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对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现状的审视—以广州地区大学生为例 罗贤甲

对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现状的审视—以广州地区大学生为例 罗贤甲

 第21卷 第68期广东青年干部学院学报Vol.21No.68 2007年5月Journal of Guangdong Younh Leaders College M ay 2007

对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现状的审视

———以广州地区大学生为例

罗贤甲

(广东商学院,广州 510320)

摘 要:大学生是网络的主力军,在广州6所高校开展的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调查表明,大学生身心发展特征与网络特征交互作用,导致了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喜忧参半的现状。其原因主要在于其自我角色冲突、责任认同模糊和责任约束弱化,需要扬长避短,趋利避害,加强教育和引导。

关键词: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

中图分类号:G641,TP393.4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9-5446(2007)02-0075-05

大学生是网络的主力军,其网络行为的责任性,直接影响着网络及其自身的完善和发展。因此,对大学生的网络行为责任进行探讨有着重要的意义。本文试图以问卷调查的第一手资料来考察大学生的网络行为责任现状。

一、问卷调查的基本情况

调查通过配额抽样、整群抽样和随机抽样的非随机方法进行。先进行配额,选取了部属重点大学(中山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省属院校(广东商学院和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市属院校(广州大学)和专科院校(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共6所,每所院校各发放问卷200份,然后以课堂和宿舍为单位选取调查对象,兼顾学历、性别、专业和年级分布的均衡。问卷的发放与回收均委托各学校的团委干部、辅导员等人员完成。

本次调查发出问卷1200份,收回问卷1129份,其中有效问卷978份,有效回收率为81.5%。有效问卷的基本情况是:本科生占65.3%,专科生占34.7%;男生占61.8%,女生占38.2%;1年级占30.5%,2年级占36%,3年级占22.8%,4年级占10.7%;文科类占32.7%,理科类占40%,工科类占27.3%。调查数据采用社会科学统计软件包SPSS 和数据分析软件EXCEL进行处理。

二、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的现状

本文从网络行为的自我责任、网络不道德行为和网络行为责任意识3个部分来考察大学生的网络行为责任现状。

(一)关于大学生网络行为中的自我责任

网络已经深入到大学的众多公共设施,大学生上网已经相当普遍,并且这种趋势还在不断地加快。调查显示,大学生的网龄不到1年的占17.1%,1-2年的占27.5%,2-3年的占30.4%,3-4年的占18.8%,4年以上的占6.2%,表明不少大学生在中学阶段就已经接触网络,2、3年级大学生的网龄以2-3年居多。大学生以在学校上网为主,占74.1%,其中在宿舍上网的超过一半,为51.7%,其次是在学校的实验室、教室、机房和图书馆等公共场所上网,占22.4%。选择在在家中和网吧上网的分别占14.8%和9.4%。大学生的网龄普遍在1年以上,他们通常在宿舍和家这样一些隐私性很强的场所上

收稿日期:2007-03-21

作者简介:罗贤甲(1972-),男,广东阳春人,广东商学院团委副书记,讲师,硕士,主要从事高校德育研究。

广东青年干部学院学报第21卷

网,那么他们上网的时间、费用和目的,利用网络服务情况以及是否有网瘾倾向,反映了他们的自我责任情况。

从上网的时间看,在1天24小时中,通常在下午5点到晚上12点上网的占34.3%,接近一半(49.7%)者上网没有规律,根据自己的需要而定,在上下午上课时间上网者很少。大学生每周上网的时间反映了网络在其学习、生活中的重要程度。调查显示,大学生平均每周上网时间在3小时以下的占6.8%,3-7小时的占20.3%,7-14小时的占46.7%,14小时以上的占26.2%,其中每周上网时间7-14小时者居多。这表明,大学生上网是便利的,上网时间比较有保障,大部分能够自我控制上网时间,并不影响正常的学习和休息。

上网费用方面,超过90%的人最近半年平均每月的上网费用不到100元,其中有78.7%是不到50元的,明显低于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 l C)第17、18次调查结果显示的每月实际花费的平均上网费用103.6元和102元。这一方面与网络在高校的普及使得学生上网费用相应降低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大学生上网的自我控制有关。

