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近年来跷脉理论临床应用概况_郭保君

近年来跷脉理论临床应用概况_郭保君

近年来跷脉理论临床应用概况_郭保君

近年来跷脉理论临床应用概况_郭保君

近年来跷脉理论临床应用概况_郭保君

文献研究与述评

近年来跷脉理论临床应用概况

郭保君

余思奕

刘婧

胡幼平

(成都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四川

成都610075)

要:目的:探讨跷脉理论在临床应用中的研究进展。方法:检索关于跷脉临床应用的实验研究及

临床应用文献并进行归纳小结。结果:文献对比了临床治疗中跷脉与其他疗法的效果,确定了跷脉的治疗

优势,肯定了跷脉的临床疗效。结论:跷脉在失眠,头面部疾病,中风后遗症等方面临床疗效显著。

关键词:跷脉;临床;睡眠

中图分类号:R256.23;R224.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0668(2015)02-0113-04DOI 编码:10.13593/http://www.wendangku.net/doc/d54dacd5561252d381eb6e66.htmlki.51-1501/r.2015.02.113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基金面上项目(编号:81373560)

作者简介:郭保君,男,1989年生;医学硕士;研究方向:循证医学与针灸临床疗效评价研究;E-mail :564277991@http://www.wendangku.net/doc/d54dacd5561252d381eb6e66.html 。

通讯作者:胡幼平,男,1955年生;教授;研究方向:循证医学与针灸临床疗效评价研究;E-

mail :hypcdutcm@http://www.wendangku.net/doc/d54dacd5561252d381eb6e66.html 。General Situation of 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Qiao Meridian in Recent Years

GUO Bao-jun ,YU Si-yi ,LIU jing ,et al

(Chengdu University of TCM ,Chengdu ,610075,China )

[Abstract ]Objective :discussed the research development of Qiao meridian's clinical application.Methods :retrieval about Qiao meridian clinical application ,summarized the experimental study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literature and summary.Results :com-pared the clinical curative effect between Qiao meridian and other methods ,determine its therapeutic advantage and its clinical efficacy.Conclusion :Qiao meridian's clinical curative effect is distinct in insomnia ,Head facial disease ,sequela of apoplexy and so on.

[Key Words ]Qiao meridian ;clinical application ;sleep

跷脉首见于《黄帝内经》

,《难经》释曰:“跷,捷,疾也”。《难经校释》[1]

中提到“跷”即“桥”,上通下济,经气运行不滞。现代临床中跷脉主要应用于失眠,头面部疾病,中风后遗症等方

面且疗效显著。笔者搜集近五年来有关跷脉临床应用文献及其他有特色的较早文献,对跷脉的临床应用进行总结。1

调节睡眠

调节睡眠是跷脉在临床上的主要应用

。《灵枢·大惑论第八十》“……阳气满,则阳跷盛;不得

入于阴,则阴气虚,故目不瞑矣。……阴气盛,则

阴跷满,不得入于阳,则阳气虚,故目闭也。”这说明,失眠和多寐均由跷脉受损所致。

韦云泽,庞建丽

[2]

等将84例失眠患者随机分

为两组,治疗组42例,以针刺照海、申脉为主调

节阴阳跷脉;对照组39例,口服氯硝西泮片。结果:治疗组中,痊愈10例,显效15例,有效14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92.86%;对照组中,痊愈4例,显效8例,有效15例,无效12例,总有效率69.23%。2组总有效率比较,治疗组高于对

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年第38卷

照组(P<0.01)。结论:以针刺照海、申脉为主调节阴阳跷脉治疗失眠效果良好。

赵志芬等[3]在调理阴阳跷脉治疗失眠30例中,采用随机分组法分为调理阴阳跷脉针刺组和常规针刺组两组,阴阳跷脉组16例,痊愈11例,显效3例,无效3例,完全改善率68.7%;常规针刺组14例,痊愈6例,显效4例,无效4例,完全改善率42.8%两组睡眠质量完全改善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改善睡眠质量的作用方面调理阴阳跷脉组要优于常规针刺组。

