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省长之争(1)

省长之争(1)

省长之争(1)

目录

第一章最美女厅官被判了死刑

第二章省委副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

第三章市委书记在家中紧急约见

第四章不破楼兰终不还

第五章突审最美女厅官

第六章人生第一拐点:踏入京城

第七章官场人头上永远只能有一片天

第八章人生第二拐点:一不小心入了豪门第九章签一份千年的二人契约

第十章欢迎归队

第十一章涉案,是瓦解官员体系的最好钥匙第十二章有人公开为美女贪官张目

第十三章京城成了攻关的主战场

第十四章常务副省长追到了京城

第十五章省长给了两百万的人情

第十六章秋美女投怀送抱

第十七章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侍君

第十八章南江成了全国舆论中心

第十九章一次宴请,暴露了龙小舟

第二十章狼烟四起,省纪委约谈龙小舟

第二十一章常务副省长的苦衷

第二十二章美女厅官二审没希望了

第二十三章将天捅了一个窟窿

第二十四章惊变发生在新省长上任三个月后

第一章最美女厅官被判了死刑

这是一个偌大的包厢,看上去大得似乎有点出奇。此刻,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下,能容纳二十好几个人的巨大圆桌上已经一溜儿坐得满满当当。仔细一瞧,不得了,个个都是南江省政法系统身居要职的大佬!

今天晚上的宴会,严格意义上说是一个带有庆功性质的晚宴。宴会的主办方是南江省委政法委员会。当然,南江省委政法委只是名义上的宴请者,最后买单的还是省城的善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党委、政府部门的好多宴请大多是这样,为头出面的不一定是买单的,而买单的又不一定是为头的。其实,不光党政部门是这样,如今很多私人宴请不也如此?不是有这么一个说道吗,叫做你请客我买单。中国的饭局,各式各样的门道太多,永远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问。

不过,今天这宴会的主题,还真是有点特别。善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历时三天的公开审理,下午刚刚宣判了有着南江最美女厅官之称的梅若萍特大受贿案,晚上,南江省委政法委设宴款待参加庭审的检、法几家以及过往参与过此案侦破的办案部门,当然,还有这三天来参与采访和庭审现场直播的新闻单位。

按理,中级法院庭审完一个受贿案,怎么也轮不上由省委政法委来大张旗鼓地设宴款待、庆贺。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这个梅若萍案的确有点太不一般!

说它太不一般,并非是哪个故弄玄虚,实在是案件的主角梅若萍这个女人太不一般!不管是她在任还是案发被抓,她都曾经牵动着南江政界上上下下无数的神经。这样说或许有些太过空乏和笼统,那么你看看梅若萍在南江官场创下的这些纪录就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了:

她曾经是南江省最漂亮(也许漂亮这个词用得不太准确,精确地说应该是风骚才对)的女厅级干部,同时也是提拔速度最快和最富官场色彩的女干部;

梅案受贿数额是南江省至今为止厅级干部的受贿之最,虽然下午宣判时法院只认定了两千多万,相较于案发初期检察机关公布的三千多万被砍下来了一大截,但仍然是南江官员的受贿之最!

最为关键的是,梅若萍曾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张伯云亲手树立的典型,张伯云曾经大会小会从不避讳对梅若萍的欣赏和支持!因而南江上下也就从不缺乏梅若萍与张伯云有着某种亲密关系的传说。按说官场尤其是上到一定级别的高官对这些传闻避之犹恐不及,而张伯云对此却似乎从来就不在乎,该表扬梅若萍时照样表扬,该在酒桌上与她说笑时照旧谈笑风生;

同时,梅若萍在南江官场又从来不仅仅只有张伯云这一个高层支持者,她在南江上层政坛,可以说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总之,梅若萍在南江官场就是一个曾经的传奇。就算她东窗事发身陷囹圄,仍然续写了她的“不朽”传说:在远离省城关押她的梅州市看守所,梅若萍以四十多岁的

