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感悟现代纤维艺术创作中的肌理魅力

感悟现代纤维艺术创作中的肌理魅力

当今社会,现代纤维艺术作品越来越多的被运用于各种各样的室内空间环境中,并形成了新的时尚。对于这种情况,法国的艺术家克莱德·列维·斯特劳斯曾做过这样的评价:“这是一种治疗我们必须居住的、功能的、功利建筑的厌倦情绪的极好良药。它凝聚着深厚的人类手工制作的情感。”[1]纤维艺术以其充满自然气息的材料质地和编织的韵味情调,唤起了人们对于大自然的情感。一件编织得又密又厚的纤维艺术,被悬挂在某一建筑,环境的墙面上,以其独特的语言在建筑环境中与你对话,会把你带到一个自然、柔和、温馨的世界,让你尽情地感受纤维材料的质感、肌理的和谐,其温暖的质感弥补了现代建筑冷漠、机械带来的烦闷和压抑,使人们得到休息和放松。

现代纤维艺术是以传统手工编织技术为依托,以现代艺术思潮为先导的艺术表现形式。它使用天然纤维、人工纤维、化学纤维、有机合成纤维等众多物质材料,通过编、结、缠、绕、贴、扎、缝、染、排列、悬挂等综合技法,构成了软体或综合材料构成体,具有坚硬或柔软、沉静或跳动、影射或吸光、平直或曲隆、艳丽或黯淡、竖立和凹凸等不同的质感、肌理感、色彩感和状态感,展现了现代纤维艺术独有的艺术魅力。现代纤维艺术家并不拘泥于传统的编织手法,真正感兴趣的是充分地展现肌理组合构成的独有的魅力和深层的内涵。

一、肌理的艺术美感

著名的壁挂艺术家基维·堪达雷里认为:现代壁挂的艺术效果是用笔和纸难以描绘的。纤维艺术独特的肌理效果,具有其他造型艺术不可替代的表现力。在纤维艺术创作中,艺术家各种各样的思考和追求,都离不开纤维造型艺术中最主要的因素——

—肌理的表现。

在自然界里,肌理指的是物体表面的质感和纹理感。肌理分为视觉肌理和触觉肌理。在纤维艺术的作品中,视觉肌理和触觉肌理同样显示出不同凡响的艺术魅力,如粗糙与光滑、软与硬、轻与重等。丰富材质的层次感形成凹凸、堆积、抽缩、贴、透叠、绣、镂空、烧花、撕、剪、磨洗、编织、编结等肌理组合,获得肌理对比的美感。松软柔和的毛质纤维,与粗犷坚硬的水泥墙面以及点缀室内的绿色植物等装饰相映成趣,形成了既对比又和谐的肌理美感空间,强烈明快或含蓄宁静。世界上很多纤维艺术大师在运用肌理个性化语言的手法上都匠心独运,如:美国艺术家希拉·黑克斯多年来一直以绳线作为自己的创作语言。她选用具有柔软共性的纤维做多向的肌理对比:绸的光滑细腻、羊毛的沉稳柔顺、麻的粗犷不羁,在其缠绕结构的张力组合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在美国艺术家南希·莫尔·贝斯的作品中能强烈地感知两种矛盾的材质属性经表现所诱导的视觉对比美。日本艺术家熊井恭子在《风之道》中,以其女性特有的敏感,用不锈钢和羊毛的肌理对比中,成功地将日本民族传统的审美欲念融合在西方的抽象艺术之中,捕捉了一种难以名状、捉模不定的感觉,肌理体现出刚与柔、直与曲、杂与纯、明与暗、轻与重的对比,转换、轮回是一座永恒的斯芬克斯。在灯光下,不锈钢伸向半空连续翻滚、垂落、轻轻颤动,似光流,似草浪,似阵风……,这些大师们灵活运用重复、分割、疏密、渐变、回转、透叠、重和等构成手法,努力形成图与地的正负、上

感悟现代纤维艺术

创作中的肌理魅力

□淮阴师范学院吕述娟

摘要:现代纤维艺术以其丰富的材质和造型的形式,形成各种各样的肌理,展现了现代纤维艺术独有

的艺术魅力。肌理作为纤维艺术的表现语言,不但丰富了纤维艺术的表情,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赋予了纤维艺

