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捐赠调查报告2

捐赠调查报告2

影响中美高校募捐的社会因素比较

随着高等教育投资体制的改革, 多元化筹资成为我国高校的必然选择。在这过程中, 社会捐赠成为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从总体上来看, 目前我国高校所获得的社会捐赠比较少, 只有少数公办名校能获取较多的捐赠, 并且这些捐赠大多是来自于港台和海外。相比之下, 美国高等教育捐赠发达,捐赠收入已占据美国高校尤其是私立高校经费来源的10% 以上。据美国教育援助委员会统计, 2003财政年度, 美国社会对高等院校的捐赠达到239亿美元。作为一项公益慈善事业,高等教育捐赠的发展水平与整个社会的经济、法律、制度和文化因素密切相关。

一、经济因素

公益事业革命的出现, 其最基本的物质基础是财富的积累。毫无疑问, 美国是当今世界经济最发达的国家, 如果将当前美国与我国的经济水平作比较, 显然没有意义。鉴于我国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尚处于起步阶段, 故截取美国19、20世纪公益慈善事业发展初期的经济情况, 与我国目前的经济水平相比较。

1.美国

美国较大规模的慈善事业的发展始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南北战争之后的几十年间, 工业化和技术的突飞猛进使经济保持持续快速增长。根据粗略统计, 1880年百万富翁不到100名, 1916年已达4万人, 其中少数人财富以亿计(1900年的1美元相当于1990年的15美元)。这些资金不能都用于重新投资扩大再生产, 投资的回报率递减使再投资的意愿也递减。这些聚集于少数私人手中的巨大财富, 成为大规模公益事业的丰厚而持久的物质基础。

2.中国

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 不仅仅表现为经济总量的迅速扩大, 也

表现为人均指标的迅速提升。1989—2001年, 我国国内生产总值, 由16900亿元猛增到95933 亿元, 剔除价格因素, 实际增长了近两倍, 平均每年递增9.3%。2003 年, 国内生产总值已达116694亿元。我国已成为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1989—2001年这13年间, 尽管我国总人口净增1.49亿人, 但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512 元猛增到7543元, 扣除价格因素, 实际增长了1.6倍, 平均每年增长8.2%。

随着经济的发展, 我国居民收入差距也逐渐增大, 由基尼系数可以反映出来。国际上通常用基尼系数来判定收入分配差异程度,衡量贫富差距, 基尼系数0.4为国际标准警戒线。据世界银行发展报告中的中国基尼系数, 2000年已扩大至0.458, 超过了国际警戒线, 这表明我国收入差距已经较大。在著名财经杂志《福布斯》推出的“2003 年中国百名富豪排行榜”中, 第一名拥有价值10.76 亿美元的资产, 即便是最后的第一百名也拥有价值1 亿美元的资产。上榜的100位富人的资产总额为225.12亿美元,平均每人拥有2.25亿美元的资产。根据《新财富》评出的“2003年中国500富人榜”,第500位富人也拥有价值2.4 亿元人民币的个人财富。

3.比较

通常人们认为, 我国公益慈善事业不发达, 是由于我国经济水平不高, 富裕者很少,

民间资本尚不雄厚等经济原因。但以上数据表明, 经过20 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 我国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物质基础, 社会上也已经出现了一个拥有大量财富的富裕阶层。虽然我国的经济发展程度还不能跟目前的美国相比, 与19 世纪中后期至20 世纪初的美国相比,可能也存在着一段差距, 但是如果现在开始发展我国的高等教育捐赠事业, 事实上已经具备