许琳[4]在调阴阳跷脉治疗失眠108例中随机将患者分为跷脉针刺组和一般针刺组,两组有效数据经统计学处理显示:跷脉针刺组总有效率为90%,一般针刺组总有效率为79.2%,2组间比较P<0.05,两组间疗效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吕岑、熊芳丽、杨禹等[5]在针刺推拿跷脉治疗失眠的临床观察中,将60例失眠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采用针刺推拿跷脉与常规药物治疗相结合,对照组给予常规药物处理。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评定患者治疗前后的睡眠状况。结果:针刺推拿跷脉治疗组各项评分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特别是催眠药物,这一改善更明显(P<0.01)。

尚莉莉、刘凯、全爱君等[6]采用乌灵胶囊结合针刺跷脉穴治疗失眠,将42例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采用口服乌灵胶囊结合针刺跷脉穴治疗,对照组口服艾司唑仑。治疗前后进行PSQI、SDRS评分,结果显示,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PSQI、SDRS评分低于对照组(P<0.05);且无任何副作用。

任建宁[7]从“胃不和则卧不安”、“胃病则阳跷穴满”入手,采取调和胃气,平衡跷脉的方法,穴取申脉、照海及胃经诸穴在临床中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刘学,居防[8]也从这方面出发将调理跷脉理论应用于失眠患者,疗效突出。另,任亚东[9]采用针刺申脉、照海配合耳穴贴压的方式治疗失眠亦取得显著疗效。

2头面部疾病

跷脉在头面部疾病中的应用,古代文献已有记载。如《灵枢·热病》“目中赤痛,从内眦始,取之阴跷”。《针灸大成》“阴跷脉治病:`雷头赤目痛眉棱,手足麻挛臂冷”。

郎伯旭、金灵青[10]等针刺照海治疗抽动症眨眼及面瘫后期眼睑痉挛,钟丽霞、袁宜勤[11]等取照海,申脉治疗睁眼困难,董培培[12]取申脉、照海治疗动眼神经麻痹均取得了显著疗效。

高玉洁[13]等通过调跷脉治疗眼睑下垂40例,与常规治疗比较,结果显示治疗组有效率92%,优于对照组的70%(P<0.01)。万氏[14]采用针刺双侧照海、申脉、合谷、太冲治疗32例眼肌痉挛患者,总有效率93.75%,并提出四肢远端穴位治疗眼肌痉挛的临床疗效确切。

赵辉[15]等针刺跷脉交会穴治疗周围性面瘫,治疗组在愈显率、总有效率、治疗后面神经功能改善及缩短治愈疗程方面均优于对照组P(<0.05)。

李福芝[16]在临床中采用阳跷脉循经针刺拔罐配合局部放血的方法治疗面瘫患者39例,并分析各疗程的有效率和痊愈率。结果显示:电针、穴位拔罐配合健侧面颊部放血为治疗顽固性面瘫最有效方法。另有个案[1]采用调节跷脉的方法治疗暴盲,疗效显著。亦有报道[8]指出针刺照海穴治疗虚火牙痛、咽喉痛、失音、耳鸣效果明显。

3中风后遗症

近年来随着对中风患者生活质量的关注,中风后遗症的治疗越来越受重视,而跷脉的应用成为了临床治疗的一个突破口。针对治疗卒中后肌张力升高,吴节等提出“脑—跷脉—十二经脉—经筋”这一治疗思路,采用毫针,照海透申脉,申脉透照海,平复跷脉气机,使足内外翻症状得以纠正,上肢屈曲、下肢伸直状态得以改善,临床疗效显著,为临床治疗卒中后肌张力升高提供了又一治疗方案[18]。

高智颖[19]在电针跷脉穴治疗中风偏瘫下肢痉挛状态35例临床观察中指出,临床疗效总有效率治疗组97.1%,对照组82.8%。经检验差异有统汁学意义,表明治疗组在改善下肢肌痉挛方面优于对照组。

杨丹[20]等应用针刺跷脉腧穴配合康复与常规康复治疗中风后足内翻,治疗组选用针刺跷脉配合康复治疗,对照组选用常规康复治疗,两组治疗前组间比较Fugl-Meyer评分、CSI评分无显著性差异(P>0.05);2组治疗前后Fugl-Meyer评分、CSI 评分有显著差异(P<0.01);2组治疗后组间比较Fugl-Meyer评分有差异(P<0.05);2组治疗后组间比较CSI无显著性差异(P>0.05)。研究表明两种治疗方法治疗中风后足内翻都有一定的疗效,但是治疗组临床疗效优于对照组。