术作品以生命。本文从肌理这一角度出发,通过分析材料肌理等的关系以及肌理的表现方法,探讨现代纤维

艺术作品的肌理魅力。

关键词:现代纤维艺术;材料;材质构成;肌理

中图分类号:J528.5

25

中国轻工教育2009·4

下、前后的空间关系,把自然肌理写实的、变形的、抽象的等多种形式反映在材质上,达到虚实相间、聚散有形、刚柔相济、穿插有序、浓淡相适等和谐的状态,给人以逼真感、朦胧感或冲击感、空间感等。独特的肌理让人们联想到了浮云、森林、麦田、水流、土地、大海……,肌理散发出奇妙的艺术魅力,激发人们无限的遐想,满足了人们心灵的需要,唤起人们对生活的美好记忆。

二、纤维材料是肌理的重要载体

对材料的选择和技法的运用,实质是对材料进行视觉肌理组织构造再创造的过程,是艺术家将其个人的创作理念与材料的表现语言相结合的过程。在创作过程中,艺术家会根据其创作的需要,改变其原有的自然属性,并将其社会属性融入其中,成为其表达语言元素从而拓展了纤维艺术作品更为深层次的内涵,使得纤维艺术作品所展现出来的肌理美感不仅使人们在视觉或触觉上得到感受,而且可以感受到深刻的文化内涵。

材料对于艺术家来说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材料,而是烙上了艺术家特定的情感因素,材料与创意出发点紧密的重合于一起,凝聚出情感特征,成为表达主题的载体,这种视觉与触觉、审美与实用、物理与心理的知觉,总体都离不开各种材料所具有的粗犷与柔细、板硬与松散黯淡与艳丽、吸光与反光等丰富多彩的表面肌理特质的运用。如:运用粗犷的肌理表现棕麻材料塑造视觉夺目的软雕塑,形成了强烈奔放的艺术风格;运用密集细腻的肌理表现柔细的毛纤维营造含蓄朦胧的视觉感受;运用轻盈光洁的化纤材料表现纯粹抽象的视觉美感。现代纤维艺术无论是平面的、立体的还是空间的,其特有的材质肌理,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视觉上的扩张力、触觉上的引诱力以及艺术上的感染力。

纤维材料是人类最早接触、最早运用(如绳索、鱼网等)、最亲近的一种材料,具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这种亲和力来自于纤维材料自身的性质,如柔韧性、保温性、遮蔽性、装饰性。也来自于人的感受和使用过程中,人对于纤维材料的体验与感受,具有浓厚的情感色彩,包含着一种来自远古的对于纤维材料与人类生存的相关的历史意识。纤维材料对视觉的刺激因其表面肌理的不同决定视觉的感受,影响审美心理。肌理的形状、疏密、大小、颜色会让人产生不同的美感,如:精细美、粗犷美、均匀美、工整美、光洁美、华丽美和自然美等等。现代纤维艺术同样利用了纤维材料这一特点,充分体现纤维艺术的肌理美感,使这一艺术具有强烈的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如:美国艺术家希拉·席克斯创作的作品《瀑布》,还有日本艺术家山岸枉史的作品《静》,构思均来自于飞流直下的瀑布,作者运用染色纱线的垂坠性和柔软性将倾斜的瀑布非常形象地表现出来,席克斯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动,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静,是不同的材质和肌理的体现,它使我们联想起自然界神奇壮观的景象,给我们带来美的感受和启发。