就上网目的而言,42.7%的大学生将学习研究放在第1位,其后依次为,33%的学生选择了获取信息,9.8%选择了联络通讯;排在第2位的,依次是44.7%选择获取信息,21.6%选择联络通讯,17.3%选择交友聊天;排在第3位的,依次为31.5%选择联络通讯,25.2%选择交友聊天,17.4%选择休闲娱乐。可以看出,绝大部分学生是把网络作为学习研究、获取信息、联络通讯和交友聊天的工具来使用的。也充分体现了网络作为信息高速公路的功能以及网络空间对人们交往方式的改变。再看大学生最近1年对网络服务的使用状况,从不使用的网络服务比例最高的有网上炒股、网上购物、网上支付、个人主页、网络游戏和短信服务,经常使用的网络服务比例最高的有搜索引擎、电子邮箱、网上聊天、软件下载和网络论坛。显示大学生主要是将网络作为信息资料库和联络通讯的主要工具,对网络的商业、自我表现和游戏用途则较少涉及。与大学生上网目的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这表明大学生上网的目的是明确的且是理性的。

然后从大学生对上网心态的自我测评看是否存在网瘾倾向。问卷中设计了18个测量的问题,分为完全不符合、不太符合、不能判断、比较符合和完全符合5种情况,分别对应的得分值为0~4分。总分最低为0,最高为72。得分越高说明网瘾的程度越深。965个样本的结果显示平均值是18分,中位值是18分,而众值是0分。交互分析显示性别、网龄、年级、专业在网瘾得分上均不存在明显差异。说明大学生中有网瘾倾向的只是少数现象,大多数有着健康的上网心态。

对大学生上网的时间、费用、目的、使用网络服务状况和使用心态的数据分析显示,大学生上网有着较强的主体意识和自我责任能力,尽管大部分人在宿舍上网十分便利,但也能够做到自己管理自己、自己控制自己、自己对自己负责。这也是网络自身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趋势,网络给大学生带来的新鲜感和吸引力在逐步下降,使用网络的心态和行为逐步理性化。

(二)关于大学生的网络不道德行为

对网络中的不道德行为,选取了行为的受害者和施行者两个角度进行考察。

作为不道德行为的受害者,大学生受到最普遍的侵犯包括收到没有主动订阅的商业广告邮件,发现在网上交往的陌生人的身份、性别等虚假资料,其次是因为浏览网站感染了电脑病毒,收到色情、谣言、反动电子邮件或信息,被网络上的虚假广告欺骗,通过电子邮件感染了电脑病毒,电子邮箱、网络寻呼、虚拟社区等登陆密码被盗取,I P、网名或真实名字被盗用,使用网上支付时帐户密码被盗,资金受损。大学生所受到的网络不道德行为侵犯归纳起来有这样几类突出的情形:垃圾或不良信息、虚假信息、密码或名字被盗用、电脑病毒和网络商业信用差。在受到网络行为侵犯时,大学生普遍表示会吸取教训,主动“加强防范”,较少采取“以牙还牙”的报复行为,“揭发或劝告”的积极行为更少,而持“无所谓”态度者大有人在。总体上,这表明绝大多数大学生已具备一定的网络安全意识,但主动打击侵权者的却不多,更多的是在事后被动地加以防范而不是主动去追究责任,也就是说,他们尚缺乏维护网络秩序、网络安全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当然,这也与网络行为难以归责密切相关。较少采取报复行为,似乎反映了大学生网络行为比较理性的一面,但调

67

第68期罗贤甲:对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现状的审视

查结果亦显示,报复行为的多寡与行为实施的难易直接相关。如当遭受诸如“使用虚假个人资料”、“恶意辱骂、漫骂、诽谤、中伤”、“恶意传播个人隐私”等网络不道德行为侵犯时,予以报复的比例明显偏高,而类似的报复行为是不需要太多的技术支持的;“个人主页或网站被黑客攻击、破坏”时,也有比较高比例的大学生表示会“以牙还牙”,而能制作个人主页或网站者一般是具备一定的“以牙还牙”能力的。可见,对大学生网络行为的理性程度是要打折扣的。这与大学生身心发展尚未完全成熟直接相关,也是缺失责任的表现。不少人持“无所谓”态度,一方面反映了当代大学生对网络行为所持的宽容态度,另一方面也显示了他们对价值评价的淡化与回避。

