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最新典范英语-7 Coming Clean-坦白翻译

最新典范英语-7 Coming Clean-坦白翻译

典范英语7 坦白Coming Clean 完美翻译松垮的旧裤子

戴瑞克和简妮正大厅一边吃果酱馅蛋糕卷儿一边谈论萨奇先生的裤子。萨奇先生是他们的老师,他每天都穿那条同样的裤子来学校。

“它是那么皱皱巴巴又肥肥大大。”简妮说。

“而且又邋遢又厚,”戴瑞克说。

“像一块洗碗布。”

“他还一直穿着。”

“我想他没有别的裤子。”

“松垮的旧裤子,那就是他,”戴瑞克把叉子插进果酱馅蛋糕卷儿时补充说。

“我希望他有一条新的,”简妮说。

就在这时,松垮旧裤子本人进了大厅,简妮嘴巴张得老大,戴瑞克都能看见里面被嚼碎的蛋糕卷。

“怎么了?”他问到。

简妮眨了眨眼指了指。萨奇先生身穿一身崭新的套装站在那里,衣服一尘不染毫无褶皱。大厅里每个人都停下用餐,盯着萨奇先生。

“你们别停下,”萨奇先生说着,脸上泛起一点儿红晕,“继续吃。”

“哇!”戴瑞克说着,把身子从盘子上方靠过来,“他看起来变了个人。”

“显得特别精神,”简妮坚定地说,“而且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简妮班上的同学结对回到大厅上体育。

“我喜欢这身衣服,先生,”简妮排队进入时对萨奇先生说。

“谢谢你简妮,这身衣服是为家长晚会准备的,真的。”

“家长晚会?”

“嗯,我得展示我最好的一面,不是么?”

“但是周一才是呀,先生。”

“我知道,戴瑞克,我正在让自己习惯它。”

当他们说话时,维恩小姐从厨房里出来,抱着一盆蛋黄羹。

她看见萨奇先生光亮崭新的套装震撼地跳了起来。“哦,我的天!”她喊道。

她抓住大厅的一块帘子是自己站稳。那块蛋羹腾空而起,向萨奇先生飞去。

戴瑞克看到它,迈出一步挡在前面。蛋羹颤颤悠悠飞过空中然后糊到戴瑞克的汗衫上。大家鸦雀无声。戴瑞克站在那里,满脸悲哀,目瞪口呆,浑身都是凉透的蛋羹。

“做得好,戴瑞克,”萨奇先生说,“你救了我的新套装。”

戴瑞克强颜欢笑,这时蛋羹正在往他短裤里渗。

课间休息之后,萨奇先生又换上了他的“擦桌布”裤子。

“离它远点儿,”萨奇先生说着把它挂在橱柜的门上,“离它远远的。”

一抹迷人的绿色

最后一节是艺术课。他们要涂有趣的面孔。简妮正在画一个怪兽:一条闪电划过它的脖子,眼睛布满血丝,鼻子里还流出绿色的东西。她对这些绿颜料很满意,但是她调的太多了。于是她问戴瑞克是否需要。

“我一点也不需要,简妮,”他说,“我正在画足球运动员。”

“好呀,他鼻子里可以流出绿色的东西呀,不是么?”

“不,他不可以。”

“你可以用来涂操场,像草一样。”

“我不会让我的运动员在从你的怪兽鼻子里流出的东西上跑的,谢谢,”戴瑞克说。

他用胳膊肘碰了碰简妮的胳膊肘,绿颜料泼了一桌子。

他努力阻止它流到地板上。

然后他把手伸到后面用毛巾擦手,但那不是毛巾。

“喔,”他小声说,“看我做了什么。”

简妮目睹了一切:戴瑞克在萨奇先生的新裤子上擦了手。

“你已经擦了,‘松垮旧裤子’看到会气疯的。”

萨奇先生就在教室另一头,他抬头对他们笑了笑。

“你们俩画好了?”萨奇先生问。

“是的,谢谢,先生。”简妮欢快地回答。

她不敢告诉他实话。

她抓了一些纸开始擦那些绿斑。

“你这傻瓜,”戴瑞克说,“你越帮越忙,它们两倍那么大了。”

真的是那样。简妮看着戴瑞克冥思苦想。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简妮说。

“什么?”

“把它放回衣架,等放学了我们可以洗。”

当萨奇先生走过来看他们的画时,衣服还在橱柜的门上轻轻摇摆。

“哦,”他说,“我喜欢那层绿色,那真是种迷人的颜色。”

到回家的时间了,萨奇先生慢悠悠地磨蹭了好半天,不让他们自己呆着。他们把椅子一把一把地叠起来,像它们原来被叠起的一样。终于,到最后,他离开了教师休息室。

戴瑞克冲向洗手池,打开水龙头。简妮抓住裤子,隔着屋子朝他扔去。他接住,放进了洗手池。然后拿起一个塑料瓶使劲往裤子上喷。

“你在干什么?”简妮喊道。

“洗涤液呀,可以去掉污渍。”

“那不是洗涤液,是胶水。”

正在这时他们听到萨奇先生来到门外。萨奇先生穿着防水衣,夹着裤腿夹进来,看到戴瑞克和简妮肩并肩站在洗手池旁。

“喔,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快完了,先生,”简妮说着勉强笑了笑。

“好吧,对我来说这太整洁了,我现在得赶快回家了。”

他走到挂夹克的橱柜门前。

“不要,”戴瑞克说。

“不要什么?”