了一定的经济条件。

1.美国

美国联邦政府对慈善捐赠实行减免所得税和遗产税。根据美国税法的规定, 向非营利私立学校捐赠, 个人捐赠依法享有经调整后的毛所得50%的税金扣除额的优惠, 公司法人捐赠享有经调整后所得10%的税金扣除额的优惠。如果当年超过上限而不能扣减的数额, 可结转到今后的5年中予以扣除。政府对捐赠财产免税的法律起着重要的激励作用。从一个长时段看, 税收政策的调整与慈善捐献的消长有着密切关系。20世纪最后20年美国经济持续繁荣, 也造就了更多的亿万富翁, 但是对公益事业的捐赠却没有相应的上升, 原因之一是共和党

政府实行减税政策对高收入者有利, 因而削弱了他们因税收优惠待遇而作捐赠的动力。

遗产税对于促进美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也起了很大作用。与所得税中所允许的扣除不同, 从遗产税中扣除的慈善性遗产捐赠的数额没有任何限制。美国遗产税的税率为超额累进税率, 遗产税的起征数是67.5万美元, 税率从37%开始累进,最高税率为55%, 对高于300万美元应

纳税遗产额适用。对慈善捐赠的税收扣除, 确实鼓励了财产捐献。“几代以来, 遗产税是刺激最富有的人进行慈善捐赠的最强有力的因素。征税的遗产的慈善捐赠是超过非征税的遗产捐赠的一倍。1997年来自遗产的慈善捐赠达143亿美元, 其中3/4来自每笔500万美元以上的遗产, 60%来自2000万美元以上的巨额遗产。”通常这种捐赠采取建立基金会的方式, 如福特基金会、卡内基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等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而基金会正是向高等学校捐赠的主要来源之一。此外, 直接将遗产捐给高校也十分常见。

2.中国

《公益事业捐赠法》关于捐赠公益事业所享受的税收优惠有: “公司和其他企业依照本法的规定捐赠财产用于公益事业, 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享受企业所得税方面的优惠。”“自然人和个体工商户依照本法的规定捐赠财产用于公益事业, 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享受个人所得税方面的优惠。”具体的优惠幅度分别于《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和《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中做出明确规定, 即企业用于公益、救济性的捐赠, 在年度应纳税所得额3%以内的部分, 准予扣除;个人捐赠额未超过其应纳税所得额30%的部分, 可以从其应纳税所得额中扣除。同时规定这些捐赠必须通过中国境内的非营利的公益性组织、国家机关进行, 纳税人直接向受赠人的捐赠不允许扣除。而2004年2月发布的《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教育税收政策的通知》对捐赠的优惠措施有了重大突破, 通知的第8条提出: “纳税人通过中国境内非营利的社会团体、国家机关向教育事业的捐赠, 准予在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前全额扣除。”

3.比较

减免税收用以鼓励私人捐赠, 实际等于间接的政府补助,这是世界各国普遍实行的。通过对比可以发现, 中美都比较重视给捐赠者以税收优惠。但美国对慈善捐赠的税收优惠的规定更为灵活, 超过当年税收扣除限度之外的财产捐赠, 可留转到今后5年内继续予以扣除, 充分体现了对捐赠税收优惠的灵活性。我国对个人和企业捐赠者的税收优惠限额分别为30%和3%, 均低于美国的50%和10%。税收优惠幅度较小,这可能是影响我国高校募捐的一个重要因素。此外, 美国的遗产税对教育捐赠事业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而我国目前尚未开征遗产税, 这样也不利于鼓励社会进行遗产捐赠。我国政府新出台的《关于教育税收政策的通知》规定,向教育进行捐赠者可以获得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的全额扣除, 这是政策上的一大突破, 也表明我国政府积极鼓励教育捐赠、发展教育事业的态度。然而这仅是政策性规定, 尚未上升到法律层面。美国法律规定直接捐赠给非营利学校, 捐赠者可享受税收减免, 我国却必须通过有关机构向教育事业捐赠, 而不能直接捐赠给学校。这一限制性规定如若不能突破, 可能还会给教育捐赠事业带来阻碍。

