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兰学_洋学_日本人实理实用精神的启蒙.

兰学_洋学_日本人实理实用精神的启蒙.

37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
JOURNAL OF GUANGDONG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2004年10月
Oct.2004
第15 卷第4 期
VOL.15 NO.4
从日本《学研国語大辞典》、《日本語大辞典》对兰学和
洋学所下的定义来看,兰学和洋学似乎同属一种学问,即都
是“西洋的学问”,其实二者的内涵、范围、所处的时期略有
不同。兰学,是指在荷兰人入居日本出岛以后一段时期内,通
过荷兰、荷兰语作为媒介传入日本的西方学问、西方技术。它
的内容主要包括医学、天文学、兵学等属于自然科学的内容。
洋学,则是对以江户中后期为中心,关于西方事务、西方科
学所开展的研究以及其西方知识的总称。洋学的研究范围已
涉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等更为广泛的领域,此
时所谓的西方知识、西方学问已经不仅限于荷兰语,英国、法
国、俄国等国家的科学技术、语言文化,也伴随着各国的船
只蜂拥而至,竞相发挥作用,尤其是“英学”

,后来甚至代
替兰学占据了主要的地位。
以往国内外的诸多研究的特点之一,重点在叙述西学东
渐的现象,如岛津若寒所著《走向近代的日本文化—基督教
的传入与西学东渐》等,将洋学和兰学视为同一个概念——
西学来加以研究;也有的研究者把注意力放在探索南蛮学进
入日本本土的原因上,如朝尾直弘的《日本的社会史·7·社
会观和世界像》、儿玉辛多等人编的《日本历史的观点·3·
近世》、宫崎道生的《近世近代的思想和文化》;也有的潜心
研究和比较中日两国由于接受西方文明的态度、姿势的不一
致所造成的差异,代表作有田毅鹏的“中日早期现代化的比
兰学·洋学——日本人实理实用精神的启蒙
刘小珊
(暨南大学·广州·5 1 0 6 3 2 )
内容提要:日本的西学是沿着兰学——洋学——英学的轨道发展起来的,西学东渐对于日本现代化的发展起
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文通过对兰学、洋学的发展所引起的日本民族思想的转变,以及升华的过程的考察,试
图探求日本人如何将汉学与西学融为一体,创造出高度文明、先进科技的今日的日本岛国的原因所在,揭示出兰
学、洋学的基本内涵:医学、天文学和兵学等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科学技术、语言文化,日本近代
西学东渐的影响涉及到各个领域,渗透到日本社会的各个角落。
关键词:西洋的学问;兰学事始;荷兰医术;长崎出岛
中图分类号:G31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0962(2004)04-0037-04
较”等多篇论著;其他论述西学对日本思想、文化、教育、科
学和传统影响的论文也不少,均各有建树,但兰学方面的专
门研究比

较其他研究来,可以说是黯然失色,而它正是西学
的开端。
笔者在翻译《兰学事始》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这样的
问题:古代日本通过向中国派遣“遣唐使”,让有才华的僧人
去留学、直接跟着中国人学习。这些人回国以后,教育、影
响各个阶层的人士,所以汉学逐渐兴盛起来。而兰学完全没
有类似的发展历程,却如此繁荣起来,究竟是何原因呢?兰
学的发展轨迹怎样?如何又变迁为洋学?该怎样看待它们在
日本历史长河中所起到的作用?兰学·洋学与西方近代科学
传入日本、以及日后西方近代精神对日本民族的渗透之间存
在的必然关系和影响等,也是笔者在撰写博士论文时思考并
试图探讨的诸类问题,由于论文字数的限制,在此文中仅粗
浅地谈及一二。相信笔者对于兰学、洋学的诠释,以及回眸
兰学发展史的足迹、日本民族思想的转变、升华过程,对于
了解日本人如何将汉学与西学融为一体,创造出高度文明、
先进科技的今日的日本岛国,都将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兰学的兴盛繁荣
1. 长崎出岛——兰学·洋学的发祥地
《兰学事始》第二节中有这样一段叙述:
来稿日期:2003-09-25;修回日期:2004-06-21
作者简介:刘小珊,女,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暨南大学历史古籍所在读博士;研究方向:日语、中
日交流史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总第 15 卷
38
天正、庆长年间,西洋人频繁往日本的西部边缘地区派
遣船舶,表面上是为了进行贸易,而内心却暗藏企图。其结
果,各种灾端频频发起,因此,德川幕府统治国家以后,与
西方国家的通商被严格禁止,由西方传教士布施的天主教被
作为邪教也遭到同样的禁教令,传教士和教徒甚至受到残酷
的迫害。在那个历史上称作“锁国”政策笼罩下的时代,唯
一被允许与日本通航的西方国家荷兰,却一直频繁地来往于
两国之间。