从作为网络不道德行为的施行者角度考察,调查显示,绝大部分大学生没有在网络上施行过不道德行为,大学生的网络行为主流是好的。但不容乐观,非主流的网络行为也普遍存在,其中施行的网络不道德行为以在网上与陌生人交往使用虚假的身份、性别等资料和浏览色情网站居多,想攻击他人的个人主页或网站和轰炸他人的电子邮箱以使他人的电脑系统瘫痪但缺乏技术能力的比例相对其他因不具备相应技术而无法施行的网络不道德行为的比例是最高的,分别为16.1%和12.8%。不难看出,若具备相应的技术能力,大学生的网络失范行为会更多。事实上,这归根到底还是责任缺失的问题。行为总与动机相联系。从施行网络不道德行为的动机看,好奇玩玩和寻求刺激者占绝大多数,其中以后者为最;出于报复和自我表现的较少。好奇玩玩和寻求刺激是当前大学生施行网络不道德行为的主要动机,这既是大学生在网络中丧夫主体性、缺乏责任心的深刻反映,也预示了网络环境下高校德育工作尤其是责任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就出于报复的动机而言,其直接诱因是遭受到他人行为的侵犯。可见,大学生网络失责行为的日益凸现,网络中大量失范行为的存在及其恶性循环是重要原因之一。关于大学生受到网络不道德行为侵犯及其反应的调查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这也表明了营造良好网络宏观环境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三)关于大学生的网络行为责任意识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具有反作用。就意识与行为而言,意识是行为的主导方面,是行为的内在机制与动因。据此,本文从对网络行为与现实行为对比的价值判断、对网络不道德行为不道德程度的认知以及对网络犯罪行为社会危害程度的认知等3个方面考察了大学生网络行为的责任意识。

在对网络行为与现实行为对比的价值判断中,抽象的道德原则、行为规范得到了多数大学生的认同。如76%的大学生认为在网络中同样要遵守现实生活中的道德原则,66.3%的大学生认为虽然网络中没有人认识我,但也须认真、负责地行事,强调行为自律则是认同程度最高的,占81.6%。而对网络谎言、浏览色情网站、黑客行为等具体的网络行为,持反对意见的比例却明显偏低,分别占51.1%、46.2%和50.4%,基本上有3成人表示无所谓,两成人表示可以接受。还有就是对所谓的“红客”,许多人则表示了理解和赞同,对电脑侵犯行为的本身和目的作了区别对待。这些数据除了表明大学生对网络行为责任的主流态度外,也反映了大学生网络行为具有突发性、情绪性、场景性的特点。与关于遭受侵犯的报复反应和关于实施侵犯的报复动机的两组数据相一致。还需指出两点,一是对“网络中反正没有人认识我,不必像现实生活那样认真、负责”的判断,有22.2%和11.5%的大学生分别表示赞同和无所谓,表明了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意识的淡薄和游戏心态的凝重。二是大学生对“网络谎言应该禁止”判断的态度,反映了在网上与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异同:相对于现实生活中较难容忍的谎言,在网络上则较能接受;但无论在网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一致承认诚信的重要。这种宽容的态度隐伏着一种危险:人们在进行网络行为价值判断时,可能会越来越淡化和弱化一些道德原则,从而导致伦理底线的不断降低甚至崩溃。

调查中的大学生认为不道德程度最高的行为是盗取他人网上支付帐户密码,盗用他人资金,其次为通过电子邮件向他人传送电脑病毒,在个人主页或网站上设置电脑病毒以使他人电脑感染,在网络上恶意传播他人的个人隐私,在网络上恶意辱骂、漫骂、诽谤、中伤他人,主要涉及资金损失、个人隐私被侵犯和电脑病毒传播3个方面。与上述大学生普遍受到侵犯的网络不道德行为基本对应,而对最普遍

77

广东青年干部学院学报第21卷

存在的发送对方没有主动订阅的商业广告邮件现象,不道德程度的评价却是最低的,更多人持无伤大雅的态度。对前述大学生中比较常见的网络不道德行为,浏览色情网站和使用虚假的个人资料,不道德程度的评价也相当低,表明更多人认为这些仅仅是个人问题而不会对公众造成不良影响。

