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航拍中国江西解说词

航拍中国江西解说词

《航拍中国》第一季第五集江西

你见过什么样的中国?是96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还是300万平方公里的澎湃?是四季轮转的天地,还是冰与火演奏的乐章?像鸟儿一样,离开地面,冲上云霄,结果超乎你的想象,前往平时无法到达的地方,看见专属于高空的奇观,俯瞰这片朝夕相处的大地,再熟悉的景象也变了一副模样,从身边的世界,到远方的家园,从自然地理,到人文历史,50分钟的空中旅程,前所未有的极致体验,从现在开始,和我们一起天际遨游。

1

江西地处中国东南部,它三面环山,庐山镇守北大门,北部平原坦荡,中部丘陵,盆地相间。数千条河流纵横交错,其中大部分汇入了鄱阳湖,从而与长江相连。进入江西的旅程,从庐山开始,发现一座云中小城,探访一所古代私立大学。向西飞行,看山水的相逢,擦出浪漫的火花。

庐山,大概是最受中国文人偏爱的一座山。历史上,曾有3500多位文人,登上庐山之后,留下超过16000首关于庐山的诗词。李白惊叹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他看到的是庐山的细节。苏东坡感叹“不识庐山真面目”,他从不同的角度,见识庐山变幻的形态。

今天,我们飞上高空,一睹庐山的真容,90多座高峰绵延不断,犹如一扇屏风,半掩江西的绿水青川。

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就在庐山脚下,东倚鄱阳湖,北临长江,丰沛的水汽让庐山一年中将近两百天被云雾缭绕。来到庐山之巅,一片平坦的谷地出现,600多栋彩色房顶的西式别墅,特别显眼。

100多年前,西方人在这里建造了避暑胜地。因为夏季的平均气温只有22摄氏度,它被取名为牯岭,也就是英文“Cooling”,凉爽的意思。后来,不少大人物都来到牯岭的别墅避暑。美庐就是最有名的一座,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在美庐度过了十多个夏天。1948年,蒋介石最后一次居住在这里。临走前,他为这座别墅题刻了“美庐”二字。

五老峰南麓的密林,掩映着一片古建筑群落,这是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的白鹿洞书院。1000年前的书院,就像我们今天的大学。不同的是,这里的教室,只在讲学或辩论时开放。剩下的时间,学生通常待在宿舍里自习。

白鹿洞书院占地3000亩,面积接近北京大学,但建筑只占很小比例。90%以上的区域,都是山林,那是书院延伸的课堂。老师时常带领学生,走入山林,于山环水抱中讲学。

或许是因为庐山太过有名,周围的湖光山色,都想和它攀上点关系。1600多座岛屿散落湖面,这里原先叫作柘林湖,因为靠近庐山,便改名为庐山西海。从空中俯瞰,你会意外发现山与水的默契配合,创造了一座心形岛屿。大自然塑造的形状,有着与生俱来的浪漫。也许不久后,这里会成为甜蜜回忆的制造地。

2

这段旅程我们将前往风情各异的江西古村落,从开满油菜花的婺源出发,睁开发现美的眼睛,造访一座知足常乐的村庄,重温人与樟树的暖心往事。最后,抵达南丰,体验一次古老的中国年。

春天一到,婺源的油菜花就早早开放。这种用来榨油的农作物,能够抵御冬寒。头年秋天种下,来年初夏收成,正好将冬季闲置的土地利用起来。金黄色的油菜花,搭配徽派建筑的粉墙黛瓦,这是婺源旅游的招牌。婺源以前属于古徽州,徽派建筑,是那个时代留给婺源的遗产。

这种四周由高墙围起的建筑,最早的主人,大多是徽商,高高矗立的马头墙,隔断了邻里间的视野。对于低调的徽商而言,安全和隐私得到了有效的保障。马头墙还是名副其实的防火墙,徽派建筑常常连成一片,一旦发生火灾,马头墙可以阻止火势蔓延。要想更好的防火,把房子建在河边总不会错。婺源的房子常常临水而建,久而久之,村落就被河流环抱。婺源幸运地保存了古徽州的气韵,包括最传统的年俗。

正月十五,迎灯舞龙的庆典正在酝酿。按照传统,每户出一人,带着一条板凳和两三个灯笼,加入舞板凳龙的队伍。聚集而来的村民,将各家板凳连接起来,因为是一户一人一板凳,龙灯越长,就意味着这个村庄的人丁越兴旺。菊径村的板凳龙,要在祠堂三进三出,跟不上步伐的人,有时会跌倒。按照老一辈的说法,舞龙跌倒的人,新一年会交上好运。这个充满温情的解释,让每个人都大胆迈开步伐。