荷兰人驱逐出此前一直居住在长崎出岛上的“南蛮人
(葡萄牙、西班牙人)”,让荷兰人住进该岛,接着将商馆迁移
至此。以后,荷兰的船只每年驶来长崎港口,于是由跟随船
舶入港的医生所传授的外科疗法也多了起来。所谓的“荷兰
派外科”即最初的“西洋学术”,原本并非通过阅读西方横排
书写的医书习得的,其中荷兰商馆的医师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本地人通过观摩、学习荷兰医师做手术的过程,听医师的处
方来进行记录、模仿“。对西方学术的传入起到主流作用当然
还有荷兰商馆的馆长、书记,以及日方的荷兰语通事(即翻
译)。”

德川统治初期,由于各种原因,西洋的一切都受到严厉

的禁止,就连被允许往来的荷兰,其国家使用的横排书写的
文字,也在当时的日本被禁止阅读和书写,一般民众拒绝使
用从左到右的横排文字。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那时有位
本草家的后藤梨香收集了有关荷兰的见闻,用假名写成一本
小书《红毛谈》出版了,就因为书中夹杂有荷兰的25个字母,
便遭到外界的责难,书因此而绝版。

所以,那个时代的通
译们只限于用片假名来书写荷兰语,用口头传授、记忆、表
达来完成翻译的工作。后来促使当时的幕府改变初衷,让西
洋的学问有了进入日本的可能的原因,兰学的创始人之一的
杉田玄白在《兰学事始》中如此写道:
到了八代将军德川吉宗公时期,长崎的荷兰语翻译西善
三郎、吉熊幸左卫门等人受命负责处理一切翻译事务,往往
感到力不从心。便向幕府提出申请,恳求批准他们希望学习
荷兰语的要求,因呈词合乎情理、理由充分,竟很快得到幕
府的批准。

从荷兰人东渡日本、贸易往来经历了百余年后,日本国
人才开始学习横排文字。1740年在八代将军鼓励学习西方技
术、增产兴国政策的影响下,青木昆阳、野吕元丈受命学习
荷兰语。青木昆阳在幕府允许下向荷兰人学习荷兰语,野吕
元丈则着手翻译出版本草学著作,两人的努力奠定了兰学·
洋学发展的基磐。
2. 荷兰医书——兰学·洋学发展的基磐
以此为契机,前野良泽、杉田玄白等人由侥幸得到的
荷兰解剖医书所引起的极大好奇,进而前往观摩人体解剖
现场,他们所见到的解剖中展示的人体各个部件竟与荷兰
医书中的插图完全吻合。在亲临实际观摩过后,方才知道
原来东方古医学书上的许多著说都有悖于事实,与现实大
相径庭。由此产生的惊讶、冲击、感慨激起他们合作翻译
荷兰医书、设法准确了解人体的真实结构、以无愧于自己
所从事的医学事业的欲望。1771 年(明和8 年)人体解剖
学医书的翻译工作便由杉田玄白、前野良泽、中川淳庵、桂
川甫周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始,这是西洋医学书在日本
最早翻译历史的开端。荷兰医书的翻译一直坚持了四年,
其间仅仅依靠间接习得的微薄荷兰语,几人集思广益、费
尽心思、历经艰辛,医书原稿经过十一次修改,并对“解
剖”一词作出了新译,用“解体”一词代替“解剖”。终于
以《解体新书》的形式完成了全部翻译工作,并达到交付
出版的水准。
由荷兰语翻译出版的《解体新书》,是西方学术在日本
兴起的标志性事件,《解体新书》也因此被誉为“日本文化史
上的金字塔”。关于这一点《兰学事始》中也有记载:
《解体新

