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

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

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

Vol 113No 13腐蚀科学与防护技术第13卷第3期

May 12001

2001年5月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

李谋成曾潮流林海潮

(金属腐蚀与防护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沈阳110016

摘要在参比电极体系有无鲁金毛细管的条件下, 测定了316不锈钢在不同浓度NaCl 溶液中的电化学阻抗谱. 实验结果表明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和溶液电导率对电化学阻抗谱的高频相移均有较大的影响. 关键词电化学阻抗谱高频相移参比电极体系鲁金毛细管

中图分类号TG 174. 36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226495(2001 0320125203

EFFECT OF INTERNAL RESISTANCE OF L SYSTEM

ON E L ECTR OCHEMICAL L I (and Protection ,

of ,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S henyang 110016

ABSTRACT The high -frequency phase shifts in EIS can obscure experimental data and cloud the true analysis of a spectrum. S o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discern the artifacts resulted from various factors dur 2ing experiment and analysis. The EISs of 316stainless steel in NaCl s olutions of different concentrations were measured with and without Luggin capillary.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large internal resistance of the refer

2ence electrode system induced capacitive high -frequency phase shift in impedance measurement. It was als o observed that high -frequency phase shifts were reduced with the decrease of s olution resistance and the inter 2nal resistance of reference electrode system.

KE Y WOR DS EIS ,high -frequency phase shift ,reference electrode

system ,luggin capillary

电化学阻抗谱(EIS 测量技术在电化学领域的应用十分广泛, 尤其在腐蚀科学领域, 它对腐蚀体系的扰动小且可获得丰富的电极表面信息, 是研究腐蚀机理的有效工具[1,2]. 近年来, 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已使EIS 的测量变得非常简便, 但阻抗谱的数据解析仍面临很多难题, 其中, 高频相移(高频伪阻抗谱的出现甚至可能导致得出错误的结论[3]. 在低电导率介质中电极的EIS 常含有高频相移, 它与参比电极、恒电位仪、电解池、盐桥及鲁金(Luggin 毛细管、导线等因素及其协同作用密切相关[4~9]. 一般认为, 高频相移是由测量电路中的杂散电容引起的.

在三电极电解池测量体系中, 参比电极常与盐桥和Luggin 管结合使用, 而为了减小被测溶液、盐

国家重点基础研究项目资助(G2000026409 收到初稿:2000210213; 收到修改稿:2000211209作者简介:李谋成, 男,1970年生, 博士生, 讲师

桥溶液和参比电极溶液间的相互污染, 采用多孔陶瓷等器件使其分隔, 于是这些部件组成的参比电极体系的内阻有较大变化[10,11], 因此必须深入研究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EIS 的影响, 为阻抗谱的测量和正确解析提供基本信息. Luggin 管的内阻是参比电极体系内阻的组成之一, 实际应用中其内阻非常小, 但是, 为了改变参比电极体系的内阻, 本工作采用增大Luggin 管内阻的途径以模拟不同内阻的参比电极体系来研究其对EIS 的影响.

1实验方法

实验介质为0101、011及1mol/L NaCl 溶液和01001mol/L 氨基磺酸溶液, 未除氧, 温度为40℃.

实验采用三电极体系:研究电极为10mm ×10mm 的316不锈钢(316SS , 非工作表面用环氧树脂封装. 试验前, 电极依次经360#~700#水磨砂纸打磨、丙酮和蒸馏水清洗. 辅助电极为Pt 片. 参比电极

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

126腐蚀科学与防护技术第13卷

体系由饱和甘汞电极(SCE 和一端含Luggin 管(内径1mm , 长40mm 的V 型玻璃元件组成, 不同浓度的NaCl 溶液进入Luggin 管便形成了具有不同内阻的参比电极体系,Luggin 管口距研究电极表面约2mm ; 同时, 为了比较, 也将SCE 单独用作参比电

极, 即在用上述参比电极体系测得EIS 后, 立即去掉Luggin 管, 把SCE 直接插入同一被测体系中再次进行EIS 测量.

EIS 的测量应用EG &G公司的M263恒电位

仪、M5210锁相放大器和M398测试软件以及486微机组成的测试系统, 频率范围为9918kHz ~10mHz , 交流激励信号幅值为5mV. 测量在研究电极

浸入介质约1h 后的腐蚀电位下进行.

2结果与讨论

图1为316SS EIS , 管作参

比电极体系和直接用. 其中, 复平面阻抗谱的低频部分均为半径很大的一段圆弧, 为了便于比较高频谱的变化, 本图未给出低频谱, 但可以从Bode 图中查看全谱.

由图1可知, 介质的浓度变化和Luggin 管的使用都对EIS 有较大的影响. 实验

结束取出研究电极时, 其表面仍很光亮、无蚀点, 结合EIS 可知, 电极在各种体系中均处于钝态.

