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120个文言文实词小故事

120个文言文实词小故事

120个文言文实词小故事

?爱

楚人爱()其子,虽爱()钱财,于其子之求而无不应。其子成人,有陶氏之风独爱()菊,众人爱()其高洁,称之。

约其茶亭见之,爱()而不见。楚人爱(宠爱)其子,虽爱(吝惜)钱财,于其子之求而无不应。其子成人,有陶氏之风独爱(喜爱)菊,众人爱(爱慕)其高洁,称之。约其茶亭见之,爱(隐藏)而不见。

?安

战国间,诸侯欲觅安()闲之地,得旦夕安()寝,常与邻国相安(),以为无患。时有寇盗相侵,而能安()如泰山,所求衣食所安(),于是去险要之远地安()军,败矣。逝者如斯,而今安()在哉?

战国间,诸侯欲觅安(安全)闲之地,得旦夕安(安逸)寝,常与邻国相安(安抚),以为无患。时有寇盗相侵,而能安(安稳)如泰山,所求衣食所安(养),于是去险要之远地安(安置)军,败矣。逝者如斯,而今安(哪里)在哉?

?被

屈原忠而被()谤,既黜,其思忧且幽。被()发被()氅行吟泽畔。虽大雪被()衣,身被()十余创,尤不为苦也。

屈原忠而被(表被动)谤,既黜,其思忧且幽。被(披散)发被(通“披”,披在身上或穿在身上)氅行吟泽畔。虽大雪被(覆盖)衣,身被(遭受)十余创,尤不为苦也。

?倍

苏武陷匈奴,不倍()节义。乡情于游子过百倍()。十年间,每逢佳节,犹倍()思亲。

苏武陷匈奴,不倍(通“背”,背离)节义。乡情于游子过百倍(原数基础上增加的相等数)。十年间,每逢佳节,犹倍(更加)思亲。

?本

柳宗元本()求宦达,而谪柳州;近自然,植木本(),反其本()也;

多有所得。后人将其所述辑成多本(),即今日所见本(),以本()其当日心境。

柳宗元本(本来)求宦达,而谪柳州;近自然,植木本(草木的根),反其

本(根本)也;多有所得。后人将其所述辑成多本(量词,书册的计量单位),即今日所见本(版本),以本(推究)其当日心境。

?鄙

晋之鄙()有二人,临秦地则曰:“鄙贱之人,当其求谅。”居久,则鄙()秦人曰:“秦人亦不过如此,皆如蛮夷之鄙〔)人。”

晋之鄙(边疆)有二人,临秦地则曰:“鄙贱之人,当其求谅。”居久,则鄙(轻视)秦人曰:“秦人亦不过如此,皆如蛮夷之鄙〔浅陋无知)人。”

?兵

陈涉初起之时,用兵()之道不及秦国之谋士,而能削木为兵(),以疲惫之兵(),遂灭秦。得天下后,其幼时之友触其颜面,左右欲兵()其友,勿劝。

陈涉初起之时,用兵(兵法)之道不及秦国之谋士,而能削木为兵(兵器),以疲惫之兵(军队),遂灭秦。得天下后,其幼时之友触其颜面,左右欲兵(伤害)其友,勿劝。

?病

桓公身有疾.左右病()之,求扁鹊治,而不治,病()入内脏,遂死。

后人以为此事非大臣之过也,乃桓公之病〔)。今人常以此相诟病()。

桓公身有疾.左右病(担心)之,求扁鹊治,而不治,病(疾病)入内脏,遂死。后人以为此事非大臣之过也,乃桓公之病〔缺点)。今人常以此相诟病(责备)。

?察

郡守察〔)李密孝德之事,告于帝,左右以为不能察(),然帝以为李密品之察察(),乃众人之范,于是令其郡守察()孝廉,足见帝之察()。

郡守察〔观察)李密孝德之事,告于帝,左右以为不能察(明察),然帝以为李密品之察察(洁净的样子),乃众人之范,于是令其郡守察(推举)孝廉,足见帝之察(明智)。

?朝

邹忌旦日朝()服衣冠,于朝()谏齐王。齐王纳其谏。其后,齐国日盛,弱国来朝(),经数年之久。邹忌闻名天下,为历朝()谋臣所景仰。

邹忌旦日朝(早晨)服衣冠,于朝(朝廷)谏齐王。齐王纳其谏。其后,齐国日盛,弱国来朝(朝见),经数年之久。邹忌闻名天下,为历朝(朝代)

谋臣所景仰。

?曾

愚公自曾()祖起居于太行、王屋山下。因太行、王屋二山阻隔,出入不便,愚公全家曾()齐议移山.于是率妻子移山,几度春秋,山不加少。

愚公之邻人智叟望山上曾()云,笑之。愚公笑曰:“何曾()不若孩儿?

世代移山,终有竟日。”

愚公自曾(指自己相隔现代的亲属)祖起居于太行、王屋山下。因太行、王屋二山阻隔,出入不便,愚公全家曾(曾经)齐议移山.于是率妻子移山,几度春秋,山不加少。愚公之邻人智叟望山上曾(通“层”)云,笑之。愚公笑曰:“何曾(竟)不若孩儿?世代移山,终有竟日。”

?乘

陶渊明手握《左传》,乘()彼垝垣,阅至“公与之乘()”,感慨古代帝王虽善因利乘()便而终亡,顿生归家之心,一路冒风乘()雪,至家,心乃定,居家乘()化以归尽。

陶渊明手握《左传》,乘(登)彼桅垣,阅至“公与之乘(乘坐)" ,感慨古代帝王虽善因利乘(凭借)便,终而亡,顿生归家之心,一路冒风乘(冒着)雪,至家,心乃定,居家乘(顺应)化以归尽。

?诚

蔺相如携和氏璧至秦,足见赵国之诚(),而秦王佯召有司案图指从此以往十五都予赵。相如度秦王诚()无意,乃遣从者怀璧于赵,后秦诚()

如此。

蔺相如携和氏璧至秦,足见赵国之诚(诚意),而秦王佯召有司案图指从此以往十五都予赵。相如度秦王诚(确实)无意,乃遣从者怀璧于赵,后秦诚(果真)如此。

?除

荆轲以义闻天下,燕太子使人召之。荆轲始不愿,太子以诚待,三顾其舍,亲除()其东屋之除〔)尘,引荆轲之车,荆轲感之应允,与太子归。太子除()其官职,令其刺秦王。荆轲曰:“除()吾死,不者事定成!”

