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鞋匠进京

鞋匠进京

鞋匠进京

君撑龙胆凤翥妃,

文握惊堂武虎威,

戒规镇坛僧道律,

唤醒压方紧相随。(定场诗)

有人问了:“你这四句诗,是什么意思啊?”“就是讲解这块小木头,您还别看不起这块小木头,在过去普天下一共才六块半,头一块是皇上用叫‘龙胆’,二块是娘娘用叫‘凤翥’,武将有一块叫‘虎威’,文官有一块叫‘惊堂’,出家人有一块叫‘镇坛’,中药铺用的压药方的长条木棍算半块叫‘压方’,人命关天。剩下就是说相声的,用叫‘穷摔’。为什么叫‘穷摔’呢?旧的时候艺人的身份低,一没钱了就靠摔这块小木头,使活养家糊口。解放后艺人地位提高了,这块小木头改名叫醒木,是提醒大家注意,这里我开始说了。单口相声无碍乎就是说段民间故事,历史故事。”(垫话)

今天说的这故事啊,离现在不远,家里有老人的可以回去问问,才三百多年,在清朝初年。一个大举之年,有许多赶考的举子,都要进京赶考。有一个鞋匠心想,这是个好机会,我也得进京去,一来可以多赚点钱,二来还能涨涨见识,于是乎鞋匠就收拾好东西,挑着挑子就走了。(学)

那位说了:“这鞋匠进过京吗?”“这话叫您说着了,还真没进过,不认识道儿啊,鞋匠想找个搭伴儿的,可巧刚走不远,看见两位也挑着挑子,怎么着这两位也去掌鞋去?可是,一听人家说话不像,这二位走在道两旁都是种庄稼的,二位诗兴大发,做上诗了,有一位说了:“春暖花开遍地犁耕者也。”在这拽上文了。这鞋匠一听,这赶考的举人做上诗了,我别言语了,跟在后面走。走着走着,来了一辆大车,拉着一车的芦席,正赶着挂着一阵大风,把这芦席给刮飞了,另一位又做上诗了:“风卷芦席万万篇也。”再往前走着,见两只狗在抢一根骨头,又作上诗了:“二兽争食为何不抬头也?”见什么说什么。等他们走到跟前儿,把两只狗给吓跑了,又作上诗了:“美味不贪为何走也?”等走到城边上,发现有一只老狗在追两只兔子,正好一只兔子往东跑,一只兔子往西跑,这老狗不知道追那只合适了,在那儿直发愣,二位又做上诗了:“老狗追二兔,兔兔不回头,老狗在发愣也。”鞋匠把这几句诗都给记住了。

这时候他们就进城了,正好在城门楼上贴着一张告示,就是说有一个老员外要给自己的三闺女,招个三女婿。这三姑娘那真是文有文彩,相有相貌,可是这告示贴了好几个月没人敢揭,条件太高,起码得是个举人,要么得是个秀才。虽然没人敢揭,但是看热闹的不少,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这时候两个赶考的举子和鞋匠也凑前面去了,鞋匠就问这两位:“二位仁兄,这告示上写的是什么啊?”人家把上面四句诗念给他听:

梧桐门前栽,招引凤凰来。若想成门婿,对答显奇才。

二位转身就走,求名心切。鞋匠就把二位给拦住了:“这告示写的是什么意思啊?”

“告诉你吧,很简单,就是说有一个老员外要给自己的三闺女找一个有学问

女婿。”

“哦,找女婿,您看要什么样的呢?”

“谁都可以。”人家不愿意理他了,心说:“你连上面的告示都不认识,还打听这个干什么啊?”他还不服气:“那您看我行吗?”

“你呀?行,行,只要你把那个告示一揭,这婚事就算齐了!”人家这是跟他开玩笑,鞋匠还真认真了,上去呲啦一下就把这告示揭下来了,这一揭下来可乱了套咯,大家不瞧别人的了,都瞧他的了。

二位就议论上了,“李兄,这位真是一表人才啊!”

“就是,看看人家的书箱子就与众不同嘛!”用手指指那个修鞋的箱子。(学)只听见,叮咚屁啦啪啦,院子里放上鞭炮了。接着就是大门挂彩,二门披红,红毡铺地,鼓乐迎声。(小灌口)就把这鞋匠接进去了。

两个宴工在后面跟着:“先生,请上房坐,哪儿都可以,您这书箱子,我们给扛着吧?”