和板凳龙不一样,桥帮灯是专门用来庆祝添丁增口之喜。生男叫添丁,生女叫增口。在石上镇,只要家里增加一口人,就要制作一帮灯。头灯追逐尾灯,尾灯极力躲闪,整个过程一波三折。最终,头灯追上尾灯,寓意着无论经过多少曲折,都能迎来圆满的结局。

宜居的地方,不仅让人类留恋,还吸引动物纷至沓来。来到这里越冬,大多是野生鸳鸯,最多时有两千多对,成双成对的鸳鸯,常被当***情的象征。但也有人提出异议,雄鸳鸯在交配之后立马销声匿迹,它们更像是不负责任的代表。实际上,交配后的雄鸳鸯,是在忙着更换羽毛。褪去鲜艳的外衣后,它们看起来和雌鸳鸯几乎一模一样。

和成群结队的鸳鸯相比,婺源的另一种鸟稍显神秘。因为长相酷似熊猫,白腿小隼又被称为“熊猫鸟”。面对飞行器,它们毫不怯场,频频点头来卖萌。其实,白腿小隼是不折不扣的小型猛禽。无遮掩的树枝是它们的猎场中心,拥有开阔的视野,才能快速锁定猎物。

篁岭,是一个坐落在山崖边上的古村落。9月,篁岭迎来收获的季节。因为山势崎岖,没有平地,村民们只好将就着把粮食晾在了自家窗台和晒楼上。这个农俗,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叫作晒秋。晒秋不仅仅是秋天才有,篁岭的山里湿气大,晒匾一年四季都没有歇着。季节更替,晒匾里的主角也在不断变换,晒秋原本没什么讲究,赶上什么就晒什么。没想到今天成了一道风景,大米和黑豆召唤出萌宠熊猫。红辣椒不仅善于画自画像,搭档白萝卜丝,它还能把自己打造成鱼的模样。新春一到,篁岭的人们立马翻新图案,100斤朝天椒,80斤干辣椒,400斤大米,能创造出什么花样。看,这是一幅辣味十足的金鸡报晓。

过去,在山多平地少的村落,要吃上饭,就要给耕地留足面积,房子可以住小点,也可以挤一点。为了让空气流通,人们在屋子上方留出个口子,取名天井。这个设计还有另一层含义,当地人讲究风水,他们觉得水就是财。下雨的时候,雨水沿着屋面流入天井,这叫作“肥水不流外人田”。

江西的许多村落,都生长着几百年树龄的樟树。古时候,江西被称作豫章郡,豫章指的就是巨大的樟树。过去,在村里谁家生了闺女,就会在房前屋后种上一棵樟树,陪女儿一起长大。等到女儿出嫁时,樟树被砍下,打制成一个樟木箱,作为嫁妆。樟木箱也被人们叫作“女儿箱”。

恋旧的江西,在很多村落,都藏了点古老的秘密。石邮村里有一座明代傩神庙。相传,庙里供奉的是能驱除瘟疫的神灵。与傩神有关的活动,延续整个正月,其中最热闹的当属在正月十六举办的搜傩。除了本

地村民,还有许多外来游客,慕名前来观看。傩班弟子们来了,他们要用古老的傩舞,演绎如何搜寻和驱赶鬼怪。庙里挤得水泄不通,我们的飞行器无法进入,但不必过于惋惜,今晚的重头戏才刚刚开始。傩班弟子开始挨家挨户来搜傩,来到百姓家门口,他们需要在门外跳跃3次。进入厅堂,戴上面具的傩班弟子,扮演的是捉鬼的钟馗。当地流传着一句俗语,一面鼓,一面锣,爆竹一响就跳傩。

在南丰,活跃着110多个这样的傩班。每一场傩舞,都是对于祝福生活的接力。从古至今,绵延不息。

3

接下来的旅程,我们将翻山越岭,读懂江西。徜徉三清山,品味奇峰怪林,前往铅山,见证竹子的生长奇迹。不远处,龙虎山为我们准备好了惊险之旅。抵达井岗山,见证革命征程峰回路转。

往南飞行,一片花岗岩峰林拔地而起,亿万年的海陆浮沉,塑造了三清山百变的怪石。它们有的化作女子,静坐在缥缈云雾之中。有的从深谷蹿出,直冲云天。云雾缭绕的三清山,契合了道士们修仙炼丹的期望。早在1600年前,就有道士看中了这块宝地,三清山的名字,也因道教文化而生。

也许是竹子偏爱江西,飞行途中,我们总能遇上一片片竹海。竹子算得上是自然界生长速度最快的植物之一。要生长十几米的高度,一棵树木,也许要花上数十年的时间,而竹子只需要五六十天。5月,铅山的人们开始上山伐竹。运下山的竹子,将用来制作一种千年不腐的连四纸。从竹子中提取竹纤维,进行晾晒,再到造出连四纸,需要数十道工序,历时近一年才能完成。