荆轲以义闻天下,燕太子使人召之。荆轲始不愿,太子以诚待,三顾其舍,亲除(除掉)其东屋之除〔台阶)尘,引荆轲之车,荆轲感之应允,与太子归。太子除(授予官职)其官职,令其刺秦王。荆轲曰:“除(除非)吾死,不然事定成!”

?辞

屈原德高,作《楚辞()》,其辞()美,子兰欲以叛国之辞()除之。

屈原曰:“死且不辞(),何惧之有?”后为楚王所逐,辞()亲戚,见放楚之汨罗。

屈原德高,作《楚辞(古代的一种文体)》,其辞(文辞)美,子兰欲以叛国之辞(借口)除之。屈原曰:“死且不辞(推辞),何惧之有?”后为楚王所逐,辞(辞别)亲戚,见放楚之汨罗。

?从

樊哙从()军,从()刘邦征伐。后项羽设宴于鸿门,欲杀刘邦,张良见势急,至军门见樊哙,樊哙从()良计,斥项王。项王不识此人,问所从()来,欲杀之,樊哙不顾。项王感其勇猛,命其从()良坐。

樊哙从(参加)军,从(跟随)刘邦征伐。后项羽设宴于鸿门,欲杀刘邦,张良见势急,至军门见樊哙,樊哙从(听从)良计,斥项王。项王不识此人,问所从(由,自)来,欲杀之,樊哙不顾。项王感其勇猛,命其从(挨着)良坐。

?殆

归有光家遭火,势急殆(),物件殆()尽,唯余项脊轩。归有光以为殆()有神助,后重修之。

归有光家遭火,势急殆(危险),物件殆(接近)尽,唯余项脊轩。归有光以为殆(大概)有神助,后重修之。

?当

李斯为秦相,当()政。当()是时,敌虎视秦,李斯令将当()关隘,敌临,守将退之,按律当()死。李斯念其功,以功当()罪,于其当()死之际活之,后令其当()出使之职,守将涕落曰:“此事,名我固当()。吾定效力,不负君望!”

李斯为秦相,当(掌握)政。当(在)是时,敌虎视秦,李斯令将当(把守)关隘,敌临,守将退之,按律当(判决)死。李斯念其功,以功当(相抵)泽,于其当(将)死之际活之,后令其当(任)出使之职,守将涕落曰:“此事,名我固当(恰当)。吾定效力,不负君望!”

?道

苏洵欲往京城,道()泰山间行,遇隐士行于道(),憩于茶亭,论秦国与六国之事,隐士举兵家之道(),以为六国用兵之道()不及秦国,苏洵不以为然。二者言辞激烈,未能休也。人道()此事:孰闻道()多也?

苏洵欲往京城,道(取道)泰山间行.遇隐士行于道(道路),憩于茶亭,论秦国与六国之事,隐士举兵家之道(主张),以为六国用兵之道(策略)不及秦国,苏洵不以为然。二者言辞激烈,未能休也。人道(谈论)此事:孰闻道(道理)多也?

?得

临川人张奇游学得()一书,乃安石所著。曰:“吾得()珍宝事之”,后读之,快然自足,多有所得(), 以为安石所言得()之。

临川人张奇游学得(获得)一书,乃安石所著。曰:“吾得(应该)珍宝事之”,后读之,快然自足,多有所得(心得), 以为安石所言得(得当)之。

?度

宋妻往市买鞋,途遇小涧,一跃度()之,至市方知忘度(),徘徊几度()欲反,度()之再三,则度()其夫脚之大小,未成。反家,其夫见妻空反,以为玩乐无度(),责其不知以脚度()鞋之大小。后人度()曲词讽之,以为其家如国,无法度(),岂不谬哉?

宋妻往市买鞋,途遇小涧,一跃度(越过)之,至市方忆忘度(尺码),徘徊几度(次)欲反.度(考虑)之再三,则度(估计)其夫脚之大小,未成,反家,其夫见妻空反,以为玩乐无度(限度),责其不知以脚度(衡量)鞋之大小。后人度(创作)曲词讽之,以为其家如国,无法度(法度),岂不谬哉?

?非

唐有二人,一老一少,席间论陈涉灭秦,老者曰:陈涉非()有兵家之能而灭秦。少者非()之,曰:此言非()也,陈涉胜于民心也。

唐有二人,一老一少,席间论陈涉灭秦,老者曰:陈涉非(没)有兵家之能而灭秦。少者非(反对)之,曰:此言非(错误)也,陈涉胜于民心也。

?复

天启年间,皇上好蟋蟀。江南成名找之,至一大观园,其中亭台楼阁。池水逶迤,水复()荡漾,成名掷一石子,波浪顿生,顷之,又复()如初。前行,一老人见之,问其话,成名不敢出言以复(),后老人自言因找蟋蟀至此,成名乃与之言,偕往求蟋蟀。得一,成名以其小,劣之。试令之与鸡斗,无不胜者。两人喜,相约明日复()往。

天启年间,皇上好蟋蟀。江南成名找之,至一大观园,其中亭台楼阁。池水逶迤,水复(重叠,繁复)荡漾,成名掷一石子,波浪顿生,顷之,又复(恢复)如初。前行,一老人见之,问其话,成名不敢出言以复(答复),后老人自言因找蟋蟀至此,成名乃与之言,偕往求蟋蟀。得一,成名以其小,劣之。试令之与鸡斗,无不胜者。两人喜,相约明日复(再)往。