不道德行为的恶性发展就构成了触犯法律的犯罪行为。200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的决定,对利用互联网犯罪的15种行为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1]。本调查测评了大学生对这15种行为社会危害性的认知。

结果显示,大学生普遍认为涉及国家机密、民族团结、国家统一和国家法律的网络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最大,其后依次是经济类的、传播不良信息的、侵犯公民权利的以及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和网络安全稳定的犯罪行为。充分显示了大学生将国家、民族利益放在首位的意识。大学生都充分认识到这些犯罪行为的严重社会危害性,有较好的知法和守法意识。

三、对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问题的分析

前述的调查结果显示:大学生普遍认为在网络中同样要守道德,讲责任,对网络不道德行为尤其是网络犯罪行为的危害性有较为正确的认识,已具备一定的网络安全意识和法律意识,其网络行为表现出较强的自我控制能力和自我责任能力;但还缺乏维护网络秩序、网络安全的自觉性和主动性,网络行为的猎奇图新、寻求刺激动机还比较明显,带有一定的从众性、随意性;缺失责任的现象在一些大学生的网络行为中还比较突出,反映了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喜忧参半的状况。这是网络特点与大学生身心发展未完全成熟交互作用的结果,具体来说,主要在于以下几点。

(一)自我角色冲突

角色是个人在特定的社会和团体中占有的适当位置,社会和团体在给予其特定位置的同时也规定了他的行为模式。大学生缺少社会经验,社会阅历尚浅,世界观、人生观尚未定型,仍处在不断的体验、比较、思考、探索阶段,在他们身上集中着积极和消极的心理特征。其思想、心理的发展是不平衡的,经常处于矛盾的状态之中,往往是着眼点多,热点多,却缺少中心、重点,表现出明显的不稳定性。他们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敢于标新立异,强调自我设计,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但常常是以自我为中心,脱离履行社会责任这一根本途径,结果是对自身社会角色的把握与社会对其社会角色的期待经常发生冲突,一些人在对自我的追求中迷失了自我。这种冲突与迷失在网络中更加突出。

网络自我是真实自我和理想自我、现实自我和虚拟自我的结合体。在网络上,一个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自由地设计自己的行为方式,尽情地展示理想的自我。“自我”选择的过程,既是发现、寻找现实自我中“隐蔽”的、“缺失”的或“压抑”的自我内核的过程,也是社会对其个性发展影响的一次展现,折射出真实的自我。网络行为主体自我身份的这种复杂性,使得别人无法从行为主体给人提供的符号或“身份”中辨识屏幕之外那个“真实”的他,日常生活中他的行为表现了“真实”的他,还是屏幕中的那个他才是“真实”的,别人已经无法确认,甚至他自己也找不到真实的自己。调查显示,大学生对在网络中的自我与现实中的自我的不一致是有着相当的认可程度和实施比例的。他们发现网上交往的陌生人使用虚假的身份和性别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其本人在网络中也时常使用虚假的身份和性别等个人资料,对这一现象并未给予很高的不道德评价。这样,大学生上网必然容易产生自我角色冲突与错位。而正是这些冲突与错位导致了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的缺失。因为责任永远是和行为主体所扮演的角色联系在一起的[2]。

(二)责任认同模糊

网络是一个信息的宝库,同时也是一个信息的垃圾场。由于网络信息的泛滥,导致“电子毒品”的出现,即网上有许多腐蚀大学生思想、麻痹其意志、败坏其道德的淫秽、腐朽、消极的信息垃圾。调查中显示,大学生所受到的不道德行为侵犯主要来自信息垃圾,包括色情、淫秽、反动、恐吓等内容。大学生正处于青春萌动期,对异性有着极强的好奇和向往,一些自我控制能力差的人便出于好奇去观看色情信息,来满足其“猎奇”、“窥淫”的心理。而大学生中有相当部分给予浏览色情网站的不道德程度评分并不高。此外长期接触互联网的大学生还易受享乐主