向西南飞行,我们抵达的是一座色彩鲜艳的山。丹霞地貌这种景观,在世界各地都能见到。不过,中国最受大自然厚爱,它是全球丹霞地貌,分布最广的国家。

龙虎山的峭壁上,安放着一口口悬棺,这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独特葬式。古人如何将悬棺放到峭壁上,这让全世界好奇。今天的龙虎山景区,每天都有“悬棺表演”,人们尝试复原古人放置悬棺的过程,表演者借助滑轮和麻绳,顺利完成悬棺的安放。当然,这只是现代人的猜想。几位表演者是当地的采药人,有时,他们还会干回自己的老本行。

龙虎山的绝壁上,生长着各种珍奇草药,采药人依靠一根麻绳,把自己挂在半山腰,就能接近这些宝贝。这是他们祖祖辈辈靠山吃饭练就的本事。

井冈山闻名于世的重点,不在美景,而源于一次重大的选择。1927年,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突破重围后,来到井冈山。之后,革命的队伍聚集而来,胜利会师。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没有辜负这片山林的期待,井冈山诞生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从此,革命的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4

接下来,我们将开启亲近水的旅程。前往鄱阳湖,和候鸟共度一段悠闲时光。抵达景德镇,看千年窑火生生不息。

江西紧靠长江,水运发达的时代,长江像是一条高速公路。而江西省内密布的水系,相当于国道和省道。它们共同构成了发达的交通网络,江西得以与整个中国快速连接。

在鄱阳湖和长江的汇流处,耸立着一座孤山,长江流经了5000多公里之后,在这里拐了第三个大弯。从石钟山开始,长江进入了下游,长江在中下游,连通了四大淡水湖。

鄱阳湖是其中容量最大的湖泊,它就像长江的肺叶,枯水期为长江提供水量补给。当洪水到来时,鄱阳湖吸纳江河里多余的水,这么一吞一吐,帮助维持了长江水势的相对稳定。洪水期,在鄱阳湖上,人们可以看到几座古建筑露出水面。事实上,它们建在一个叫落星墩的湖中小岛上。等到枯水期,水位下降,湖底裸露,茫茫草原出现,水下的小岛才会完全显露出来。

鄱阳湖是什么样子,取决于人们在什么季节看到它。这是一条穿过鄱阳湖的水上公路。每年夏天,进入汛期,湖水渐渐漫过公路,不少人趁机来这里,过一把水中驾车的瘾。水位持续上涨,半个月后,这条公路就将被彻底淹没。

每年冬天,鄱阳湖都会迎来一场盛大的候鸟“派对”。最多时,出席的候鸟有70多万只。它们拖家带口,诚意满满地来到这里。白鹤是这里的常客,红色的额头搭配洁白的羽毛,是它们最突出的标志。游走在白鹤身旁,拥有黑白相间羽翼的是东方白鹳,它们称得上是鄱阳湖的超级贵宾。全球东方白鹳仅有3000多只,白鹤展翅飞行时,翅尖会露出一小截黑色,那是它们的初级飞羽。而东方白鹳的黑色羽毛,则贯穿了它们展开的双翼。这些飞行家,让冬天的鄱阳湖,成了迷人的候鸟天堂。在鄱阳湖,最难碰上的是濒临灭绝的长江江豚。我们的搜寻持续了3天,终于捕捉到江豚露出水面的瞬间。它们的长相和海豚相似,1分钟左右出水呼吸1次,今天运气不错,还遇上了两只江豚一同出游。看来,鄱阳湖的水位上升,江豚的日子就会更好过了。

往东南飞行,我们将去赶赴一场配合默契的捕鱼行动。鸬鹚捕鱼的传统,据说持续了数千年。竹竿击水,口令一出,鸬鹚心领神会,潜入水中。不一会,它们便带着战利品出现。捕鱼时,渔民一般不给鸬鹚喂食。一旦吃饱,它们很可能就不爱干活。有时候,捕到大鱼,鸬鹚会得到及时的奖励。傍晚,渔船满载而归,等待鸬鹚的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离开鄱阳湖,来到以瓷器闻名的景德镇。相传,宋朝时期,一批本地出产的青白瓷惊艳了当朝皇帝,它被赐予了皇帝的年号,从此改名叫景德镇。烧瓷的古窑依山势而建,阶梯状的结构,配合自下而上的烧瓷顺序,这样的设计有利于减少能耗。在古代,景德镇每年出产的瓷器高达数百万件。它们顺着不远处的昌江离开故乡,前往远方,成为世界眼中的中国形象。