?负

赵国得和氏璧,秦王闻之,负()强以城十五求之。赵国之臣纷议,蔺相如以为必许之.以负()秦曲。赵王召相如负()和氏璧往之。相如临行曰:“必不负()赵。”至秦,秦王不睬,相如知秦王负()约,令从怀

璧归赵。后人评曰:秦王有妇人之仁,若执意求之,则胜负()不易量。

赵国得和氏璧,秦王闻之,负(倚仗)强以城十五求之。赵国之臣纷议,蔺相如以为必许之.以负(使承担)秦曲。赵王召相如负〔背着)和氏璧往之。相如临行曰:“必不负(辜负)赵。”至秦,秦王不睬,相如知秦王负(背弃)约,令从怀璧归赵。后人评曰:秦王有妇人之仁,若执意求之,则胜负(失败)不易量。

?盖

姚鼐游泰山,路有树,枝枝相覆盖(),其叶如盖()。登之愈难,忆项羽气盖()世,又登之。见一古物,其文如新无损,盖()古人遗之。

姚鼐游泰山,路有树,枝枝相覆盖(遮盖),其叶如盖(伞)。登之愈难,忆项羽气盖(超过)世,又登之。见一古物,其文如新无损,盖(大概)古人遗之。

?故

项伯与张良有故(),遇项王欲杀刘邦,故()前往告良。良初见,问之:“公何故()至此?”伯具言所闻。良听之,急以告。邦故()

嫌良告之迟,良细述原委,刘邦颜色少解。

项伯与张良有故(交情),遇项王欲杀刘邦,故(所以)前往告良。良初见,问之:“公何故(原因)至此?”伯具言所闻。良听之,急以告。邦故(仍旧)嫌良告之迟,良细述原委,刘邦颜色少解。

?顾

刘备欲振汉室,招贤才,三顾()孔明之庐。初始,其见远地有一草庐,以为孔明之庐,叩门问之,僮仆曰非也。刘备疑孔明之计,临行顾()

之,后顾()反,再求之。如此再三,乃见。孔明因顾()其家人,则曰:“顾()吾念之,家人无以为托。”刘备令从安之,孔明方许。

刘备欲振汉室,招贤才,三顾(拜访)孔明之庐。初始,其见远地有一草庐,以为孔明之庐,叩门问之,僮仆曰非也。刘备疑孔明之计,临行顾(回头看)之,后顾(还)反,再求之。如此再三,乃见。孔明因顾(关心)其家人,则曰:“顾(不过)吾念之,家人无以为托。”刘备令从安之,孔明方许。

?固

齐据险地之固(),敌攻,将欲战。齐将田忌固()止之。以敌将屡有建树,有自满之心,日益骄固()。田忌故固()壁不战,方胜之。史论:齐固()有胜之势,且田忌有谋略,岂不胜哉?

齐据险地之固(坚固),敌攻,将欲战。齐将田忌固(坚决)止之。以敌将屡有建树,有自满之心,日益骄固(固执)。田忌故固(坚守)壁不战,方

胜之。史论:齐固(本来)有胜之势,且田忌有谋略,岂不胜哉?

?归

曹操进犯孙吴,而此时大小乔来归(),周瑜雄姿英发,且吕蒙既归(),使江东之属归()之,孙权兵强马壮,曰:“吾纳贤进士,必胜之。”

曹操进犯孙吴,而此时大小乔来归(女子出嫁),周瑜雄姿英,且吕蒙既归(回来),使江东之属归(归附)之,孙权兵强马壮,曰:“吾纳贤进士,必胜之。”

?国

苏轼左迁于杭州,去国()怀乡,然其生性豁达,未几,自谓此为乐国()。筑堤浚池,于国()于民有大利,其之于国(),亦足尽心耳也矣。

苏轼左迁于杭州,去国(国都)怀乡,然其生性豁达,未几,自谓此为乐国(地方)。筑堤浚池,于国(国家)于民有大利,其之于国(国事),亦足尽心耳也矣。

?过

信陵君过()侯生门,闻侯生有才,欲过()之。令仆从访之,未果,信陵君督过(),仆从以为过()矣。又令访之,仆从再访,乃闻侯生外出,不过()几日便归。信陵君见侯生曰:“吾未能先闻之,是吾之过()

也。”

信陵君过(经过)侯生门,闻侯生有才,欲过(拜访)之。令仆从访之,未果,信陵君督过(责备),仆从以为过(过分)矣。又令访之,仆从再访,乃闻侯生外出,不过(超过)几日便归。信陵君见侯生曰:“吾未能先闻之,是吾之过(过错)也。”

?何

邹忌身高八尺有余,左右以为美,邹忌自以为不及徐公之美,则曰:“吾何()能及徐公也。”邹忌上朝,齐王问曰:“卿上朝何()事?”

忌具答,且谓齐王蔽深。齐王闻之,叹道:“何()者?寡人之蔽,何()其甚也!"

何邹忌身高八尺有余,左右以为美,邹忌自以为不及徐公之美,则曰:“吾何(怎么)能及徐公也。”邹忌上朝,齐王问曰:“卿上朝何(什么)事?' ’忌具答,且谓齐王蔽深。齐王闻之,叹道:“何(为什么)者?寡人之蔽,何(多么)其甚也!"

?恨

刘兰芝与焦仲卿相爱,为焦母所拆,别时真乃“生人作死别,恨()恨那可论”,此恨()绵绵亦无所释.世人惜之也。

恨刘兰芝与焦仲卿相爱,为焦母所拆,别时真乃“生人作死别,恨(愤恨)恨那可论”,此恨(遗憾)绵绵亦无所释.世人惜之也。

?胡

汉时,李陵受诏抗胡()人,后困降于胡。皇上诛其族。司马迁为之辩,谓上胡()不法先王之道,皇上斥曰:“一派胡言。”大臣皆不敢言。

如此,国胡()以富强?

汉时,李陵受诏抗胡(泛指北方边地与西域的民族)人,后困降于胡。皇上诛其族。司马迁为之辩,谓上胡(为什么)不法先王之道,皇上斥曰:“一派胡言。”大臣皆不敢言。如此,国胡(什么)以富强?