1.美国

美国慈善机构的管理大都有一批高水平的专业管理人员,形成了一种职业。例如基金会,除了一般行政班子外,还有几类专业人才是必需的:熟悉税法者,以保证基金会在税务上不出问题;金融或投资专家,负责经营投资;另外还有各类专业“项目管理”人员。也就是说,一部分人负责赚钱,以确保基金会财源不断;一部分负责花钱,其职责是使钱用得得当。对于高等学校而言,一般也都设有基金会。学校接受的社会捐赠,除一部分用于日常运营支出外,一部分也交由基金会投资管理,使其增值。美国具有接受社会捐赠资格的机构,其全部工作不但要受到政府、税务局和国会的监督,而且受全民监督,其收支账目随时公开备查,每年要公布年度工作报告。

2.中国

我国过去没有个人基金会的规定, 企业家捐赠多是通过现有的慈善社团。目前我国的慈善团体, 大多都是官办的,而打着民间旗号的基金会, 也多由政府控制。基金会的行政化, ,缺乏必要的监督机制,捐出的钱是否使用在该用的地方没有保证, 以致于出现了捐款人要专门雇人跟踪到基层,看这笔钱是否真的用到实处的现象。

3.比较

美国高等教育捐赠事业的发达是与其相对发达的公益慈善事业、完善的制度相联系的。美国有较为健全的内部经营管理和外部监督机制, 一方面可以提高捐赠资金的使用效率,另一方面也可以提高公众对慈善事业的热情。正是因为美国形成了这样一种制度架构, 才使高校的募捐工作得以顺利开展。相比之下,我国制度不健全,慈善机构政府化、官僚化,缺乏相应的监督机制,制度上的薄弱环节阻碍了公众去支持公益慈善事业,也不利于高校开展募捐工作。

四、文化传统

如果认为美国慈善事业的发达就是来源于政府税收制度的鼓励,避税是捐赠的主要动机,则不尽然。早期的基金会在1917年税法关于慈善捐赠减免税的规定出台之前已成立;即便在今天,有钱之后就要对社会或某项自己所钟爱的事业做些捐助仍是美国人的精神寄托, 不能完全以避税来概括。2000年美国总统布什上任后,提出减税计划,其中包括取消联邦遗产税。这对拥有美国大部分财富的最富有阶层来说是有利的,但竟然有120名富翁联名上书,反对政府取消遗产税。《华尔街日报》也曾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表明即使美国取消遗产税,仍有50%的美国有钱人打算把自己至少一半的财产捐给社会,只留下一部分财产给子孙。在这种行为背后,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文化。

1.美国

(1)宗教的影响

基督教鼓励捐赠的传统对于美国公益捐赠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美国公益事业的思想传统主要源自《圣经》。《圣经》大量的内容就是劝导人们提高捐助的热情。《圣经》中“富人进天堂比骆驼进针眼还难”之说,对于促进人们捐赠产生影响。不仅宗教教义鼓励人们进行捐赠, 宗教组织也是慈善捐赠的参与者。在美国高校获得的社会捐赠中,就有一部分来自于宗教组织。根据美国教育援助委员会的统计,2003年宗教组织为美国高等教育共捐献了3.6亿美元。

(2)思想传统和社会价值观

“志愿精神”(volunteerism )在美国有根深蒂固的基础。“志愿精神”与作为美国核心价值观的个人主义同时并存,它是一种超越个人私利的利他同情心和对群体、对社会的责

任感。财产拥有者以社会的主人自居,有强烈的责任感,代表主流价值观,并有与社会共荣枯的意识。社会对富人也有一种压力,期待他们对社会做“好事”,这是一种义务,而不是恩赐。“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这是美国大企业家、大慈善家卡耐基的名言。此外,美国传统思想中阶级地位“世袭”的成分较少,美国人对家族的荣耀不以为然,他们相信的是自己的奋斗和自己奋斗所带来的成功,社会舆论也更认可通过个人奋斗白手起家致富的人士。在对待遗产问题上,美国人认为巨额财产只会宠坏自己的孩子,助长他们坐享其成、不思进取的思想。最好的遗产应该是给后代留下一种理念,那就是在获取财富之后,继承慈善捐赠的传统,热衷公益事业,学会回报社会。这些是美国公益慈善事业赖以发达的社会思想基础,也是美国高校能够顺利募捐的思想基础。

