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历史文献检索及利用

历史文献检索及利用

课程导航

史学文献检索及利用

第一章:绪论

一、文献、历史文献和史学文献

在学习这门课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下这三个概念:

“文献”,这个词的涵义在我国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的变化。在中国古籍中,“文献”二字连成一词是从《论语》开始的。《论语》有二十篇,第三篇是“八佾”。在《论语?八佾》中,孔子说:“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献不足故也。则吾能徵之矣。”对《论语》中出现的“文献”一词,后世解释都差不多,如南宋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云:“文,典籍也;献,贤也。”清人刘宝楠的《论语正义》对朱熹的解释又作了进一步的解释,他说:“文谓典策,献谓秉礼之贤士大夫”。这也就是说,所谓文献应包括历史上的图书、档案和当时耆旧先贤的见闻,言论及事迹等。这是中国古代对“文献”一词的解释。

现代对文献所下的定义是这样的,据1983年公布的《文献著录总则》规定:“文献:记录有知识的一切载体。”所谓“一切载体”就不仅包括图书期刊,档案等纸质印刷品了,而且还应包括有实物形态在内的各种资料。如缩微胶卷、录象带、录音带、计算机磁盘等。外延是相当宽的。

历史文献(史部文献)是文献的一部分。是关于历史方面的文字资料、言论资料、实物资料。我们一般把历史研究中能运用的资料称作“史料”,而史料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1>文字史料,如二十五史、甲骨文等。<2>实物史料,象古迹遗址,古器物等。<3>口传史料,象民间流传的英雄史诗、历史传说等。而我这里所说的“历史文献”则主要是指史料中文字史料的那一部分。这部分是历史材料中最重要的部分。

最后是史学文献。所谓史学文献是指包括历史材料及利用、研究历史材料而产生的历史知识的论著。也就是说史学文献不仅仅只限于历史时期的资料,还应有运用历史科学方法形成的历史学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当代的史学研究成果。

因此史学文献应包括历史材料及历史论著两大部分。这个概念既包括在“文献”概念之内,同时其外延又较“历史文献”概念的外延为大。或者说“历史文献”是包含在“史学文献”之中的。

那么既然我们这门课名叫“史学文献检索”,因此其内容就包括了古今史料及论著的评价及利用,以及检索这些史料及论著的工具书及其使用方法,当然还包括一些现代化的检索途径,如网络检索。

二、史学文献检索的重要性

史学文献检索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历史科学的研究同其他科学研究一样,也是具有明显的继承性。相对后一代人来说,他们研究起点应该是前一代人已经达到的终点。否则他就无法超越前人的成果,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如何知道前人之终点止于何处呢,最重要和最捷便的渠道就是去检索。这是相对前人而言。

2、同代之人继承前人同一事业者非只一人,既如中国史学界,研究中国史者以成于上万计,而研究中国近代史者又为数众多,在研究中国近代史者中,偏重太平天国革命者也当以数百计。因此,同代人之研究也有一个互相借鉴前后承诺的问题,为了避免重复,做无谓之劳动,注意检索,了解动态也是必不可少的。

3、当前,由于各门科学突飞猛进的发展,而记录研究成果的文献的数量和类型也在急剧的增加。例如:目前全世界每年出版的图书多达约80万种,平均不到1分钟就一本新的书面世。期刊有10万多种。每年发表的各类论文在

500~600万篇。历史学研究也是如此,如1999年的《中国历史学年鉴》所附《书目?论文索引》就达218页之多,由于太多,我没有具体计算种数和篇数,但从这218页上看,也可想象之多了,而这只是1998年一年的史学书籍和论文的索引。

面对如此浩繁的资料,人们已不在用“汗牛充栋”来形容其多了,而称之为“资料爆炸”或“知识爆炸”或“文献的海洋”。面对这一汪洋大海,你要想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不能或者不善检索是绝然不行的。所以文献检索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而我们这门课就是教大家如何去检索的。当然,我还有提醒你们的是,仅仅掌握一些检索文献的方法和技巧还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在你的头脑中培养和树立一种检索文献的意识,那么具体到历史系的同学就应该在头脑中培养和强化史学检索意识。

如何培养自己的史学检索意识呢?我感得起码应做到以下几方面:

①对历史学科要有学习乃至研究的兴趣,否则其它就根本谈不上。此点不必多论。

②在合适的时期初步选定自己的研究方向和课题,这样就可以根据需要检索、搜集资料,并不断感到研究的进展,保持旺盛的兴趣。否则什么都收集,什么都不精不深,慢慢就会劳而无功,进而不果而终。

③要经常密切注意学术动态。平时注意积累,隔一段时间要翻看一下史学刊物,特别是动态刊物,掌握最新动态及研究成果。也免于积的过多。翻检费时费力,而使兴趣下降。

④要养成逛书店的习惯,通过逛书店了解史学著作情况,虽不一定都卖,但翻翻看看,也有益于了解动态。特别是关于史学书目,史学索引,史学动态之书,如有财力,最好买一些,个人用起来方便。

⑤上网浏览和检索。

应该说,你们在大学的四年学习生活中所学到的本专业的知识只是极少的一部分,而且其中的某些知识随着更新还会失去价值。因此大学期间重要的一环就是学会自学,学到无师自通的本领。而检索意识及检索利用文献的能力,乃是衡量自学能力的重要标志。

三、我国文献检索课的缘起及现状

我国的文献检索课(包括社科,科技及专科)在1984年以前开设的学校很少,只有哈尔滨工业大学等一些学校。但从1983年开始,全国高校图书馆工作

委员会及其各省市的分支机构已着手开展调研工作。1984年2月,原教育部在总结国内经验,研究国外发展趋势后,颁发了《关于在高等学校开设<文献检索与利用>课的意见》([84]教高一字004号),要求“凡有条件的学校可作为必修课,不具备条件的学校可作为选修课或先开设专题讲座,然后逐步发展、完善。”同年3月,苏州大学率先举办了全国高校首届“社科文献检索师资培训班。”当年就有近半数的高校开设了文检课,达到335所。

1985年,新成立的国家教委也发出了《关于改造和发展文献课教学的几点意见》通知,进一步要求各高校开设此课。到1986年,增至532所。我校是从1987才开设文检课,由图书馆的老师分别开设了“社科文献检索与利用”及“科技文献检索与利用”,作为全院公共选修课。但都是属于综合性的文检课,好处:面广,不足:不深。随着文献检索课的发展,要求开设更有针对性的专科检索课。正是基于此,我开设了这门“史学文献检索”课,希望能给你们学习、研究历史学带来一定的帮助。

第二章文献检索的基本原理

所谓文献检索就是从众多的文献中迅速准确地查寻出所需情报的一种行为、方法与程序。文献检索的目的是获取情报,因此,有些书上也称文献检索为情报检索。那么要想进行有效的文献检索,就需要有先了解文献的类型和级别。

第一节文献的类型和级别

我前面已经讲过,文献是记录知识的载体,这些载体多种多样,如甲骨、青铜器、竹简、纸、胶片、唱片、磁带。这些载体只要记录了人类的知识,不管这些知识是用文字、图形、符号、声频、视频等手段记录的,统统称之为文献。由此也可根据记录知识载体形式的不同把它们加以分类,现在一般分作“印刷型”、“视听型”、“缩微型”及“机读型”四类。

一、印刷型,包括铅印、石印、胶印、油印等各种文献。这是一种以纸为载体存在时间已很长(如以雕板印刷算,至今已千年有余)、且至今仍很普遍的形式,因此又有人称其为“传统型”。在这种传统形式的文献中,又可分为“书籍”、“期刊”、“报纸”三大类。

