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乐府体

乐府体



乐府古题要解

唐·吴兢

●卷上
○序○序斋

乐府乐府之兴,肇於汉魏。历代文士,篇咏实繁。或不睹於本章,便断题取义。赠夫利涉,则述《公无度河》;庆彼载诞,乃引《乌生八九子》;赋雉斑者,但美绣锦臆;歌天马者,唯叙骄驰乱蹋。类皆若兹,不可胜载。递相祖习,积用为常,欲令後生,何以取正?余顷因涉阅传记,用诸家文集,每有所得,辄疏记之。岁月积深,以成卷轴,向编次之,目为《古题要解》云尔。主

○江○江南曲知

右《右《江南曲》古词云:“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又云:“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盖美其芳晨丽景,嬉游得时。若梁简文“桂楫晚应旋”,唯歌游戏也。又有《采菱曲》等,疑皆出於此。主

○度○度关山知

右《右《关山》古词,曹魏乐奏武帝所赋“天地间,人为贵”,言人君当自勤劳,省方黜陟,省刑薄赋也。若梁戴暠云“昔听《陇头吟》,平居已流涕”,但叙征人行役之思焉。主

○长○长歌行知

右古右古词:“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言荣华不久,当努力为乐,无至老大乃伤悲也。曹魏改奏文帝所赋“西山一何高”,言仙道洪濛不可识,如王乔赤松,皆空言虚辞,迂怪难信,当观圣道而已。若晋陆士衡“逝矣经天日”,复言人运短促,当乘闲长歌,不与古文合。知

○薤○薤露歌亦曰《薤露行》。 蒿里传亦曰《蒿里什》。亦曰泰山吟行古

右丧右丧歌。旧曲本出於田横门人,歌以葬横。一章言人命奄忽如葬上之露,易晞灭也。词云:“葬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已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二章言人死精魄归於蒿里。词云:“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今乃不得少踟蹰。”至汉武帝时,李延年分为二曲,《薤露》送王公贵人,《蒿里》送士大夫庶人,挽柩者歌之,亦呼为《挽柩歌》。《左氏春秋》:“齐将与吴战於艾陵,公孙夏使其徒歌《虞殡》。”杜预注云:“送葬歌也。”即丧歌不自田横始矣。复有《泰山吟行》,亦言人死精魄归于泰山,《葬露》、《蒿里》之类也。古

○鸡○鸡鸣斋

右古右古词:“鸡鸣高树颠,狗吠深宫中。”初言天下方太平,荡子何所之。次言黄金为门,白玉为堂,置酒作倡乐为乐,兄弟三人近侍,荣耀道路,其文与《相逢狭路间行》同。终言桃伤而李仆,谕兄弟当相为表里。若梁刘孝威《鸡鸣篇》,但咏鸡而已。斋

○对○对酒行主

右阙右阙古词。曹魏乐奏武帝所赋“对酒歌太平”。其旨言王者德泽广被,政理人和,万物咸遂。若梁范云“对酒心自足”

,则言但当为乐,勿殉名自欺也。古

○乌○乌生八九子斋

右古右古词:“乌生八九子,端坐秦氏桂树间。”言乌母生子,本在南山岩石间,而来为秦氏丸所杀;白鹿在苑中,人得以脯;黄鹄摩天,鲤鱼在深渊,人可得而烹煮之。则寿命各有定分,死生驻前後也。若梁刘孝威“城上乌,一年生九雏”,但咏乌而已,不言本事。斋

○平○平陵东主

右古右古词:“平陵东,松柏桐,不知何人劫义公。”此汉翠义门人所作也。义,丞相方进之少子,字文中,为东郡太守。以王莽篡汉,起兵诛之,不克而见害。门人作歌以怨之。斋

○陌○陌上桑主

右古右古词:“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旧说邯郸女子秦姓名罗敷,为邑人千乘王仁妻。仁後为赵五家令。罗敷出采桑陌上,赵五登台见而悦之,置酒欲夺焉。罗敷善弹筝,作《陌上桑》以自明,不从。案其歌词,称罗敷采桑陌上,为使君所邀,罗敷盛夸其夫为侍中郎以拒之,与旧说不同。若晋陆士衡“扶桑升朝晖”等,但歌佳人好会,与古调始同而末异。知

○短○短歌行古

右魏右魏武帝“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晋陆士衡“置酒高堂,悲歌临觞”,皆言当及时为乐。又旧说《长歌短歌》,大率言人寿命长短分定,不可妄求也。主