“花龄”,竟然让小她五六岁的看守所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两个人在看守所这种高墙电网的特殊环境下居然发生了苟且之事。梅若萍的用意当然十分明显,无非是异想天开想让自己怀上身孕,从而钻一下法律的空子逃避将来有可能被判死刑的命运,为自已获得生的希望增加一个有力的筹码。只不过鬼使神差,不待她的肚子鼓起来,她就再次东窗事发,那天所长正将梅若萍带到值班室,两个人宽衣解带正要再赴巫山云雨,就被值班的驻所检察官逮了个正着。这么一来,梅若萍不仅自己的奇思妙想未能得逞,还搭进去一个风华正茂的看守所长。当然,这件事情南江民间也有另一个版本在流传,说是这个看守所长其实是梅若萍背后的势力为了确保梅若萍不判死刑,暗地里对所长许以提拔后指使所长与梅若萍发生的关系,这个所长实则是受命而行。要不然,梅若萍再怎么风骚漂亮,也已经是四十又几的高位花龄,又是一个阶下之囚,怎么可能就把一个小她几岁的看守所长拖下了水呢?说法归说法,事情本身千真万确,梅若萍未曾受审,看守所长因循私枉法已经先于她而被判了数年徒刑。所以,现如今她的这一段听起来都觉得有点天方夜谈一样的风流韵事,早已经成为了南江官场乃至民间经久不绝的席间佐谈。

可不管怎么说,也不管保梅派和打梅派暗中如何较力,摆到台面上,梅若萍就是南江省到目前为止查处的最大的贪贿案。所以,冠冕堂皇地,梅案就是南江省一个反腐败的重要成果,不管是否有人真心反对还是内心极不愿意,当初力主查办的一方还是大张旗鼓地把梅案自始至终放到了舆论的高点。从梅若萍落网开始,南江坊间以及大大小小传统的还是新锐的媒体就充斥了梅若萍如何发家、如何发迹、如何媚倒无数官员的真真假假的传说与报道。甚至因为梅若萍,南江的官方文件上也正式有了“性贿赂”的说法。至于梅若萍案的每一个司法进程,就更是毫不例外地被及时放到了省内各大传媒的首要位臵。

直至今日,梅若萍终于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并非缓期两年执行),梅案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如此重大的反腐成果,官方尤其是那些早早就盼着梅案一锤定音的人,岂非不要举杯相庆?要知道,最近几年来,虽然落马的贪官级别越来越高,贪贿数额的纪录也一再被打破,但真正最后被法院判处死刑实刑的却是寥落星辰。梅若萍说起来是南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兼南江省建筑工程集团公司的党委书记,在一般百姓眼里也算位高权重,但较起真来也只不过是个享受正厅待遇的副厅职而已,勉勉强强够得上是个高级干部;受贿数额虽然接近三千万,在内陆南江省算是一个天文一般的数字,可国内受贿过了数千万也只判死缓、无期的官员那是大有人在,为什么谣传牵绊到南江官场高层各个层面的梅若萍偏偏就判了死刑呢?并且更让人不解的是,曾谣传与多少官员有这个关系那个关系的梅若萍,从三天庭审的情况来看,却没有牵扯出任何一个高级别的官员!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这当然就是博弈的结果!这是很多人心照不宣的内心真实想法!

既然是博弈,自然就有胜利者!只是,胜利的那一方并不一定就会出现在庆功的宴会上!

今天的宴会,就安排在善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对面的金河大酒店。这当然是为了方便参加庭审的各方人物,免了他们的车马劳顿,出了审判庭,走几步过一个马路,直接就移步到了宴会厅。

为主的一桌设在金河大酒店最大的包厢桃花源厅。坐在这一席主位上的,是省委政法委第一副书记林大佑,他的左手则是省纪委第一副书记兼监察厅长陆玉玲。前面说过,善化市中级法院审结一个大案,真的是用不着省委政法委出面总结庆功的,甚至都用不着善化市委,只要善化市委政法委出面就可以了,但偏偏林大佑坐在了主位上。开席时林大佑举杯,还直说本来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赵国栋同志要亲自来的,只因临时有事,所以才委托他全权代表。这话不管几分真几分假,却一下子抬高了今天宴会的档次。林副书记还说,梅若萍案是南江省近几年来审理的最大的经济犯罪案,省高级法院和省检察院又以这个典型案件为样本进行抗辩式庭审的示范和现场直播,三天庭审下来,不管是庭审示范还是现场直播,都十分成功,所以省委政法委才决定设宴以示庆贺,同时借此感谢京城和省市的新闻媒体。

