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历届美国总统的信仰背景

历届美国总统的信仰背景

历届美国总统的信仰背景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访问中国,借此机会,探讨一下美国总统的信仰背景。美国宪法并没有规定总统必须是基督徒,但是美国至今也没有一个非基督徒的总统出现,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八成以上的人信仰基督,所以要选出一个非基督教徒的总统要比选一个黑人总统更难。2008年,美国总统跨

越了肤色的隔阂,1960年的大选,他们跨越了基督教新教

与天主教(基督教分为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三大宗派)的区分,选择了天主教徒肯尼迪为总统。

到目前为止,肯尼迪还是第一位非基督教新教徒总统,黑人总统奥巴马也是新教徒。为什么迄今为止还没有非基督徒当选美国总统呢?除了概率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或者说根本原因就是宗教在美国政治,尤其是美国总统大选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非基督徒是不受信任的,这就是根源所在。美国宪法实行政教分立的原则,但是政教分立的概念并不是中国人误解的那样,并不意味着宗教要离开人们的政治生活,相反,美国开国元勋们都认为宗教是合众国的道德伦理的基础,如果没有宗教信仰,那这个共和国将很快土崩瓦解。二百年后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同样坚持这样的观点。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时要手按在《圣经》上,而最后一句基本都是“愿上帝助我”。除此之外,美国的政治文献中充满了宗教的

词汇,包括上帝选民,林肯所说的“新以色列”等等,都透着浓浓的宗教气息。美国实实在在是一个宗教国家。正如美国已故著名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在那部充满忧患意识的《我们是谁?》中坚定地写道:“在美国社会,无神论者正是‘局外人’。他们可以不信教,不诵读誓词,不参加他们所不赞成的任何带有宗教色彩的活动。但是他们也没有权利把他们的无神论强加于所有信教的美国人,因为正是这些美国的信仰界定了美国是一个信教的国家。”美国人内心深处的宗教意识才真正使得非基督徒当选总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过去两百多年的历史中没有出现,并不意味着以后不会出现,但是可能性就像“黑天鹅”一样少。当白天鹅是天鹅中的主流的时候,黑天鹅是很难被白天鹅接纳的。在一个基督教国家中,一个非基督教徒要获得信任,甚至当选总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美国不再是个宗教国家。而美国本质上是一个宗教立国的国家,所以美国不再是宗教国家的可能性不说基本为零,也差不多。要改变一个人的信仰很难,要改变一个国家的信仰更是难上加难,新教本身就是美国的精神基石之一。当年那些新教徒抛家舍业,远渡重洋,其目的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寻找理想的圣地,建立山巅之城。最先到达新大陆的移民并非都是贫困潦倒者,而是信仰坚定却备受迫害的中产阶级,反对国家对教会的控制就成为不成文的原则,教徒可以组建不同的组织和教派,但基本上都属于基督教。亨廷顿认

为,开国元勋们之所以在宪法中没有提及宗教问题,实行政教分立的原则,除了人们所知的那些原因外,还有一点就是防止政府控制宗教,所以将二者分开,互不干涉。亨廷顿把美国人的宗教称为公民宗教,这种宗教的好处是美国人得以将世俗政权与宗教社会结合在一起,使宗教信仰与爱国精神不仅没有矛盾,而且互相支持和印证。在欧洲人看来,美国人很自由主义,很个人主义,但是这并不妨碍美国人的宗教热情,教会也是自由化,所以美国的教派林立,但没有引发教派冲突。此外,美国的宗教热情经历了二百多年的洗礼,虽然在有些历史时期宗教观念也出现过松弛,但是每次都会触底反弹,出现宗教复兴运动,提振宗教的社会影响力。正是基于此,美国总统在选举过程中需要用宗教的语言来说服选民:我才是兄弟姐妹的保护者,选我,没错的。1960年9月,肯尼迪在休斯敦的演说中向选民们推心置腹地说明,我是民主党的候选人,而不是天主教的候选人。他说的没错,美国的天主教早已经美国化了,美国天主教的大主教并不受罗马教廷的辖制,换句话说,在美国的天主教也被自由化了。后来民主党的候选人克里也是天主教徒,他模仿肯尼迪,也让美国众多的新教徒相信,天主教徒的克里同样值得信赖,但是还是惜败于小布什。相比于小布什浓厚的新教徒色彩,克里似乎就是个异类。从宗教这个层面来说,克里败选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小布什先生曾经是个酒鬼,后来他的父亲老

布什为他介绍了一位布道者,此后,便勤奋阅读《圣经》,变成了一位虔诚的基督徒,而他的心得是:“挣扎和疑问是信仰生活正常的部分,如果你没有疑问过,你很可能没有认真地思考过你的信仰。”奥巴马成功于在黑人社区的坚守和坚定的宗教信仰。奥巴马的回忆录《无谓的希望》曾经专辟一章来阐述信仰问题,在演讲中,他时不时会引用《圣经》的文字,如此一来,便与听众拉近了距离,同时也得到了通往白宫之路的选票。现任总统特朗普是第九位长老教会的美国总统,至于最多美国总统则是来自于基督教圣公会(Episcopal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