○燕○燕歌行知

右晋右晋乐奏魏文帝“秋风萧瑟天气凉”、“别日何易会日难”二篇,言时序迁换而行役不归,佳人怨旷无所诉也。斋

○秋○秋胡行主

右旧右旧说:鲁有秋胡子,纳妻五日而宦於陈,五年乃归。未至家,於路傍见妇人采桑,美,悦之。下车谓曰:“力田不如逢丰年,力耕不如见公卿。吾今有金,愿以与夫人。”妇曰:“妇人当采桑力作,以养舅姑,不愿人之金。”秋胡归至家,奉金遗母。母使人呼妇,妇至,乃向采桑者妇也。妇恶其行,因东走投河而死。後人哀而赋焉。知

○苦○苦寒行古

右晋右晋乐奏魏武帝“北上太行山”,备言冰雪溪谷之苦。或谓《北上行》,盖因魏武帝作此词,今人效之。主

○董○董桃行知

右古右古词:“吾欲上谒从高山,山头危险大难言。”言五岳之上,皆以黄金为宫阙,而多灵兽仙草,可以求长生不死之术,令天神拥护人君以寿考也。旧说《董桃行》,後汉游婵和,终有董卓作乱,卒以逃亡。後人习之为歌章,乐府春天之,以为炯戒焉。陆士衡“和风习习薄林”,宋谢灵运“春虹散采银河”,但言节物芳华,可及时行乐,无使徂龄坐徙而已。晋传休奕著《历九秋篇》十二章,具叙夫妇别离之思,亦题云《拟董桃行》,未详也。斋

○塘○塘上行主

右前右前志云晋乐奏魏武帝“蒲

生我池中”,而诸集录皆言其词魏文帝甄后所作,叹以谗诉见弃,犹幸得新好不遗故恶焉。古

○善○善哉行斋

右古右古词:“来日大难,口燥脣乾。”言人命不可保,当乐见亲友,且求长生术,与王乔八公游焉。又魏文帝词云:“有美一人,婉如清扬。”言其妍丽,知音识曲,善为乐方,令人忘忧。此篇诸集所出,不入《乐志》。古

○东○东门行斋

右古右古词云:“出东门,不顾归。”言士有贫不安其居者,拔剑将去,妻子牵衣留之,愿共餔共餔糜,不求富贵,且曰:“今时清,不可为非也!”若鲍照“伤禽恶弦惊”,但伤离别而已。古

○西○西门行斋

右古右古词云:“出西门,步念之。”始言醇酒肥牛,及时为乐,次言“人生不满百,常怀千载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末言无贪财惜费,为後世所嗤。诸家乐府诗又有《顺东西门行》,为三七言,亦伤时顾阴,有类於此也。古

○煌○煌煌京洛行斋

右晋右晋乐奏魏文帝“夭夭桃园,无子空长”,言虚美者多败。又有“韩信鸟尽弓藏;子房保身全名;苏秦倾侧卖主;陈轸忠而有谋,楚怀不纳;吴起智小谋大;郭生古之雅人,燕昭臣之”及“仲连高士,不受千金”等语。若宋鲍照“凤楼二十重”,梁戴暠“欲知佳丽地”,始则盛夸帝京之美,而末言君恩歇薄,有怨旷沈沦之叹也。主

○艳○艳歌何尝行亦曰《飞鹤行》。知

右古右古词:“飞来双白鹤,乃从西北来。”言雌病,雄不能负之而去,“五里一反顾,六里一徘徊”,虽遇新相知,终伤生别离也。又云“何尝快,独无忧”,不复为後人所拟也。主

○步○步出夏门行亦曰《陇西行》。知

右古右古词云:“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此篇出诸集,不入《乐志》。始言妇有容色,能应门承的,次言善於主馈,终言送迎皆合於礼。若梁简文“陇西四战地”,但言辛苦战,佳人怨思而已。主

○野○野田黄雀行知

右晋右晋乐奏魏曹植“置酒高殿上”,始言丰膳乐饮,盛宾主之献酬;中言欢乐极而悲,嗟盛时不再;终归於知命而不复忧焉。斋

○满○满歌行主

右古右古词:“为乐未几时,遭世险巇。”其始言逢此百罹,零丁荼毒,古人逊位躬耕,遂我取愿;次言穷达天命,智者不忧,庄周遗名,名垂千载;终方言命如凿石见火,当自娱以颐养,保此百年也。斋