2.中国

(1)宗教

中国古代儒、道、佛并称“三教”,而到了当代社会,关于儒教是否是宗教的问题学术界还在进行争论,至少儒教已不具备宗教的形态。而道教和佛教尽管仍然存在,但在整个社会上的影响并不大。道教讲求“出世”,追求个人的修为,并不关注世俗社会。佛教宣扬因果轮回,虽讲求慈悲为善,但其信徒大多热衷于捐钱修庙宇、塑金身,以求得报。此外,中国也接受了西方的一些宗教,并且宗教组织也有一些慈善之举,但影响并不大。总体来说, 宗教尤其是宗教组织对中国社会不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中国的传统宗教文化也缺乏向社会公益事业捐赠的精神。

(2)思想传统与社会价值观

在传统文化上,中国人十分注重血缘道德关系。中国传统的人际关系是以自己为波纹中心,以血缘关系的远近而组成亲疏有别、远近不同的血源主义道德系统。传统社会形成的血缘道德,由于其惰性深深地根植于人们的心理,由此影响到人们的行为方式。今天我们仍到处见到人们可以帮助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但却极不情愿去救助一个与自己没有上述关系的人,不愿把自己的钱物捐献给某个机构。在价值观上,更强的传统是先为家庭子孙着想,许多人都想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财产,不想让后代白手起家,或者生活得太辛苦。当然中国人仍然是具有扶危帮困精神的,例如对发生天灾人祸的人们予以捐助等,但这些捐赠行为往往是为了解决燃眉之急,而不是常规化的、着眼于发展的捐赠。

3.比较

美国的宗教文化对于公众热衷于捐助公益事业有很大影响,宗教组织在发展公益慈善事业上也发挥了很大作用;而我国缺乏这样的宗教理念,并且现有的宗教组织在关注社会公益事业方面远远不如美国, 宗教组织捐资助学更是鲜有所闻。美国人的“志愿精神”使他们对社会有强烈的责任感;而中国人传统的血缘道德关系使他们更关注与自己有关系的人。美国人的捐赠是日常化的,类似于“锦上添花”;而中国人的捐赠更倾向于“雪中送炭”。在对待遗产上,美国人倾向于将其捐给社会,希望子孙依靠自己的奋斗获得成功; 而中国人更多地是留给子孙,直接为他们提供较好的物质条件。传统文化上的一些弊端影响了我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也给我国高校的募捐工作带来困难。

五、结论

通过对中美两国影响高校募捐的经济、法律、制度和文化因素的比较, 笔者认为, 目前我国高等教育捐赠事业不发达, 经济水平不是决定因素,事实上我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主要的问题在于我国的制度不完善, 而文化传统的差异也是在背后起关键作用的强大力量。为了促进我国高等教育捐赠事业的发展, 我们需要从以下几方面加以改进:

⑴国家进一步加大对捐赠者的税收优惠和其他奖励措施, 将教育捐赠的税前全额扣除上升到法律层面, 并给予捐赠者名誉、精神上的奖励、表彰。

⑵建立捐赠监督机制。对于承诺捐赠者, 督促其履行诺言;对于高校, 要求其向捐赠者提供捐赠资金的使用说明或财务报告, 并对社会公众公开, 接受公众的监督。

⑶社会加强舆论宣传。大众传媒应该积极宣传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 使企业和个人了解向高校捐赠所能获得的税收优惠;积极弘扬慈善理念, 倡导全民参与, 逐渐提高全民的公益慈善意识, 从而形成整个社会的捐赠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