?患

古时有师徒二人,师授其徒捕虎之法。其徒学之,不几日便以为得法,自诩于人前。其师患()其未得要领。一日,其徒上山捕虎,令其以法试之,未得。归之,训曰:“人之患()在自诩,此或终为患()也。”

古时有师徒二人,师授其徒捕虎之法。其徒学之,不几日便以为得法,自诩于人前。其师患(担心)其未得要领。一日,以其徒上山捕虎,令其以法试之,未得。归之,训曰:“人之患(毛病)在自诩,此或终为患(灾难)也。”

?或

李蟠求学于韩愈,始或()于嬉,嗜玩,或()逃。愈惩其曰:“为学,贵在恒也。为学或()匪恒,则或()师焉,或否焉,小学而大遗。”李蟠闻后,方心定,乃有所成。众人以为愈之功。后或()责愈,以为童为学,当顺自然,后功或()未易量。

李蟠求学于韩愈,始或(迷惑) 于嬉,嗜玩,或(有时)逃。愈惩其曰:“为学,贵在恒也。为学或(倘若)匪恒,则或(有的)师焉,或否焉,小学而大遗。”李蟠闻后,方心定,乃有所成。众人以为愈之功。后或(有人)责愈,以为童为学,当顺自然,后功或(或者)未易量。

?疾

蔡人有足疾(),不能疾()走。家人寻医。镇上有医,术高,常解民之疾()苦。后蔡人愈,家人谢医曰:“乡间有庸医,尝疾()尔术,所幸未听之也。”医曰:“吾疾()天下如此者也。”

蔡人有足疾(疾病),不能疾(快)走。家人寻医。镇上有医,术高,常解民之疾(痛苦)苦。后蔡人愈,家人谢医曰:“乡间有庸医,尝疾(嫉妒)尔术,所幸未听之也。”医曰:“吾疾(痛恨)天下如此者也。”

?及

陈留为人善,才能非及()友人。一日,与友山中狩猎,见一兔,猛追之。

殆及()之,忽见一蛇,兔脱,留为蛇所伤而不知所措,及()友至,而毒已入心矣。陈留且死,曰:“此事及()友,及()家宜善释。愿及()吾未去之时托孩于尔。清明及()中元,于吾墓焚纸而已。”言毕遂死。

陈留为人善,才能非及(比得上)友人。一日,与友山中狩猎,见一兔,猛追之。殆及(赶上)之,忽见一蛇,兔脱,而为蛇所伤而不知所措,及(等到)友至,而毒已入心矣。陈留将死之时,曰:“此事及(牵连到)友,及(到)家不宜扬。愿及(趁)吾未去之时托孩于尔。清明及(与)中元,于吾墓焚纸而已。”言毕遂死。

?即

庄公初即()位,即()令人击邻国,众人以为不妥。公曰:“不然,即()患邻之兵至。”固出兵。兵既出,大败,卒三万葬于南山,庄公悔。

国人指其址,曰:“此即()万人墓也。

庄公初即(登上)位,即(就)令人击邻国,众人以为不妥。公曰:“不然,即(就)患邻之兵至。”固出兵。兵既出,庄公悔,使人阻。大败,卒三万葬于南山。国人指其址,曰:“此即(就是)万人墓也。

?既

苏轼于七月既望,与友乘舟游赤壁。既()而,浪生船摇,友欲归之,轼曰:“既()来之,则安之。”待波既()平,友方安。

苏轼于七月既望,与友乘舟游赤壁。既(不久)而,浪生船摇,友欲归之,轼曰:“既(既然)来之,则安之。”待波既(已经)平,友方安。

?假

苏武送匈奴使留汉者归国,与副将张胜及假()吏惠等募士百余人俱行,途遇险滩,假()舟渡,至匈奴,方知匈奴使假()也。州官闻知,急令属下捕之,属下求假(),州官不许,乃往。

苏武送匈奴使留汉者归国,与副将张胜及假(临时充任)吏惠等募士百余人俱行,途遇险滩,假(借助)舟渡,至匈奴,方知匈奴使假(假的)也。

州官闻知,急令属下捕之,属下求假(假期),州官不许,乃往。

?间

周瑜欲出行,令出行间()鲁肃代职。途中见草屋八九间(),令卒查之。

少间(),屋内掷一纸出,令其道后山间()行。小人间()进言,欲令周瑜、鲁肃不和,鲁肃知小人间()之,曰:“吾二人之事,汝何间()焉?瑜闻之,于行间()致书一封于肃,令其与外人间()隔。肃曰:“君子纳言须察其真。人进言理当如此,勿罚。”小人闻言甚愧,终不再

言。

周瑜欲出行,令出行间(处于一定的空间或时间里)鲁肃代职。途中见草屋八九间(量词),令卒查之。少间(一会儿),屋内掷一纸出,令其道后山间(从小路)行。小人间(间或)进言,欲令周瑜、鲁肃不和,鲁肃知小人间(挑拨)之,曰:“吾二人之事,汝何间(参与)焉?瑜闻之,于行间(间隙)致书一封于肃,令其与外人间(隔离)隔。肃曰:“君子纳言须察其真。人进言理当如此,勿罚。”小人闻言甚愧,终不再言。

?见

王昭君天生丽质.入宫后籍籍无名。后匈奴朝见()汉元帝,求和亲。元帝见()昭君,方知其绝色,有悔,乃悟见()欺,而事成定局,遂放行。

昭君行胡地,风吹草低见()牛羊,忆与父母无见()之日,悲从中来,不由叹道:“昔日入宫时,父母见()叮咛,嘱我早还家。今日一去,永生不得见父母矣!”泪落,大雁见()之,亦为之落,以此见()其美貌也。

