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红楼梦》(71-80回)梗概+赏析+知识点

《红楼梦》(71-80回)梗概+赏析+知识点

《红楼梦》各回梗概+知识点评析(71-80回)

●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梗概】八月初三日贾母八旬之庆,贾母只叫史、薛、琴、林、探去见南安太妃。尤氏肚饿,先到凤姐房中,凤姐不在,未吃饭,平儿给点心未吃,又到园里,看见园正门、角门未关,传管家婆子,两个分菜果的婆子听见是东府里奶奶,便不放在心上,不去传。周瑞家的素日因与这向个人不睦,告诉凤姐,传人捆起两个婆子,交马圈看守。邢夫人当众向凤姐为两个被捆的婆子求情,尤氏说凤姐多事,王夫人责令放了婆子,凤姐灰心落泪。鸳鸯于湖山石后遇见司棋与其姑舅幽会。司棋求其超生,鸳鸯保证不外传。

【评析】评析点1:本回中,庆祝贾母80寿辰时,南安太妃要见大观园的小姐们,贾母只叫把“史、薛、林以及三姑娘”带来见客,为什么单叫这几个姑娘见客?贾母这么做造成的影响:这几个姑娘都是贾母非常宠爱的,且与贾母关系更亲近。只叫探春见客,却没有叫迎春、惜春,引起了邢夫人的不满,引发了她下面对王熙凤的批评,并致使王熙凤抑郁生病。评析点2:在庆祝贾母80寿辰时,晚上尤氏?见园中正门与各处角门仍未关,犹吊着各色彩灯?,便派人传管事婆婆关门灭灯,就是这样的一件小事,却引起了贾府的一场轩然大波,这反映了贾府表面上诗礼传家,繁华和睦,实则主子之间、奴仆之间,嫡庶之间矛盾重重,比如这件事如果没有周瑞家的、费婆子等人的推波助澜,也就不会有邢夫人对王熙凤的不满等。这暗示了这个封建腐朽的大家庭的必然灭亡。

评析点3:“嫌隙人有心生嫌隙,鸳鸯女无意遇鸳鸯”,这里的“鸳鸯女”指贾母身边的丫环鸳鸯,遇到的“鸳鸯”是指迎春的丫环司棋和她的表哥。他们的幽会是因为园门至晚未关,这与上面尤氏见到的情况相互照应。

●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梗概】司棋因姑舅兄弟私逃而病倒,鸳鸯探望问候司棋,发誓不告外人,司棋感谢不尽。鸳鸯顺路探望问候凤姐,无意中说凤姐患的是血山崩。贾琏请求鸳鸯暂把老太太查不出来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林之孝来说雨村降了,贾琏说远着他好。林之孝给贾琏说旺儿的儿子吃酒赌钱无所不为;凤姐已给彩霞母亲说了把彩霞配给旺儿儿子的事,贾琏不同意,凤姐数落贾琏:我们王家的人连我还不中你的意,何况奴才呢?彩霞怕旺儿媳妇倚仗凤姐之势作成婚姻,悄悄去求赵姨娘,赵又去求贾政,贾政说他已瞅准了两个丫头,一给宝玉,一给环儿。

【评析】评析点1:鸳鸯来看王熙凤,平儿说王熙凤?这几日忙乱了几天,又受了些闲气,这两日比先又添了些病,所以支不住?。王熙凤忙乱人原因:因为贾母80寿辰操劳多日;受的闲气是指由于被邢夫人挖苦而受了闲气。贾母的八十大寿,祝寿的礼仪死气沉沉,草草收场。而且就在这一天王熙凤遭到了邢夫人的尖刻的嘲讽,这对王熙凤来说,是一次不可容忍的打击,这进一步暴露了她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激化到剑拔弩张的程度。