“不用了,不用。”他怕露馅。这时候给鞋匠请到上房。

老员外请大姑爷和二姑爷来陪席,这大姑爷是举人,二姑爷是秀才。酒席摆了一大桌: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小灌口)

鞋匠就是一个字:吃!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饭菜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就跟倒土箱子里似的,框框的往嘴里面倒。(学)

吃着吃着,这大姑爷就问上了:“先生请问您念过几年书啊?”鞋匠心想,我那儿念过书啊?尽在家里做鞋了。他把道上学的那几句诗给想起来了。您别说,还真给用上了,第一句就给用上了:“春暖花开遍地犁耕者也。”大姑爷和二姑爷一听:“这都哪儿的事儿啊?这到底是念过几年书啊?”人家不敢言语了。“大概是人家学问大,咱们听不懂,就别胡打听了。”大姑爷低头吃上了。二姑爷不服气,心说这就算完了,还得接着问:“贤弟,请问你写过多少篇文章啊?”鞋匠心想,我那儿写过文章啊?净给人家掌鞋了,他把第二句给想起来了:“风卷芦席万万篇也。”大姑爷和二姑爷一听:“哎呀,我的妈耶,咱们俩这么多年写的才不过百篇,人家就是万万篇,比不了比不了这个!”大姑爷和二姑爷不敢言语了,闷头吃上了,鞋匠看两位吃上了,更来劲了,路上学的这两句都有用,趁热打铁吧,他把第三句给用上了:“二兽争食为何不抬头也?”

“怎么着?骂上我们了?”大姑爷和二姑爷心说:“真有你的啊!”撒腿就往外跑,鞋匠一看他们俩跑了,又做上诗了:“美味不贪为何走也?”

大姑爷和二姑爷一跑,老员外就看见了,心说:“这吃着好好的,怎么就跑呢?是饭菜做的不得味?”就在后面追,正好大姑爷往东跑,二姑爷往西跑,这老员外不知道追那个合适了,在那儿直发愣,鞋匠又做上诗了:“老狗追二兔,兔兔不回头,老狗在发愣也!”

“呵!连我一块骂啊?你等着吧!”说着就把东院的一个老学究找来了,这个老学究也是一个老员外,就是学问大点,所以大家都管他叫老学究。

鞋匠一看,这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老学究说:“先生,咱们今天吟诗答对,是用嘴说呢?还是来打哑谜呢?”这个打哑谜就是指学问大的人不用嘴说了,用手在那比划,显得学问大。

鞋匠心想:“这明说可不行了,刚才学的那几句,我都说了。”

“先生,咱们还是打哑谜吧!”

“那也很好,很好!先生,那么是我出题您对呢?还是您出题我对呢?”

“先生出的主意,当然是由先生来出题咯!”

“也好,也好!”

老学究想了一下伸出了一个手指头,鞋匠想了一下伸出了俩个手指头,老学究又想了一下伸出了三个手指头,鞋匠心想:“我不能伸出四个手指头,我伸四个手指头,他伸出五个手指头,我没六只顶着啊!”鞋匠把五个手指头都伸出来了。

老学究又想了摸了摸眼眉,鞋匠顺手摸了摸后脑勺,老学究拍拍肚子,鞋匠甩了甩袖子。老学究看这状况,撒腿就跑。

这时候,老员外在外面看见:“老学究,为何跑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哎呀,此人了不起啊,天下大无比啊,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啊!”

“您说说他怎么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啊?”

“当时,我伸出一个手指头,想给他来个当朝一品;于是乎,他伸出两个手指头,给我来个二仙传刀;我伸出三个手指头,想给他来个三皇治世,他伸出五个手指头,给我来个五帝为君;我摸眼眉是长眉老祖,他摸后脑勺是倒坐观音;我拍拍肚子是大肚子弥陀佛,他甩甩袖子是袖褪乾坤!我呀?我完了我。”

这老员外一看行啊!心想:“此人了不起,天下大无比,我不能让他跑咯,我得让三姑娘和他成亲。”对外面喊上了:“快让三姑娘梳洗打扮拜花堂咯!”(学)这婚事就算成了。

两个人在入洞房的时候,这个三姑娘是含羞带媚的直撒娇:“公子的学问可真不小啊!”(学)

“我有什么学问啊?我什么都不懂。”

“公子真会开玩笑,什么都不懂,打哑谜把老学究都吓跑了?”

“我那和他讲买卖呢!他伸出一个手指头,意思是他坏了一只鞋;我伸俩个手指头是说得两块掌;他伸三个手指是想给我三吊钱;我伸五指是告诉他少五吊钱不行;他摸肚子是想要肚挠皮的;我甩甩袖子是爪子皮你爱要不要!”

三姑娘气的是连哭带跺脚,鞋匠乐了,等跺开绽好给他打掌啊!

(国春晖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