纤维材料的领域极为宽泛,从而使纤维艺术家的创作具有更广阔的表现空间。不同的纤维材料会形成不同的肌理,天然纤维如:丝、毛纤维、棉麻、棕、藤、柳、竹等植物纤维,以及各种各样的人造纤维、动物毛纤维,它们具有细软而富有弹性的特点,强韧耐磨,并具有缩绒特性。其质地具有温暖、柔和之感;丝纤维,具有光泽好、质地细柔的特性,其织物给人富贵、华丽之感;麻类纤维,一般强度很高,不易腐烂,给人质朴厚重之感。天然纤维材料形成的肌理具有纯朴自然的特点。化学合成纤维是指将天然高分子物质经过化学处理或有机合成制得的纤维。它有很多种类,如锦纶、涤纶、晴纶等,它们不仅有耐磨、耐热、耐光等性能,而且大多有柔润光滑的表面和明快的色彩。充分运用人造纤维材料并发挥其特性,纤维艺术品所呈现的肌理会更为丰富和绚丽多彩。金属纤维应用于纤维艺术中,其固有的金属光泽使得纤维艺术作品更加亮丽。不同纤维材料的综合表现,可以形成丰富多样的肌理,给人不同的心理感受。像同一类型的材料搭配,形成的肌理,会给人一种亲切与协调感,如棉与麻、藤与柳等;不同类型的材料搭配,则会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玻璃材料和金属材料形成了一种对比与冲突的感觉,纤维和其制成的线、绳、带、花边混合使用,则体现一种内涵与沟通的关系。不同纤维材料的混合对比,可以产生丰富多样的肌理。

丰富的材料种类,带来不同的肌理特征和多样的结构形态,给艺术家带来丰富的联想与创意灵感,艺术家运用不同的方法充分发挥材料的特质,营造多样的肌理。如:因编织方法的松紧而织成的稀疏与密集的肌理,给人以松弛与紧张的心理感受;因堆积叠加的方法而形成的凹凸与起伏的肌理,引发退缩与扩展的心理感受;因规律的叠放和大小次序而形成条理与节奏的肌理,给人以整齐舒展的心理感受等。雅科达·布依奇是一位在现代纤维艺术领域中有国际影响的女艺术家,她对材料的把握和理解为世人赞赏。她擅长用毛、麻、棕、丝等材料的创造性加工。如:在作品《白色的影像》中,利用天然材料编织,作品空间结构有节奏的立体变化,层层叠叠百叶状形态所衬托的虚空部分,格外引人注目,展现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现代设计理念。现代纤维艺术的先行者、美国资深艺术家雷诺女士,80年代初为纽约联合国大楼设计制作的巨型纤维艺术作品“白色飘动纤维”。这件艺术品从6米左右见方的屋顶向下垂直悬挂了无数条白色纤维,随风摆动,轻盈又宽厚,单纯又含蓄,展示了一种朦胧和旋律状态,充分利用材质本身的肌理美,达到了其他艺术形式无法

26

中国轻工教育2009·4

达到的艺术境界。

三、肌理的表现方法与魅力展现

现代纤维艺术通过肌理与人进行情感对话,并展现其艺术魅力。

1.纤维材料的立体型设计

纤维材料的立体型设计,表现了惊心动魄的肌理魅力,它是通过改变纤维材料的表面肌理状态,使之形成浮雕和立体感,有强烈的触摸感觉和视觉冲击力。如:褶皱、折、抽缩、凹凸、堆积等方法。在现代纤维艺术中,有的用于整体表现,有的用于局部,与其他平面的肌理形成对比。无论哪种应用,都能使纤维艺术肌理效果达到意想不到的境界。如日本的蜡染艺术家福本繁树将染制的纤维堆积和组合在一起,创作了一系列的优秀作品,让人过目不忘。中国艺术家秦东的作品《新的组合》中,编织物层层相叠,渐次叠加就形成了一种凹凸变化的肌理。站在作品面前,你会不由自主的被作品透露出的那份质朴与温情所吸引。周小瓯的作品《劳保一号》中,无数白色手套拆散堆积在一起,而这些袖珍襁褓里的小宝宝竟是一个个小蚕茧,意喻生命与自然的伟大。还有一些艺术家,如宋歌的《自由自在》、罗虹的《春风化雨》、刘肖的《叶》等,都借助这一制作手法来表现肌理魅力的。纤维材料的立体型设计所形成的肌理,能够使人直接与自然对话,产生动人心魄的效果,使作品更具生命活力。

