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园林工程项目管理案例分析

园林工程项目管理案例分析

项目管理案例分析

案例1:

某园林工程网络计划中工作G的自由时差是3天,总时差是5天,进度控制人员在检查时发现该工作的实际进度拖延,且影响总工期1天。由于其他工作都正常,项目经理听取进度汇报时说:“不错,只有工作G的实际进度比计划进度拖延了一天。”

分析:

错误,只有当工作进度偏差大于其总时差时,才会影响总工期。由于工作G 是影响工程总工期1天,说明该进度偏差已经超过总时差1天,所以G工作实际进度偏差应是5+1=6天。

案例2:

某承包商通过投标承包了一大型园林工程的设计和施工任务,该承包商在施工过程中提出工程延期申请,理由是:施工图纸未按时提交;公用电网停电;施工机械未按时到场;分包商返工;施工场地未按时提供。

分析:

凡属于承包商意外原因造成的工程进度拖延,监理工程师应按合同规定批准延期。由于该合同采用了设计、施工一体化承包模式,故施工图纸、施工机械、分包商的问题应由承包商自己负责,不能作为工程延期的条件。

案例3:

某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签订了大型水景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并委托了监理单位负责施工阶段的监理。施工承包合同中规定管材由建设单位指定厂家,施工单位负责采购,厂家负责运输到工地,当管材运到工地后,施工单位认为由建设单位指定的管材可直接用于工程,如果有质量问题均由建设单位负责;监理工程师则认为必须有产品合格证、质量保证书,并要进行材质检验,而建设单位现场项目管理代表却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后来监理工程师按规定进行了抽检,检验结果达不到设计要求,于是,提出对该批管材进行处理,建设方现场项目管理代表认为监理工程师故意刁难,要求监理单位赔偿材料损失、支付试验服用。

分析:

施工方和建设单位现场项目管理代表的行为都不对。因为施工方对到场的材料有责任、必须进行抽样检查;监理工程师的行为属于由建设单位授权、为维护建设单位权益而进行的职责行为,建设单位现场项目管理代表横加干涉是不对的。因此材料处理的损失应由厂家自己承担,试验费用则由施工单位承担。

若该批材料用于工程后造成质量问题,施工方和监理方均有责任。因为施工单位对用于工程的材料必须确保质量,而监理方对进场材料必须进行检查,不合格的材料不准用于工程;而建设单位只是指定厂家,不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