林大佑敬完第一杯酒,话锋一转,高声道,今天在这里,我还要代表省委政法委代表赵书记,好好敬一敬我们国家通讯社南江分社的龙小舟副社长,没有龙社长,梅若萍案没有那么快浮出水面;没有龙社长,这三天的庭审,各路媒体没有这么大的力度这么快的进度予以跟进。总而言之,龙社长在梅若萍一案中功不可没。

林大佑话音刚落,从他右侧款款站起一位,身材挺拔干净利落,真个是风度翩翩神彩飞扬,正是国家通讯社南江分社的党组副书记、常务副社长龙小舟。

要说林大佑这一桌,今天坐的可全是南江政法界的头面人物,放眼望去,就只有龙小舟这一个外人。不过他却是被林大佑硬生生按到这个桌子上来的。不光如此,在座的每一位,只怕都是发自内心地想和龙小舟有这么一次同桌的机会,因为,放在平时,他们就算想请,也不见得就请得动一向低调的龙小舟。

这就有些奇怪了!

其实,龙小舟与南江政法界,也算不得就是外人。大学刚毕业,龙小舟就是分配在善化市中院,给这里的老院长做秘书,二十岁刚出头就担任了院办公室的副主任,是善化市中院迄今为止提拔最早的中层骨干。只是不知何故,后来在老院长的再三挽留下,他还是坚持调出了中院,甚至是跨出了政府机关的大门,入了媒体圈子。当时几乎所有知情的人都为他扼腕叹息,因为以院长对他的器重,如果留在善化中院,龙小舟的前程肯定是一帆风顺的!

只是世事难料!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龙小舟离开善化人的视野只不过十二三年的光景,待他重返南江时,已然身居国家通讯社南江分社的副社长之位,又因为身兼着分社的党组副书记常务副社长,按官场体例已经是正厅级的干部。就算是今天这种

南江政法精英聚合的场面,若单论级别,他已然和省委政法委第一副书记林大佑以及省纪委第一副书记兼监察厅长陆玉玲同在一个层次。倘若他当年不跨出法院的大门,今天就算能做到善化中院院长,级别也只是副厅,在此之下了。而他留在中院,除非有重大际遇,否则在这十来年光景是很难当得上中院院长的。如今再这么一比较,人们就暗叹龙小舟是有眼光的人,当时不局限于眼前的小利益小圈子,才为自己赢得了今天的广阔天地。若非这样,今天这种大场面,龙小舟又岂能享受到省委政法委第二杯敬酒的优待呢?

其实,龙小舟被省委政法委第一副书记第二杯就敬酒,是有些不合规制的,作为宴会举办方,林大佑副书记起码得先从办案的相关单位比如省纪委敬起,或者从这三天庭审的主角善化中院敬起。这其中的原因,并非就只是如林大佑所说是龙小舟在梅若萍案中出了不少力。他出力不少的确不假,还在国家通讯社总部任职时,龙小舟就为梅案发过一份内参,正是因为有京城中枢大首长在龙小舟的内参上签字批示,梅若萍案的侦办才得以阻力减小力度加大,才得以冲破重重保护大白于天下。这次中院公开审理梅若萍案,为了帮助善化中院搞好现场直播和宣传,龙小舟也的确利用自己的工作便利,向有关媒体特别是自己的一些媒体大佬朋友打了招呼,这才有这几天平媒和网媒对梅案的大幅度热炒。但林大佑以此为由头这么热切地将第二杯酒就敬给龙小舟,恐怕还是与南江上下有关龙小舟的一些神秘传说有关。这些神秘传说的核心内容无一例外都指向龙小舟的高深背景。人们相信,没有高深的背景,龙小舟怎么可能一转身就从京城以正厅级的职位外放回了南江呢!

而官场的可畏之处,恰恰就在于你永远无法知道别人的背后究竟站着谁!