5

这段旅程,我们将重温一群漂泊者扎根异乡的时光。上堡梯田,留存着客家人初到异地的足迹。探访围屋,看他们如何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做客乡村,体验专属于客家人的节日游戏。

这是一片客家人打造的梯田。唐宋年间,为了躲避北方战乱,一群来自中原的移民,翻山越岭来到这里。由于客居他乡,他们被称为客家人。背井离乡总会感到辛酸,他们来了一看,平整的土地都有主了,再要弄出点种田的地方,只能叠上去。这么一叠,便叠出了垂直落差近千米的上堡梯田。有了田地,解决了温饱问题,客家人开始想着把家安在这里。错落在现代楼房中的这些深色建筑,就是客家人的传统居所--围屋。为了躲避土匪和猛兽的侵袭,他们用坚硬的围墙,圈起一方天地,开始聚族而居。

燕翼围,这是江西现存最高的围屋,与其说是民居,不如说它是一座军事堡垒。15米高的墙体,由坚硬的花岗岩和青砖筑造。整座围屋只留下一个进出口,围屋里的136间房屋,四分之一用来储存粮食。即使

被围困,人们也可以在围屋里待上一年。可见,融入他乡的过程,是多么不易。乌石围将围屋的防御功能再次升级,东南西北,四座炮阁,相互呼应。一旦发现敌情,立刻以炮火还击。日子渐渐安稳了,围屋的设计也更加讲究。据说,关西新围的建造历时29年,耗费上百万两白银。围屋中间,套建了一栋前后三进,五组并列的大宅。在这座将近8000平方米的“豪宅”里,我们已经看不到当年客家人漂泊他乡的慌张。

正月里,来到赣县客家人的聚居地,寻觅独特的客家习俗。村民们手中的“井”字形木架,叫作打轿。在当地,打轿谐音“大发”,谁能把打轿抢回家,就意味着谁的运气会最好。眼下,双方的动作都略显夸张。曾经激烈的比赛,如今变成了逗趣的节日表演。你推我让之中,福气不再独占,好运众人分享。客家人的习俗大多传承已久,连仪式用的道具都有些年头。存放在阁楼里的老瓦片,年岁过百。每年中秋,烧瓦塔的时候到来,它们就会被派上用场。客家人用瓦片和砖头搭起一座3米高的空心瓦塔。白天,你很难猜到它的用途。夜晚,瓦塔显出它的真容,为了让气氛更热闹点,还有人往火里撒入硫磺。相传,数百年前,瓦塔的火焰,被当做客家人起义的号令。如今,烧瓦塔更像是一场篝火狂欢。它将人们聚集在一起,传递吉祥红火的新寓意。

6

接下来我们将探访赣江滋养的两座城市,在赣洲城,见识一座随机应变的浮桥。溯江而上,前往南昌,坐看历史与未来隔江对望。

赣江,江西省最大的河流,自南而北纵贯全省。江西简称“赣”,就是因为赣江。章水,贡水穿山越岭,在赣州城北相聚,汇集为一条江。左章右贡组成“赣”字,赣江由此得名。赣州的老城区三面临水,城内城外最多的就是桥,117只木船,组成一座长400米的浮桥,连接贡江两岸。桥体靠木船的浮力支撑,随着江水涨落,上升或下沉。过去,水运繁忙,浮桥每天要断开两次,让船只通过。如今,浮桥取消了定时断开的惯例。只有特定需要,才会安排专门的船只,前来拆开浮桥。这是现实版的“过河拆桥”。

沿着赣江溯流而上,我们将迎来旅程的最后一站。在南昌,可以找到许多和“八一”有关的名字。包括桥梁,道路和公园,甚至职业足球队,也以“八一”为名。所有的“八一”都是为了纪念同一个日子,1927年8月1日,南昌城里的一声枪响,开启了一段革命岁月,这一天成为人民军队诞生的纪念日。

今天,我们在赣江东岸,看到的滕王阁,并非唐代的那座建筑,但它算是考究的复刻版。在唐代,诗人王勃路过此处,加入了滕王阁上举办的宴会,他写下的《滕王阁序》千年来被世人传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更是成为了旷世名句。此后,滕王阁建了倒,倒了又建,如今已是第29次重建。也许,只要《滕王阁序》还在流传,这座楼阁就会永远地存在下去。

夜晚的南昌,灯光重新勾勒出城市的轮廓。赣江东岸,是最负盛名的滕王阁。赣江西岸,是城市新区红谷滩。置身赣江之上,南昌城的繁华在这一刻,穿越古今。《滕王阁序》让我们记住了一个时代,今天的南昌也同样期待被憧憬,被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