书籍特点是比较成熟定型、利用率最高的一种印刷型文献。它又可分为“阅读性书籍”(包括教科书、专著、文集等)和参考性书籍(年鉴、手册、辞典、图录等)两种。就书籍所能提供的情报来说,阅读性书籍能提供系统、完整、连续性的知识;而参考性书籍所提供的则是浓缩的、离散性的信息。对书籍的检索与利用,是目前文献检索过程中首先要做的事情。

期刊,又称杂志,是指具有固定名称,有编号或年月标志,每期版式基本相同的连续刊出的文献。如史学界的《历史研究》,《史学月刊》等。从内容上讲,期刊特点是时间性很强,能及时反映某一研究领域的学术发展情况,其传播信息的功能比书籍要迅捷。因此对期刊的检索与利用也是不容忽视的。

报纸是一种出版最迅速的传统型文献。由于报纸所特有时事性、普及性、大众性及学术性(一些专业报纸时常有学术论文发表,如光明日报),再加之其特点发行广泛、传递迅速;所以拥有最广大的读者,其出版量、发行量都是其它各类文献难以相比的。所以对报纸的检索与利用也应充分重视。

二、视听型,又称声像型,这是一种用唱片、录音带、录象带、电影胶片、

幻灯片等记录声音或图象的文献。其特点就是使人们通过闻其声、见其形而获取知识,给人以直观感觉,因此又被称为直感资料。在科学研究、情报传递等方面有独特的作用。

三、缩微型,也叫缩微复制品,这是对各种比原件缩小的复制品的总称。这类资料都是利用现代摄影技术制作而成的。其载体是感光材料,象缩微胶卷、缩微胶片、缩微平片等。它的功能是可以根据不同的缩小倍率将文献缩小几十倍,几百倍甚至成千上万倍。这类文献的优点很多,如体积小,便于收藏;价格比较便宜,便于传递;为珍贵文献提供了安全贮存的形式等。但也有缺点,就是需借助缩微阅读器才能阅读;一般无法同时将多篇文献参照阅读等。

四、机读型,这是现在最流行的一种新的文献类型。其载体为磁带、磁盘、光盘等。机读型文献的优点是:贮存量大,能按设计的任何系统组织输入的文献。查找文献的速度极快,是最有发展前景的一种文献类型。

我们再来讲一下文献的级别。

如果说文献的类型是按文献的载体划分的,那么文献的级别则是按文献内容划分,一般可分为一次文献、二次文献和三次文献,或称为一级,二级,三级文献。

所谓一次文献是指作者以本人的研究成果为基本素材创作,撰写的文献,包括专著、译著、论文、研究报告、会议文献、档案等。一次文献具有创造性的特点,有很高的直接参考和借鉴使用价值。不过由于这类文献在文献整体中数量最大,因此具有贮存分散、不够系统的缺陷。

所谓二次文献是指对一次文献进行加工整理的产物。象文献检索工具――书目、索引、文摘等即属二次文献。此类文献的特点是将分散的、无组织的、形式不一的一次文献予以系统化、条目化,从而成为检索一次文献的工具书。它的重要性在于可通过它控制、检索一次文献和指示一次文献的线索。

所谓三次文献是指在利用二次文献的基础上,选用一次文献内容而编写出的文献,如动态综述、辞典、年鉴、手册、名录等。它具有综合性、浓缩性、参考性的特点。

我们确定一篇文献到底是哪级文献,主要根据文献内容,而不要根据其物质存在形式。比如一部专著,不管它是手稿、铅印或复印的形式,它都是一次文献。

当然,将文献划分为三级,只是一种大致的区划,因为各种文献的界限有时并不是十分严格的。像我国许多古典目录书(即书目)具有文献检索的职能,按理应划归二次文献,但是这些书的作者不象现在的作者只管编目录而不去研究,而他们本人往往是大藏书家和学者。他们在所写的目录书中加进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心得,往往以提要、叙录、解题的形式出现,这些又可视之为一次文献。如纪昀等编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又比如,从总体看《年鉴》属三次文献,但各种年鉴中收入的许多专论、书评等则属一次文献,而年鉴中所列的“论文选目”、“新书要目”则又属二次文献。因此,在检索和利用文献时,即要以三级划分的角度去识别各级文献,但又不可过分拘泥,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全面地利用好各种文献。

从以上内容,大家可以看出,检索工具是属于二次或三次文献,那么它们的类型和职能是如何划分的呢,这是第二节的内容。

第二节检索工具的职能及类型划分

检索工具是指用以累积和查寻文献线索的工具。它是在一次文献的基础上,

按照长远规划或近期需要而编制的二次文献或三次文献。

检索工具的基本职能有两个,一个是存贮文献的职能,就是把有关文献的特征记录下来,并使之成为一条条的文献线索,并加以系统地排列;另一个是检索文献的职能,即要提供一定的检索手段,使人们可以按照一定的检索方法,随时从中找出所需要的文献线索。乍一听,文献的检索职能好像很简单,就是“存”与“取”,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就检索而言,人们查找文献的角度各有不同,检索要求也多种多样。有的为了查书,有的是为了对文献的内容有一个轮廓性的了解。有的是从学科内容出发,要了解某一学科的有关文献;有的是要了解某一作者有哪些论著发表;有的是已知某文献的书名或篇名,要查找有哪些图书馆入藏这种文献;有的是想要了解某个具体的图书馆藏有哪些自己需要的文献;有的则只需要了解最新的文献,以掌握最近的研究进展;有的却要掌握从历史上第一篇有关文献起的所有资料,以了解某一问题的全过程……诸如此类,这些不同的检索要求,不可能由一种或一类检索工具来解决,因此为了适应人们对文献查寻的多种多样的要求,就产生了多种多样的检索工具。

对检索工具类型的划分,现在标准不一,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种划分方法:

1、按照检索工具对信息的处理手段及处理设备来划分,如果按照这种原则可将检索工具主要分成以下二种类型:

<1>手工检索系统,这是指仅用手工方式(即靠眼看手动)来处理和查找文献的一切工具。如图书馆的卡片目录。或常见的书本式检索工具书(《史记人名索引》)。这种检索系统是目前仍然常用的。其缺点是费时费力,漏检的可能性大。

<2>计算机检索系统,它是由电子计算机、软件、数据库、网络终端等设备组成,这是目前正在飞速发展检索系统。这个系统可分为单机检索和联机检索两种方式。

2、按照检索工具的出版方式划分,则又可分为下列五种类型:

<1>期刊式检索工具,一般有统一、固定的名称,以年月、卷期为单位,定期或不定期的连续出版。如《全国报刊索引》,《社科新书目》(旬报)这种期刊式检索工具所收文献以近期为主,可用其进行近期文献检索,或逐期使用进行回溯性检索。

<2>书本式检索工具,也称单卷式检索工具,一般是以一定学科专业为课题,集中收录一定时期内的该专业文献编制而成。像《八十年来史学书目(1900――1980)》、胡厚宣《五十年甲骨学论著目》等。其特点是收录文献范围较集中,专业性强,比较系统,因而很受使用者重视。

<3>附录式检索工具,指不单独出版,只附录于图书、期刊或文章之后。常见的象书后的“引用书目”、“参考文献”等。这类检索工具篇幅不长,但内容具体,时间近,也极有参考价值。如人大复印资料,各类每期前都有“索引”,收录近期发表的,但又不准备收入复印资料的论文题目、作者及出处,这对了解学术动态极有帮助。

<4>卡片式检索工具,最常见的就是图书馆的目录卡、索引卡。近年来人大书报资料中心出版的专题文摘卡片也属此类。研究者自己作的文摘卡也属此类。其特点是组织排列,使用较方便,便于更新。但有排片工作量大,占地多的缺点。