“不要拿衣服。”

“为什么?”

“因为…因为…”

“因为你可能把它弄脏,”简妮说,“让它呆在那里不是更安全。对不对,戴瑞克?”

戴瑞克点点头,萨奇先生很困惑,却仍旧把手往夹克那里伸去。

“它可能从你的自行车上掉下来,”简妮补充道,“掉到一堆垃圾或者别的东西上。”

萨奇先生放下他的手。

“嗯,你可能是对的,我不想有任何别的意外。”

当萨奇先生走了之后,他们把裤子放进一个塑料袋里,偷偷拿到了戴瑞克家里。

他们把裤子扔进厨房的水池,浇上热水,撒上洗衣粉。然后涂上肥皂,在用金属硬刷子刷。水里冒出一堆泡泡,和他们的胳膊肘一样高。

“管用吗?”简妮问。

戴瑞克拍开挡在前面的泡泡往池子里看。

“还是绿的,”他抱怨到。

他们又喷上洗涤液,上光剂,地板清洗剂,但是也都不起作用。

“也许我们应该向洗衣机一样把他甩一甩。”戴瑞克说。

于是他们跑到外面,在戴瑞克家花园路上把裤子甩来甩去,但裤子仅仅是沾上了更多尘土。简妮觉得裤子开始缩水了。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简妮说。

“什么办法?”

“我们得把它带到干洗店。”

英雄

第二天是星期天,戴瑞克和简妮坐上进城的头班车。在他俩座位的中间,那条裤子紧紧绞成一团装在一个塑料袋里。简妮几乎不忍心看它。

他们等到干洗店没人才大步走进去。简妮对小姑娘笑了笑,小姑娘也笑了一下以示回应。“裤子,戴瑞克。”简妮说。

“裤子?”

“拿过来。”

“办不到。”

“怎么了?”

“因为你拿着呀。”

“我没有呀,不是你拿着么。”

就在那是他俩呆呆地站在那里互相看着对方。然后戴瑞克眨了眨眼,轻轻说:“简妮,它还在车上。”

三个小时后,他们又累又烦地赶到汽车站。他们来来回回地找,最终他俩坐过的汽车。汽车停在院子的一个角落,还有两条腿从下面伸出来。

“打扰了,”简妮对着两条腿说,“我们在你的车上落了一些东西。”

然后只见两条腿扭动着出来,站起一个人,眨了眨眼,用一块油乎乎的抹布擦了擦手。“什么东西?”他问。

“一条裤子,”戴瑞克回答。

“没有,”那个人说,“我没有在车上看到任何裤子,除了人们穿的那些。”

他摇摇头把油乎乎的抹布扔进一个箱子。当抹布在空中飞过时,从里面展开了一条裤腿,一条带绿斑的裤腿。

“它在那儿。”简妮大喊。

“啧、啧、啧,”那个人说,“我刚才没有注意到。”

戴瑞克用扳手把的头把裤子从箱子里挑出来,举起来仔细看了看。

“哦,天哪,”他说,“它比原来更糟了。”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简妮叹息道。

“什么办法?”

“我们只能坦白承认了。”

星期一戴瑞克和简妮早早来到学校,他们溜进教室,把裤子从袋子里面拿出来。

他们看到了车上的油和花园里的灰尘,还有胶水和绿斑,然后互相看看,叹了一口气。“我们只能这样做了,”简妮说,“我们得说实话了。”

他们把裤子放回衣架,出去找萨奇先生。

他俩在大厅找到了萨奇先生。

“简妮,戴瑞克,”萨奇先生笑着说,“这都是怎么回事?”

“是你的衣服,先生,”简妮勇敢地说,“我们有事要跟您说。”

没等他们开口,维安小姐就闯进大厅一把抓住萨奇先生的手臂。

“薯条!薯条!”她尖叫到。

“不了,谢谢,维安小姐,”萨奇先生说,“早上吃薯条太早了。”

“不,不,萨奇先生,是厨房里的薯条!它们着火了!”

“什么?”

萨奇先生匆忙赶到厨房门前然后推开门,一股浓浓的蓝烟滚滚而来,涌进了大厅。

“好家伙!”萨奇先生说着又退了回来。

“往上面浇些水,先生!”戴瑞克尖声喊到。

“不能那样做,”萨奇先生说,“水会弄糟的,我需要一块布或者别的东西捂住火苗。”

这时他看见简妮手指勾着的衣服架上悬荡着的那套衣服。

“只有一样东西了,萨奇先生,”简妮说着,萨奇先生抓住那套衣服。

当然那套衣服毁了。它变成一团冒着烟、油乎乎、脏兮兮的东西。简妮想告诉萨奇先生关于那些绿斑以及他们怎样努力想把它们清洗掉,但是萨奇先生根本不听。

“没关系,”他一直说,“没一点关系。”

萨奇先生是当时的英雄,因此他自我感觉非常好。校长答应给他一套新衣服,而他也很高兴。

“太好了,”萨奇先生说,“我可以有一套更漂亮更亮白的了。”

“哦,不要那样,”简妮快速说。

“为什么不?”

“嗯~,我们觉得绿色更适合你,不是么,戴瑞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