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音乐本质与审美感受的对应关系问题研究

音乐本质与审美感受的对应关系问题研究

音乐美的本质与审美感受的对应关系问题研究

摘要:音乐是时间的艺术,具有抽象、无形的特征,而人的审美过程同样具有这两方面的性质。音乐与其表现的内容之间,在人的感觉中形成了同构关系的前提下,发生联觉的心理现象之后,音乐音响与听觉以外的感受之间达成了联觉对应关系,从而使得人们从音乐的声音材料中获得了非听觉的审美感受,进而完成了对音乐本质的审美过程。

关键词:对应关系同构联觉非听觉性感受

引言

千百年来,“音心对应”问题一直是音乐(美)学家探讨的焦点问题。音乐的美到底是通过怎样的形式为人们所感知?为什么看似简单的声音能够引起人们内心对周围世界的感受?音乐为何具有如此巨大的表现力,它真的可以直指人心吗?这些问号一个个地挡在了音乐爱好者甚至是专业人士的面前,使音乐成为一个越想说清就越说不清的东西。笔者在此类问题上做了一些初步的探索,希望能够用朴素易懂的语言回答一些音乐爱好者的部分疑问。

正文

音乐是一种时间的艺术,“每一个音在刚一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又消失了,充满了运动和不稳定”,1因此具有抽象、无形的特征。而人的审美过程,作为一种心理活动,同样具有无形的、抽象的性质。音乐的独特艺术价值,正体现于此。

音乐不是自然物,是人类根据自己的需要而创造的。在其身上必然附着了人的某些属性,人们努力地按照自己的审美需要创造出了音乐。“音乐的审美功能便是其本质功能,音乐的本质就体现在人与音乐的审美关系中。”2换句话说,音乐的产生,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审美感性需要。音乐自身就是直接为人的审美过程所需要的,且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另一方面,“作为人,具有情感深度上感

知和反应艺术体验的潜力。人类,不仅是身体的、社会的、理性的、情绪的和宗教的存在,而且是审美的生灵。”3既然人有审美需要,且由于音乐的美的本质,要满足人的这种需要,音乐具有“舍我其谁”的存在意义。因为“人的听觉审美需要是生理、心理历史积淀的必然结果,这种需要只有美的音乐才能满足。”4

以上有关音乐与审美二者关系的观点是普遍被人们所接受的,然而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音乐是没有能力表现任何事物的,无论它是一种情绪,一种精神状态,或是一种自然界的现象……等等。这是由它的本质所使然的。”5“这个本质就是音乐音响材料的两个根本属性:非视觉性与非语义性……以这两个根本属性为前提,可以作出以下推论:音乐不能如绘画、雕塑那样直接描摹表现对象的形状、色彩、位置等等视觉感受”,非视觉性使然;“音乐也不能向人们传达任何概念与逻辑关系,因此也没有表现概念及认识性内容的能力”,非语义性决定。6而我认为:正是这种非具象性、不确定性造就了音乐与人的审美感受之间的对应关系。聆听音乐的时候,由于它的“美”,人们必然会产生某种感觉,至于这种感觉是什么,当然因人而异。而且,最重要的是,无论产生何种感觉、情绪甚至情感,它们都是油然心生的,即所谓“音心对应”。再加之“音乐何须‘懂’”,只要它是美的,只要我们能够感受到这种美,只要这种美的事物能够激起我们心中的冲动,那么,音乐与我们的审美过程便构成了一种直接的对应关系。为什么我们会将一场大师的音乐会形容为“心灵的盛宴”,因为在聆听大师非凡的演奏之后,你会感受到心灵为之振奋,但又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用任何华丽的语言来形容都觉得不够准确、到位。这正式音乐的独特魅力所在——“言不清,艺术生”,是一种“不可言说的言说”。能够令人心潮澎湃,却又“说不清,道不明”。所以,有人问你对音乐会的感受的时候,你只能说出一个字“美!”

既然这样,那么音乐的美与人的审美过程究竟是怎样建立起联系的呢?二者又是如何对应的呢?这显然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音乐作为一种声音形式为人们所感知,音乐的声音形式同人的审美感受的样式之间的关系是最接近的。黑格尔的一段概括似乎可以对“对应关系”问题做以说明——“声音在运动和转变、出现、进展、斗争、自解决和消失中所显示出的各种差异和这种或那种内容以及心情和甚至用来把握这内容的情感这两方面的

内心本质,有远近程度不同的对应关系”,并且,“音乐凭声音的运动直接渗透到一切心灵活动的内在的发源地。”7

1、“同构”