评析点2:鸳鸯来看王熙凤,贾琏?忽见鸳鸯坐在炕上,便煞住脚,笑道:‘鸳鸯姐姐,今儿贵步幸临贱地!’?贾琏对鸳鸯如此尊重的原因:1.鸳鸯是贾母贴身丫环,深得贾母喜爱,所以贾琏虽是主子,还是尊重鸳鸯。2.贾琏想通过鸳鸯从贾母处挪二三千两银子使用。

评析点三:贾琏想通过鸳鸯向贾母挪用银子,请王熙凤再和鸳鸯“说一说就成了”,王熙凤向贾琏提的条件是:要贾琏给一二百两银子的利钱。这反映了王熙凤的贪婪、势利。

●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梗概】邢夫人发现傻大姐拾到绣春囊,塞在袖内,那绣春囊十分罕异,邢夫人暗自揣摩此物从何而来,不形于色。邢夫人训斥迎春不管教其奶妈,导致他们赌博被捉,外人共知。邢夫人骂贾琏、凤姐赫赫扬扬,不瞻顾他的妹妹迎春;凤姐要来侍候,邢夫人拒绝了。绣桔批评迎春不问攒珠累丝金凤被奶妈偷去赌博之事。住儿媳妇(迎春奶妈儿媳)求迎春说情被拒绝。探春和平儿责备住儿媳妇。迎春看太上感应篇。

【评析】傻大姐无名姓、无来历、无头脑,?体肥面阔,两只大脚?,在小说中却担任着拾得绣春囊的重要职务。如果没有绣春囊的发现,后来的抄检大观园,司棋、晴雯、芳官等被逐,宝钗搬回自己家去住,众姊妹联诗作乐的消散,王夫人对宝玉和黛玉关系之戒备,以及许多不幸与凋零的事象,都缺少了发展的开端。

●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梗概】王夫人认为绣春囊是凤姐所丢失的,凤姐跪着哭着辩解。王夫人只好说自己气急了,拿话激凤姐建议派周瑞媳妇、旺儿媳妇等以查赌为名,把年纪大的、咬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嫁人,并暗私访相事。王善保家的告晴雯黑状,王夫人唤来晴雯觉其谄媚惑主予以斥责;晴雯知道有人暗算自己。王善保家的建议晚上来个猛不防的抄检大观园。晚饭后,王善保家的便请了凤姐一并入园开始抄检大观园。晴雯愤怒倒箱;探春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耳光;抄检出司棋与其表哥私通的情书;惜春的丫鬟入画也被查出与其兄私相授受。

【评析】评析点1:王夫人故意说香袋是王熙凤所有,王熙凤为自己辩解的理由:1.香袋是外头雇工绣的,其佩饰是市卖货。 2.香袋是见不得人的,不是常带身上的东西。 3.年轻媳妇不止她一个。 4.其他年轻侍妾也常在园子里。 5.园内丫头太多,也可能有。

评析点2:抄检大观园时,探春的反应:探春率众丫头秉烛开门而待,她挺身护着丫头,不许搜她们的东西,并痛斥抄家是“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她不但顶撞凤姐,还打了“乘势作脸”的王善保家的一记耳光。探春如此反应的原因是:为维护自身尊严,也为贾府的未来担忧。

评析点3:抄检大观园时,惜春对待帮哥哥藏东西的入画:1.要立即交给王熙凤处置。 2.王熙凤没带走,她又把入画送给尤氏处置。 3.众人劝她留下入画,但她坚决不要入画。表现出惜春的孤僻、冷漠、不问人情世事。

评析点4:“抄检大观园”风波:丫鬟傻大姐在大观园中拾到一个秀春囊,后秀春囊被送到王夫人手里。王夫人决定抄检大观园。抄到探春时,探春挺身护丫头,怒打王妈妈,还流着泪痛斥“抄家”的行为;抄到晴雯时,晴雯倒箧反抗;抄到司棋,发现潘又安的情书。于是晴雯、司棋都被逐出贾府。