王昭君天生丽质.入宫后籍籍无名。后匈奴朝见(拜见)汉元帝,求和亲。

元帝见(召见)昭君,方知其绝色,有悔,乃悟见(表被动)欺,而事成定局,遂放行。昭君行胡地,风吹草低见(通“现”)牛羊,忆与父母无见(见面)之日,悲从中来,不由叹道:“昔日入宫时,父母见(放在动词前,表示对自己怎么样,相当于“我”)叮咛,嘱我早还家。今日一去,永生不得见父母矣!”泪落,大雁见之,亦为之落,以此见(知道)其美貌也。

?解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牛怒且吼,王惧,庖丁以刀刺之,牛毙。王见其技甚高,疑之,庖丁解()其惑也。文惠君方解()其理,色少解()。

文惠君后以之治国,终解()内忧外患。

庖丁为文惠君解(解剖)牛。牛怒且吼,王惧,庖丁以刀刺之,牛毙。王见其技甚高,疑之,庖丁解(解释)其惑也。文惠君方解(理解)其理,色少解(缓解)。文惠君后以之治国,终解(免除)内忧外患。

?就

晋武帝征李密为太子洗马,李密以赡养祖母具表不就()职。州官令人持刀就()之,迫曰:“不者,请就()汤镬。”李密不为所动,遂不就()车。

晋武帝征李密为太子洗马,李密以赡养祖母具表不就(就职)职。州官令人持刀就(靠近)之,迫曰:“不者,请就(受,接受)汤镬。”李密不为所动。遂不就(登)车。

?举

陈涉亡,众豪杰举()项羽为帅。约定先入咸阳者为王。不意刘邦先举()咸阳,项羽设宴于鸿门,欲杀刘邦,然意不决,范增举()玉玦促之。樊哙闯入,声讨秦王杀人如不能举(),且举()沛公待项王之事,告项王莫令事不举()。

陈涉亡,众豪杰举(推举)项羽为帅。约定先入咸阳者为王。不意刘邦先举(攻取)咸阳,项羽设宴于鸿门,欲杀刘邦,然意不决,范增举(举起)玉玦促之。樊哙闯入,声讨秦王杀人如不能举(尽,全都),且举(举出)沛公待项王之事,告项王莫令事不举(像样子)。

?绝

晋人有美玉,邻人凯觎,屡盗而不得,为绝()邻人之念,晋人遂率妻子至桃源绝()境,途遇江河,假舟揖而绝(),后至无人处,而闻妙声,目力所绝(),亦无所见,其子仰望,见一大鹏,绝()云气,图南飞。

妻子皆以为妙,遂居于此。

晋人有美玉,邻人凯靓,屡盗而不得,为绝(断绝)邻人之念,晋人遂率妻子至桃源绝(与世隔绝)境,途遇江河,假舟揖而绝(横渡),后至无人处,而闻妙声,目力所绝(尽),亦无所见,其子仰望,见一大鹏,绝(直上穿过)云气,图南飞。妻子皆以为妙,遂居于此。

?堪

刘兰芝昼夜勤作息,阿姥仍不满,曰:“不堪()吾儿妇。”令其子休之。其子与兰芝情真,以为堪()与贤人比,而畏其母,亦无术,遣之。

每至节气,心痛难堪()。

刘兰芝昼夜勤作息,阿姥仍不满,曰:“不堪(胜任)吾儿妇。”令其子休之。其子与兰芝情真,以为堪(能够)与贤人比,而畏其母,亦无术,遣之。每至节气,心痛难堪(忍受)。

?克

齐将率众与魏战于桂陵,既克(),威震天下。齐兵战后日益骄纵,未能克()己,以致民怨四起,皆以为身处富强之国而不克()蒙其泽。!

齐将率众与魏战于桂陵,既克(战胜),威震天下。齐兵战后日益骄纵,未能克(约束)己,以致民怨四起,皆以为身处富强之国而不克(能够)蒙其泽。!

?类

宋人刘某,形类()橐驼者,树之茶类(),其法异。众人怪之,问其以。

刘举类()讲解之,众皆以为其义之深。

宋人刘某,形类(类似)橐驼者,树之茶类(种类),其法异。众人怪之,问其以。刘举类(事物)讲解之,众皆以为其义之深。

?怜

陌上有丽人,可怜()体无比,而家无亲人怜()之。逢战火,随众流浪,一路艰辛,众皆怜()之。祸后归家,可怜()焦土一片。

陌上有丽人,可怜(可爱)体无比,而家无亲人怜(爱惜)之。逢战火,随众流浪,一路艰辛,众皆怜(怜悯)之。祸后归家,可怜(可惜)焦土一片。

?弥

古时有一人,治学旷日弥()久,烦之。一日外出,遇雨,久不止,仰弥()天之云,心之弥()烦,归家,方心安。

古时有一人,治学旷日弥(长久)久,烦之。一日外出,遇雨,久不止,仰弥(满,遍)天之云,心之弥(更加)烦,归家,方心安。

?莫

日莫()时分,有好友二人离于沧州,二人皆语友人曰莫()相忘,其一人曰:“人当重义,不义之财莫()取。如此,莫()能加害于尔也。”

日莫(同“暮”,晚)时分,有好友二人离于沧州,二人皆语友人曰莫(不要)相忘,其一人曰:“人当重义,不义之财莫(不)取。如此,莫(没有谁)能加害于尔也。”

?明

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明()道德之广崇,拓人间之美景,郡之人皆以为明()也。一日出游,见江船灯火独明(),闻湖上有筝声,听之有如仙乐。滕子京欲至观其由,遂亮起火把,行之甚远未至,然火不足以明()也,遂罢。

滕子京请守巴陵郡,越明(第二年)年,政通人和,明(阐明)道德之广崇,拓人间之美景,郡之人皆以为明(贤明)也。一日出游,见江船灯火独明(明亮),闻湖上有筝声,听之有如仙乐。滕子京欲至观其由,遂亮起火把,行之甚远未至,然火不足以明(照明)也,遂罢。

?内

李密自小家穷,家无应门之僮,内()怀忧国之计,而朋友亲之。李密常内()朋友于家,晤言一室之内(),抒满腔豪情,歌窈窕之章。

李密自小家穷,家无应门之僮,内(内心)怀忧国之计,而朋友亲之。李密常内(通“纳”,接纳)朋友于家,晤言一室之内(里面),抒满腔豪情,歌窈窕之章。

?期

陈人母逝,遵乡人之规,期()功之亲皆来吊唁。后陈人外出,其妻与之

约以一年为期()。期()年之后,妻未见其归,又数年,仍未见其归,悲而曰:“为何不见归?一年之期早逝,吾期()归。莫非与佳期()而忘归耶?”