书》一出版,学习西方学术的人急剧增多起来,
有志者纷纷前往长崎,学习荷兰语和西方医术,这便是西方
学术如今天这般变得繁荣昌盛的初始。

在那之前,荷兰的外科方法已经流传了200年,却从来
没有将荷兰的医学书直接翻译过来的尝试,然而最初的这项
事业,令人费解的是,就是由翻译医学上最基础的人体结构
图开启,甚至并非是特别的、有策划的行为,如同杉田玄白
在《兰学事始》中所回忆的,“-----兰学的初始,是我们两、
三个朋友一起偶尔开始研究的,距今已有近50年光景。完全
没有想到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蓬勃发展得令人吃惊,似乎
是上天的旨意吧”。

在一大群立志学习、研究西方医术的人群中,仙台藩藩
医大槻玄泽的活动尤为值得注意。大槻年轻时投身杉田玄白
门下学习医术,并随前野良泽修学荷兰语,1785年间游学长
崎。学成之后于江户开办芝兰堂,讲习西方学问、传授西方
医术,培养出众多的弟子。大槻最大的贡献即在于毕平生之
精力心血而推动西方学术的普及事业。由此,这门学问在江
户开创,同行中不约而同地称之为“兰学”,这个新颖的名字
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日本。

大槻玄泽撰写的著名《兰学阶梯》问世后,立即便拥有
众多的读者,作为兰学的入门书为日后兰学的普及与发展发
挥着巨大的作用。这一时期的兰学研究停留在自然科学的领
域内,此间涌现出来的兰学者所表现出来的自由主义治学倾
向,构成了这个阶段的特点。2004 年第 4 期 兰学·洋学——日本人实理实用精神的启蒙
39
二、兰学·洋学的发展轨迹
1. 民间学者的活跃——扩大兰学的传播
兰学的发展之迅速甚至超出了倡导者的预料,对此《,兰
学事始》中特别指出:“以江户学者为主流学派的兰学,后来
经由宇田川、大槻玄泽门下出来的弟子逐渐扩展到京都、大
阪以及日本的每一个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在那些率先研究兰学的人们中,除了桂
川甫周之外,其他人均为民间学者,或是御职的医师,这可
以说是兰学的一大特征。由于这些热心于此学问的民间学者
们的努力,幕府当局不久也改变了对兰学的认识,1811年(文
化8年)在天文方新设藩书和解御用的一局,并配有外国文
书的译员。马场佐十郎、大槻玄泽二人被幕府新命为译员,
专门担任御藏荷兰书籍的翻译工作。两人继而着手百科全书
的荷兰语译本的重译工作,最终以《厚生新编》为书名完成
并出版。

当时荷兰商馆的馆长,与长崎的多名通译也在尝试法尔
马的兰德对译辞书的和译,并且完成了第一稿——兰日辞书

《道译法尔马》,别名“长崎法尔马”。
11
于是,兰学便进入一
个更高的层次,迎来了一个百花齐放、人才辈出的新时代。
受当时兰学潮的影响,出入兰学馆开始学习兰学的人日
益增多,途中虽然有不少人因各种原因退出,却产生出不少
分支、分流。长崎的荒井庄十郎,做过通译,编译有《泰西
图说》等书。津山侯的藩医宇田川玄随,原本汉学底子深厚,
知识渊博,记忆力超人。后来他移志于兰学,跟随玄泽习得
许多荷兰语,译有18卷的《内科撰要》,成为日本国内科书
籍翻译的开端。京都的学者小石元俊读过《解体新书》后,抱
着对与古书学说相异之处的怀疑,自己亲自频频做人体解剖,
继而为《新书》的真实性所感佩。以后加入兰学研究队伍中,
在京都开了家私塾,给弟子们讲解《解体新书》,展示书中切
实可靠的理论体系,成为开启关西人思想的一个重要人物。
大阪的桥本宗吉天生奇才,被当地有钱人慧眼看中、出资相
助,送至江户成兰学的门徒。此人后来当了医生,提倡兰学,
门徒很多,他的名声很大、事业兴旺。桂川甫周是位出类拔
萃的英才,谈到荷兰诸事,他无所不知,其名声四溢,连幕
府将军都知道他事业上的志趣,屡屡命令其参与西洋事务的
和译工作,著有《和兰药选》、《海上备要方》等书。史料记
载上的知名人物还有长崎的通译石井恒右卫门、因州候处的
稻村三伯、京都出身人士宇田川玄真、土浦侯的藩士山村才
助等人,可以说兰学研究往这方面的伸延起到了不可忽视的
作用。
12
2. 荷兰医师的影响——西方商品的涌入
东渡来日本的众多荷兰商馆的医师中,积极传授西方学
问、西方技术的人不在少数。象1690年来日的肯倍尔、1775
年东渡日本的岑贝尔库都为传播西方学问和技术积极活动。
由于西方的天主教被当作邪教被禁止“,在相当一段时期内,
西方人士只能含蓄地在语学逐步普及条件下积累着力量。”日
本在文化,尤其是在自然科学文化等方面的迟滞落后状态,
与西方文明之间存在极大差距。这样,由荷兰医师所传播的
西方学术自然就平添了许多光彩,令人难以拒绝。
由东渡来日的荷兰人以及荷兰通译用其所掌握的语学知
识,在传播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医学知识的同时,间接性
地传播近代西方科学技术,这是西方天主教被禁止的时代兰
学起始存在阶段的一段形式《。兰学事始》较为详细地描述了
这一过程:“从那时开始,日本国民重视起从荷兰国渡来的物
品来,人们喜爱、珍视所有的舶来品,稍有奇癖的人没有不
收藏、赏玩的。昔日的相良侯(田