<5>机读式检索工具,就是通过计算机将文献目录信息记录在计算机可以阅读的载体材料上的检索工具。如图书馆的计算机目录库、光盘。

这是按检索工具的出版形式划分的类型。

3、按照编制检索工具时对原文献压缩加工的程度来划分其类型,这种形式其实是最常用的一种划分检索工具的标准,按此标准可将检索工具分作三大类,即书目,索引,文摘。由于这三大类各自又包括不少子目,内容比较多,因此,我将它们列为三节分别讲述。先讲“书目”。

第三节检索工具类型之一――书目

书目也称目录,它是将一批相关的图书进行著录并加以系统编排的一种揭示和报道文献的工具。它们揭示的文献内容包括书名、作者、卷册、版本、价格及文献所属学科源流等。书目是世界上出现最早的一种检索工具类型,我国古代目录学专著多属书目类。我国古代“目录”二字含义是不同的。“目”是指篇目,即一书的篇名或各卷的名称。“录”是指叙录,即关于收录各书的内容、作者事迹、书的评价、校勘经过的文字说明。文献的大量存在是书目产生的前提,而书目的产生则是由于纲纪群籍的社会需要。当然由于文献典型多种多样,因此书目的类型也是多种多样。随着各类书目的不断出现,书目的类型也有一个如何划分的问题。根据检索史学文献的实际需要,再按其收录内容,可将书目划分为以下类型。

一、国家书目

所谓国家书目是对一个国家某一时期出版的全部图书所做的记录,可以反映该国家某一时期文化的发展状况。这类书目国外的,象英国大不列颠图书馆编的《英国国家书目》(周刊),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编《纳本周报》(周刊),法国国家图书馆编的《法国书目》(周刊)等都是。

我国的国家书目又可细分为“历代撰修的国家书目”和“目前编定及在编的国家书目”两大部分。

历代撰修的国家书目历代撰修的国家书目可分为官修和私修两种。官修即由国家(一般由皇帝御敕)出人出资为前代或当代之书编纂目录,最早当推汉代刘向、刘歆父子编的《别录》和《七略》。其他著名的象《崇文总目》、《四库全书总目》等。还有一种是由个人为前代或当代之书编纂的目录。称私修目录。它是作者对所见所闻的一切图书的汇录。私修的国家书目最早的可追溯到南朝刘宋王俭的《七志》和梁代阮孝绪的《七录》,以后历代也常有续作。目前有辑本或今存的国家书目主要有:

宋《崇文总目》,王尧臣撰,有清钱东垣辑本,丛书集成初编本。

明《文渊阁书目》,杨士奇撰,今存,丛书集成初编本。

清《四库全书总目》,纪昀撰,今存,中华书局1981年重印本。

清《天禄琳琅书目》正续编,于敏中等撰,今存。

这里仅就目前经常利用的三种国家书目做一个介绍。

1、《四库全书总目》及相关著作

《四库全书总目》,又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因其每书均有一篇提要,故习惯称之)二百卷,清永?等撰。永?是乾隆皇帝的第六子。他是旨列的《四库全书》的领衔正总裁(正总裁共有十六人),而《总目》是《四库全书》的一部分,故一般署其名,但实际工作主要是由《四库全书》总纂修官纪昀等人完成的。

《总目》收录的书目可分两类:①《全书》已录书3461种,共79309卷;②“存目”书6793种,共93551卷。已录书和存目书加起来有12000多种。这些书籍基本上包括了我国先秦至清初传世的大部分书籍,尤其是先秦至元代的古籍

搜罗较全。全目体例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四部之下又分成44类60多个子目。计经部10类,如易类、小学类(训诂、字书、韵书);史部15类,如地理类(总志、郡县、河渠、边防)、目录类(经籍、金石);子部14类,儒家、法家归入此类自不待言,其它象医家、艺术(书画,琴谱等)、术数(数学、占卜等)也归入此部;集部5类,如楚辞、别集等归入此类。

四部每一部前都有总序,44个类目前有类序,子目后有案语,说明该类目书籍的学术源流,这些内容将其连贯起来,无异于一部中国数千年的书籍和文化简史,由此也体现出《总目》不仅是具有工具书的价值,还是有学术价值。另外,每一部书下还有详尽的提要,对该书作者、版本,全书的主旨及著作源流,篇帙分合,文字的增删及该书的价值等都作一一评价。提要对了解该书情况极有裨益。通过《总目》不仅仅可以检索清乾隆朝以前的文献情况,而且也可以了解学术源流,还可以检索作者的传记资料。

《总目》初稿完成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最终完成于四十八年二月,以后随着《四库全书》不断补充抽换,也有过几次增改。约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才由武英殿刊版印行。解放后,中华书局1965年出影印本,1981年又重印,我们现在一般可见的就是1981年的重印本。书后附有按四角号码编排的书名及著者姓名索引。

《总目》虽是官修书目的佼佼者,余嘉锡先生曾评价道:“自刘向《别录》以来,才有此书。”但由于成于众人之手,其中也有不少缺漏讹误之处,加之其重要,故后人多有研究补缺纠谬之作,从检索角度讲,主要有以下几部著作:《四库未收书目提要》五卷,清阮元撰。本书仿《总目》体制,记载《四库全书总目》,未收遗书共174种,每种亦写有提要。1955年商务印书馆印行。中华书局1965年版及1981年重印本《四库全书总目》后附录。

《清代禁毁书目》(附补遗),及《清代禁书知见录》。《禁毁书目》为清人姚觐元撰,包括“全毁书目”、“抽毁书目”、“禁书总目”和“违碍书目”四部分。《知见录》为近人孙殿起辑,孙殿起据自已所见到的禁书,记其书名、卷数、作者及版本情况;同时将一部分不见于禁书书目而似在禁毁范围之内的古书,作为“外编”汇附于后。这两部书主要记载了乾隆借修《四库全书》摧毁旧籍的情况。当时禁毁包括全毁、抽毁、禁书、违碍四种。1957年,商务印书馆有合订本。书后附有书名及人名索引。

《四库采进书目》,是汇编当时《各省进呈书目》而成,反映出《全书》编纂时主要底本的来源及状况,共收书二万余种,初刊于《涵芬楼秘籍》第十集,1960年商务印书馆重印。书后附有人名及书名索引。

以上是四种补缺之作。再介绍三种纠谬的著作。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今人胡玉缙、王欣夫辑录。编者从诸家藏书志、读书记、笔记、日记、文集中,汇录了前人对《总目》及阮元《未收书目提要》中涉及的2000种古籍的匡谬补缺文字,按《总目》的次序编成。1964年中华书局出版。1998年上海书店有重印本。

《四库提要辨证》二十四卷,余嘉锡著,余先生经多年研究,对《总目》中还500种古籍,从内容、版本及作者生平等都做了科学的考证,是一部有很高学术水平的研究著作,向为学人推重。1958年科学出版社出版。1980年,中华书局重版,此版改正了1958年版的若干错字。

《四库提要订误》,李裕民著,书中订正了《提要》中的274条错误,还纠正了余嘉锡《辩证》中的一些疏误,是研究《提要》较新的一部著作。由书目文

献出版社1990年出版。

另外,由于《总目》卷帙太繁,200卷翻阅不易,纪昀等遵乾隆之旨,在修改《总目》的同时,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六月,另编成《四库全书简明目录》二十卷。

《简明目录》与《总目》之区别主要是两点:<1>删节《四库全书》著录之书的提要。<2>不录存目之书及提要。所以它是《总目》的简编。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由四库全书馆臣赵怀玉录出副本,刊行于杭州。因此,《简明目录》不但先于《总目》完成,也先于《总目》刊印。解放后,1957年由古典文学出版社重印,书后附有书名及著者索引。198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有重印本。