是的,龙小舟现在在南江官场就是一个有传说的人,因而也是一个能让人敬畏的人。第一个传说是关于龙小舟当年为何宁可放弃机关职位而调入京城并进了媒体圈子。想想也是,龙小舟当年跨界调走时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正是公务员最热门的时候,好多大学毕业生为了分配到一个好的政府部门,不知打破脑壳要找多少门路。而那个时候的公务员升迁也不像现在,年轻人有许多破格提拔的机会,甚至上级还有明文规定各级班子要有一定比例的年青人,甚至还硬性划了杠杠要求多少岁数以下。那时讲究的是论资排辈按部就班。但龙小舟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年头就被院长选为秘书,二十岁出头就解决了副科级别并被任命为院办副主任。也许别的地方提一个副科不算什么,但在一个县处级部门,对于农家出身且毫无背景的龙小舟来说,就如中了状元一般风光。要知道,与龙小舟一同分到中院的同学,今天依然还有没做到这个职位的。更难得的是,当时的院长十二分地信任他器重他,也一再挽留他希望他谨慎考虑。纵使这样,龙小舟还是放弃了当时的一切,调出机关跨入了媒体界,自此淡出了善化的视野。自从龙小舟一年多以前空降回南江任职,对于龙小舟当年的调离便有了传说,比较一致的说法就是龙小舟当年机缘巧合,得遇京城太子党系统的人赏识,力劝其调入京城,走的是“曲线救国”的路子。如今龙小舟果然是曲线救国成功,以四

十挂零的年纪而进入正厅级行列且已有年头,放眼现今的整个南江官场再无第二人!若是龙小舟按部就班在南江发展下来,怎么都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机遇,也不可能到得了这个阶梯!

第二个传说就有点神乎其神了!当然这种传说的范围比较窄,目前还只局限在一定级别的南江官员之中。说的是龙小舟这次从国家通讯社下放南江任职,明面上是分社的党组副书记、副社长,但龙小舟因为有那位太子系神秘人物的运作,加之那位太子系人物的掌门人如今已经位列中枢要职,所以龙小舟暗中还有一重京城国安部门的身份,是国家国安部门派驻南江的暗访小组的负责人,负有对南江副省级以上干部和副省级后备干部的暗中考察权和建议权。龙小舟在南江收集的这些信息,可以直接上达天听,呈给中枢。这种传说虽然神秘且无根无萍,但也似乎并非全部都是空穴来风,因为体制内的人都清楚,京城中枢对地方各省重要干部的考察掌控每年都有明面的巡视和暗中的察访,这早已不是秘密。暗中察访的人员就是国安部门或者是京城中纪委派出的暗访小组。这些暗访专员下到各省从不与当地的党委政府发生任何关联,只负责将察访的情况如实上达中枢。那么,以龙小舟和太子系人物的关系而负有这种神秘使命也未可知。而从龙小舟重回南江这一年几个月的身迹来看,他在省内政坛尽管刻意低调,却依然光芒四舐,成为官场之人争相结识的热门人物,这也为他的神秘色彩做了一些适当的注脚!因此,对一个这样颇具神秘色彩的人,南江官场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真要是被他无声无息参一本到了京城,那就真叫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林大佑在这样的一种专业气味很浓的宴请中,依然还是要将他硬生生安排在自己的身旁,且第二杯酒就敬到了他的面前,生怕对龙小舟有什么不周之处。那第一杯酒,其实仅仅只不过是场合和场面的需要而已。否则,他宁肯第一杯就敬龙小舟的。林副书记目前也正处在正厅到副省级的坎坎上呢,上去了则海阔天空,上不去就得在正厅级位子上转好几年等待退休。

龙小舟是土生土长的南江人,身高却有一米八几。款款而起的他高出林大佑已有半个头,魁梧挺拔的身躯和典型的国字脸使他有一点南人北相的派头;四十岁刚出头的年纪又正是一个男人最具风彩的时候,因此,此刻的龙小舟那种飞扬的神彩是从内而外就算想刻意掩饰也是压抑不住的。

面对林大佑的盛情,龙小舟连忙压低半个身子以迁就林大佑和表示对他的尊重,口中连说不敢当,然后豪爽地一口干了杯中之酒,又连忙命候在身旁的服务员快速加满了手中的酒杯,不慌不忙倒入旁边的一个大玻璃空杯,如此重复三次,然后将大杯举起,冲环绕在林大佑这一桌的官员们一抱杯,说,承蒙林书记如此抬爱,小舟我愧不敢当,就以这一大杯聊表心意。然后一饮而尽。很显然,他是用这个举动,既回敬了林大佑,又算是敬了在座的各位。这是龙小舟一点也不托大的表示。他的酒一喝完,立时便有几个人鼓了掌。这样的姿态,的确是值得称颂的。