●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梗概】贾母听说甄家被抄而不自在。贾母吃饭,把贾赦送来的两碗菜退了回去。贾母让给凤姐、宝黛、兰小子送汤送菜。尤氏发现赌博的人中,贾珍、邢夫人胞弟邢德全、薛蟠亦在内。邢大舅论钱势,发泄对邢夫人之不满。贾珍于会芳园丛绿堂赏月作乐。三更时墙那边祠堂附近有长叹之声传来,贾珍疑惧。八月十五日。贾母夸贾珍送的月饼好,西瓜不怎样。贾母扶着宝玉进园赏月,众人簇拥贾母上山到凸碧山庄。贾母感叹人少。击鼓传花:贾政说怕老婆的笑话;宝玉作诗受赏;贾赦说父母偏心的笑话。贾赦赞赏贾政,论及后事前程。【评析】评析点1:贾珍是宁国府的当家人,但他不仅伙同儿子淫乱无度,甚至为了自己快活,还教唆儿子出面设局、聚众赌博,把宁国府闹得乌烟瘴气。他不仅带坏了儿子,还带坏了侄子,带坏了亲戚,带坏了别人家的膏粱子弟。中秋之夜,悄然无人的贾府祠堂里忽然传出长叹之声,令人毛骨悚然。显然,那是宁荣二公之灵在深深叹息,为有贾珍这样的不肖子孙而绝望的悲惋。

评析点2:甄家来到京都的原因:一是被抄没家私;二是调取进京治罪。

评析点3:《红楼梦》中秋赏月采用击鼓传花方式游戏的,传到者作诗一首,贾环作了一首诗,贾政看了不悦。贾赦对贾环的诗也有一番评论,大致意思是:1.很有骨气;2.稍读些书,可以做官; 3.不必弄出书呆子; 4.我爱这诗,不失侯门气概。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梗概】宝钗姊妹家去圆月,李纨、凤姐病着,贾母感叹人少冷清.贾赦崴脚,贾母叫邢夫人回去;尤氏因公公孝服未满未回,蓉妻相送邢夫人回家。贾母吃酒闻笛。贾母派去探望贾赦的婆子回来说贾赦的伤不要紧,贾母对贾赦所说父母偏心的笑话耿耿于怀,王夫人予以宽解。笛声又起,比先凄凉,笛音悲怨,贾母随泪。黛玉因贾母叹人少,而对景感怀,湘云劝她,并责怪宝钗自食其言。二人到凹晶馆。黛玉作冷月葬花魂,湘云说该诗虽然新奇,只是太颓丧了些,不该作此过于清奇诡谲之语。妙玉亦说该诗太悲凉了。

【评析】评析点1:《红楼梦》的中秋之夜,作者精心描绘出了荣国府的几幅风俗画图有:击鼓传花、饮酒听笛、月下联句。

评析点2:中秋赏月之时,贾母留下女眷却又感到冷清,原因是:宝钗姊妹二人不在坐;李纨、凤姐二人又生病。

评析点3:“冷月葬花魂”一语在文章中的作用:表现了黛玉孤寂高傲的性格;预示着第97 回焚稿的不幸结局。

●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梗概】王夫人配调经养荣丸需上等人参,宝钗遣人送原枝好参。周瑞家的向王夫人如实汇报搜检之事,王夫人叫周瑞家的逐出司棋。迎春似有不舍之意,宝玉阻拦不住,骂嫁了汉子的女人混帐,比男人更可杀。王夫人亲自清查怡红院及别处,晴雯、四儿、芳官被撵。宝玉见王夫人所揭皆平日之语,倒床痛哭。宝玉稳住众人,去看晴雯。从晴雯家回来,骗袭人说到薛姨妈家去了。睡至五更梦见晴雯死了。贾政称赞宝玉诗做得好。芳、藕、蕊官各自跟随智通、园心出家。