我觉得此书价值不大,其较之《总目》的优点只有一个,就是查此书若其著录了某书,则可以肯定该书在《四库全书》中收录,不存在考虑该书是不是“存目”书的问题。但现在大陆、台湾影印的《四库全书》都有一本索引,检此索引即可知某书在全书之出处,无需再查此简明目录。故如果你要想了解清乾隆以前某书及作者之情况,一定要查《总目》,不要查《简明目录》。因为《总目》中著录书之提要要详细,且有“存目”书提要。这些“存目”书当时编全书时有,到现在有些已不存,故这部分的提要尤有价值。

《简目》价值虽不大,但依此书而修订的另一部书却价值很大,就是清邵懿辰等编著的《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此书专记《简目》所载各书的版本及《四库全书》以后该书的其他版本情况。当你想了解《四库全书》所收之书当时及以后有什么版本的时候,可以查此书;或者想了解某部书有什么续作的时候,也可查此书。此书至今仍为记载古籍版本最广泛的版本书目之一。其书后所附的《善本书跋及其它》,《四库未传本书目》,《东国书目》(日本、朝鲜刻书书目),也有很高的检索价值。此书有1959年中华书局版。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再版,有四角号码书名及著者索引,附有笔画索引。

2、书目答问及书目答问补正

光绪元年(1875年),张之洞撰成《书目答问》五卷,二年刊行,当时风行一时。此书共著录书籍2200种,按经、史、子、集、丛书五大部分著录。每书先列书名,次注作者,再注各种版本、卷数异同,在重要书籍之下加一些简单的按语(如“此书最有用”、“此书最简括”之类)。对于初学者分门别类地录求参考书目的确较为简便。尤其是书中还根据书籍发展情况,增加了“丛书目”,附录中还有一个“别录目”,这些类目都是《四库全书总目》中所没有的。此点是《书目答问》对目录学最主要的一点贡献。现在编纂的国家书目,如《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就是依照《书目答问》,在四部之外加上丛书部。另外此书末还附有“国(清)朝著述诸家姓名略总目”,把清代学者分成经学家、史学家、理学家等分门别类地加以介绍。从中可以窥见清代学术的流别,又可作检索人名之用。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书目答问》著录的书籍断至光绪元年。这以后又不断有新的学术著作问世,古籍也陆续有翻刻、重印之版本出现。于是后人遂对《书目答问》进行增补,现在比较通行的就是近人范希曾所著《书目答问补正》。此书初刊于1931年。书中较《书目答问》增补了一千二百多种古籍,一部分属《书目答问》漏收之版本,大部分则是光绪二年以后问世的学术著作或古籍整理著作,同时纠正了张书的一些错误。其体例是每一书先录《书目答问》内容,

字之下记载《补正》

历史文献检索及利用

故颇不便检索。所以此书作为初窥读书门径之书价值很大,而作为检索工具书则没有我下面要讲的《贩书偶记》正续编方便。

3、《贩书偶记》正、续编

近人孙殿起编撰。孙氏原是琉璃厂通学斋书店的店主,但他精通版本目录之学,非一般书贾所能比。

《贩书偶记》初刊于1936年,主要收录了孙氏经眼的清代著作,兼有少许明代小说及辛亥革命至抗战前(约止于1935年)的有关古代文化古籍著作约11000余种。著录内容包括书名、卷数、作者姓名、籍贯、书籍版本等项目。凡卷数,版本有异同,作者姓名要考订者,间或加上注解。此书体例主要有两个特点:<1>凡见于《四库全书总目》之书,一概不录,如果著录,则必是卷数、版本与四库本不同者;<2>非单刻本不录。所谓单刻本就是一部书单独出版,不是包括在丛书之中的。由于有这样的体例,从而使这部书具有了《四库全书总目》续编的作用,也可视为清代以来的著述总目。尤其书中还收录了不少近代作家的著作稿本或抄本,尤具价值。解放后,《贩书偶记》在1959年由中华书局重印。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增订本,同此书在1980年已出“续编”,故1982年增订本一般就习惯称《贩书偶记》正编。

《贩书偶记》续编,是雷梦水(孙殿起的外甥)根据孙殿起后来又积累的资料,仿《贩书偶记》体例汇编而成,续编收录清代著作6000种。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贩书偶记》正、续编都有书名及著者姓名的四角号码综合索引和笔画、笔顺检字,极便检索。但大家要注意,1935年以后之古籍不要去查此书。

有关“历代撰修的国家书目”就介绍这三种。

目前已编定及在编的国家书目关于这类国家书目又可分为两种:一种称回溯性国家书目,它是反映我国一定时期出版的所有图书状况。另一种称为现行国家书目,它是揭示与报道我国近期出版的图书情况。

有关回溯性国家书目,这里我只介绍两部:一部是《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全书著录全国782家收藏单位珍藏的古籍善本约六万余种,收书十三万部,分经、史、子,集、丛书五部。它是我国现存古籍善本的总结性书目,具有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为过去任何一部古籍善本书目所不能比拟的。其中史部著作尤应受到我们的重视。

此书现已由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996年陆续出版,分线装,平装两种版本。每一书著录书名、卷数、作者、版本,并列出收藏单位。

另一部是《民国时期总书目》(1911――1949),收录从1911年到1949

年9月止我国出版的中文图书。此书采取有书即录的原则,以国图、上图及重庆图书馆收藏的中文图书为基础,并补充其它一些图书馆的藏书。《总目》除线装书、我国少数民族文字图书、外国驻华使馆等机构印行的图书不录外(线装拟另编新目),其它象铅印、石印、影印及有价值的油印本、抽印本均收录,约收集10万余种。按学科分为哲学、宗教、社会、政治、法律、军事、经济、文化教育、语言文字、文学、艺术、史地、理、医、农、工、总类等类。其作用基本可与上述的《书目答问补正》及《贩书偶记》正续编相衔接参证,尤其是1935――1949.9这一时期的图书。该《总目》已由书目文献出版社1986―1996年出版,全书共二千万字,分17卷21册。各学科分册后都附有拼音字母为序的书名索引以及笔画检索表。其中“历史?传记?考古?地理”上下两册,共收录1911年1月至1949年9月国内正式出版的历史、传记、考古、地理类中文图书11029种,

其中外国历史457种、外国地理539种、外国传记648种、中国历史3503种、中国地理1912种、中国传记2513种、考古300种。

我国现行的国家书目以往多指《全国新书目》和《全国总书目》,它们都是由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版本图书馆编辑的。

《全国新书目》,1950年创刊,1967至1971年停刊,1972年复刊至今,现为月刊。此书目根据全国出版单位送来的样本编辑,报道各正式出版单位每月公开出版的各种文字的初版和重版图书,并且对著录的书一般都写有内容提要。

《全国总书目》,实际就是《全国新书目》的年度累积本,由中华书局出版。解放后的《总书目》从1949至1954年是合订成一本,从1955年到1965年每年出版一本,1966至1969年停编,1950年恢复,仍每年一本。复刊后并补出过停编期间的多年合订本。

这两种书目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现行国家书目的作用,但它们毕竟不是正式的中国国家书目。因为国家书目的编辑一般应由国家图书馆担任。因此,现在这项工作已由国家图书馆接管。1987年起北京图书馆试编《中国国家书目》,并出版了《中国国家书目》(1985年)试刊本二册,正文一册,索引一册。

国家书目采取“领土―语言”原则,要求收录该国领土范围内出版的所有出版物,以及世界上用该国主要语言出版的出版物。因此,它的报道范围要远远大于现在的《全国总书目》。从1985年度开始,《中国国家书目》的收录范围是汉语普通图书、连续出版物、地图、乐谱、博士论文、技术标准、非书资料、少数民族文字图书、盲文读物,以及中国出版的外文图书。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尚未能达到这一收录标准。