87

第68期罗贤甲:对大学生网络行为责任现状的审视

义和极端个人主义的腐蚀,从而对大学生的思想与意志带来不良影响。

在网络中,以一串字符出现的行为实施主体面对的同样是以一串符号出现的客体,人们混淆了“人机关系”和“人际关系”的概念转换,而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是没有把对方当作“人”看待,而仅仅看作是人与机器之间的互动。因此,网络的虚拟性模糊了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所拥有的强烈的责任观念,认为可以不承担义务和责任,可以不受传统道德规范的约束而无所不为,为某些缺乏道德责任感的网络“高手”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会,进而催生了网络中的道德失范行为,如网络盗窃、病毒传播、网络色情和网络黑客等。调查数据也显示出,少数大学生曾经有过实施这些行为的念头甚至曾经实施过。

网络虚拟空间的无中心感与非真实化使得现实世界中的道德规范在其中并不能一如既往地发生作用。网络本身为价值相对主义提供了技术基础。网络不断改变人的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网络空间的游戏规则也在动摇现实社会的道德基础和行为准则。同时,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西方的伦理道德和教育思想也通过网络大肆冲击我们的民族传统道德,导致传统的价值观念出现了多变性和多元化,从而促使大学生价值判断的相对化。

网络中有数量极其庞大的信息生产者,信息的产出无法由法律加以有效的控制,而且法律的控制还处于自身提倡言论自由却又控制言论自由的两难境地中,这样更使信息生产者向社会大众倾泻反伦理的不良信息。大学生群体在信息消费中无法在完全自主的情形下认知事物和判断是非,道德的判断力因此下降甚至丧失。大学生往往会因信息的繁多而“无从选择”,导致道德判断的模糊。

(三)责任约束弱化

网络的隐蔽性和虚拟性使道德行为的自由度和灵活性显著增加,为大学生放弃道德责任提供了可能。在网络中,每个人可以匿名存在,彼此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匿名发布消息,削弱了发布者的责任感和受到社会惩戒的担心,甚至诱发一些人的破坏欲望。一些缺乏自我控制能力的人或出于无聊,或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或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往往做出一些出轨的网络行为,如攻击他人的电子邮箱,有意制造和传播电脑病毒,发布虚假信息欺骗他人等。调查中显示,这些都是大学生经常受到的侵犯,也有部分大学生实施过这些不道德的行为,更有甚者是进行网络盗窃及网络黑客行为。

在网络“反正没有人认识我的”的空间,依赖熟人、舆论和感情建构的既有道德基础便很容易崩溃。在网络这个崭新的人类为自己开拓的另一个生存空间和信息世界中,基本还没有法律规范,人们只是按照自己在现实社会中的人生体验来约束自己,这对建立在现实社会基础上的既有道德规范形成巨大的冲突,使之约束力明显下降。目前网上的道德责任规范是非强制性的,只能靠个人的内心信念来维系。这样,上网者是否遵从道德规范,是否受责任约束,也不易察觉和监督,而不像现实社会中那样可以靠社会舆论、传统习惯、内心信念3者来同时维持。因此既有道德规范和责任约束机制的约束力明显弱化。

况且,在建设网络空间新的道德规范过程中会不断受到既有道德规范的抗拒,这种不同规范体系的并存、冲突,必然造成网上行为的两重性:现实生活中要求人们遵守纪律,承担责任;而在网络中,更强调言论自由和不受控制,不必对任何事情负责。两者并存的结局便导致大量的不负责任的漫骂、发布虚假信息等。网络信息施受双方合法性地位认定的复杂性,网络信息内容于传播方式的不可控性,网络信息传播者法律责任的模糊性以及网络信息管理立法的两难性等诸多因素,导致了技术规范、管理规范和法律规范对刚刚起步时期的网络仍然显得薄弱,这就给不负责任的网络行为留下了更大的自由空间。

注释:

①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关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历次调查的结果都显示,网民中18~24岁的年轻人最多,远远高于其他年龄段的网民而占据绝对优势。18~24岁,正是我国大学生在学期间的年龄段。

参考文献:

[1]袁祥.十五种互联网犯罪将受惩处[N].光明日报,2000

-10-24.

[2]程东峰.责任论[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4:20.

【责任编辑:谢 华】

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