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词汇化与话语标记的形成_董秀芳

词汇化与话语标记的形成_董秀芳

世界汉语教学2007年第1期(总第79期)

词汇化与话语标记的形成*

董秀芳

提要 本文分析“谁知道”和“别说”这两个话语标记的形成过程和功能,指出它们作为话语标记是词汇化的结果,并概括了话语标记形成中的一些规律。通过词汇化形成话语标记的过程是话语中经常连用的成分的组块化与一体化,其意义是话语意义的规约化和语义化。汉语的话语标记很多都来自包含动词性成分的结构,其最初的句法位置可以在小句首,也可以在小句末。话语标记倾向于保持自由的地位,不发生粘着化,在语形上可以存在变体形式。从话语标记的形成可以看到词汇化与语法化是密切相关的,二者可以有一致的演变结果,也可以在同一语言形式上相继进行。

关键词 词汇化 话语标记 规约化 语用推理

一 引言

根据S c h i f f r i n(1987)、F r a s e r(1996、1999)、T r a u g o t t&D a s h e r(2002)等研究,话语标记(d i s c o u r s e m a r k e r),也称话语联系语(d i s c o u r s e c o n n e c t i v e s),是指序列上划分言语单位的依附成分①。话语标记并不对命题的真值意义发生影响,基本不具有概念语义,它作为话语单位之间的连接成分,指示前后话语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它标志说话人对于话语单位之间的序列关系的观点,或者阐明话语单位与交际情境之间的连贯关系。话语标记也可以表明说话人对所说的话的立场和态度,或者对听话人在话语情景中的角色的立场或态度。

话语标记具有主观性(s u b j e c t i v i t y)(对“主观性”的介绍参看沈家煊,2001a)和程序性(p r o c e d u r a l)。(T r a u g o t t,1995、1997;T r a u g o t t&D a s h e r,2002)话语标记之所以具有主观性,是因为话语标记反映了说话人对话语单位之间的关系或话语单位与语境之间的关系的主观认识。所谓程序性,是指话语标记表达的是程序意义(p r o c e d u r a l m e a n i n g)。程序意义是与概念意义(c o n c e p t u a l m e a n i n g)相对的。区分概念和程序的认知基础是基于表征和运算,编码概念意义的语言形式影响断言(a s s e r t i o n)的内容,它构成概念表征成分。编码程序意义的语言形式则是表示如何在推理中运用和处理这些概念表征。(参看朱铭,2005)话语标记并不影响命题的真值,而只是影响对于话语单位之间的关系的理解,因此表达的是程序性意

*作者曾就话语标记的一些问题请教过吴福祥先生,就一些例子的语义请教过王洪君、李娟两位老师,学友陈前瑞、张和友对文章的初稿提出了宝贵意见,在此一并致谢。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