龙小舟敬完这一大杯酒,气定神闲地坐了下去。他这一大杯,少说也有差不多二两,主动干这么一大杯,一大桌的人就纷纷用眼神和他交流,露出赞许之意。毕竟,酒桌上偷奸耍诈的官员太多,主动喝这么多酒也是需要酒量和气量的。

今天环绕着林大佑这一桌的人物,自然都是可圈可点的。主陪的善化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陈立春自不必说,这是必须要来陪林大佑的;席间最活跃的却要数省检察院的党组副书记、常务副检察长李乐运。梅若萍落网时李乐运还只是省检察院的党组成员、反贪局局长,如今,三个年头下来,李乐运却已经官至省检察院的党组副书记、常务副检察长。查办梅若萍,李乐运可说是最积极的一个,查办过程中也的确出谋划策,甚至许多时候还一马当先。李乐运也曾不止一次在京城和南江的媒体面前宣告,梅若萍案,是他李乐运从事反贪工作以来侦办得最漂亮的大案,自然也是查办数额最大的贪官。省检察院里他领着查办该案的一大批手下中,也因为这个案子,多个人立了功升了职。如今,眼见得梅若萍被判了死刑,李乐运自然少不了来喝这杯庆功酒。奈何不得他现在是省检的常务副检察长,正厅级干部的这种身份,否则,他只怕是要亲自以公诉人的身份在法庭上对梅若萍来个当庭痛斥方感痛快淋漓!要知道,庭审梅若萍,可是开创了南江省刑事审判的先例,一个被告人,却审了整整三天,并且在南江最家喻户晓的两个频道——南江经济频道和南江政法频道同步现场直播了三天。在这样一个场面恢宏的法庭上面口若悬河眉飞色舞地表演,那也是一份不小的风光啊!

所以,今天的李乐运怎么看都是喜形于色,尤其是几杯酒下肚后,更是红光满面,志得意满。李乐运本身就是一个强势的人物,这或许是因了他原本就在一个当下社会堪称强势的部门,又一直在这个强势部门从反贪局长做到主管反贪的副检察长,平时不管是哪路官场神仙都得求着供着,这种优越感就是最善于伪装的官场达人,久而久之也会被抬“轿子”的人抬到天上去。又或者,李乐运和省委副书记刘云廷的铁关系也是他强势的一个潜在原因。刘云廷副书记从地市上到省里,先是省委常委兼省委政法委书记,然后是主管政法的省委副书记,京城中枢对各省省委减副以后,刘云廷成了省委的专职副书记,是南江省实质上的三号人物。李乐运和刘云廷非同学非同乡非战友,但刘云廷在政法委书记任上时力推李乐运出任省检察院反贪局长,自此李乐运对刘云廷铁心铁意,两人事实上结成了牢不可破的联盟。南江官场盛赞刘云廷的高明,说他用对一个反贪局长,却给自己带来无以胜数的便利。李乐运从此成了刘云廷手上的一把利剑,常常能出其不意,剑锋所指,想治谁谁就得服服贴贴;而刘云廷又成为李乐运背后的坚强后盾,使得李乐运常常无所顾忌。总而言之,李乐运的强势在南江官场尤其是政法口是出了名的,人们私下里说,李乐运在官场上就只听刘云廷一个人的,检察长的话他只在想听的时候才听一下。这话姑且不论其是否符合实际,也不论其是否符合官场逻辑,但却足以说明李乐运在南江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外人自然还是看得出的,李乐运这样一个有个性因而也是颇有争议的人物,这几年在官场却是

顺风顺水,当年他力主查办梅若萍,并且自始至终冲在第一线,人们都以为他这一下肯定捅了张伯云的马蜂窝,会因此多少要连累到自己,不想他不但没有受到压制却短短几年就跃上了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的位臵。可见,官场真是一个人世间最最复杂的地方,有许多东西,岂是外人看得破道得明的!