《中国国家书目》目前有印刷本和光盘版两种类型。印刷本按年度出版(从1985年度开始),包括正文和索引两部分。正文按《中国图书馆图书分类法》分类编排,同类出版物按题名汉语拼音顺序编排。索引包括题名索引和著者索引,均按汉语拼音顺序编排。光盘版目前已经有《中国国家书目光盘》(1988-1997)、《中国国家书目光盘》(1975-1987)等。光盘版提供多个检索点和多种检索方式。主要的检索点有题名、作者、主题、关键词、分类号、出版社、题名与作者名汉语拼音等,可通过精确检索、模糊检索、单项检索、组配检索等进行。

二、史志书目

史志书目是指纪传传体或其他体裁史书中,专记图书典籍的“志”。有叫艺文志的,也有叫经籍志的。史志书目主要用于检索古籍的存佚及流传情况的。按史书的体例,史志书目可分成三种类型:

(一)断代史史志书目(也可称正史史志书目)

《汉书?艺文志》是断代史史志书目的第一部。你们可能都知道,班固在撰写《汉书》时,是根据西汉刘歆《七略》的分类方法及所收书目又进行了一些补充,编成《艺文志》收入《汉书》,从而开创了正史艺文志的先例。

汉代以后,西晋末年袁山松编过《后汉书?艺文志》,可惜早已亡佚。再后,唐代魏征等人编《隋书?经籍志》,五代后晋刘?撰《唐书?经籍志》(俗称旧唐志),宋代欧阳修撰《唐书?艺文志》(俗称新唐志),元朝脱脱撰《宋史?艺文志》,清王鸿绪汇辑有《明史?艺文志》,民国间清朝遗臣赵尔巽等撰有《清史稿?艺文志》。在二十五史中共有七部断代史史志书目。在这七部书目中,《明史?艺文志》和《清史稿?艺文志》分别记载的是明、清两朝人的著作情况,其余五部则都是记载相应朝代图书的收藏情况的。

(二)补断代史史志书目

我上面讲了二十五史中有史志书目的只有七史,其它朝代的或原缺,或早已亡佚,故后人遂有补断代史史志书目之举,尤以清学者为盛。由于补志风盛行,所以往往出现一朝艺文志的补撰、补注有几家之多的情况。这里的补撰和补注是有所不同的。

所谓补撰(补编),就是某部正史原本无艺文志而为之补作,著名的如:清姚振宗的《后汉书艺文志》及《三国艺文志》;清文廷式的《补晋书艺文志》;近人徐崇的《补南北史艺文志》,清顾?三的《补五代史艺文志》,清王仁俊的《西夏艺文志》,清黄虞稷、卢文?的《补辽金元艺文志》等。

所谓补注就是某部正史原有艺文志或经籍志,后人针对其错漏之处而作的补注。如宋代王应麟的《汉书艺文志考证》,清姚振宗的《汉书艺文志拾补》,清张鹏一的《隋书经籍志补》,清黄虞稷,卢文?的《宋史艺文志补》等。

以上这些补志之作,大多已收入《二十五史补编》之中,可以查找。《二十五史补编》是1936~1937年上海开明书店印行。解放后,中华书局四次重印,最近的一次是1986年重印本,六册,共中收补撰、补注之作32种。缺点就是没编书名、作者索引。

由于对正史艺文志的补撰与补注,使历代正史都有了艺文志,将它的连贯起来就成为一部我国的古籍总目。依靠这些目录,不仅可查考从古至清的古籍书目及存佚情况,而且从中也可研究学术思想及学术源流的发展。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的《艺文志二十种综合引得》则可以帮助我们提高查检历代史志书目的效率。断代正史史志书目,历史系的同学应该熟悉。

(三)专史史志书目

所谓专史主要是指一些贯通古今的类书和政书,其中有的是有史志目录的,如南宋王应麟所编的类书《玉海》,就有《艺文》;宋代郑樵编的政书《通志》也有《艺文略》和《图谱略》;宋末元初的马端临编的《文献通考》则有《经籍考》等。其它专史虽没有专列史志目录,但由于这类书的性质,决定它们往往大量引用古籍,因此这些书的引书目录往往也为查寻古籍提供重要线索。比如宋李?等编撰的大型类书《太平御览》,所引用的古书多达2579种,这些书到现在十之七八已失传。因此《太平御览》的引书目录就十分有价值了。而且通过这些书可以辑出那些已失传的书的部分内容,这就是另一门学问――辑佚学了。故这些专史的史志目录及引书目录也是不容忽视的。

检索这些“专史史志书目”,不要先翻检原书,因为这些书一般都部头很大,要先找该书是否有索引。这些书现在一般都有索引,如《十通索引》、《太平御览引得》等。

我国古代的国家书目,无论是官修还是私修的,至今完整保存下来的极少。而史志书目多是以相应时期的国家书目为蓝本而编制的,而且由于正史多被保存下来,因而其价值可想而知。故通过史志书目去了解相应历史时期图书的存亡情况及搜集相关的第一手历史资料,应是历史系学生的基本功。

三、地方书目

以行政区域为范围,分门别类地记载某一地区自然、社会各方面的历史和现实状况的书籍,叫地方志或简称方志。其实它就是对一个地区历史的总结。正史有艺文志,方志沿袭之,大多也有艺文志,专记一地的文献目录。这种反映地方人士著述情况的书目,可大致分成三类:

(一)方志艺文志

方志是我国文化遗产中的宝贵财富,且数量很大。据1985年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载录,国内现存方志8200余种。这些方志中多有艺文志,著录当地人物和与当地有关人物的著作。由于方志多为官修,所以方志艺文志应属于官修目录的一种。它是搜辑、整理地方文献时首先要注意的部分。查检地方志及其藏处,可利用《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收书8200多种,中华书局1985年出版,书后有书名得四角号码索引。

(二)地方人士著作专目

方志虽有艺文志,但它又不仅仅有艺文志,还有形胜、人物、户版等部分,所以说方志不是记载地方文献的专目。而历史上专门有一种只记载某地地方文献的专书,我们称其为地方人士著作专目。这种专目一般都由私人编辑,因此这属于私修目录的一种。历史上较著名的这类专目,如宋高似孙的《剡录》,记录了剡(今浙江嵊县)地有关的图书文献目录。明祁承?《两浙著述考》,明曹学?的《蜀中著作记》(祁书不传,曹书仅有残本),清吴庆坻的《杭州艺文志》,孙诒让的《温州经籍志》等。这种专目的记载往往比方志艺文志记载的更详细,因此当你在方志艺文中查不到的时候,查这种专目也是一条途径。但这种专目比较少,一般在人文繁盛的地区才可能出现。

(三)诗文征

所谓诗文征,就是一种专记地方人士著作中某种体裁著述的专书。记诗称诗征,载文称文征,如清人王豫编有《江苏诗征》,罗汝怀编有《湖南文征》等便是。这种类型编重某一体裁,故搜罗更加完备,而且录有原文,更便利用。所以查找诗文征也是一条检索途径。

地方书目较之国家书目、史志书目有什么不同呢?主要有两点不同:1、在于它们收录的图书往往有公私目录所不载者;2、更重要的是它反映出一地地方学术文化发展的状况,对整理、搜辑地方文献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检索地方书目的综合索引现在还没有,现有的方志索引一般都是人名索引,如高秀芳的《北京天津地方志人物传记索引》北大出版社1987年版。但问题不大,因为地方书目不会太多,只要找到原书翻看即可。查方志原书可利用《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