沼意次)作为阁老掌握政
权的时代,世间风气十分浮华阔气,天气预测器、冷暖测量
器、震雷测量器、水液体轻重清浊测量器、暗室照相镜头、照
妖镜、观日玉、呼远筒等各种各样的物品由荷兰船舶运来,其
他物品,象五花八门的钟表、望远镜、玻璃工艺品的种类更
是数不胜数。人们感佩荷兰物品的精巧优美,惊讶其原理结
构的微妙,在每年春来朝拜的荷兰人滞留江户期间,其住处
自然而然地聚集着众多的日本人,各自心怀期待希望得以与
荷兰人进行交往和贸易。”
13
三、兰学·洋学与实理实证精神
1. 兰学向洋学的转变——英学取代兰学的地位
一直以来以兰学为媒介与各外国之间的碰撞变得日益复
杂化,很快就不得不直接与各国进行正面的交涉,由此,英
语、俄语,以及其他外国语的研究开始盛行,兰学所具有的
特性在一点点发生变化、在充实更多的内容。到后来“洋学”
一词出现,并很快被广为运用。这个时期,与西洋医学书不
断被翻译、出版相媲美,志筑忠雄的《历象新书》、《求立法
论》,帆足万里的《穷理通》,青地林宗的《气海观澜》,川本
幸民的《气海观澜广义》,宇田川榕庵的《舍密开宗》、《植学
起源》,伊能忠敬制作的《大日本沿海舆地图》等层出不穷。
从现存文献来看,洋学所包括的学科领域主要有医学、天文
学、博物学、物理学、化学、历法、测量术、航海术、炮术、
世界地理学和少量的西方历史学,为使这些西方学术、新的
知识被当时日本的知识分子所读懂,在出岛的荷兰商馆的通
译,以及兰学研究者的学者们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14
此外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也有若干程度的扩
展,医学方面幕府直辖的种痘馆开始接种牛痘;人文科学方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总第 15 卷
40
面,西周和津田等人去荷兰留学,学习法律、经济、哲学等;
军事方面,在长崎开设海军传习所等,荷兰语独领风骚的局
面开始改变。
开国后相当长的时期内,兰学在来日的各国中仍然保持
其中心的地位,后来则逐渐将领先位置让于别国“,成为主流
的英学以其兴盛繁荣、发展之迅速,大大减弱了兰学的影响
力,并取而代之。”
15
从江户时代到明治初期,在引进欧美各
国文化、汲取西方现代文明方面,毋宁说,兰学发挥了重大
的作用,给予日本文化的影响是显著的、不可忽视的。总之,
洋学是江户中后期人们对西方学问的总称。在天主教布教时
代,它曾被称为“南蛮学”,在荷兰人入居日本出岛后的一段
时期内,则被称为“兰学”,进入明治时代后又被称为“西学”。