【评析】评析点1:说晴雯“心比天高”的原因:晴雯是《红楼梦》中最可爱、个性最聪明的丫头,她“勇补雀金裘”、“千斤撕扇”和“抄检大观圆”时的倒箱之举,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都可见得她的心性之高;晴雯性格活泼,很讨人喜爱,在她从贾母身边被送到宝玉房里时起,她就像袭人一样把自己当作了宝玉房里的人,俨然以其主人的身份出现,这也可以看作她“心比天高”的一个表现;在晴雯被撵出大观圆之后,宝玉偷偷去看她时,她铰下指甲交于宝玉,并和他换了贴身内衣,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但了虚名,越性如此。这些说明了晴雯做事光明磊落的性格特点。她的性格至死不变,绝不低头,永不甘心——正所谓“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总的说来,“心比天高,身为下贱”的晴雯,不仅引起读者的无限同情,更引起读者对封建社会的强烈愤恨,她的高尚品质和她的反抗精神带给我们的触动是永久的。

评析点2:晴雯之死的原因:晴雯是大观圆里最有反抗性的丫头之一,她蔑视王夫人,嘲弄袭人,痛骂王善保家的,但却最终难逃一个被压迫者的宿命。她的反抗,遭到了残酷报复。王夫人在她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况下,把她从炕上拉下来,硬给撵了出去。在此之前,她身子不好的情况下还曾经被王夫人痛骂过一顿,所以愈感郁闷和愤懑。

晴雯被送出以后,处境更惨。她的表哥表嫂巴不得她早咽气,好得那值数百金的衣服首饰,所以根本不管她的死活。晴雯又受了他俩的歹话,病上加病,连一口茶水也喝不到。晴雯就是在这样极度虚弱和悲愤中死去的!“寿夭多因毁谤生”,晴雯的真正死因就是王夫人的逼迫和侮辱,和她表哥表嫂的冷漠和自私。

评析点3:司棋被撵出大观园时各个人的不同态度:贾迎春是司棋主人,司棋曾跪求与她,然而她耳软心活,不能做主,只是含泪似有不舍,说道“将来终有一散,不如你各人去吧。”宝玉见司棋要走,不觉如丧魂魄一般,连忙拦住问讯,又怕周瑞家的告舌,在他们走远才指着骂他们混帐可杀。

周瑞家的是贾府的家奴,她带司棋离开时,只管催促,毫不留情,稍有怠慢便扬言要打,是个十足的媚上欺下的家伙。

评析点四:宝玉探望晴雯的情节:宝玉趁空,死活央告一个婆婆带路到晴雯家。见到晴雯,宝玉不知怎办,只是含泪拉她。晴雯又惊有喜,又悲又痛,一把抓住宝玉的手,二人都哽咽起来。

晴雯口渴,宝玉拿了个碗,洗了又洗,倒了茶水,尝了一口后递给晴雯,晴雯一口气喝下去了。宝玉看着,直流泪。晴雯哽咽着说:“我就是死也不甘心……”,宝玉又痛又急又害怕。晴雯又狠命地咬下两根指甲,拖下贴身的小袄儿,递给宝玉。宝玉也以袄儿相赠。晴雯哭道:我死了,也不枉担虚名。

评析点五.贾府的奴仆众多,他们的命运都掌握在主子的手里。不论男女奴仆,小有过错,就可以随时拉到角门上打板子,重一些的“撵出去”。把丫鬟“配小厮”或“交官媒发卖”,都算是“家有常刑”。很有地位的丫鬟金钏儿、司棋,一经受到“撵出去”的惩罚,结果就是自杀。

评析点六:王夫人性格复杂,她既有慈善的一面,也有狠毒的一面;既有沉着冷静的时候,也有糊涂急躁甚至竭斯底里的时候;既是富贵双全、威严体面的贵太太,也是内心脆弱、战战兢兢心怕宝贝儿子受到引诱或者伤害的普通母亲。王夫人的多重性格多副面具体现了人性的复杂,而她在驱逐金钏、晴雯、司棋,并给她们造成悲剧的同时,也加速了她儿子、她本人乃至整个贾府的悲剧命运的到来,这正是人生的大悲哀。

