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PM2.5事件综述及舆论综述

PM2.5事件综述及舆论综述

事件综述及舆论综述

什么是PM2.5?

PM2.5又称“气溶胶PM2.5”,气溶胶指的是大气中超细的悬浮颗粒,PM2.5则是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也称为可入肺颗粒物。

事件综述

其实早在2009年就已经断断续续地有了不少关于pm2.5的报道——环保部:空气监测将增臭氧PM2.5等细颗粒指标

2009年03月12日07:59

然而后续的发展并没有引起大众的广泛关注,直到2011年10月31日,北京连日出现的大雾遮住了阳光。位于东三环的美国大使馆的空气监测仪显示,北京空气质量指数为307,其中细颗粒物PM2.5的浓度为257微克每立方米,达到“有毒害”的污染级别。但北京市环保局同期的数据显示,当期北京的空气污染水平为“三级轻微污染”。两个北京空气质量数据不同成为了网友热议的焦点。

继此之后,“PM2.5”这一概念迅速普及全国,一时之间各大媒体均给与大量相关报道。

11月14日, 南京气象局官方微博“南京气象”发布气象预报“近日大气层结稳定,虽天气晴好,但大气浑浊,据探测11月17日一天南京

市能见度不超过8公里,PM2.5细微颗粒物浓度大都在75um/m3以上,超过正常水平。” 这条微博首次公布了PM2.5的数值。该条“特殊”微博也被南京市政府的官方微博“南京发布”所转载,引来了大量网友的关注和转载。(《扬子晚报》)

(根据南京市气象台统计,从11月11日起到14日,南京就连续出现了4天轻微灰霾天气。11月12日和13日,南京空气日报指数分别为122和117,空气质量连续两天达轻微污染水平;13日12时至14日8时,平均空气污染指数为125,属轻微污染。其中,造成空气污染的首要污染物均为可吸入颗粒物。)

11月14日,灰霾元凶“超细颗粒物PM2.5”现南京官方微博数小时后即以“误发”为由被删除。16日,南京气象局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对PM2.5的浓度数据没有发布权,在微博上公开发布也是不应该的。他们及时进行了处理,删除了微博,并追究了相关责任。(《新华社—现代快报》)

11月16日起,环保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开始起向全社会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二次征求意见稿的最大调整是将PM2.5、臭氧(8小时浓度)纳入常规空气质量评价,并收紧了PM10等标准限值,提高了监测数据统计有效性要求。

11月17日,山东一家媒体报道“南京公布PM2.5相关数据者被追责”。(《齐鲁晚报》)

11月18日,南京气象台否认对公布PM2.5数据者追责。南京气象台表示不曾接受过外省媒体的采访,“问责说”根本不存在。

12月1日,中国气象局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称南京南京微博发PM2.5数据超出业务范围。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宋连春回应“南京气象局网站公布PM2.5数据后又删除”事件,称气象部门官方微博该发什么要严格遵守业务规范,而PM2.5不在业务范围,所以当时采取一些措施。(《新京报》)

12月4日,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北京PM2.5监测数据再次爆表,指数为522,超过了最高污染指数500,也因“超出该污染物的值域”,在美国环保局网站上无法转换为空气质量指数。去年11月,美驻华使馆的PM2.5监测数据曾爆表一次。北京环保局称,4日空气为轻度污染。(《南方日报》)

12月5日《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次征求意见结束。环境保护部对《环境空气质量标准》意见稿中,PM2.5年和24小时平均浓度限值分别定为0.035毫克/立方米和0.075毫克/立方米。记者从环保部了解到,征求意见期间收到了1500多条反馈意见,普遍赞成将PM2.5作为

一般评价项目纳入空气质量标准,有的还建议有条件的地区应提前实施。环保部表示,将完善标准草案,拟于2016年1月1日全面实施。(《新京报》)

而时至今日,PM2.5仍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线.