四、专科和专题书目

所谓专科或专题书目是指收录文献的内容围绕着某门学科或某一专门课题而编写的书目。其范围可以涉及某学科或某学科的一个方面,也可以涉及若干与某一专题有关的有不同学科。另外,有些专科著作(如学术史、专题史)的参考书目也具有专科或专题书目的功能,而且有时从这些专著中查到的文献,比之查书目还要更准确和迅速。因此,我们在检索时一定要灵活掌握。下面我就介绍几部专科、专题书目。

《八十年来史学书目》(1900―1980),中国社科院历史所资料室编,社科出版社1984年版。此书收录1900~1980年中国人著译的史学著作12400余种,分上、下两编。上编包括史学理论和历史研究法、中国史、世界史等项;下编包括经济史、文化史、历史地理、史学史、史料学等项内容。书后附著者索引。但在中国史部分只收中国古代史和近代史,不收现代史、当代史。另外方志书也未收录。这是使用此书前应了解的两个问题。

有关中国现代史的论著,可检索荣天琳等人编的《中国现代史论文著作目录

索引》(1949―1981年一册,北大出版社1986版;1982―1987年一册,北大出版社1990年版)。地方志可检索《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

再介绍一部由个人编辑的专题目录,就是谢国桢先生的《增订晚期史籍考》。此书初版于1932年,叫《晚明史籍考》。1964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增订再版,更名为《增订晚明史籍考》。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再次出版增订本。此书著录史籍千余种,主要是明末清初的野史稗乘,上起明万历年,下迄清康熙平定三藩之乱。以时序为经,以事实内容为纬。各史籍前列有原书序跋、题跋、凡例等,后有编者按语,并注明版本及收藏者。书后附四角号码综合索引。此书向以资料丰富,考证精详著称,所以研究明末清初的历史,这是必需要参考的一部专题目录。

五、藏书目录

所谓藏书目录是指反映历史上或现时某个人、某个单位或几个单位图书的实际收藏情况的目录。可分为下列三种情况:

(一)历代私人藏书目录

在我国,私人藏书兴起于南北朝时期,至隋唐时期有较大发展,到了宋代,由于印刷术的日益发达和私人刻书风气的渐兴,私人藏书家渐多,私家目录遂大盛。明清时期私家目录日臻成熟完善,尤其以清代最为突出。但唐以前的私人藏书目今天已悉数散佚,留存至今的最早的私人藏书目录是宋代的,对查考史籍有重要意义的主要有三部,即晁公武的《郡斋读书志》、陈振孙的《直斋书录解题》和尤袤的《遂初堂书目》。

《郡斋读书志》,有二十卷和四卷两种本子,二十卷本较罕见,四卷本较通行,《四库全书》所收即为四卷本。如想看二十卷本,可用光绪十年长沙思贤精舍刊本,这个本子是经王先谦将二本互校后的刊本,最善。此书以四部分类,各部有总记,每书下有提要,可据以窥见那些已散佚之书的梗概。199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郡斋读书志较证》,由孙猛校证,也是二十卷本,更便参考。

《直斋书录解题》,原为五十六卷,后缺佚,清修四库时从《永乐大典》中辑出,校定为二十二卷,即今传本。此书虽不明标四部之名,但实以四部为先后。各书之下均评述篇帙多寡,作者名氏,品题得失,谓之“解题”。“解题”之名自此而有,并一直为后人所采用。这部书1987年上海古籍出版了徐小蛮的点校本,书后还附有书名、著者索引。

《遂初堂书目》一卷。此书目之特点,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评价是:“一书而兼载数本,以资互考”。也就是说,此书目对所著录之书不仅只记宋代版本,对宋以前之版本也有记载,这是宋代以前的史志书目所没有涉及的内容,故此书现在一般被认为是我国最早著录古籍版本状况的书目。此书最新版本有现代出版社1997年影印本,收入《中国历代书目丛刻》之中。

我国中古及中古以前的官修书目多已散佚,保存的(如《汉志》、《隋志》)等也只著录书名、著者而已,因此上面这三种宋代私人藏书目就成了考证古文献的存佚和辨别其伪的重要的参考依据。

明代私家目录较宋代不仅数量多,而且收录范围也有所扩大。现存明私家目录主要有14~15种,著名者如:

高儒的《百川书志》二十卷。此书亦按四部分类,所收之书都有提要。而且在此书的史部专列有小史、野史、外史三小类,其特点著录了不少小说、杂剧和传奇书目,这反映了金元明时期小说、杂剧的兴盛,是研究金、元、明文学的重

要材料,这些都是以前目录所不及的。此书有1957年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印本。

另外,钱谦益的《绛云楼书目》一卷,收录了一些传入中国的天主教图书目录,对研究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提供了资料。

到了清代,私人藏书风气更盛,而且目录学知识传播益广,日臻精详,故许多藏书家自撰藏书目。他们主要采取两种形式:一种是编制藏书目。另一种是编藏书题跋记。后一种形式不仅包括藏书目录,而且有藏书者对这些书的评论和校勘文字,其价值显比第一种书目要高。清代著名的私人藏书目很多,我只能介绍几种最著名的:

1、《读书敏求记》四卷,清钱曾(字遵王)撰。此书收录书籍634种,均是宋元善本,并对每书的内容及版本情况都详加标明和考证,是一部有很高学术水平的善本目录学专著。同时也开启了后来编纂善本书目之先河。

钱曾还编有《也是园藏书目》(收书3800余种)和《述古堂书目》(收书2200余种),这三部书虽内容有所重复,但各有专工,都极有价值。1958年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将此三目合编成一书,题为《虞山钱遵王藏书目录汇编》(瞿凤起编)书后有书名及著者姓名的四角号码综合索引。另外,1983年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丁瑜校注的《读书敏求记》一册,也可以参考。

2、《爱日精庐藏书志》三十六卷,《续志》四卷,清张金吾撰。所著录之书多为世所鲜传的宋元之本,而且以经、史两部所载最详。对四库以后及未入四库之书也有著录。每部书都著其版式,录其叙跋,略附解题。是一部版本目录学的要籍,向为后人推重。中华书局1990年出版的《清人书目题跋丛刊》之四收录此书。而且张金吾对藏书与读书还有十分独到的见解,他在《爱日精庐藏书志》序中说:“藏书而不知读书,犹弗藏也;读书而不知研精覃思,随性分所近,成专门绝业,犹弗读也。”

另对清末四大私人藏书家瞿镛的《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杨绍和的《楹书隅录》,丁丙的《善本书室藏书志》和陆心源的《?宋楼藏书志》及近现代私人藏书家如缪荃孙的《艺风堂藏书记》,傅增湘的《藏园群书经眼录》及郑振铎的《西谛书目》也都是非常著名的。由于这些私人书目的编撰者多为即富藏书又富学识之人,所以使这些私人书目具有版本、校勘、史料、学术源流等多方面的价值,对学术研究有很大帮助。

(二)当前各图书馆的馆藏目录

在进行文献检索时,不论你查的是书目还是索引,最后往往要归结到查找原书原文这一点上,馆藏目录就是查找原书和获得原文的必备工具。常用的馆藏目录有卡片式、书本式、机读式三种。卡片式象我校图书馆目录厅中的目录。书本式象《首都师范大学藏普通古籍目录》。机读式象图书馆的计算机检索系统。这些目录按排检点的不同,可分为书名目录、著者目录、分类目录、主题目录四种类型。前三种你的经常用,想必已很熟悉,我就不讲了,这些只介绍一下主题目录。

主题目录是按图书中所研究内容的主题词的字顺组织起来的目录。所谓主题就是文献所研究讨论,阐述的具体对象和问题。也就是文献中讲的是关于什么人,什么事或什么现象。比如“郭沫若”可以构成一个人物主题,但由于郭沫若即是诗人,又是史学家、考古学家和社会活动家,因此有关郭沫若这一主题的书,在分类目录中便被分散于文学、史学、政治等类中。而主题目录则可以把从不同学科角度的郭沫若的著作及研究他的文献集中在“郭沫若”这一主题目录中,对全面了解郭沫若的著作及研究文献极为方便。因此主题目录具有直接,专指和灵活

