入战斗。我们穿过了他们来到了公路的转弯处,前面是一片开阔地,子弹呯呯的从我们头上飞过,打得公路两边的山崖上火星四射乱石齐飞,嗖嗖的炮弹落在附近的山上和公路上,发出一阵阵轰隆的爆炸声,四周升腾起爆炸的硝烟。据说越军在这里布下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守护着盘山公路两边的山头,利用火力封锁公路,阻击我军向茶灵前进。我们弯着腰路步通过开阔地,全排有二个人在此地阵亡,一个是湖南晨溪的郭正高,他被子弹击中胸脯当场阵亡,别一个是江西高安的吴新元,他是被炮弹击中身亡的。我们终于冲过了封锁线,胜利把弹药送到了一营部。完成任务后,全排迅速返回连队,吃过饭后天慢慢黑下了,我们班在连队的布置下,在公路转弯处的山波上挖好防御阵地,听上面说有越军的坦克会来,要作好打坦克的准备,公路上一辆辆炮车往回退,各部队迅速占据公路二的山顶。可是等了大半夜,也没有越军的坦克开来。


与41军冲突


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夜空中不时传来几声零散的枪声,半夜天下起了大雨,刚挖好的工事进满了雨水,我只好和别一个机枪手披着雨布坐在工事边,就这样艰难的度过一晚上。
3月1日清晨,我

们看到了一路路民工队伍抬着很多伤亡人员艰难的往后走,他们是那样的疲惫那样的艰辛,我永远忘不了那浩浩荡荡的民工队伍。上午,我们沿着昨天激战过的公路慢慢的往前开进,听说昨天晚上8连的同志摸上弄压山,占领了越军几个山头,发现敌人已经跑光了,所以天亮之前弄压山完全控制在我军手中,部队终于又攻克了一道天险。


我们沿着公路走了几公里,一路上看到很多被工兵挖出来的反坦克地雷和炸药,公路上到处都是弹坑。部队来到了一个分叉路口,向前走通向茶灵,向右拐通向广渊,在这分叉路口休息了一段时间,突然天空中轰轰响,我们抬头一看,是一架直升飞机在上空盘飞,部队迅速往公路两边隐蔽防空,当时搞不清楚这架飞机是那里的,后来才听说是越军的直升飞机,是来寻找他们师长的,飞机飞了几圈就走了。防空之后部队一直往前走,向茶灵进军,听说茶灵方向是41军的部队,他们打得不很顺利,一路上遇到越军玩强的抵抗,伤亡很大,进展相当缓慢,本来是在高平会师的,到了弄压山还不见41军过来,上级命我军去增援41军。公路边有几个村庄我们进村后把整个村子全部燃烧,熊熊大火把村落化为了灰烬。这时前面又传来了激烈的枪声,看样子是前面部队受到敌人的阻击,我们连队在一个拐弯处停止前进,团指挥所就在我们连的傍边,前面兄弟分队占领了公路两边的小高地进行反击,前面打过来的火力很猛烈,不向越军的火力。于是团长要号兵,打信号联系,还是联系不上,最后向上级报告,打了一个下午,才知道是124师的部队,他们从侧边穿擦过来和我们激战了一个下午,自己人打自己人还不知道,我们连差一点拉上去打,当年的通信联系是多么的落后呀。天黑下来了,部队在公路边休息准备做饭吃,饭还没有做熟,就听副团长在公路边喊,部队赶快上山,越军的坦克就要开过来了,准备打坦克,部队慌乱的爬上公路两边的山上赶紧挖工事,作好战斗准备,谁知又等了好久不见越军的坦克来,我人们惊慌一场。


占领敌师部

深夜,天空中下起了大雨,大家赶快支起雨布来,雨越下越大把我们淋湿得向落汤鸡一样,我们在风雨交加中冷得浑身发料。下半夜连队发出了集合的信号部队背好装备趁黑夜摸下山来到了公路上,部队在黑夜里冒着大雨,沿着公路前进。公路两边的高山上到处都闪耀着手电光(手电用布蒙隹了前面),在风雨交加的晚上象荧火虫一样一闪一烁,证明这一带被我军占领,并

掩护公路上的部队向前进发。



雨从黑暗的天空中越下越大,风在微微的吹动。雨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经风一吹使人冷得发料,人们又饿又困累得疲惫不堪,边走边睡只要部队停下几分钟,我们便随便躺在路边睡觉。



这时营里命令我连去摸敌师部,我们既爬上公路左边的山路沿着崎岖的山间小路,向敌师部慢慢的摸去。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天又下着雨,路又不好走,地形不熟,部队在前进的过程中不时有人摔跤,队伍停下几分钟就想睡几分钟,此时合一下眼也好啊,有的人边走边睡,直到摔在地上才醒悟,崎岖的山路增加了前进的困难,我们爬过了几个小山坡,通过了一段平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理路,来到了二座大山相连的山脚下,山上就是敌人的师部,付连长带着我排趁着黑夜摸上山去,没有发现敌情。我们很快占领了左测高地,一二排向右侧高地进攻,此时各种火力一起向山顶开火,顿时枪声响成一片二三排不断有人倒下。我排爬上左测高地后,搜索了一下没有发现敌人,就地躺下休息,一下子人们就呼呼地睡着了。天渐渐的亮了,黎明的阳光把我们从睡梦中照醒,此时雨也停了,我站起来走到山顶抬头遥望,天哪,一路上是多么的险恶,公路就象一白色的玉带蜿蜒地在山间绕过,公路两边的山都是悬崖绝壁无路可攀,右测的山就是敌师部所在地,如果越军用火力封锁公路,千军万马都难以通过,现在我们终于占领了这二坐高地,我们的大部队和各种车队就可以平安的向茶灵进攻。天亮后,我们来到了右测阵地上,这里是敌人的师部,山顶上有个环形工事,战壕里有大型的隐蔽部,隐蔽部里到处是越军逃跑时扔下的各种武器装备,大米和馒头。付营长叫喷火兵把隐蔽部燃烧掉,后用炸药把工事炸掉。上级又命我连向弄泻一带进行搜索。


126师付师长阵亡


8号清晨,部队吃过饭后出发了,我们跟在营指挥所后面走,营指挥所的一个兵捡到一架收音机边走边放,收音机里传来了中国人民广播电台正在播放我广西云南边防部队撒军声明和一些战报,大家听后感到无比激动热泪盈眶。这是打仗20多天来第一次听到祖国亲人的声音。



中午,部队到达了班脑地区。我们在崎岖的山间小路上艰难的往前前进,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炎炎烈日之下大家走得疲惫不堪气喘吁吁,二条腿向灌了铅一样的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