●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梗概】王夫人去贾母处省晨,见贾母高兴,趁机回明晴雯之事。贾母说所有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都赶不上晴雯。王夫人说晴雯不大沉重,美妾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才行,故选中袭人。宝玉回来,说这次去会客作诗不但未丢丑,还得了许多东西。宝玉从小丫头口中得知晴雯已死。宝玉见园中去了司棋等五个,又去了宝钗一处……大观园不久要散,悲痛不已,只想与黛玉、袭人可能会同死同归。宝玉作《芙蓉女儿诔》祭睛雯。

【评析】评析点1:晴雯死后,贾宝玉的表现有:打探:问小丫头袭人打发人瞧晴雯了没有,一个丫头哄骗他说,晴雯去做了芙蓉花的花神了,他信以为真。拜灵:宝玉去悲生喜,遂一人前往晴雯灵前一拜,结果扑了个空。祭奠:当晚,宝玉看着池中芙蓉嗟叹一会,然后整顿衣冠,作《芙蓉女儿诔》,泣涕念出,依依不舍。

评析点2:薛宝钗搬出大观圆的原因是:为了避嫌。王熙凤认为,在抄检大观圆时只有薛住的地方没有抄检,因此薛多了心,恐怕我们怀疑她,因此作了回避。为了照顾母亲。薛宝钗声称是因为她的母亲身体不好,仆人也生了病,所以要回去照顾。为了料理家事,因为薛宝钗的哥哥要结婚,许多事情还没准备好。为了大观圆的更好管理。搬出去了,院里少了几个人,可以少操些心。

●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梗概】黛玉称赞宝玉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并讨论对其中诗句的修改。宝玉改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让黛玉听了心生狐疑,但并未外露出来。贾赦把迎春许与孙绍祖,贾政相劝不听,贾母亦不多管。宝玉因世界上又少了五个清净女儿(陪嫁丫头四个)而感慨作诗。香菱告诉宝玉薛蟠要娶夏金桂,宝玉为香菱耽心虑后,香菱反不悦而

别。宝玉因抄检大观园以来种种羞辱惊悲凄之所致,兼以风寒外感成疾,卧床不起。香菱盼金桂过门,夏女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夏金桂见婆婆良善,制服了薛蟠。

【评析】评析点1:贾赦同意将迎春嫁给孙绍祖的原因:两家系世交;孙绍祖在京袭指挥之职,在兵部候缺待提升;孙绍祖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家资饶富。

评析点2:贾政反对这门亲事的原因:孙家并非诗礼名族;两家虽系世交,但孙家之祖当年不过是希慕荣宁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

●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梗概】夏金桂给香菱改名为“秋菱”,并利用丫环宝蟾设计摆布秋菱;夏金桂挑唆薛蟠毒打秋菱。宝钗带秋菱离开,但秋菱已酿成干血之症。秋菱走后,金桂又作践宝蟾。薛蟠悔恨不该娶了这“搅家星”。宝玉奉贾母之命往天齐庙烧香还愿。宝玉把李贵等打发出去只留下茗烟,向王道士打听有无治女人“妒病”的方子,王道士胡诌“疗妒汤”。迎春向王夫人诉说孙始祖的不端行为,王夫人认为这是命运,迎春哭道:我不信我的命就这么不好!从小儿没了娘,幸而在婶子这边过几年心净日子,如今偏又是这么个结果!晚歇旧馆紫菱洲,后惧孙绍祖之恶而被接走。

【评析】香菱生重病的原因:本来人怯弱;寄人篱下,孤苦无依;受薛蟠蹂躏;因夏金桂排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