的特点。但主题目录也有其不足之处,主要的不足就是系统性差,同一学科的文献被分散在不同的主题之下,对读者按学科门类进行族性检索颇为不便。象刚才的例子,虽以“郭沫若”这一主题将他的著作及研究他的著作集中起来了,但就历史学科的角度来说,范文澜、翦伯替的史学著作就不能在此集中,查某一学科之文献则需使用分类目录。所以主题目录是不能代替分类目录的。

总之,以上四种目录的职能是互相补充的,每种目录所揭示的同一种文献的书目信息是相同的,不同点主要在于提供了不同的检索途径及功能,每种目录的独特职能正是对其它三种目录的局限性的补充。因此这四种目录的检索方法大家都要熟悉。

(三)反映多馆藏书情况的联合目录

联合目录是在协作的基础上集中统一编成的揭示若干收藏单位全部或部分藏书情况的书目。其基本特征是书目中每个款目均包含有反映收藏情况的注记,如参加单位或收藏单位的名称代号或略称。如我前面提到的《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等。联合目录的作用主要有二:一是找到某文献的藏处;二是可以就近借阅。

以上是作为检索工具类型之一――书目的全部内容。

第四节检索工具类型之二――索引

索引是记录和指引文献事项或单元知识,并按一定系统组织起来的一种检索工具类型。它的异称很多,有的叫“通检”,如顾颉刚的《尚书通检》;有的叫“检目”,如杨树达的《群书检目》;有的叫“韵编”,如清代汪辉祖的《史姓韵编》,这是中国式的叫法;还有两种外文译音叫法,一叫“引得”,是从英文“index”音译而来,如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的《食货志十五种综合引得》等;二是借用了日文汉字“索引”(读さくいん),为现在的通行叫法。

索引在本质上和书目是一样的,它也是用来提示和检索文献的。它和书目的不同在于,书目多是以一个完整的出版单元(一部书或一类书)作为提示和检索对象,而索引则是以一个完整出版单元中的个别事项和内容(即一部书其中的一部分)作为提示和检索对象的。

一、索引的类型

根据索引的用途,一般可将索引分为篇目索引、著者索引、内容索引、专用索引四类。

(一)篇目索引

将书刊中各篇文章的篇名摘录出来,注明各篇文章在相应书刊中的出处页码,并以被摘录的篇目作为排检点的工具书。简言之,即以散见的篇目作为检索对象的,称为篇目索引。细分之又可分为两种:

1.满足特性检索要求的篇目索引

指编纂的目的是为满足检索者进行专指检索要求的。检索者已知某文章之篇名,可从这种索引中查出该文章在某书刊中某卷某页,即查其出处。杨树达编的《群书检目》即属此类。

2.满足族性检索要求的篇目索引

指编纂的目的是为了让检索者从数量众多的文集中发掘出原先自己并不知其篇名的篇目,所查之结果,为有关某问题的不限于某一篇的若干篇目,故谓之能满足族性检索要求。王重民、杨殿?之《清代文集篇目分类索引》、陆峻岭《元

人文集篇目分类索引》、杨殿?《石刻题跋索引》即属此类。

《清代文集篇目分类索引》是王重民、杨殿?等在1931年至1934年编纂的,前北平图书馆1935年出版,中华书局1965年重印。这部索引搜集了清代学者别集428种,总集12种,共计440种。将其中的文集分作学术文、传记文、杂文三大部分著录,部之下分类,类之下再分小类。

整个索引之前有《所收文集目录》、《所收文集提要》、《所收文集著者姓氏索引》。例如,想要查找散见于清人文集中有关目录学的文章,从“史地类”中的“目录类”可以查得252篇文章,这些文章都是原先自己所不知道的篇名、作者并其出处。

《元人文集篇目分类索引》,中华书局1979年版。收集元人文集154种,元末明初文集16种,共170种。按人物传记、史事典制、艺文杂撰三大类著录。索引前有《文集目录》、《文集作者姓氏索引》。检索形式与上书类似。

《石刻题跋索引》,初版于1941年,195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增订本,1990年商务印书馆重印。此索引专收论述历代石刻书籍的文章篇目,共采集这类书籍137种。分成墓碑、墓志、刻经、造像、题名题字、诗词、杂刻七大类。

(二)著者索引

这是反映某一作者曾从事过哪些著述活动的索引,故又称作者索引。著者索引常以某检索工具的一种辅助索引或某书刊辅助成份的面貌出现,如中华书局1965年出版,1981年重印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所附《著者姓名索引》即属此类。当然,也有单独成书的著者索引,如《胡适著译系年目录与分类索引》,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但这种例子较少而已。

(三)内容索引

是将文献中所包含的事物名、人名、地名、学术名称的字、词、句摘录出来,并注明这些字、词、句在原文中出处页码而编成的索引品种。这类索引又可将其细分为语词索引和事项索引两个小类。

1.语词索引

语词索引的英文名字叫“concordance,”因此,有人便给它起了个英语音译的名字,叫“堪靠灯”,这类索引还可再将其区分为“周遍型”和“选择型”两类。

(1)周遍型语词索引

把某种文献中所有的字、词或句子都作为摘索对象的,称为周遍型语词索引,这是语词索引中最细密的一种。细分之又可再分为三种:

A、以单字为立目单元的

即将某文献中的每一个字,即使是双音节单纯词,也把两个字拆开,各自单独立目,以作为摘索对象的。顾颉刚主编的《尚书通检》是这类索引的代表。

《尚书通检》,前哈佛燕京学社的1936年版,书目文献出版社1982年重印。该索引是先将《尚书》本文句读,并依次将每一个字编上顺序号。如《尚书》首篇是《尧典》,故“尧典”的编号为“01”;而《尧典》的第一个字是“尧”,则其编号是“0001”,这样,整个《尚书》中的第一个字“尧”的编号就是“010001”。书后附有笔画、拼音检字表,这样检索者便可从中查出每个单字在原文献中的出现次数和所在篇、句中的位置。

B、以词为立目单元的

这种索引是将某文献中所有的词均作摘索对象,其立目的单位是词,至于单字,成词者方可立目,不成词者则不单独立目,只作为被引见的字头处理。周钟灵编的《韩非子索引》即属此类。

《韩非子索引》,周钟灵等编,中华书局1982年出版。该索引把经过校勘整理的影宋本《韩非子》为底本(全文附于索引之后),把其中所有的词(包括单音节词和多音节词)、词组、短语一一立目,目下列出使用该词、词组或短语的全部句子,按汉语拼音字母顺序排列。检索者可从中查出《韩非子》中含有某词的所有句子以及在《韩非子》中出处页码。

C、以句子为立目单元的

这种索引是将某特定文献中所有的句子都编为索引,通常称为句子索引。叶绍钧编的《十三经索引》即属此类。

《十三经索引》,叶绍钧(圣陶)编,开明书店1938年版,中华书局多次重印,最新版本为1983年修订重印。

这里所指《十三经》即周易、尚书、毛诗、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孟子。该索引按十三经中句子首字各行笔划繁简为序排列,句子下注明出处,标明该句所在的经名、篇名和节次。下为其片段:

文质彬彬,论雍18?二四九七九上

上例中,“文质彬彬”是被摘索的句子,“论”为经名简称,“雍”为篇目简称,“18”为节次,“二四七九”指“文质彬彬”在《十三经注疏》中的页次,“上”为所在该页中的栏次,以上片段遂表示,“文质彬彬”见于《论语?雍也》第18节,或是中华书局1982年影印本的《十三经注疏》2479页上栏。

