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宪法

宪法

案情:山东青岛三名当年参加高考的考生——这三名考生分别是青岛铁一中高三四班姜妍(理科,高考成绩522分)、青岛一中高三四班栾倩(文科,高考成绩457分)和青岛15中高三九班的张天珠(文科,高考成绩506分),由于未能达到山东省当年的重点大学的分数线,而不能就读重点大学。2001年8月23日,他们分别委托律师,以邮寄方式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诉教育部侵犯了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理由是,由于教育部以制定招生计划的形式,造成了全国不同地域考生之间受教育权的不平等,尤其是北京地区的高考录取线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比山东低100多分。考生的诉讼要求是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确认教育部所作出的“关于2001年全国普通高校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的行政行为违法,并向教育部发司法建议书,以避免今后再发生类似的行为。9月3日,最高法院告知他们: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对国务院各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诉讼的案件,由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也就是说,3位当事人应该到北京市一中院起诉。鉴于以上原因,诉状寄回。9月8日,3位当事人及其家长决定终止这起诉讼。

一、基本权利的构成

(一)关于受教育权

受教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受教育权是中国公民所享有的并由国家保障实现的接受教育的权利,是宪法赋予的一项基本权利,也是公民享受其他文化教育的前提和基础。就是指公民享有从国家接受文化教育的机会和获得受教育的物质帮助的权利。我国现行《宪法》第46、4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进行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国家对于从事教育、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国家对于从事教育、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和其他文化事业的公民的有益于人民的创造性工作,给以奖励和帮助。”受教育权,是指为了保障公民个体的生存与发展,而依法享有的要求国家积极提供平等的受教育条件和机会的社会权利。

受教育权的主体:《世界人权宣言》第二条明确规定了人权的基本原则,即

“人人有资格享受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其后的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又明确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可见,受教育权作为“人之为人应得”的基本人权,其主体是所有人。换言之,受教育权利的享有,无需任何条件,只因为是人,就应当享有。具体到某一国家,受教育权的主体是该国公民。我国宪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教育法》第九条重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可见,受教育权利是我国公民平等享有的法定权利。受教育权主体极其广泛,我们可以按某一标准对其进行不同的分类。例如:从年龄上划分,可以分为儿童、青壮年人、老年人的受教育权;按性别划分,可分为男性公民和女性公民的受教育权利;按身体状况划分,可分为身心健康者和残疾人的受教育权利等等。不管做何种分类,“任何公民都平等地享有受教育的权利”所表征的教育机会均等原则,不仅是国际社会普遍公认的教育理想,也是被国际法准则和各国国内法所确立的基本原则。

(二)关于平等权

平等的思想自资产阶级革命以来深入人心,最初由美国的联邦宪法确立了公民的平等保护原则,随后1789年由法国直线会议通过的《人权宣言》也宣布: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并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平等权是一项原则性的权利,渗透于宪法的整个基本权利体系之中。同时,平等也有着多重的歧义,需要一一加以明确。具体而言,“平等”主要有以下三层含义:首先,平等是机会的平等,而不是结果的平等。也就是说,宪法只保障公民平等地享有权利,而不保障享有权利都会达致同样的结果。其次,平等包括实质上的平等,而不仅仅限于形式上的平等。因为实际中人人生而不平等,每一个人最初的社会起点都是不一样的,而福利国家的基本理念就在于,在最基本的层面上使得人人都享有生存上的保障,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矫正这一起点上的不平等。这也正是包括受教育权在内的社会权利根本上的理论依托。平等权体现在受教育权中就是:平等地享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平等地享有满足特定条件即可享受特定教育的权利。再次,平等权并不排除合理的差别。因为现实中人们客观地存在着许多差别,如果法律上完全无视这些差别而加以机械的均一化,则反而是不合理的和非现实的。我国《宪法》

第3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教育法》第9条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第36条规定:“受教育这在入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前者从宪法的的角度维护者公民的一切权利的平等,后者从部门法的角度将公民的平等受教育权纳入法律保护体系。