李乐运的酒量是出了名的,只要他想喝,就别想有人能喝醉他。今天这种场合,可能是因为实在太高兴,他是来者不拒,不仅别人敬他的酒他照单全收,他还主动出击,先是敬了林大佑、龙小舟、陆王玲和善化的陈立春书记,又敬了省高院的领导。现在,他举起酒杯,将战火烧向这三天的主角、梅若萍案的审判长、善化市中级法院的常务副院长唐达成。

似乎只是不经意间,李乐运站起身来,口中说着要敬达成同志一杯,做出了一幅要走到唐达成这边来的样子,慌得唐达成赶忙地急步走到李乐运的身边,口里一个劲地说着哪里敢劳李检的大驾。唐达成虽然一个书生院长,可也是在官场上浸淫的人,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不管他内心是否接受这个李乐运,但在今天的酒桌上,他若是让李乐运端着酒杯先于他走过来了,那立马就会有唐达成不懂规矩的说法从这个酒席上流传出去。

唐院长啊——李乐运的这声唐院长拖得很长,唐达成忙说不敢当不敢当。然后双手端着酒眼里很是真诚地望着李乐运。

李乐运说,唐院长,你不愧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也不愧是我们南江法院系统有名的专家型法官啊。三天庭审下来,我相信达成同志肯定已经成为我们南江家喻户晓的明星了。所以这一杯酒我无论如何得敬你啊!

唐达成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律系,三十多岁时成为善化中院的副院长,如今四十几岁,已经当了8年的中院常务副院长。他的专家型法官是最高法院正经八百在全国法院系统中严格评选后开大会授予的,名正言顺,李乐运因此才有这么一说。

唐达成连忙摆着手,说,哪里敢在我们李检的面前号称什么专家。谁不知李检才是我国检察系统的知名侦办专家,在李检面前我们都只是班门弄斧!

唐达成当然是听出了李乐运口里的言不由衷。他知道李乐运口里这些都只是场面上的话,李乐运内心一定还在为法院砍掉梅若萍那好几百万受贿数额而老大不快!心念一转,唐达成抢先喝下李乐运敬的这杯酒,他本不善饮酒,但还是赶忙又给自已满了一杯,举到李乐运的面前,压低了声音,说,那几百万的事,还望李检体谅,达成我也是不得不服从最高法院的批复,一切都是为了工作。达成愿意借今天这种喜庆场面,祝我们的李检早日指点南江政法江山。说完一仰脖子,把满满一杯酒倒进了喉咙。

唐达成急于转移话题,是怕李乐运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要对梅若萍的定案数额说三道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因为梅若萍案是李乐运一手组织、指挥实施的查办和起诉,检察院一直坚持起诉梅若萍受贿了三千多万。还早在检、法两家初步沟通的时候,唐达成就代表法院对其中的一些数额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希望检察院

再慎重一些,考虑一下对那些证据不扎实的金额要不就补充证据,要不就撤回起诉。这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检察院的反对。于检察而言,这不仅仅是一些指控数额那么简单,这是对检察权威(其实这说白了是对李乐运权威)的挑战,有些人甚至说是唐达成在故意吹毛求疵!梅若萍这样的案子,性质反正是明摆着的,数额上多几百万少几百万的根本就无所谓。可唐达成不这么认为,这个被熟悉的人称为书生(其实背地里有人称为书呆子)的院长,在执法理念上自有他的一套坚守原则,因而在这一点上硬是扛着没有让步。甚至,有人私下里做他的工作,劝他不要这么固执,这样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反正多一点少一点对梅若萍定性量刑无足轻重,何苦为工作的事与李乐运这样的强势领导结下梁子呢!

唐达成最终没有让步。为此,有人还特意将李乐运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拍了桌子的细节告诉了他。唐达成没有法子,为了梅若萍案的数额问题,最后不得不以内部请示的方式上报省高院,再由省法院上报最高法院,得到了最高法院的内部批复,这才表面上化解了这场争论。但唐达成哪里知道,就是因为他的这一次坚持,李乐运心里始终有挥之不去的阴影,从而为自己埋下了一个极大的伏笔,让唐达成的人生多了一次磨难。这是后话。

正因为有前面的争执,唐达成今天才以这种姿态,想着看能不能挽回一点什么,毕竟这都是工作引起的。

可这仅仅只是工作上的争论吗?靠一杯酒又能化解吗?

李乐运自然也是场面上的人,心中有气却只是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唐达成,然后看似无意地睃望了一眼包厢,说道,怎么不见周院长啊?

