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柳公权玄秘塔释文0402

柳公权玄秘塔释文0402

2011-4-02

柳公权玄秘塔碑全文

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裴休撰

谏议大夫、守右散骑常侍、充集贤殿学士兼判院事、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柳公权书并撰额

玄秘塔者,大法师端甫灵骨之所归也。

於戏!为丈夫者,在家则张仁义礼乐,辅天子以扶世导俗;出家则运慈悲定慧,佐如来以阐教利生。舍此无以为丈夫也。背此无以为达道也。和尚,其出家之雄乎!

天水赵氏世为秦人,初母张夫人梦梵僧谓曰:当生贵子。即出囊中舍利使吞之。及诞,所梦僧白昼入其室。摩其顶曰:必当大弘教法。言讫而灭。

既成人,高颡广目,大颐方口,长六尺五寸,其音如钟。夫将欲荷如来之菩提,凿生灵之耳目,固必有殊相奇表与?

始十岁,依崇福寺道悟禅师为沙弥。十七,正度为比丘,隶安国寺。具威仪於西明照律师,禀持犯於崇福寺升律师,传唯识大义於安国寺素法师。通涅槃大旨于福林寺,崟(yin)法师复梦梵僧以舍利满琉璃器,使吞之且曰:三藏大教尽贮汝腹矣。自是经律论无敌於天下。囊括川注,逢原委会,滔滔然莫能知其畔岸矣。

夫将欲伐株杌於情田,雨甘露於法种者,固必有勇智宏辨与?

无何谒文殊於清凉,众圣皆现;演大经於太原,倾都毕会。

德宗皇帝闻其名徵之,一见大悦。常出入禁中与儒道议论。赐紫方袍。岁时锡施,异於他等。复诏侍皇太子於东朝。

顺宗皇帝深仰其风。亲之若昆弟。相与卧起。恩礼特隆。

宪宗皇帝数幸其寺。待之若宾友。常承顾问。注纳偏厚。

而和尚符彩超迈,词理响捷,迎合上旨,皆契真乘。虽造次应对,未尝不以阐扬为务。繇(you)是,天子益知佛为大圣人,其教有大不可思议事。当是时朝廷方削平区夏,缚吴干蜀,潴蔡荡郓,而天子端拱无事。诏和尚率缁属迎真骨於灵山,开法场於秘殿。为人请福,亲奉香灯。

既而刑不残兵不黩,赤子无愁声,沧海无惊浪。盖参用真宗以毘大政之明效也。

夫将欲显大不思议之道,辅大有为之君,固必有冥符玄契与?

掌内殿法仪,录左街僧事,以标表清众者一十年。讲涅盘唯议经论,位处当仁传授宗乘以开诱道俗者,凡一百六十座。运三密於瑜伽,契无生於悉地。日持诸部十余万遍。指净土为息肩之地,严金经为报法之恩。前后供施数十百万,悉以崇饰殿宇,穷极雕绘。而方丈匡床静虑自得。

贵臣盛族皆所依慕,豪侠工贾莫不瞻向。荐金玉以致诚,仰端严而礼足,日有千数,不可殚书。而和尚即众生以观佛,离四相以修善,心下如地,坦无丘陵,王公舆台,皆以诚接。议者以为成就常不轻行者,唯和尚而已。

夫将欲驾横海之大航,拯群迷於彼岸者,固必有奇功妙道与?

以开成元年六月一日,向西右胁而灭。当暑而尊容若生,竟夕而异香犹郁。其年七月六日迁於长乐之南原,遗命荼毗,得舍利三百余粒。方炽而神光月皎,既烬而灵骨珠圆。赐諡曰大达,塔曰玄秘。俗寿六十七,僧腊四十八。

弟子比丘比丘尼约千余辈,或讲论玄言,或纪纲大寺。修禅秉律,分作人师五十。其徒皆为达者。

於戏!和尚果出家之雄乎?不然何至德殊祥如此其盛也?