2.纤维材料的加型设计

纤维材料的加型设计,是在现有的纤维材料上通过贴、缝、挂、吊、绣、粘合、热压等方法,添加相同或不同质地的材料,形成具有特殊新鲜感与美感的肌理效果。如中国艺术家林乐成的作品《西部幻象》,将编织的树叶疏密有致地贴在染制好的织物上,表现大自然中事物自由生长的状态,进而表达作者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的美好心情。像倪明的《初春记忆系列》、李楚然的《音韵》、台湾艺术家康雅筑的《晾晒的记忆》等,都恰到好处的运用了这一设计。纤维材料的加型设计所形成的肌理,给人一种视觉上的新鲜感,体现着尚新求异的生命魅力。

3.纤维材料的减型设计

纤维材料的减型设计,是破坏纤维艺术成品或半成品的表面,使其具有不完整、不规律或破烂感等特征。如:抽丝、镂空、烧花、撕、剪切、磨洗等。如韩国艺术家全希诛的作品《岛屿》,采用烧花的手法来组合作品,具有视觉冲击力,艺术形式感新颖、独特。马可·班库斯可的作品《吊篮》,在编织平整的作品中间镂空,周围边沿破碎、卷曲,给人一种强烈的破坏感,与平静的织纹形成强烈的肌理对比。再如意大利的艺术家柯利奥·帕多瓦尼的《修复与改造无形的编织技艺》、孟杰的作品《留得残荷听雨声》、都是采用减型设计的佳作。利用这一设计的作品形成的肌理,会产生一种撕裂、迷茫破旧的艺术魅力。

4.纤维材料的编织编结设计

纤维材料的编织编结设计,扎根于古老编织传统的纤维艺术,它独特的编织肌理效果,具有其他造型艺术不可替代的表现力。在编织中常常采用的基本方法有,用双经纬法、单纬缠经法、双纬锁经法、单经缂纬法等。对各种编织技法的了解与掌握,可以使我们熟悉每一种编织纹理,并将这些编织纹理根据构思的需要进行自由变化组合,从而不但使作品形成了视觉上的扩张力、触觉上的引诱力,还给人一种明朗肯定、强烈、清晰的印象,或是内在含蓄、隐晦、朦胧的感觉。我们通过编织、钩织或编结等各种手法,形成疏密、宽窄、平滑、凹凸、组合等肌理变化。如,我国著名纤维艺术家林乐成教授的作品《玄》,运用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红和黑色羊毛绒作为材料,采用手工编织、栽绒的方法,混合出层次微妙的色彩变化,体现了中国传统绘画和书法的意境。栽的表面为点状绒头效果,轻轻抚摸,给人一种亲切温暖的感受。日本艺术家伊豆藏明彦的作品《涟痕》,充分显示了纤维材料在编织过程中产生的奇特肌理效果。纤维材料本身的柔软和作者有意将其处理成为水波纹形态,使流畅的弧线同背景融为一体,让人联想到自然天成的节奏与律动。像金旭明的《古宅遗风》、廖雪琳的《纷》等作品也都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典范。利用这一设计所形成的肌理,用其古老的编织肌理与人进行对话,自然的展示着质朴的生命魅力。正是由于纤维艺术扎根于古老编织编结艺术,并一直沿用至今,所以说编织编结肌理是古老的肌理。材料与编织手法呈现出来的肌理效果,体现了纤维艺术家的艺术灵感和探索表现,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更丰富、更具有诱惑力、更能感动人的视觉效果。

在现代纤维艺术中,肌理语言有着极宽阔的表现领域和丰富的潜能,它可以化平淡为神奇,是构筑现代纤维艺术强大艺术魅力的重要载体与手段。纤维艺术家根据纤维材料的不同,进行艺术加工,形成如:粗犷美、精细美、华丽美、自然美等不同的肌理美感,来展现纤维艺术魅力,使纤维艺术作品具有强烈的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可以说,现代纤维艺术作品的肌理魅力就是纤维艺术品的生命力。

参考文献:

[1]施慧.现代壁挂设计[M].杭州: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1996.

[2]诸葛雨阳,邬烈炎.现代纤维艺术[M].南京:江苏美术出

版社,2001.

[3]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M].滕守荛,朱疆源,译.北京:

中国社会出版社,1984.

27

中国轻工教育2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