○棹○棹歌行主

右晋右晋乐奏魏明帝辞云“王者布大化”,备言平吴之熏。若陆士衡“迟迟春欲暮”,又如梁简文帝“妾信在湘川”,但言乘舟鼓棹而已。古

○雁○雁门太守行斋

右古右古词云:“汉孝和帝时,洛阳令王君。”

当时广汉郪人王涣,字稚子,父顺,安定太守。涣少好侠,尚气力,数通轻剽少年。晚改节博学,通於法律。举茂才,除温令,政化大行。人畜牧於野,辄云以付稚子,终无失盗。迁兗州刺史,一年,除拜侍御史。转洛阳令,狱讼止息,发擿奸伏如神。元兴初病卒。老少咨嗟,奠酬以千数。及丧西归,至弘农,人多设祭於路。吏问其故,言我平常持租诣洛阳,有司钞截,恆亡其半,自王君在事,不复见侵枉,故来报耳。人思其德,立祠在安阳亭。有食酒肉,辄往弦歌而祭之。後邓太后下诏褒美,拜其子石为郎。帝事黄老之道,悉毁诸祠庙,惟涣及卓茂庙存焉。按其歌词历述涣本末,与本传合,而题云《雁门大守行》,所未详也。若梁简文帝“轻霜中夜下”,备言边城征战之思。及皇甫规雁门之问,盖依题焉。知

○白○白头吟古

右古右古词:“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又云:“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始言良人有两意,故来与之相决绝;次言别于沟水之上,叙其本情;终言男兒当重意气,何用于钱刀也。一说司马相如将聘茂陵人女为妾,文君作《白头吟》以自绝,相如乃止。若宋鲍照“直如硃丝绳”,陈张正见“平生怀直道”,唐虞世南“叶如幽径兰”,皆自伤清直芬馥,而遭铄金点玉之谤,君恩似薄,与古文近焉。主

以上以上乐府《相和歌》。案相和而歌,并汉世街陌讴谣之词,丝竹更相和,执节者歌之。本一部,魏明帝分为二部,更递夜宿。本十七曲,後为十三曲,今所载之外,复有《气出唱精列东光引》等三篇。自《短歌行》以下,晋荀勖采择旧词施用,以代汉魏,故其数广焉。主

○殿○殿前生桂树知

古乐古乐府《鞞舞歌》。按《鞞舞歌》,汉代燕享用之,不详所起。其歌又有《关东有贤女》、章帝所造《章和二年中》、《乐久长》、《四方皇》共五篇,其词皆亡。近史亡,《鞞舞》本汉《巴渝舞》。高祖自蜀汉伐楚,其人勇而善斗,好为歌舞,帝观之曰:“武王伐纣之歌。”使工习之,号曰《巴渝》。渝,美也。或云其地有渝水,因以取名,未详也。古

○白○白鸠篇斋

右其右其词首章曰:“翩翩白鸠,载飞载鸣。怀我君德,来集君庭。”按晋杨泓《舞序》云:“自到江南,见有《白符舞》,或言《白凫鸠舞》,察其词旨,乃吴人患孙皓虐政,思从晋也。”《济史》载其本歌云:“平平白符,思我君惠,集我金堂。”言晋为金德,“符”与“鸠”皆“合”也。则上“翩翩白鸠”之词,盖後晋人改也。主

○碣○碣石篇知

右晋右晋乐奏魏武帝词。首章言东临碣石,见沧海之广,日月出入其中。

二章言农功毕而商贾往来。三章言乡土不同,人性各异。四章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也。主

○淮○淮南王篇知

右古右古词:“淮南王,自言尊。”淮南小山所作也。旧说汉淮南王安服食求仙,遍礼方士,遂与八公相携俱去,莫知所适。小山之徒,思恋不已,乃作《淮南王歌》。其词实言安仙去。主