周院长是善化中级法院的一把手,他今天的确没到场。今天这样的场面,省委、市委多位重量级直接上司在此,他不到显然不合官场规矩。唐达成因此忙解释道,最高法院一个善化籍的老副院长今天刚好回来了,周院长不到场不好,所以这边就只能由我全权代表了,慢怠了领导,还请李检体谅。

其实,这中间的微妙很多人心知肚明。中院院长周光辉是张伯云常务副省长在善化当市委副书记时的秘书,梅若萍是张伯云的帐下爱将,今天这样的晚宴,周光辉能跟着举杯相庆吗?虽然只是场面上的应酬或者说只是因为职务上的需要,可这样的敏感案件,这样敏感的场合,是否本身就传递出很多信息呢?比如周院长的不到场,在别人的眼里不就是代表了很多意思吗?

就像周光辉这个一把手居然不出席今天这样的隆重场面一样,今天晚宴的微妙之处不单单只这一处,明眼人早就看出了端睨——今天的场面看似很庞大很热闹,到场的领导也的确来了一大堆,但你若细细一寻味,就觉得透着玄乎劲!

怎么个玄乎呢?

你仔细瞧清楚了,今天到场的领导中,居然没有一个一把手!当然,除却善化市政法委书记陈立春。不过,他是不能不到场的,毕竟省委政法委出面替梅若萍的相关

司法活动庆祝,又有第一副书记和省纪委、省法院、省检察院的相关领导到场,在市委没有其他领导参加的情况下,他这个善化市政法口的头再不到,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就算各方势力后面的领导事后再怎么看,他都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除他之外,省纪委、省委政法委、省法院、省检察院,甚至善化中院,居然都没有一个正职到场!

你说玄乎吗?当真有点玄乎!

真的有那么玄乎吗?其实一点也不玄乎!

官场的微妙就在这里!来是一种姿态,不来同样是一种姿态。官场的微妙有时只不过是你不去深究,不去啄摸,一旦你认真探究,它也就不玄乎也不微妙了!

就像今天,其实仍就只是南江两大官场流派之间的暗中较量罢了。南江很大一部分大大小小的官员,若以大众的谁是谁的人这个标准来论,不外乎三种情况,要么本身就是两大流派中的一员,要么就是不愿掺和到两大流派中的人。这么一衡量,来与不来就都能理解了。就像周光辉院长如若到场了,张伯云副省长起码心里会不高兴,所以他就坚决不能来。

这样一分析你就不单能理解今天这种看似玄乎而又微妙的晚宴,甚至你也能看出为什么梅若萍案拖了这么久,独独在这个时候得以开庭并当庭宣判:依国内同类大案的惯例,极少有当庭宣判的,大多是开完庭后择日宣判,甚至有的案件在开完庭后拖上个一年半载再宣判也不足为奇。这里面的诀窍也是不消说的,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热点、焦点层出不穷,纵使一个案件发案之初时轰动全国,可过了一年半载的,还有多少人会去记挂它呢?这时候再怎么判也形不成热点了。

所以今天最大的微妙处就在于,梅若萍案是当庭宣判的,并且判的是死刑实刑!对她的庭审也是少有的高调,居然连着三天现场直播,梅案的一切自然也是再次被翻了出来,其渲染的程度,已经是无以复加,丝毫也不亚于案发之初。。

这是打梅派所乐于见到的,似乎这也是打梅派刻意安排的。

就像今天的李乐运,他至少看上去是志得意满的。尽管如此,他似乎仍然不放过某些机会。

这不,他刚喝下唐达成敬的这杯酒,马上就扯住了唐达成的手,当然这看上去好像是很不经意的。

他说,唐院长,外界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搞不懂,这个梅若萍在看守所怎么就把一个小她五岁的看守所长给拖下水了呢?现在判也判过了,你这个审判长是不是可以给我们解解密啊?李乐运的语气中明显带有嘲弄的气息。

立马就有人附和,是省检察院现任的反贪局长丁小山,他笑着说,对啊,唐院长,你快给我们说说,南江现在流传的可有好几个版本,有些肉麻着呢。

唐达成不想李乐运在这种场合扯出这个话题,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好在他反应快,他不敢拿李乐运说事,却没有放过丁小山,他望着丁小山,说道,丁局,整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