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洞穴探险案判决书

洞穴探险案判决书

洞穴奇案判决书

纪元4299年5月上旬,五名探险队员威特莫尔,B,C,D,E在洞穴探险中发生山崩被困。通过无线电经专家告知,在短期内无法获救,从医学上看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也不能支撑到营救成功。死者威特莫尔首先提议可以通过抽签的方式决定吃掉一个成员,四被告听了专家的意见,接受了提议,并反复讨论了保证抽签公平性的数学问题,最终同意用一种掷骰子的方法来决定生死命运。然而,在掷骰子之前,威特莫尔宣布撤回约定。轮到威特莫尔时,一名被告替他掷骰子,同时要求威特莫尔对是否认同投票的公平性表态。威特莫尔没有表示异议。投掷的结果对威特莫尔不利,他就被同伴杀掉吃了。

在本案中,法官的争议焦点为该四名被告是否应判谋杀罪。本法官认为,本案事实清楚,问题在于法律应当在多大程度上或者什么意义上应用于该个案中。

本法官认为,当本案受害人威特莫尔提出依据掷骰子的方法来选出“食物”,且得到四名被告的同意时,五个人即形成一种共识,来实施这个计划。可看作五个人订立某一种契约,以机会均等的掷骰子的方法找出履行这个契约的人。但是威特莫尔在契约履行者确定之前单方面推出该契约,还是有效的。因为威特莫尔放弃的不仅是义务,还有自己附随着义务而来的权利——获得食物。所以威特莫尔的退出行为是有效的,在之后确定契约履行人的过程之中应该将其排除在外。虽然五个人曾经达成这种合意,但是威特莫尔的退出并不能够从根本上破坏这个契约。从契约的构成来看,除了去掉一个当事人,其余四人的抽中几率升高。但是获得的食物也相应增多,在客观上存活率随之上升。综合两个条件,对于生存率并不能影响多少。所以威特莫尔是否参与掷骰子并不是契约成立的必要条件。

而被告四人中的一人在威特莫尔拒绝履行约定的时候替他掷骰子的行为是无效的。因为威特莫尔已经做出不参加掷骰子行动的意思表示,并且这个意思表示是真实的出于自己意愿的,是有效的。而替代掷骰子的行为只是被告四人单方面形成四个人的合意而做出的行为,代表的不是威特莫尔,而是他们四个人。所以说替代掷骰子的行为是无效的。掷骰子的行为无效,所以依据此行为得出的结果当然无效。所以杀死威特莫尔也不是根据契约而做出的行为,而是被告四人根据自己的合意,通过掷骰子这种方法而做出的决定。

被告四人替代受害人威特莫尔掷骰子的行为违背了《纽卡斯国宪法》对于公民个人自由的规定。因为,即使是被困于密闭的洞穴内,威特莫尔五人仍然是纽卡斯国的公民,仍然拥有着《宪法》所规定的广泛的自由——有权力做出参与或不参与某约定的自由。所以,被告四人侵犯了受害人威特莫尔的个人自由。

与此同时,在被告中一人代替威特莫尔掷出骰子并造成对其不利的结果时候,威特莫尔显然成为四人眼中共同的食物。但被“选为食物”的威特莫尔早在开始掷骰子时便宣布推出且该行为有效,所以被告四人当时获取食物的方法无外乎是要依靠暴力取得。因此,我们可以合理推测,在威特莫尔被同伴杀死并吃掉的过程中必然产生了暴力冲突,尽管五个人都已经非常虚弱,体力不支,但是以一敌四显然还是的寡不敌众。被告四人在这个已经把威特莫尔当做一种猎物而不是一个人来对待,他们的目标就是杀死威特莫尔,这又显然产生一种新的法律关系。四人在这时已然构成谋杀。首先,四人有杀死威特莫尔的共同的故意;其次,四人为了造成威特莫尔死亡的后果付出行动。因为想退出约定的威特莫尔显然不会坐以待毙,这直接就有了暴力冲突。再次,四人将其当做食物吃掉,显然已经达成了故意杀人的既遂。被告四人的行为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故意杀人行为。何况,在谋杀案中,被害人同意与否

洞穴探险案判决书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