(2)选择型语词索引

这类索引指的是只将某文献中部分语词作索引对象的,最常见的是关键词索引。所谓关键词索引,就是将文献分析,抽出其中的几个关键词,然后按照各索引款目中作为标目的关键词的字顺加以排列,以编成的一种从关键词入手来检索文献的索引。

前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的《食货志十五种综合引得》即属此类。该索引将《史记?平准书》以及《汉书》、《晋书》、《魏书》、《隋书》、《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宋史》、《辽史》、《金史》、《元史》、《新元史》、《明史》、《清史稿》中的《食货志》中的某些关键词抽出,按笔划编排,下面注出该关键词在索引对象中的出处。下为其片段:

会计

宋179/1a~2b

明82/18a~23b;

清9/19a~25a;

上例中,索引词下的“宋、”“明、”“清、”分别代表正史名《宋史》、《明史》和《清史稿》,斜线前的阿拉伯数字为相应正史的卷次,斜线后的数码为页次,英文字母为该页上、下半面的面次。

2.事项索引

以文献中的人名、地名、书名等专有名词所代表的事项作为摘索对象的,称为事项索引。这些被代表的事项即通常所谓的主题,因此,事项索引就是一种主题索引。在事项索引中,通常又将其再细分为人名索引、地名索引和引文索引等。

(1)人名索引

这是一种用来提示某文献中哪些地方论述到了某一物的索引。人名索引并非指作者索引。作者索引是指哪些文献的著作责任牵涉到了某人;而人名索引是指哪些书中的哪些部分曾论述到了某一人。

涉及史部的人名索引,有的是以某一正史为查索对象,有的是以多种正史为查索对象,有的是以地方志为查索对象,有的则以正史、别史、杂史等各种资料为查索对象,下面分别说明:

A、专史人名索引

限查某一正史中几处论及到了某一人物。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陆续出版了二十四史的各史人名索引,如《史记人名索引》、《汉书人名索引》、《后汉书人名索引》、《三国志人名索引》等等,现以《史记人名索引》为例,说明这类索引的体例特点。

《史记人名索引》,钟华编,中华书局1977年版,该索引根据中华书局1959年点校本《史记》编制,以姓名或常用的称谓作标目,其他称谓如别名、字、号、封号、谥号、绰号等,附注于后。

这种专史人名索引的作用是帮助检索者迅速而全面地查到一部史书中某一人物散见于各处的传记资料,特别是对那些在史书中没有立传的人物来说,查检他们的事迹,这种索引的作用尤为突出。

B、群史人名索引

把多种史书中立有专传和附传的人名按一定的排检法混合编排,详注出处,这就是群史人名索引。张忱石等人编的《二十四史纪传人名索引》即属此类。

《二十四史纪传人名索引》根据中华书局1957~1977年出版的“二十四史”旧中国校本编制,收录的是有纪传、附传或是有完整事迹记载的人名。在各人名之下,依次列出载其事迹的史书名,点校本册次、卷次、页码。如:周勃

史记6/57/2065

汉书7/40/2050

以上表示,周勃的事迹见于点校本《史记》第6册,57卷,2065页码;又见于点校本《汉书》第7册,40卷,2050页。

群史人名索引的功用是,当粗知某一历史人物的活动时代,而又一时难以判定哪部史书载有该人物的传记时,查群史人名索引最有效。比如在上例中,若一时难以判断周勃的事迹究在《史记》还是《汉书》中,查群史人名索引命中率自然要高。这是群史人名索引与专史人名索引的差别点。

C、地方志人索引

我国现存的地方志有8500多种,几乎占了我国现存古籍总数的1/10,这是一项重要的史源。在这项史源中,也不乏人物的传记资料。

在地方志人名索引中,也是有单志人名索引和群志人名索引之分。

由于我国地方志很多,分别为每种方志编制人名索引将会编不胜编,因而我国多是编群志人名索引。可以中华书局196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新版)出版的朱士嘉编《宋元方志传记索引》为代表。

《宋元方志传记索引》系根据33种宋元方志中的人物传记编辑而成,共收录8949人。以姓氏笔划为序,姓名下注明:别姓、别名、字、号、别号、所在方志简称、卷数、页数。例如:查沈括的传记,在七画“沈”字下查得:沈括,存中咸临安66:11下

以上表示,沈括,字存中,传记见于《咸淳临安志》66卷11页下半面。从

书前《引用宋元方志书名简称表》得知:所指《咸淳临安志》100卷,系宋咸淳四年(1268)潜说友纂修,清道光十年(1830)钱塘振绮堂汪氏仿宋刻本。

另外,高秀芳编的《北京天津地方志人物传记索引》,北大出版社1987年版,也属此类。据悉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室和中国地方志学会正在组织编纂一套《中国地方志传记人名索引》,这套规模宏大的群志人名索引编成后,对于发掘数千种方志中的人物传记资料,尤其对查寻许多不入经传的人物的事迹,将起重要作用。

D、传记资料综合索引

传记资料综合索引是一种广泛搜罗正史、别史、杂史、姓氏史、题名碑录、传记集、诗文总集,地方志等多种文献中有关某人事迹的记载,以人名为目,综合编排而成的工具书。由于难以在一部索引中囊括下古往今来如此众多的人物多方面的事迹记载,因而这种索引多是断代为编,索引名称明确标明朝代,如《唐五代人物传记资料综合索引》、《四十七种宋代传记综合引得》、《辽金元传三十种综合引得》、《八十九种明代传记综合引得》、《三十三种清代传记综合引得》等都是。

《唐五代人物传记资料综合索引》,傅璇琮主编,中华书局1982年版。此书共采集83种记载唐五代人物传记史籍的资料,索引主体分姓名索引、字号索引两部分,均按四角号码编排。另附有“笔画与四角号码对照表”。

与《唐五代人物传记资料综合索引》时间上相衔接的,主要有1932年到1949年间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编印的《四十七种宋代传记综合引得》、《辽金元传记三十种综合引得》、《八十九种明代传记综合引得》和《三十三种清代传记综合引得》。1959年中华书局曾将其重印,近年来又重印发行过。这四部索引体例基本一致。

从《唐五代人物传记资料综合索引》到《三十三种清代传记综合引得》,五部索引共收录唐代至清末1300年间的重要历史人物约11万人。但由于后四种引得搜罗面欠广,其后不断增出的下列索引可作补充:

补宋代人物的,有日本东洋文库1968年出版的“宋史提要编纂协力委员会”编的《宋人传记索引》,台湾鼎文书局1977年出版的昌彼德、王德毅合编的《宋人传记资料索引》。

补辽金元人物的,有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1972年出版的日人梅原郁、衣川强合编的《辽金元人传记索引》,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1970年出版的澳大利亚人伊戈尔等编的《金元人文集传记资料索引》,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69年出版的王德毅编的《元人传记资料索引》。

补明代人物的,有香港中文大学的1963年刊出的章群编《古今图书集成中明人传记索引》,台北中央图书馆1965~1966年出版的昌彼德等编《明人传记资料索引》。

补清代人物的,有中华书局1959年出版的陈乃乾编《清代碑传文通检》等等。

被收入上述各种人名索引中的人物,许多人物有别名、字号或异称。编制得法的人名索引,应对异称人名另编参见款目,以使检索者从任何已知的名字都可以入手查找。但有的索引未设或漏设人物异称参见款目,这将给只知某人异称的检索者带来诸多不便。于是就出现了一种辅助使用人名索引的“室名别名索引”。室名别名索引有的是综合性的,如广州岭南大学图书馆1937年出版陈德芸编的《古今人物别名索引》(上海书店、长春古籍书店1982年各有影印本),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