以上以上乐府《拂舞歌》。按《拂舞》,前史云出自江右。复有《济济》、《独禄》等共五篇。今读其词,除《白鸠》一篇,馀并非吴歌,未知所起。古

○折○折纻歌斋

右古右古词盛称舞者之美,宜及芳时为乐。其誉白纻曰:“质如轻云色如银,制以为袍馀作巾,袍以光躯巾拂尘。”知

以上以上乐府曰《白纻歌》。按旧史称白绽吴地所出,《白纻舞》本吴舞也。梁武帝令沈约改其词为四时之歌,若“兰叶参差桃半红”即其春歌也。周处《风土记》云:“吴黄龙中,童谣云:‘行白者,君追汝,句骊马。’後孙权征公孙渊,海浮乘舶。舶,白也。时和歌犹云行白纻。”盖出于此。BT3上之回古

右汉右汉武帝元封初因至雍,遂通回中道,後数出游幸焉。其歌称帝“游石关,望诸国,月支臣,匈奴服”,皆美当时事也。主

○战○战城南知

右其右其词大略言“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得葬,为乌鸟所食,愿为忠臣,朝出攻战而暮不得归也。斋

○巫○巫山高主

右其右其词大略言江淮水深,无梁可度,临水远望,思归而已。若齐王融“想像巫山高”、梁范云“巫山高不极”,杂以阳台神女之事,无复远望思归之意也。古

○君○君马黄斋

右初右初言“君马黄,臣马苍,二马同逐臣马良”,终言美人归以南,归以北,驾车驰马,令我心伤。知

○芳○芳树古

右古右古词,中有云:“妒人之子愁杀人,君有他心,乐不可禁。”若齐王融“相思早春日”、谢朓“早玩华池阴”,但言时暮众芳歇绝而已。主

○有○有所思知

右其右其辞大略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毒瑁簪。闻君有他心,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已往,勿复相思,而与君绝”也。若齐王融“如何有所思”、梁刘绘“别离安可再”,但言离思而已。主

○雉○雉子斑知

右古右古词,中有云:“雉子高飞止,黄秸飞之以千里。雄来飞,从雌视。”若梁简文帝“妒场时向陇”,但咏雉而已。斋

○临○临高台主

右古右古词,大略言“临高台,下有清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兰,黄秸高飞离哉翻。开弓射鹄,令吾主寿万年”。若齐谢朓“千里常思归”,但言归望伤情而已。一作古词言“临高台,下见清水中

有黄鹄飞翻,关弓射之,令我主万年”。斋

○钓○钓竿主

右旧右旧说有伯常子避仇河滨为渔者,其妻思之而为《钓竿歌》。每至河侧辄歌之。後司马相如作《钓竿》诗,遂传以为乐曲。若刘孝威“钓舟画彩鹢”,但称纶钓嬉游而已。斋

以上以上乐府《铙歌》。案汉明帝定乐有四品,最末曰《短箫铙歌》,军中鼓吹之曲。旧说黄帝所造,以建武扬德。《周礼》所谓“王大捷则恺乐,军大献则恺歌”是也。自《上之回》皆汉曲。又有《硃鹭》、《思悲翁艾如张》、《拥离》、《战城南》、《巫山高》、《上陵》、《将进酒》、《君马黄》、《芳树》、《有所思》、《鸡子斑圣人出》、《上邪》、《临高台》、《远如期》、《石留》等十八曲,字多纰缪不可晓。《钓竿》一篇,晋代亦称为汉止于十八,恐非是也。铙如铃而有舌,执柄而鸣之,周礼以止也。古

《黄《黄鹤吟》一曰《黄鹄》。斋

《陇《陇头吟》一曰《陇头水》。《出关》主

《入《入关》 《出塞》 《入塞》一本阙上四曲。知

《折《折黄柳》 《黄覃子》 《赤之扬》一本阙上二曲。古

《望《望行人》魏晋已来,惟传十曲。 《关山月》 《洛阳道》斋

《长《长安道》 《梅花落》 《紫骝马》主

《《马》 《雨雪》 《刘生》合一十八曲。一本多《豪侠行》、《古剑行》、《洛阳公子行》三题,误。古

○刘○刘生斋

右刘右刘生不知何代人,观齐梁已来所为《刘生》词者,皆称其任侠豪放,周游五陵三秦之地。或云抱剑专征为符节官,所未详也。知

以上以上乐府横吹曲,有鼓角。《周礼》:“以{卉鼓}鼓鼓军事用角。”旧说云,蚩尢氏帅魍魅与黄帝战于汲鹿之野,帝始命吹角为龙鸣以御之。其後魏武北征乌丸,越涉沙漠,军士闻之,悲而思归。於是减为中鸣,尤更悲矣。又有胡角者,本以应胡笳之声,後渐用之,有双角,即胡乐也。汉博望侯张骞入西域,传其法,唯得《摩诃兜勒》一曲。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声二十八解,一本多“其法”二字。乘舆以为武乐。东汉以给边将。又有《出关》、《入关》、《出塞》、《入塞》、《黄覃子》《赤之扬》、《黄鹄吟》、《陇头吟》、《折杨柳》、《望行人》等十曲,皆无其词。若《关山月》已下八曲,後代所加也。知