宪法规定和保障的平等权一般意义是“形式上的平等”,即通常所说的“机会平等”,要求人们参加自由的竞争,保障人们在各种活动中起点上的平等。但社会的各个公民由于自身所不能改变的客观原因如自然资源、社会资源的先天拥有和分配不均,自然和历史形成的社会和个体差异等等,绝对的实行和保障形式上的平等就可能导致事实上的不平等。现代宪法或多或少的吸收了“实质上平等”的原理,即在起点时给与“弱者”以合理的优待。如在选举法中所规定的在人大选举中,少数民族代表所代表的人口基数可以少于汉族代表所代表的人口基数。体现对少数民族的照顾。又如在男女平等上,由于妇女生理上的特殊原因,在劳动中对妇女的特殊照顾和保护等。实行实质上的平等必须以“合理的差别”为前提,对于何为合理的差别,法律上还未有明确的界分标准,可综合各方面的因素综合考虑加以确认。同时合理的差别还要限定在合理的限度以内,以免造成新的不平等。从本案来看,我国西部地区,特别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由于自然、经济和历史等诸多的原因,教育水平较低,教育资源,特别是师资资源相对于东部贫乏等,致使考生的分数相对较低,与东部考生,如山东等事实上存在着“合理的差别”。在全国统一试卷、统一考试的情况下,适当降低西部考生的分数线,为西部培养更多的人才,是实质平等的体现,但分数的差距应在合理的范围内,应在充分考虑东西部招生考试人数、计划人数和实际分数的基础上确定,否则就是行政自由裁量权的“恣意”行使,必然造成对东部考生的不平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分数线低于山东,明显违反了平等权原则。因为北京、上海的教育水平高于山东。从相关报道来看,北京、上海等地的分数线低于山东的原因一般是:山东考生较多,而高校相对较少,北京、上海考生较少,而高校较多。这不应成为“合理的差别”,恰恰是“不合理的差别”,是对平等权的明显违反。

二、基本权利的限制

本案中,教育部以制定招生计划的形式侵犯了包括原告等不同地域学生的平

等受教育权,且符合对基本权利侵害的认定标准:(1)目的性:教育部对制定招生计划的这一行为主观上具有违反平等原则侵害不同地域学生的平等受教育权的故意,其行为的目的也是为了通过招生计划来实现不同地域学生的不平等就学。(2)直接性:本案中三位原告的成绩在北京能上一所好的大学,在山东他们只能上职专等不如意的学校,教育部制定招生计划与三位同学平等的受教育权受到侵害直接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3)法效性:教育部制定招生计划这一行为属于行政行为,是具有法效性的国家行为。(4)强制性:教育部的行为属于行政行为,在必要地时候是可以强制力保障其该行为的实施的。

三、基本权利限制的违宪阻却事由

(一)法律保留

所谓“法律保留”是指对基本权利的限制只能由立法机关的法律作出。那么,如果国家对基本全权利的限制没有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依据,则当然被认定违宪。《宪法》第33条第2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第4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教育法》第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第三十六条规定:“受教育者在入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学校和有关行政部门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女子在入学、升学、就业、授予学位派出留学等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高等教育法》第9条规定:“公民依法享有受教育的权利。……高等学校必须招收符合国家规定的录取标准的残疾学生入学,不得因其残废而拒绝招收。”以上条款直接或间接地确定了公民享有平等受教育权的规定和精神,而根据地域区别划定分数线的规定与这些规定和精神是相违背的。

(二)比例原则

比例原则,是指行政主体实施行政行为应兼顾行政目标的实现和保护相对人的权益,如果行政目标的实现可能对相对人的权益造成不利影响,则这种不理影响应被限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和限度之内,二者有适当的比例。教育部制定招生计划原意为保障起点上的相对平等的受教育权,但因为分数线的区分划定而进一

步加大了起点上的不公平,在竞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人为地为不同地域的公民划出了不同的起点。当经济发达、教育水平较高的地区分数线偏低,而经济欠发达、教育水平较低的地区分数线较高的时候,这一规定明显违背了比例原则。根据地域区分划定分数线并不属于平等权上所谓合理的差别。合理的差别指的是根据实质上的平等原则,在合理程度上所采取的具有合理依据的差别,主要的几种类型有:根据年龄、生理、民族差异而采取的合理差别;根据经济上能力以及所得差异而采取的税负合理差别;特定职业主体的特别义务和特别权利限制。教育部依据地域而划定分数线,实质的结果是对不同地域的公民给予了不同的待遇,但很难找到这一差别的合理之处,相反,尤其是对于一些国家重点的部属院校而言,国家以全国的税收而对其进行补助、扶持,而全国各地的税负是统一的,教育部进行这种依据地域上的不同而划定不同的分数线怎么能说是合理的呢?如果说合理的差别,也是应该在于对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给予一定的优惠。

总之,我国长期以来存在的高考根据地域区别录取制度有违于我国宪法与法律的规定,有悖于公平、正义的理念,是对公民受教育权和平等权的侵害,应当尽快地予以废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