承袭弟子义均、自政、正言等,克荷先业,虔守遗风。大懼徽猷有时堙没,而今閤(ge)门使刘公,法缘最深,道契弥固,亦以为请,愿播清尘。休尝游其藩,备其事,随喜赞叹,盖无愧辞。

铭曰:

贤劫千佛。第四能仁。哀我生灵。出经破尘。

教纲高张。孰辩孰分?有大法师。如从亲闻。

经律论藏。戒定慧学。深浅同源。先后相觉。

异宗偏义。孰正孰驳?有大法师。为作霜雹。

趣真则滞。涉俗则流。象狂猿轻。钩槛莫收。

柅制刀断。尚生疮疣。有大法师。绝念而游。

巨唐启运。大雄垂教。千载冥符。三乘迭耀。

宠重恩顾。显阐讃导。有大法师。逢时感召。

空门正辟。法宇方开。峥嵘栋梁。一旦而摧。

水月镜像。无心去来。徒令后学。瞻仰徘徊。

会昌元年十二月廿(nian)八日建

刻玉册官邵建和并弟建初镌

现代文翻译:

唐故左街僧录(1),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2),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3)、裴休撰。

正议大夫,守右散骑常侍,充集贤殿学士,兼判院事,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柳公权书,并篆额。

玄秘塔者,大法师端甫(4)灵骨之所归也。于戏(5)!为丈夫者,在家则张仁、义、礼、乐,辅天子以扶世导俗;出家,则运慈悲定慧,佐如来以阐教利生。舍此,无以为丈夫也。背此,无以为达道也。

和尚,其出家之雄乎!天水赵氏,世为秦人,初,母张夫人梦梵僧谓曰:“当生贵子”。即出囊中舍利,使吞之。及诞,所梦僧白昼入其室,摩其顶曰:“必当大弘法教。”言讫而灭。既成人,高颡深目,大颐方口(6),长六尺五寸,其音如钟。夫欲荷如来之菩提(7),凿生灵之耳目,固必有殊祥奇表欤?

始,十岁依崇福寺道悟禅师为沙弥(8)。十七正度为比五。具威仪(9)于西明寺照律师(10);禀持犯(11)于崇福寺律师;传唯识大义(12)于安国寺素法师;通涅(13)大旨于福林寺法师。

复梦梵僧以舍利满琉璃器使吞之,且曰:“三藏大教,尽汝腹矣。”自是,经律论无敌于天下。囊括川注,逢源会委,滔滔然莫能济其畔岸矣。夫将欲伐株杌于情田,雨甘露于法种者,固必有勇智宏辩欤?

无何,谒文殊于清凉,众圣皆现。演大经于太原,倾都毕会。德宗皇帝闻其名,徵之,一见大悦。常出入禁中,与儒道议论。赐紫方袍,岁时赐施,异于他等。复诏侍皇太子于东朝,顺宗皇帝深仰其风,亲之若昆弟,相与卧起,恩礼特隆。宪宗皇帝数幸其寺,待之若宾友,常承顾问,注纳偏厚。而和尚符彩超迈,词理响捷,迎合上旨,皆契真乘。虽造次应对,未尝不以阐扬为务。繇是,天下益知佛为大圣人,其教有不大思议事。当是时,朝廷方削平区夏,缚吴斡蜀,潴蔡荡郓(14)。而天子端拱无事,诏和尚率缁属(15)迎真骨于灵山(16),开法场于秘殿,为人请福,亲奉香灯。既尔,刑不残,兵不黩,赤子无愁声,沧海无惊浪,盖参用真宗以毗大政之明效也。夫将欲显大不思议之道,辅大有为之君,固必有冥符玄契欤?

掌内殿法仪,录左街僧事,以标表净众者凡一十年,讲涅、惟识、经论,位处当仁。传授宗主以开诱道俗者,凡一百六十座。运三密于瑜伽(17),契无生于悉地(18)。日持诸部,十余万遍。

指净土为息肩之地,严金径为报法之恩。前后供施,数十百万,悉以崇饰殿宇,穷极雕绘。而方丈匡床,静虑自得。贵臣盛族,皆所依慕;豪侠工贾,莫不瞻向。荐金宝以致诚,仰端严而礼足,日有千数,不可殚书。而和尚即众生以观佛,离四相(19)以修善,心下如地,坦无丘陵。王公舆台皆以诚接,议者以为:成就常不轻行者,唯和尚而已!夫将欲驾横海之大航,拯迷途于彼岸者,固必有奇功妙道欤?