李旗,田福玲[21]在针对缺血性中风恢复期患者下肢痉挛的治疗中,将100例患者随机分为2组。试验组采取“烧山火、透天凉”补泻跷脉法,

·

411

·

第2期郭保君等近年来跷脉理论临床应用概况

对照组采用传统针刺,应用Ashworth量表测量下肢痉挛情况并观察疗效。结论显示“烧山火、透天凉”补泻跷脉法能有效的减少缺血性中风恢复期患者下肢痉挛发生。

杜琳[22]等采用温通阴跷法治疗中风足内翻,将60例中风足内翻患者采用随机区组的方法分成针灸组和康复组。针灸组采用温通阴跷的治疗方案,康复组采用手法与器械相结合的康复方案。于治疗前、治疗1w及治疗4w后,应用改良Ash-worth量表,临床痉挛指数量表(CSI)进行疗效评估。结果:针灸组疗效优于康复组,且CSI法较改良的Ashworth量表法更敏感。说明温通阴跷法对中风足内翻疗效显著。

4神志病

中医认为脑为神明之府,影响神志。《奇经八脉考》记载“邪在阴维、阴跷则发癫,邪在阳维、阳跷则发痫”。《医学入门·奇经主病》指出:“阳跷之病,阳急而狂奔,阴跷之病,阴急而足重”。

近年来关于这一方面的报道相对较少,如曲生健[23]采用针刺照海穴用泻法,配百会、丰隆平补平泻治疗痫症夜发。较早的有冯氏[24]治疗癫痫25例,在主穴基础上昼发加申脉,夜发加照海。治疗痊愈12例,显效11例,有效8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88.6%。

5其他疾病

近年来在跷脉的临床应用中尚有关于治疗遗尿、便秘的报道,如张惠萍《针刺阴阳跷脉治疗遗尿32例》[25]中报道:以跷脉穴位为主的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数据具有统计学意义。苗新胜等[26]针刺照海、支沟治疗便秘76例,治愈率达100%。杨志新[27]采用平补平泻申脉、照海加督脉艾灸治疗幼女遗尿,治疗15次后痊愈。

另外,朱维平[28]等从中医文献入手,发现强直性脊柱炎与阴阳跷脉有密切的联系。

综上所述,跷脉虽非经络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但从古代文献所载足可见历代医家对跷脉应用的重视。现代有学者对跷脉病症进行分型[29]及从“湿入跷脉”研究跷脉病症[30]。我们应当在目前的基础上,深挖跷脉理论,形成完善的跷脉理论体系,更好的掌握跷脉的生理病理规律,从而使跷脉的临床应用范围更广,更规范。

参考文献

[1]南京中医学院.难经校释[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9:56.[2]韦云泽,庞建丽.调节阴阳跷脉治疗失眠42例[J].中医外治杂志,2010,20(6):38-39.

[3]赵志芬.调理阴阳跷脉治疗失眠30例[J].四川中医,2012,30(2):114-115.

[4]许琳.调阴阳跷脉治疗失眠108例[J].内蒙古中医药,2013(7):69-70.

[5]吕岑,熊芳丽,杨禹,等.针刺推拿阴阳跷脉治疗失眠的临床观察[J].贵州中医学院学报,2010,32

(2):74-75.

[6]尚莉莉,刘凯,全爱君.乌灵胶囊结合针刺跷脉穴治疗失眠症的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药科技,2014,21(4):445-446.

[7]任建宁.胃病则阳跷穴满所致失眠的理论分析和临床运用[J].中国针灸,2013,33(2):168-170.

[8]刘学,居防.从跷脉探讨治疗失眠之机理及临床应用[J].四川中医,2014,32(3):28-29.

[9]任亚东.针刺申脉照海配合耳穴贴压治疗失眠症[J].光明中医,2013,28(3):536-537.

[10]郎伯旭,金灵青.照海穴在五官疾病中的应用[J].上海针灸杂志,2010,29(6):404-405.