陈人母逝,遵乡人之规,期(穿一周年孝服的人)功之亲皆来吊唁。后陈人外出,其妻与之约以一年为期(规定的时日)。期(一周年)年之后,妻未见其归,又数年,仍未见其归,悲而曰:“为何不见归?一年之期早逝,吾期(期望)归。莫非与佳期(约会)而忘归耶?' '

?奇

魏人见一舟,约七分有奇(),甚奇()之,叹曰:“天下奇()才多矣!

"

魏人见一舟,约七分有奇(余),甚奇(引以为奇)之,叹曰:“天下奇(奇异的)才多矣!"

?迁

白居易初入仕时,帝见之,以为奇才,授秘书省校书郎,后迁()为翰林学士。白居易不畏权贵近臣,直言上书论事,常论及前朝迁()灭之事。

后因触怒皇帝,帝左迁()其为江州司马。

白居易初入仕时,帝见之,以为奇才,授秘书省校书郎,后迁(晋升)为翰林学士。白居易不畏权贵近臣,直言上书论事,常论及前朝迁(改变)灭之事。后因触怒皇帝,帝左迁(贬谪)其为江州司马。

?请

外敌来犯,曹刿请()见,曰:“吾虽山野之人,尚能效力,请()从将战。”帝许之。胜归,帝设宴,为其庆功。席间,有大臣知曹刿不善音,欲俾其出丑,请()其奏瑟以助兴。

外敌来犯,曹刿请(请求)见,曰:“吾虽山野之人,尚能效力,请(请让我)从将战。”帝许之。胜归,帝设宴,为其庆功。席间,有大臣知曹刿不善音,欲俾其出丑,请(希望某人做某事)其奏瑟以助兴。

?穷

苏轼为杭州太守,见一人有才而穷()厄,于路泣之,轼助之,并告其曰:“岂效阮籍穷()途之哭?当穷()且益坚,不可无气节。”此人铭记于心。后至长江叹曰:“吾生须臾,长江无穷(),有生之年当如苏太守。”

苏轼为杭州太守,见一人有才而穷(失意)厄,于路泣之,轼助之,并告其曰:“岂效阮籍穷(走投无路)途之哭?当穷(处境艰难)且益坚,不可无气节。”此人铭记于心。后至长江叹曰:“吾生须臾,长江无穷(尽),有生之年当如苏太守。”

?去

曹操率军南征,至河边,此地去()乡千里,见江水东()去,回首去()日苦难,感慨颇多。又见士卒皆思乡,士气不振。为去()晦气,捉小鸟留军营。小鸟久住军营,人至不去()。士卒见之,大喜,遂士气大增。

曹操率军南征,至河边,此地去(距离)乡千里,见江水东(向东)去,回首去(过去的)日苦难,感慨颇多。又见士卒皆思乡,士气不振。为去(除去)晦气,捉小鸟留军营。小鸟久住军营,人至不去(离开)。士卒见之,大喜,遂士气大增。

?劝

韩愈学识渊博,常劝()人不拘于时以学习,人皆敬之。后上书指斥朝政,人劝()其明哲保身,愈不改,终遭贬。

韩愈学识渊博,常劝(勉励)人不拘于时以学习,人皆敬之。后上书指斥朝政,人劝(劝说)其明哲保身,愈不改,终遭贬。

?却

赵得和氏璧,秦闻之,索要。赵以蔺相如为使使秦,蔺相如遂带和氏璧至秦,见秦王意图欺之,相如因持璧却()立,却()看随从,随从会其意,与相如共欺秦王而完璧归赵。秦王怒,欲攻赵。又恐廉颇以兵却()之,遂罢。相如归国,却()话赴秦之事,赵王以为勇。

赵得和氏璧,秦闻之,索要。赵以蔺相如为使使秦,蔺相如遂带和氏璧至秦,见秦王意图欺之,相如因持璧却(退却)立,却(回头)看随从,随从会其意,与相如共欺秦王而完璧归赵。秦王怒,欲攻赵。又恐廉颇却(击退)之,遂罢。相如归国,却(再)话赴秦之事,赵王以为勇。

?如

孔子如()齐,问弟子之志。弟子答曰:如()小相,如师。子曰:“善矣,以仁为本。”弟子如()语应事,一切皆顺。子至齐,则与齐王曰:“君待民如()草荞,不可,不如()以仁怀之。”齐王思虑甚久,觉子之言甚是。子曰:“王如()知此,则国泰民安。”

孔子如(往)齐,问弟子之志。弟子答曰:如(或者)小相,如师。子曰:“善矣,以仁为本。”弟子如(按照)语应事,一切皆顺。子至齐,则与齐王曰:“君待民如(像)草荞,不可,不如(及,比得上)以仁怀之。”

齐王思虑甚久,觉子之言甚是。子曰:“王如(假如)知此,则国泰民安。”

?若

韩愈归家,途见大鹏,其翼若()垂天之云,观桑之叶沃若() ,甚喜。归家,遇众人拜庙则曰:“若(你们)虽年长,其智不明,虽稚子未必不若()汝等。若()勤学之,则智明也。”

韩愈归家,途见大鹏,其翼若(像)垂天之云,观桑之叶沃若(相当于“然”) ,甚喜。归家,遇众人拜庙则曰:“若(你们)虽年长,其智不明,虽稚子未必不若(比得上)汝等。若(如果)勤学之,则智明也。”