《西安7月1日起发布PM2.5数据空气差将预警》

昨日,记者从市环保局获悉,西安市超级空气监测站已经进入铺设阶段,6月20日将试报PM2.5数据,7月1日起正式对外发布。

腾讯2012-5-10 10:55:34

《国产车“内环境”亟待整治》

记者查阅资料获悉,在不到5平米的车厢空间内,如果潜伏着大量有害物质,对人体的损害远超于空气污染及PM2.5,世界卫生组织已将“车内环境污染”列为当今人类健康的十大威胁之一。

网易2012-5-11 19:51:14

从事件的发展中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过程具有相当的戏剧性。当“PM2.5”作为事件的单一主体时,它并没有得到很多的关注,然而当“矛盾”出现——即中美双方的数据出现差异——大众就立刻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舆论综述

各媒体对于PM2.5的观点总结

1、尽快建立起一个有效的细颗粒物监测标准和监测体制

公众的眼里揉不得PM2.5。让我们的肺免于PM2.5侵害,从监测与公开入手。“鸵鸟心态”要不得,“鸵鸟标准”不能要。现在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就应该放大公众参与的“能见度”,有关部门不妨让民意民智来“净化”空气,驱散阴霾。

——《中国青年报》(PM2.5监测不能再“雾”里看花)

民众早已过河,决策者就别假装摸石头了。洁净空气,时不我待。何况,决策部门不也和民众处于同一天空下,呼吸同等质量的空气吗?哪怕为了自己健康,是否也应尽早荡除环境政策上的尘霾,让全民早日自由呼吸到健康清新的空气。

——《华西都市报》(纳入PM2.5标准不缺民意只差动力)

2、实施减排,加强治理机动车尾气等污染

PM2.5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人类自己闹腾出来的。煤炭燃烧、汽车尾气、工地扬尘是其主要来源,要想减少排放,不仅得少烧煤、少开车、少修建,而且须从改进技术和管理入手,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在工业化、城镇化还将持续几十年的中国,这可不容易。减排PM2.5迟早要成为国家的环保目标,现在到了该让它现形的时候。首先就是要把它说清楚,要大声说、反复说,争取早一天把嘴上功夫变成减排行动。

——《人民日报》(该让PM2.5现形了)

PM2.5纳入标准并不意味万事大吉,从此民众不受微尘污染之害。“凶手”露出真容只是第一步,如何“缉凶”才是最关键的。PM2.5的“逞凶”是受气象条件和污染源排放的双重影响导致的,减少污染物排放是根本措施。因此,从污染源产生的源头监管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扬子晚报》(遏制PM2.5“逞凶”才是最关键的)

3、维护公众知情权

公众并不奢望一旦这个标准纳入,灰霾天就能迅速减少,空气污染治理就能一步到位,这是不可能的;公众的普遍赞成,最终目的当然是为了维护自身健康权益,然而就目下而言,首先要维护的其实更多是知情权。无论我们是否将该标准纳入,我们吸进肺里的空气,并不会在本质上发生任何改变。

——新华网《“PM2.5纳入空气质量标准”之后呢》

环保部门早日将PM2.5纳入空气质量标准固然重要,更为重要的是要及时公布监测数据。及时、透明的环保信息可以使公众认识到空气质量与自己息息相关,环保也不仅仅是政府的事。

——《齐鲁晚报》(让PM2.5督促公众参与环保)

如果说11年未变的现行标准确实不够科学,与现实情况不符,难道一些部门此前没有认识到?是不是只有经过民意征集,旧标准的不合时宜及制定新标准的迫切性才能凸显出来?一个被质疑的“标准”在现在取得民意支持后有了调整的可能,这难道不是一种遗憾?

——《长江日报》对民意应有清晰认识

4、治理污染企业。

大气污染联防联控要剑指对复合型大气污染的三大源头———煤炭燃烧、石油燃烧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对一而再制造空气污染事件的企业,及时处罚,严格要求产生污染物质的企业进行处理,直至达标,以此震慑更多无视公众健康的企业管理者。

制造PM2.5的真正源头,其实并不是汽车,而是低品质车用燃油,及其背后为垄断利益集团所把持的低下油品标准。

——《青年时报》

5、追责政府

有多少开车出行者作过“我既是污染受害者亦是污染制造者”的反躬自省?有关PM2.5的争议不妨告一段落,真正要紧的是,从政府到社会,从单位到个人,大家都扪心自问:要想有个好空气,各自该做什么并付诸行动。

——《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