这些不同的称谓,是对西方学问在日本长达三个世纪里持续
发展各个阶段的形象概括,也反映出西方学问在日本不断传
播和逐渐深化递进的历程。
2. 洋学的历史作用——实理实用的主流精神
追求“实理和实用”,成为洋学悄然兴起的动机。实理是
对科学的认识,实用即技术的实际应用,两者之间存在着相
互反馈式的联系。许多立志钻研洋学的知识人,大都选择了
某一领域某一专门知识或技术,不遗余力地将其翻译成日文
并加以详尽的解释。其中对西方医术的介绍书籍仍然最引人
注目。
这时期洋学的研究热情扩展到自然科学的更多领域是其
主要特征,许多洋学者从19世纪初开始投身其内从事研究。
平贺源内发明温度计和摩擦发电机,标志着近代物理学在日
本诞生;青地林宗所著《气海观澜》,成为江户时代主要的物
理学教科书;帆足万里的《穷理通》更是日本自然科学史上
开创性的著作,因为他尝试着总揽宏广的自然现象与文化现
象,对其进行科学的、系统的说明;宇田川榕庵是洋学者中
研究化学的第一人;山片蟠桃集穷理精神与各种洋学知识于
一身,站在合理主义的立场上,深刻地批判传统的宇宙观、灵
魂观、自然观、历史观与经济观。在批判与追求的过程中,山
片升华为具有近代自然科学世界观与唯物主义思想的优秀洋
学家和启蒙思想先驱。
诸多学者认为在日本历史上的社会革命中,洋学所起的
作用是有限的,只是把它作为变革诸条件中的一个因素《。日
本史》对洋学的介绍也只用了不到2千字的篇幅。但是洋学
对西方近代科学的传播,对于恪守神道所标榜的神国观、又
长期接受佛儒两教文化熏陶的日本人来说,洋学所包含的合
理主义和精确实证的性质,无疑是一种风格迥异却又启迪蒙
味的新的精神食粮。在佛儒两教长期的精神统制下,人们或
沉湎于超度成性,或热衷于将儒家学问作为修身以完备社会
地位的手段,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完全倦怠了向天地万物生成、
生长、运动的实理探索的精神。在这样的背景下,洋学的传
播宛如吹向闷室的一缕清风,激发起有识之士们强烈的求知
欲望。
影响最大、由伊东玄朴的象先堂和绪方洪庵的适适斋的
民间洋学塾培养成就的人才逾千人,或成为医学、化学、兵
学等领域的名士,或作为明治年间著名的启蒙思想家和社会
活动家。例如佐久间象山提出的“东洋道德西洋艺术”的思
想,不仅在幕府时期成为下级武士们发起倒幕运动的指导思
想之一,而且在明治年间疾风骤雨般的近代化运动中亦成为
明治政府的政策思想。毫无疑问,在通往

近代化的曲折道路
上,洋学塾所养成的人才在传播西方近代科学知识、人文主
义思想以及幕末维新直至明治政府建成后的近代化运动中,
都完成了启迪蒙昧与改革中坚的作用。
洋学的内涵不仅是自然科学,它的方法论和哲学观毕竟
是形成近代世界观的最重要的因素,而科学观则引导人们正
确地看待世界的万事万物,因此并不是人为的政策所能阻挠
的。西方在信仰方面的布教被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拒绝,但
洋学却因其具备的现实性和实用性而悄然地深入人心,成为
当时日本人认识自然世界的武器。洋学中西方近代科学文化
不仅被保留下来,而且循着南蛮学——兰学——西学——近
代化的路线一直渗透到日本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迄今方兴未
艾。
注 释:
①相贺彻夫,《日本大百科全书》第23卷,页828,小学馆,1990年。
②杉田玄白,《兰学事始》,319页,载《世界教养全集》第17卷,平
凡社版,1974。
③~ 12 译自杉田玄白,《兰学事始》,319---353页,载《世界教养全
集》第17卷,平凡社版,1974。
13 王晓秋,《近代中日文化交流史》,页163,中华书局,2000
14 16 杉田玄白,《兰学事始》,327---362页,载《世界教养全集》
第17卷,平凡社版,1974。
15 杉田玄白,《兰学事始》,329---331页,载《世界教养全集》第17
卷,平凡社版,1974。
参考文献:
[1] 和辻哲郎.锁国——日本の悲剧[M],筑摩书房,1959年
[2] 小堀桂一郎.东西の思想闘争[M],中央公论社,1994年
[3] 昭田次郎.日本と西洋[M],平凡社,197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