[11]钟丽霞,袁宜勤.照海与申脉穴临床应用举隅[J].湖北中医杂志,2010,32(7):66.

[12]董培培,张永臣.针刺申脉照海为主治疗动眼神经麻痹13例[J].江西中医药,2012,43(354):45-46.

[13]高玉洁,黄银兰,袁香凝,等.调跷脉治疗眼睑下垂40例[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12(7):

111-112.

[14]万迎晖.远端取穴治疗眼肌痉挛32例疗效观察[J]1上海中医药杂志,2011,2.

[15]赵辉,谭乐成,王艳.针刺跷脉交会穴治疗周围性面瘫临床观察[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06,30

(6):457-459.

[16]李福芝.电针、穴位拔罐配合健侧面颊部放血治疗顽固性面瘫39例[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29(4):670-671.

[17]赵晓宾,林忆平.针刺调节阴阳跷脉为主治疗暴盲2例[J].广西中医药,2012,35(1):26-27.

[18]吴节.醒脑解痉针法治疗脑卒中后肌张力增高机理探讨[J].四川中医,2005,23(3):12-13.

[19]高智颖;电针跷脉穴治疗中风偏瘫下肢肌痉挛状态35例临床观察[2];中医药导报,200713(3)53-55.

[20]杨丹,姜美玉,杨孝芳,等.针刺跷脉穴配合康复治疗中风后足内翻疗效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4,33(4):299-302.

[21]李旗,田福玲.“烧山火,透天凉”补泻跷脉法对缺血性中风恢复期患者下肢痉挛的影响研究[J].中西

医结合研究,2013,16(3A):826-831.

·

511

·

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年第38卷

[22]杜琳,刘娜,廖贺,等.温通阴跷法治疗中风足内翻疗效观察[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4):

1189-1191.

[23]曲生健.针刺治验3则[J].针灸临床杂志,2009,25(3):13.

[24]冯文华.针灸奇经俞穴为主治癫痫35例[J].陕西中医,1989,3.

[25]张惠萍.针刺阴阳跷脉治疗遗尿32例[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0,19(4):43.

[26]苗新胜,金诚信.针刺治疗便秘76例[J].中医外治杂志,2009,18(4):51.[27]杨志新.相对穴位的临床应用(2)-申脉、照海穴的应用[J].中国临床医生,2002,30(10):54-55.[28]高智颖.电针跷脉穴治疗中风偏瘫下肢肌痉挛状态35例临床观察[J].中医药导报,2007,13:(3)

53-55.

[29]刘绪银.跷脉病证治辨析-奇经八脉病症辨析之五[J].湖南中医药导报,2002,8(8):449,456.[30]呼永河,钟梁,李静,等.“湿入跷脉”理论初探[J].西南国防医药,2013,23(1):83-85.

(收稿日期:2014-12-16责任编辑:薛红

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

)(上接第110页)

祛邪并举,将肿瘤患者体内的微环境调整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稳态”,将“垃圾”化为无形,从而达到消除肿瘤的目的。加之其涵盖面广,可做到和缓持久,且适用于多种体质患者,故更加便于从全面的、整体的观点出发,扶正祛邪,激发阳气,来达到治疗的目的,提高疗效。

笔者认为,汗法论治肿瘤,其有效性在临证中已有验证,唯其理论尚需完善,相关机制研究亟待深入。

参考文献

[1]王三虎.《儒门事亲》对肿瘤学的贡献[J].河南中

医,2008(1):27-29.

[2]杨学,孔祥亮.汗法探微[J].上海中医药杂志,2015,18-21.

[3]李士懋,田淑霄.汗法临证发微[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1:11.

[4]花宝金,朴炳奎.肿瘤虚证及扶正培本治疗的现代免疫机制研究[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0,6

(3):60-63.

[5]甘肃中医学院,孙耀先,汪雪义.“阳化气,阴成形”

与肿瘤[N].中国中医药报,2013.

[6]李卫东,花宝金.中医药防治肿瘤的不同治法概述[J].医学综述,2012,02:269-272.

(收稿日期:2015-04-28责任编辑:薛红)

·

6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