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人力资本外部性国外研究最新进展5.4

人力资本外部性国外研究最新进展5.4

学习使人进步

人力资本外部性最新进展:理论与实证

新经济地理学解释收益递增的一个重要概念是人力资本外部性,并将其看做是城市高生产力以及集聚的重要原因①。大量的理论文献认为总的人力资本对生产力具有正的影响,而且超过了人力资本的私人效应,以此来解释城市、区域和国家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城市经济学和新经济地理学假定教育除了对收益产生影响外,还有其他社会效益,人力资本外部性成为解释城市集聚、收益递增的关键②。尽管人力资本外部性被强调,但是目前已有的研究结论不明确或存在较大的差异,经验证据关于人力资本外部性(教育社会收益)的大小甚至是否存在仍然模糊不清。一些学者的研究结论表明,教育的社会收益范围大概在1-3%(Rauch 1993, Moretti 2004b, 2004c)。但是其他人几乎没有发现人力资本外部性存在的证据(Rudd 2000, Acemoglu and Angrist 2000, Ciccone and Peri 2006)。围绕人力资本外部性是否存在以及外部性大小如何测度这一主题,国外学者在这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新进展,形成了研究视角和方法上的拓展。

一、人力资本外部性发生机制

Jovanovic and Rob(1989)的理论研究表明,与高素质个人的临近能够提高技能获取并促进知识溢出。Acemoglu(1996)在假定劳动力市场搜寻以及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匹配过程中存在成本的情况下,物质资本的投资决定基于未来工人受教育水平的预期。原因在于企业基于当前总的人力资本水平预期未来教育成就,更多的受过教育的工人导致物质资本投资的增加。

Shihe Fu(2007)使用1990马萨诸塞州普查数据,在微观地理层面验证波士顿都市区劳动力市场人力资本外部性发生的四类机制。他们认为,在同一个地方劳动力市场上,个人能够通过四条途径向职业以及产业伙伴学习:人力资本存量深度、马歇尔劳动力市场外部性、Jacobs劳动力市场外部性以及地方劳动力市场厚度。发现在市场上所有类型的外部性都比较显著,不同类型的外部性随着距离的增加以不同的速度衰减,其中人力资本深度在超过三英里之外就很快衰减,Jacobs外部性衰减很慢,知识溢出是地方化的。Smart Cafè Cities: Testing Human Capital Externalities in the Boston Metropolitan Area。Leo Kaas (2011)基于劳动力市场垄断竞争模型,建立了人力资本成本外部性的微观经济机制,并得出多重均衡产生的原因在于投资决策中的战略互补性。(Human capital externalities with monopsonistic competition,Economics Letters. (2010) : 106,2 Pages: 95-97)

Glaeser and Saiz(2004) 将大学毕业生份额作为技术增长的一个重要指标,考察了受教育

①Lucas(1988)首先提出了人力资本外部效应概念(external effect)

②人力资本外部性分为三类:一是生产力溢出,生产力溢出产生的原因在于现有的受教育工人使其他工人更富有生产力,在这种溢出效应存在的情况下,总的人力资本水平提高会对总的生产力产生影响,不同于个人教育和个人收益的提高。城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中的大量理论文献证实这类溢出是经济增长的决定因素。二是教育产生负的溢出,如果教育只是具有生产能力信号的话,而不是直接提高生产力的情况下,教育的私人收益超过社会收益。三是教育降低了参与经济活动的参与度,从而产生负的外部性。例如受教育程度会降低犯罪活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