在20世纪由于心理学的不断发展,理论家们对这种“对应关系”有了进一步的研究,苏珊·朗格就是其中的一位。当时的很多艺术理论家受到格式塔心理学“同形论”理论的影响,朗格将这一原理应用到艺术领域,她认为“艺术形式(音乐——笔者注)与我们的感觉、理智和情感生活的动态形式是同构的形式。”因此,朗格认为,艺术品(音乐)等同于情感的形式,“艺术品也就是情感的形式或是能够将内在情感系统地呈现出来以供我们认识的形式”,而非语义性的传达方式。她在解释这二者是如何建立起联系的时候,有如下的观点:“我们叫做‘音乐’的音调结构,与人类的情感形式——增强与减弱,流动与休止,冲突与解决,以及加速、抑制、极度兴奋、平缓和微妙的激发,梦的消失等等形式——在逻辑上有这惊人的一致……音乐是情感生活的音调摹写。这种形式的相似或逻辑结构的一致,对于符号与其所意味东西之间的关系来说,是首先不可缺少的。符号与其象征事物之间必须具有某种共同的逻辑形式。”8我们可以将这里的“符号”解释为音乐的形式,而根据朗格的“音乐是情感的象征形式”这一概括,“其象征事物”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情感,即审美感受(由于情感一词涉及到内容与形式、“自律”与“他律”等一系列尚未定论的问题,且不是本文讨论的内容,所以笔者将人的情感、情绪等表达概括为审美感受)。根据以上分析,可以将朗格的观点概括为:人们之所以能够从音乐中获得审美体验,是由于音乐与审美过程有着“共同的逻辑形式”,前者的运动能够引起后者相同形式的运动。音乐就是情感的“象征物”,所以我们能够从音乐中感受到音响之外的元素,音乐中美的元素与人的审美感受的对应关系是通过“同构”原则实现的。

朗格提出的“共同的逻辑形式”确实引起了我们的思考,在纷繁杂乱的问题中找到了研究的切入点,但其只是停留在一般语言化的叙述上,这种说明问题的方法是缺乏说服力的。更重要的是,朗格的所谓“同构”只是对音乐的形态和人的情感样式表面化的诠释,究竟这种“运动形式”是怎样的,并没有加以展开说明。而且,当中存在一定的问题,即“对应”的载体对象不清晰。根据格式塔的元理论“经验到的空间秩序在结构上总是和作为基础的大脑分布的机能秩序是同

一的”,9应用到对音乐表现过程的解释是:音乐音响的刺激会使大脑皮层形成一种知觉样式,当它与其它经验在大脑中所构造的样式相同或相似时,这样的音响与之前的经验构成了对应关系,使我们能够对音乐产生相应的感受。而“其它经验”正是朗格忽略的地方。

2、“联觉”

心理学有一个用来描述由于一种感受而引起另外一种心理现象的概念——“联觉”(synaesthesia,或译为“通感”)。它被定义为:“从一种感觉引起另一种感觉的心理活动”10。对这种现象的描写在文学作品里面经常见到。钱钟书先生曾下过一个定义:“在日常经验里,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往往可以彼此打动或交通,眼、耳、舌、鼻、身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颜色似乎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冷暖似乎会有重量,气味似乎会有锋芒。”这里“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即是“视听”知觉系统的通感现象。实际上感知世界中的通感现象要复杂得多,这里无需一一罗列。值得一提的是,这种通感现象的发生,为音乐审美体验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视角。音乐音响作为一种具有听觉属性的事物,使人们产生其它感觉、知觉、甚至是心理上的触动是可以作为一种正常的心理现象而出现的。我国著名学者周海宏教授对此做了大量研究。他发现,有一类词普遍地用于对各种感觉的描述中:比如,“高”、“低”普遍用于声音、色调、情绪等不同性质的语境;“强”、“弱”既可以用来表达听觉响度,也可描述视觉强度,甚至是情绪、情感的获得程度。以上这些不同感觉的相同表达说明了“无论听觉、视觉还是人的情感活动,在人的直觉体验中都有着某些潜在的联系,不同的刺激最终在人内心深处都可产生高低、强弱、节奏、紧张性等体验……我们把这种具有直觉类比性的事物在人的感觉中发生的联觉称之为‘同构联觉’。”11周海宏教授将音乐的几项基本要素分别作为唯一变量,使其与视觉亮度、空间知觉、物理属性、情态强度等不同的感觉系统之间发生联觉现象,用来说明以神经反射活动为中心的联觉机制的发生过程。(比如:在对与音高相关的联觉实验中,以不同亮度的图片作为音高与视觉亮度之间联觉的实验材料,得出了音频越高——视觉感越亮,反之——越暗的实验结论;在对音高与空间知觉联觉的实验中,图片材料使用了“埃菲尔铁塔”作为空间高度的参照,把另一个对象(月亮)放置在相对于铁塔的四种高度不同的位置,结果证明:音高越高,空间知觉