?盖

项伯与张良素善(),知项王之事,前来告良。沛公善()假人力,以为战争之胜负,非在兵之利,战之善(),而在人和。故闻项伯之言,属良善()待之。后至项王营中,见一厨正解牛,游刃有余,终善()刀而藏之,顿时善()其技,欲纳入麾下。

项伯与张良素善(友善,交好),知项王之事,前来告良。沛公善(擅长)假人力,以为战争之胜负,非在兵之利,战之善(正确),而在人和。故闻项伯之言,属良善(好好地)待之。后至项王营中,见一厨正解牛,游刃有余,终善(通“缮”,擦拭)刀而藏之,顿时善(羡慕)其技,欲纳入麾下。

?少

赵国危难,赵太后急,少()睡眠,朝中少()长咸集议事。后求救于齐,齐必以长安君为质,太后不肯。大臣谏,赵太后出言必唾其面。大臣患,谏者益少()。触龙忧,少()间,仍劝谏,以长安君少()功之事晓利害,曰“长安君少(),无寸土之功,国人定少()之,如此,则忠长安君之人定会加少()。较之,令长安君出齐有益。”太后以为然,色少()解。

赵国危难,赵太后急,少(缺少)睡眠,朝中少(年轻人)长咸集议事。

后求救于齐,齐必以长安君为质,太后不肯。大臣谏,赵太后出言必唾其面。大臣患,谏者益少(不多)。触龙忧,少(不多时)间,仍劝谏,以长安君少(缺少)功之事晓利害,曰“长安君少(年幼),无寸土之功,国人定少(轻视)之,如此,则忠长安君之人定会加少(减少)。较之,令长安君出齐有益。”太后以为然,色少(稍微)解。

?涉

陶渊明自涉()仕途,屡有不快,为求心安而辞官归家,日涉()园庭以冶情,且常驾车以游。一日,遇河,下车徒步涉()水,亦感快意。

陶渊明自涉(进入)仕途,屡有不快,为求心安而辞官归家,日涉(散步)园庭以冶情,且常驾车以游。一日,遇河,下车徒步涉(渡水)水,亦感快意。

?胜

古有一男子,才貌俱佳,官至三品,遭人嫉,被贬。心忧,酒醉不胜()杯杓,至胜()地,仍不能胜()心忧,遂发愤,立志定当胜()于前,无奈天不遂人意,屡受挫折,其心之愤,何可胜()道也哉!

古有一男子,才貌俱佳,官至三品,遭人嫉,被贬。心忧,酒醉不胜(能承受)杯杓,至胜(优美)地,仍不能胜(战胜)心忧,遂发愤,立志定当胜(超过)于前,无奈天不遂人意,屡受挫折,其心之愤,何可胜(尽,完)道也哉!

?识

苏轼至临安,与黄庭坚相识(),二人同游花山,见一碑石,其上文字犹可识(),览后,苏轼曰:“吾辈当识()之。”

苏轼至临安,与黄庭坚相识(认识),二人同游花山,见一碑石,其上文字犹可识(识别),览后,苏轼曰:“吾辈当识(记住)之。”

?使

燕太子丹使()荆轲刺秦王。荆轲使()于秦,见秦王,献图而图穷匕首见。荆轲持匕首刺王,后为王所擒。王曰:“此事由何人使()? ”荆轲不答,死。杜牧论曰:“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

燕太子丹使(派遣)荆轲刺秦王。荆轲使(出使)于秦,见秦王,献图而图穷匕首见。荆轲持匕首刺王,后为王所擒。王曰:“此事由何人使(主使)? ”荆轲不答,死。杜牧论曰:“使(假如)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

?是

敌国入侵,皇上令百姓参战。是()时,木兰之父年老,不能战。木兰欲替父从军,故女扮男装赴战场。入战场,方知今是()而昨非。十年之战,得胜归来,人皆赞。

敌国入侵,皇上令百姓参战。是(指示代词,此)时,木兰之父年老,不能战。木兰欲替父从军,故女扮男装赴战场。入战场.方知今是(对的)而昨非。十年之战,得胜归来,人皆赞。

?适

苏辙自乡适()临安见兄,路遇一女子,此女始适()还家门,按乡俗避之。后于临安,兄怪其未允而至,辙曰:“处分适()兄意,吾已来矣,心安之。”兄邀其赴赤壁游,观美色,叹曰:“此等美色,吾与子共适()。”

苏辙自乡适(到……去)临安见兄,路遇一女子,此女始适(出嫁)还家门,按乡俗避之。后于临安,兄怪其未允而至,辙日:“处分适(依照)兄意,吾已来矣,心安之。”兄邀其赴赤壁游,观美色,叹曰:“此等美色,吾与子共适( 享受)。”

?书

班固本是一介书生,常购书()于市肆。逢战事,常以书()适家,书()忆家之念。

班固本是一介书生,常购书(书籍)于市肆。逢战事,常以书(书信)适家,书(书写)忆家之念。

?孰

邹忌朝服衣冠,问其妻:“我孰与城北徐公美?”答曰:“汝之美甚,孰()及君也。”邹忌孰()视之,自谓其言不实。

邹忌朝服衣冠,问其妻:“我孰与城北徐公美?”答曰:“汝之美甚,孰(谁)及君也。”邹忌孰(通“熟”,仔细)视之,自谓其言不实。

?属

项羽力大无穷,名属()天下第一。举大业,属()者百万。后沛公先入关,恨之。范增献计,属()其邀沛公至军营,于坐杀之。席间,项王屡举酒属()沛公。沛公晓其意,乃佯醉归。范增长叹曰:“妇人之仁,吾属()且为虏矣!”果然,后项王之祸相随属()。

项羽力大无穷,名属(隶属)天下第一。举大业,属(随从)者百万。后沛公先入关,恨之。范增献计,属(通“嘱”,嘱咐)其邀沛公至军营,于坐杀之。席间,项王屡举酒属(劝请)沛公。沛公晓其意,乃佯醉归。