以开成元年六月一日,西向右胁而灭。当暑而尊容若生,竟夕而异香犹郁。其年七月六日,迁于长乐之南原,遗命茶毗(20),得舍利三百余粒,方炽而神光月皎,既尽而灵骨珠圆。赐谥曰: 大达。塔曰:玄秘。俗寿六十七,僧腊四十八。门弟子比丘,比丘尼约千余辈,或讲论玄言,或记纲大寺,修禅秉律,分作人师。五十其徒,皆为达者。

于戏,和尚果出家之雄乎!不然,何至德殊祥如此其盛也。承袭弟子义均,自政,正言等,克荷先业,虔守遗风,大惧徽猷有时堙没。而今门使刘公,法缘最深,道契弥固,亦以为请,愿播清尘。休尝游其藩,备其事,随喜赞叹,盖无愧辞,铭曰:

贤劫千佛,第四能仁(21),哀我生灵,出经破尘,教纲高张,孰辩孰兮。

有大法师,如从亲闻,经律论藏,戒定慧学,深浅同源,先后相觉,异宗偏义,孰正孰驳。

有大法师,为作霜雹,趣真则滞,涉俗则流,象狂猿轻,钩槛莫收,制刀断,尚生疮疣。

有大法师,绝念而游,巨唐启运,大雄垂教,千载冥符,三乘迭。宠重恩顾,显阐导。

有大法师,逢时感召,空门正辟,法宇方开,峥嵘栋梁,一旦而摧,水月镜像,无心去来,徒令后学,瞻仰徘徊。

会昌元年十二月廿八日建。

刻玉册官邵建和并弟建初镌。

注释:

(1)左街僧录———唐贞元四年(788年)置左右街大功德总僧尼之籍。端甫总管左街僧录。柳公权《金刚经》是长庆四年(824年)为右街僧录准公写的。

(2)赐紫———唐制以紫色为三品以上服色,五品以上为绯色。僧、道、画师亦有赐紫者。必兼金鱼袋。

(3)金鱼袋———唐高宗始,绘五品以上随身银鱼袋,以防诏命之诈,三品以上佩金鱼袋。

(4)端甫———(770—836年)唐高僧,俗姓赵,天水人,十岁出家,德宗时被徵,与儒、道议论,赐紫方袍,掌内殿法仪,录左街僧事,开成元年卒,谥曰大达。

(5)于戏———读为呜呼,感叹词。

(6)高颡深目,大颐方口———颡:额头。颐:下巴。

(7)菩提———梵语,汉语中是“道”的意思。

(8)沙弥———少年出家,初受戒者为沙弥,二十岁再受具足戒,成为比丘。

(9)具威仪———言具威仪戒,戒惟务修饰容止,诳惑于世,盖由好名利,欲人恭敬者也。

(10)律师———佛教称善说戒律的高僧为律师。

(11)禀持犯———保持戒律之谓也。

(12)传唯识大义———佛教认为:识即心识,大乘菩萨皆了却世间一切外尘诸法。自性清净,本来无实。此意深妙,唯意缘知,这就是唯识大意。

(13)涅———梵语,指超脱生死的境界。涅,指不生。盘,指不灭。

(14)朝廷方削平区夏,缚吴斡蜀,潴蔡荡郓———指宪宗李纯元和元年至十三年间,平息的各地节度军将之乱。

(15)缁属———指僧众,人多穿黑色。

(16)灵山———佛家称灵鹫山为灵山。是释迦牟尼传教的圣地。

(17)运三密于瑜伽———佛三密是说如来身、口、意皆有不可思议处。瑜伽,梵语,意为

相应,约言之:“身与口协,口号意符,意与身合,三业相应。故曰瑜伽。”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端甫已修行到身、口、意三业相协,与佛相契了。

(18)悉地———悉,遍也。悉地,遍地。碑文中悉字为别写。

(19)四相———生相,住相,异相,灭相。

(20)茶毗———梵语,意为焚烧。此处指按端甫的遗嘱火化。

(21)贤劫千佛,第四能仁———贤劫,佛教语,谓此劫中多贤人。释迦牟尼为贤劫中第四佛。“释迦”汉语译作能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