度越高;音高越低,空间知觉度越低。)在实验过程中,与声音相关联的音高、音强、时间变化、紧张度、新异性体验各项不同属性均会引起其他非听觉系统的相应刺激反应。此项实验以实证的角度为我们提供了以下结论:(一)“联觉是人类心理活动的自然规律”。(二)“来自听觉的音响感觉可以引起来自其他感觉系统中的感受,二者之间在感觉上相互转换的中介环节就是联觉的心理活动机制”。12通过实验我们了解到,我们感受音乐的过程(审美过程),在逻辑上是非常简单的,不过是音乐的美与我们的感觉系统发生了联觉对应关系,但它却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心理现象。至于这样复杂的心理活动机制是如何发生的,属于神经心理学研究的范畴,非本文讨论的内容。需要补充的是,人的心理活动是相当复杂多层的,联觉现象只是较初步的感知体验。若要获得更深层的感受,免不了认知经验的介入,这种由经验和联想介入的一系列知觉思维活动被成为“经验性认知联想”。以同构联觉为基础,“经验性认知联想的介入也是音乐审美过程中的重要现象”。13比如,帕格尼尼的一首器乐曲《钟》大量使用了短促的跳音作为旋律的发展动机,而正是由于我们熟知钟摆的滴答声这样的“经验”,所以在听到乐曲的时候,自然领会到乐曲所要表现的内容,甚至会发生联觉现象,似乎看到了钟摆不停摆动的视觉画面。而在传达一些较为复杂的情感体验、戏剧性或哲理性思想内涵的时候,经验性认知联想的作用更是必不可少。

至此,我们分析了人对于音乐的审美过程发生的一系列心理机制,旨在说明当我们接收到音乐这种声音信号的时候,会产生听觉以外的,诸如视觉、情绪、情感、甚至是哲理性思维等一系列感受体验,且这一过程是普遍存在,并为人类所共有的。音响材料传达给大脑,再通过联觉经验这一中介与人的内心世界的其他感受建立起联系,当然,大前提是在我们的内心深处积淀了一种能够与音乐的形式直接对应的情感样式,即音乐与其它事物的刺激在心理活动中形成了同构。

结语

以上是将音乐这样的信号如何传达信息的过程,以语言化的形式加以转化、描述出来。其实,这样的“翻译”过程似乎是多此一举的。由于音乐是人类创造的,所以人们自然有进入到音乐世界去感受其价值的能力,音乐自然有它自己的语言能为我们所感知,而且音乐语言要比文字更能接近人的审美理念。正如中国语言分为文言文和白话文,语种又有英语和中国话之分。只不过,文字语言是我

们交流的一种常用形式,加之,个人审美感受的差异性,音乐的世界也需要“翻译”工作,这也许正是音乐美学家研究成果的价值体现。所以,我们可以“懂”音乐,我们也可以不“懂”音乐,人类与音乐之间交流过程首先是在于感受和体验,人们不需要任何中介,便可以直接感受到音乐的美。但是,人的心理活动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联觉是一个自然发生的心理现象,加之经验的作用,使得人们在听到音乐一刻,自然会产生联想,由此引发一系列非听觉性的感受体验。经验的丰富导致体验的丰富,所以我们会从音乐中获得超出音响材料之外的大量内心感受,这也正是音乐带给我们的独特价值。不“懂”的人可以直接收获音符旋律之美,“懂”的人可以领略到音乐艺术中更深层次的美。音乐以其独特的神秘价值存在于人们的审美活动当中,成为了我们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并以其极大的感召力,像一块大磁铁一样,吸引着众多的“磁人”。只要你对美有所向往,那么就请带上一双耳朵,进入到音乐世界的磁场中,尽情感受音乐的美吧!

1黑格尔:《美学》,第三卷上册,商务印书馆,1979,P.346。

2张前:《音乐美学教程》,上海音乐出版社,2005,P.56。

3唐纳德A·霍德杰斯:《音乐心理学手册》,刘沛、任恺译,湖南文艺出版社,2006,P.45。4同2,P.61。

5斯特拉文斯基语。转引自《音乐语言》,戴克立·柯克,茅于润译。

6周海宏:《音乐及其表现的世界——对音乐音响与其表现对象之间关系的心理学与美学研究》,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6,P.2-3。(此段为周海宏陈述别人的观点)

7黑格尔语。转引自《音乐史论问题研究》,于润洋,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4,P.154-155。8苏珊·朗格语。转引自《音乐史论问题研究》,同上。

9柯勒:《格式塔心理学》,1929。见《音乐美学教程》,P.50。

10朱智贤:《心理学大词典》,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P.392.

11周海宏:《同构联觉——音乐音响与其表现对象之间转换的基本环节》,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90年第二期。

12周海宏:《音乐与其表现的世界》,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6年,P.126-128。

13同12。

参考文献:

1.黑格尔:《美学》,第三卷上册,商务印书馆,1979

2.张前:《音乐美学教程》,上海音乐出版社,2005

3.唐纳德A·霍德杰斯:《音乐心理学手册》,刘沛、任恺译,湖南文艺出版社,2006

4.周海宏:《音乐及其表现的世界——对音乐音响与其表现对象之间关系的心理学与美学研究》,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6

5.于润洋:《音乐史论问题研究》,,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4

6.柯勒:《格式塔心理学》,纽约出版社,1929

7.朱智贤:《心理学大词典》,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

8.周海宏:《同构联觉——音乐音响与其表现对象之间转换的基本环节》,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90年第二期。

9.苏珊·朗格:《情感与形式》,刘大基、傅志强、周发祥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

10.韩忠恩主编:《音乐文化史论丛》,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