范增长叹曰:“妇人之仁,吾属(类、辈)且为虏矣!”果然,后项王之祸相随属(连接)。

?数

伶人之技,雕虫小技也。而庄宗即位,独喜伶人。欲战,令伶人察国之财,方知钱财之数()少矣,于是休养生息,令数()罟不入池。国力渐富,出征,兵卒百万,蒙冲斗舰乃以千数()。久攻不下,而军心思归,庄宗数()令伶人压之。且重征百姓之税,每需百姓数()年之产,终败北。

后人叹曰:“事皆有其数(),然庄宗未知。若庄宗知之,则胜负之数(),未能易量。”

伶人之技,雕虫小技也。而庄宗即位,独喜伶人。欲战,令伶人察国之财,方知钱财之数(数目)少矣,于是休养生息,令数(密,细密)罟不入池。

国力渐富,出征,兵卒百万,蒙冲斗舰乃以千数(计算)。久攻不下,而军心思归,庄宗数(屡次)令伶人压之。且重征百姓之税,每需百姓数(几)年之产,终败北。后人叹曰:“事皆有其数(规律),然庄宗未知。若庄宗知之,则胜负之数(天数,命运),未能易量。”

?率

孔子率()弟子东游,路遇一妇人倒地,遂问弟子何事。子路对曰:“病也。”遂率()尔以草根治。孔子不解。子路曰:“病者,大抵以其根治,病皆好。”颜渊不以为然,驳曰:“如此,病者率()用草根乃愈;然

病者或死,则何如?”

孔子率(带领)弟子东游,路遇一妇人倒地,遂问弟子何事。子路对曰:“病也。”且率(轻率)尔以草根治。孔子不解。子路曰:“病者,大抵以其根治,病皆好。”颜渊不以为然,驳曰:“如此,病者率(全都)用草根乃愈;然病者或死,则何如?”

?说

柳宗元为官,人常讥其说()。后贬于永州,见一少年捕蛇,二人互说()心中之事。少年说()。柳宗元说()少年弃捕蛇之事,而少年不从。

柳宗元为官,人常讥其说(说法,主张)。后贬于永州,见一少年捕蛇,二人互说(陈述)心中之事。少年说(通“悦”,高兴,喜悦)。柳宗元说(劝说)少年弃捕蛇之事,而少年不从。

?私

李白与高力士有隙,唐玄宗之妃杨玉环私()力士,力士请玉环害李白。

李白之友闻之,私()见白于夜并告之以事。白曰:“无妨,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

李白与高力士有隙,唐玄宗之妃杨玉环私(偏爱)力士,力士请玉环害李白。李白之友闻之,私(私下)见白于夜并告之以事。白曰:“无妨,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私人,个人)仇也。

?素

刘兰芝家教甚好,素()与人交好,十三能织素(),后嫁于焦仲卿,着素()衣,人皆爱之。焦母待其不好,常令其劳作不息。

刘兰芝家教甚好,素(向来)与人交好,十三能织素(白色的绢),后嫁于焦仲卿,着素(质朴,不加装饰)衣,人皆爱之。焦母待其不好,常令其劳作不息。

?汤

商汤()时期,滥施酷刑,对犯者施以汤()镬之刑,未死,则家人以汤()药治之。

商汤(专有名词,商朝第一个君王)时期,滥施酷刑,对犯者施以汤(热水,开水)镬之刑,未死,则家人以汤(汤剂)药治之。

?涕

古代一女子.与氓相爱,二人交好。氓与之相约,秋以为期。不见氓时,泣涕()涟涟。后嫁之,而遭氓弃,常涕()之,夜夜涕()与泪垂帘。

古代一女子.与氓相爱,二人交好。氓与之相约,秋以为期。不见氓时,

泣涕(眼泪)涟涟。后嫁之,而遭氓弃,常涕(哭泣)之,夜夜涕(鼻涕)与泪垂帘。

?徒

陈涉本是氓隶之人,其能不及蒙恬之徒()。而与卒同苦,战时常舍车而徒()行。得天下后,其幼时之友至宫,而不见,其友徒()见欺,曰:“徒()有帝王之表。罢也,吾辈不计矣,徒()记旧时之谊也。”

陈涉本是氓隶之人,其能不及蒙恬之徒(这些人)。而与卒同苦,战时常舍车而徒(徒步)行。得天下后,其幼时之友至宫,而不见,其友徒(白白地)见欺,曰:“徒(空)有帝王之表。罢也,吾辈不计矣,徒(只)记旧时之谊也。”

?亡

楚欲亡()齐,齐王使大夫晏子于楚,楚人欲捕晏子,其从曰:“楚王无义,汝当亡()去。”晏子不从,与楚王辩,曰:“齐亡()于楚无益。”

楚王亡()以应,遂存齐。

楚欲亡(使……灭亡)齐,齐王使大夫晏子于楚,楚人欲捕晏子,其从曰:“楚王无义,汝当亡(逃跑)去。”晏子不从,与楚王辩,曰:“齐亡(灭亡)于楚无益。”楚王亡(通“无”,没有)以应,遂存齐。

?王

王()姓大臣进谏曰:“王()欲王()天下,必以仁治乃可。”

王(姓氏)姓大臣进谏曰:“王(大王)欲王(称王)天下,必以仁治乃可。”

?望

三月之望(),司马迁因李陵之事受刑,日夜望()友至,心恨,后友到,友曰:“此等君王,望()之不似仁君。汝宜珍重。”’迁发愤,遂著《史记》,名望()震于后世。

三月之望(农历每月的十五),司马迁因李陵之事受刑,日夜望(盼望)友至,心恨,后友到,友曰:“此等君王,望(远远地看)之不似仁君。汝宜珍重。”’迁发愤,遂著《史记》,名望(名望,声望)震于后世。

?恶

屈原学高且性刚,子兰为人不良,常造恶(),尝构恶()屈原于楚王前。屈原恶()其行为,曰:“此人行为不端,以事知之。若其此,楚国恶()乎定?”

屈原学高且性刚,子兰为人不良,常造恶(罪恶),尝构恶(诽谤)屈原于楚王前。屈原恶(讨厌)其行为,曰:“此人行为不端,以事知之。若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