○王○王昭君古

右旧右旧史五嫱字昭君,汉元帝时,匈奴入朝,诏以嫱配之,号胡阏氏。一说汉元帝後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其形,案图召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昭君自恃容貌,独不肯与。工人乃丑图之,遂不得见。及後匈奴入朝,选美人配之,昭君

之图当行。及入辞,光彩射人,悚动左右。天子方重失信外国,悔恨不及,穷案其事,画工有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陈敞,新丰刘白龚宽,并工狗马,人形不逮延寿。下杜阳望樊青,尤善布众色。皆同日弃市,籍其资财。汉人怜昭君远嫁,为作歌诗。始武帝以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嫁乌孙王昆莫,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然。晋文王讳“昭”,故晋人改为“明君”。石崇有妓曰绿珠,善歌舞。以此曲教之,而自制《王明君歌》,其文悲雅,“我本汉家子”是也。《琴操》载:昭君,齐国王穰女。端正闲丽,未尝窥看门户。穰以其有异于人,求之者皆不与。年十七,献之元帝。元帝以地远不之幸,以备後宫。积五六年。帝每游後宫,昭君常恐不出。後单于遗使朝贺,帝宴之,尽召後宫,昭君乃盛饰而至。帝问:“欲以一女赐单于,谁能行者?”昭君乃越席请往。时单于使在旁,帝惊恨不及。昭君至匈奴,单于大悦,以为汉与我厚,纵酒作乐。遗使者报汉,送白璧一双,骏马十疋,胡地珠宝之类。昭君恨帝始不见遇,乃作怨思之歌。单于死,子世达立。昭君谓之曰:“为胡者妻母,为秦者更娶。”世达曰:“欲作胡礼。”昭君乃吞药而死。主

○子○子夜知

右旧右旧史云晋有女子曰子夜所作,声至哀。晋武帝太元中,琅琊王轲家有鬼歌之。後人依四时行乐之词,谓之《子夜四时歌》,吴声也。斋

○前○前溪歌主

右晋右晋车骑将军沈玩所造舞曲也。知

○乌○乌夜啼古

右宋右宋临川王义庆造也。宋元嘉中,徙彭城王义康於豫章郡。义庆时为江州,相见而哭。文帝闻而怪之,徵还宅。义庆大惧,妓妾闻乌夜啼,叩斋阁云:“明日应有赦。”及旦,改南兗州刺史,因作此歌。故其和云:“笼窗窗不开,夜夜望郎来。”亦有《乌栖曲》,不知与此同否。古

○石○石城乐斋

右宋右宋臧质所作也。石城在竟陵。质为竟陵守,於城上眺瞩,见群少年歌谣通暢,因而为之词云:“生长石城下,开窗对城楼。城中美少年,出入相依投。”知

○莫○莫愁古

右出右出於《石城乐》。石城有女子名莫愁,善歌谣,故《石城乐》和中复有莫愁声。其辞曰:“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古歌亦有莫愁,洛阳女,与此不同。知

○襄○襄阳古

右宋右宋随王诞始为襄阳郡,元嘉末仍为雍州刺史。夜闻诸女歌谣,因为之词曰:“朝发襄阳城,暮至大隄宿。大阳诸女兒,花艳惊郎目。”若裴子野《宋略》称:“晋安侯刘道彦为雍州,有惠化,百姓歌之,谓之《襄阳

乐》。”盖非此也。知

以上以上乐府清商曲也。按蔡邑云:“清商曲,其词不足采著。”其曲名有《出郭西门》、《陆地行车》、《夹锺》、《硃堂寝》、《奉法》等五曲,非止《王昭君》等。一说清商曲,南朝旧乐也。永嘉之乱,中朝旧曲散落江右,无复宋梁新声。元魏孝文帝篡汉,收其所复南音,谓之清商乐,即此等是也。隋平陈,因置酒清商署,若《巴渝》、《白纻》等曲皆在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