3种溶液中, 直接用SCE 作参比电极测得的EIS 基本相同; 在高频部分均存在

一定的感抗性相

移, 这是由恒电位仪中电流采样电阻和/或SCE 的内阻所决定的[4,7]. 而用SCE 加Luggin 管作参比电极体系时, 在0101mol/L NaCl 溶液中测定的阻抗谱明显地呈

现2个时间常数、高频部分还出现了一个完整的半圆; 随着溶液浓度的增大, 高频时间常数和半圆消失. 2种参比电极体系测得的低频EIS 几乎重合, 在1mol/L NaCl 溶液中,EIS 甚至近似全频重合. 由于研究电极在被测体系中处于钝态, 且2种参比电极体系的测量是在短时间内相继进行的, 故而研究电极的表面及反应过程在此期间应无显著变化(2种EIS 低频的近似重合也说明了这一点 . 由此可知, 上述高频半圆和

时间常数的出现是不真实的, 属于容抗性相移. 高频感抗性相移容易辨认, 在解析EIS 时可以直接删除, 而高频容抗性相移则不易分辨, 会解析出错误的结果

[3]

Fig. 1Impedance plots for 316SS in NaCl solutions measured

and without (□ Luggin capillary with (○

.

NaCl 浓度从0101mol/L 增大到1mol/L 时,

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

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

3期李谋成等:参比电极体系内阻对电化学阻抗谱的影响127

液的电导率有较大的变化, 如图1(d 的高频水平段所示, 参比电极(体系至研究电极间的介质电阻相差约70倍; 同时,Luggin 管的内阻也应有相应的变化, 即比电极体系的内阻随着NaCl 浓度的增大而减小. 表1给出了图1中EIS 上高频相移结束点频率, 其中f 和f ′分别表示用SCE 加Luggin 管作参比电极体系和直接用SCE 作参比电极测定的结果. 由表1可知, f ′随NaCl 浓度的增大而升高, 即高频相移减弱, 这是由溶液电导率的增大引起参比电极至研究电极、辅助电极间的溶液电阻减小所致[6,7].

f 也随NaCl 浓度增大而升高, 但其变化幅度明显比f ′的变化幅度大, 而2种参比电极体系至研究电极

T able 1Frequency of the points where high -frequency phase

shifts ended

NaCl/mol ?L -1

01010111

f /Hz

f ′/Hz

998998038731

158172506938731

3结论

参比电极体系的内阻较大容易导致电化学阻抗

谱的高频产生容抗性相移, 且高频相移随其内阻减小而减弱. 电化学阻抗谱的高频相移在低电导率溶液中较强而在高电导率溶液中较弱. F. ,1988,44(12 :856

2W J ,Mansfeld F. Corros. Sci. ,1981,21(9 :647〔3〕Mansfeld F ,Lin S ,Chen Y

C ,et al. Electrochem. Soc. ,1988,

135(4 :906

间的介质电阻在3种溶液中均分别近似相等(见图

1(d . 结合图1(a ~(c 可推知, 高频容抗性相移阻的减小, ; 液中,Luggin SCE 直接置于溶液中, 2EIS 几乎完全重合, f ′与f 相等. 但同时亦可看出,

〔4〕Mansfeld F , Kendig M W , Tsai S. Corrosion ,1982,38(11 :

570

〔5〕Mansfeld F. Corrosion ,1981,37(5 :301

〔6〕Chechirlian S , Keddam M , Takenouti H. Electrochemical

Impedance 2Analysis and Interpretation. Scully J R , Silverman D C , Kendig M W. eds. Philadelphia :ASTMSTP 118. 1993. 23

即使在1mol/L 这样的高电导率的溶液中, EIS 也含有高频相移.

此外, 在01001mol/L 氨基磺酸溶液中, 用SCE 加Luggin 管参比电极体系测定EIS 时也出现了较强容抗性高频相移; 而当将Luggin 管口用脱脂棉塞住并在管中加入饱和硝酸铵溶液时, 强容抗性高频相移转变为弱感抗性相移, 并且与直接用SCE 测定的结果基本一致, 这就进一步表明上述容抗性高频相移是由参比电极体系的内阻较大带来的.

〔7〕Stewart K C , K olman D G , Taylor S R. ibid. 73

〔8〕Feng Y Q , Zhou G D ,Cai S M. Electrochim. Acta ,1991,36

(5/6 :1093

〔9〕Stoynov B S ,Stoynov Z B. J. Appl. Electrochem. ,1987,17:

1150

〔10〕周伟舫. 电化学测量. 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85. 185〔11〕冯业铭, 朱成栋. 恒电位仪电路原理及其应用. 北京:中国矿

业大学出版社,1994.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