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第三章 危害公共安

第三章 危害公共安

第三章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一节危害公共安全罪概述

一、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概念和构成特征

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划过失地实施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安全的犯罪。危害公共安全罪具有如下构成特征:

(一)危害公共安全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的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

指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以

及其他重大公共利益安全。

“不特定”:无法预料、难以控制

(二)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实施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这类犯罪大都是以作为方式实施的,其中有的犯罪只能以作为方式实施,但有的罪也可以由不作为方式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既包括已经造成实际的损害后果的行为,也包括虽未造成实际的损害后果,但却足以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的行为。

(三)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体既有一般主体,又有特殊主体,有些犯罪的主体也可以由单位构成,有的还只能由单位构成。

有些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的主体还可以由已满14周岁未满16

周岁的人构成。

(四)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观上既包括故意,也包括过失。而且本类犯罪包括的过失犯罪最多。

二、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种类

根据刑法分则第二章的规定,危害公共安全罪可以归纳为以下6 类:

(一)用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

(二)危害交通运输安全的犯罪。

(三)破坏重要公共设备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

(四)有关枪支、弹药、爆炸物及危险物质的犯罪。

(五)重大责任事故的犯罪。

(六)其他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

第二节危害公共安全罪分述

一、放火罪

(一)放火罪的概念及构成要件

放火罪,指故意放火焚烧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1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

并非所有的用放火方法实施的犯罪行为都构成放火罪,关键是要看放火行为是否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如果行为人实施放火行为,而将火势有效地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没有危害也不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就不构成放火罪,而应根据案件具体情节,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或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等。 2客观要件: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实施放火焚烧公私财物,

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1)作为方式实施的放火行为,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要有火种;二是要有目的物,即要烧毁的财物;三是要让火种与目的物接触。在这三个条件已经具备的情况下,行为人使火种开始起火,就是放火行为的实行;目的物一旦着火,即使将火种撤离或者扑灭,目的物仍可独立继续燃烧,放火行为就被视为实行终了。

本罪的既遂与未遂的界限

◆放火罪既遂标准的学说:

独立燃烧说:把点火物接触对象物,使对象达到独立继续燃烧状态时,成立既遂。

效用丧失说:由于火力使目的物的重要部分消失,使其本来用途丧失时,成立既遂。

燃烧说:在目的物的重要部分开始燃烧时成立既遂。

毁弃说:由于火力使目的物达到毁坏程度时,成立既遂。

案例:某娱乐场所是一栋钢筋水泥结构的大楼,地下4层,地上15层,被告人将地下2层垃圾处理场的纸屑等点燃,导致垃圾处理场的水泥墙壁内侧水泥脱落、水泥天花板表面的石棉损伤、天顶的荧光灯损坏、通风管的粉刷层烧毁,但建筑物本身没有燃烧。

(2)以不作为的方式实施的放火罪,行为人必须负有防止火灾发生的特定义务,而且能够履行这种特定义务而不履行,以致发生火灾。

特点:

一是行为人必须是负有特定作为义务的人;

二是根据主客观条件,行为人有能力履行这种特定的作为义务;

三是行为人客观上必须有不履行这种特定作为义务的事实。从义务的来源看,一是法律所规定的义务,二是职务或业务上所要求的义务,如油区防火员就负有消除火灾隐患,防止火灾发生的义务;三是行为人的先前行为所引起的义务

案例2:李某系某炼油厂职工,2002年初某夜晚,李某到该炼油厂厂内,持塑料桶在一个储油罐的取样阀门处盗放汽油。盗放过程中,汽油突然起火。李某情急之下,去关阀门,双手被烧伤,但未能将火扑灭。在此情况下,李某逃离现场。发现火情的保安人员及时报警,消防人员及时赶到现场将火扑灭。造成损失约800余元。李某逃跑后到某医院治疗(烧伤),出院后到公安局自首。而后该县公安局向检察院呈捕,检察院认为李某行为构不成放火罪,盗窃行为因数额较小亦不符批捕条件,故未予批捕,但未制定书面决定书。此后,李某被取保候审,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公安局未再追究此事。不久,李某被炼油厂开除。2003年6月20号,公安局重新对李某予以刑事拘留,并以放火罪名呈请检察院批捕。检察机关的批捕理由是:尽管起火时李某不存在希望或放任的心理状态。但起火后,李某对因自己的行为造成的起火未采取有效的措施而逃跑,是对危险状态的一种放任,应构成放火罪(间接故意)。

3、主体要件: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由于放火罪社会危害性很大,所以本法第17条第2款规定,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犯放火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4、主观要件: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明知自己的放火行为会引起火灾,危害公共安全,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

(二)放火罪的认定

1. 放火焚烧自己所有的财物或者经所有人同意而放火焚烧其财物的

行为的定性?放火焚烧“独门独户”的房屋行为的定性?

案例:被告人宋某家有3间房屋,位于一排12间砖木结构房屋的最东端,依次向西有7户人家。1998年7月2日下午6时许,宋某和妻子因家庭琐事与其母、兄发生争执。宋遭其兄殴打,顿时怒从心起,认为自己受到欺辱无法在家生活,便产生了焚毁自家房屋移居岳父家的念头。宋某用火柴点燃屋内的麦草堆,然后带着妻子和孩子离家出走。火势很快蔓延将房屋烧着。当时风向东南,西邻住户为避免殃及,纷纷将自己家里的财物向外转移。众村民奋力扑火,采取扒屋顶、拆房子以形成隔火带等方法将火扑灭,避免了一场重大火灾。

2.本罪与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界限:以放火的方法实施故意杀害特定的个人或者毁坏特定的公私

财物,同时危害或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的定性?

案例:被告人马某与其母亲关系一直不好。一日,母亲见马某从外回来,便停止与邻居的交谈。马某以为母亲在说自己坏话,遂大骂并持棍追打。母亲情急之下躲进自家楼上。气愤的马某将自家家具点燃,并阻拦前来救火的邻居。因马某家与周围数十栋房子相连,为防止火势蔓延,邻居只好掀掉自家屋檐。大火灭后,马某家的房子基本被烧毁,马母则跳楼逃出。

5.与失火罪的界限

案例:彭某,男,59岁,福建省邵武市农民。2004年2月14日,邵武市当地森林火险等级为五级。当天上午8时许,彭某到其村庄的富屯溪边自家菜地锄草。锄草中,彭某认为位于菜地靠山一侧距其菜地14米处的一芦苇丛中有窝田鼠经常啃吃其菜地豆苗,欲将该芦苇丛烧掉。该芦苇丛距其村山场集体林200余米,中间各有一条宽约7米的公路和铁路与山场集体林阻隔,但路边两侧有芦苇、板栗树、灌木等植物茂密丛生。当日上午10时30分,彭某自信地认为距山场集体林较远,

又有公路和铁路阻隔,不致引起森林火灾,

同时为防止火扩散,即先用锄头将菜地旁芦苇丛的杂草劈除清理出2米左右的隔离带,然后掏出随带携身的打火机点燃了芦苇,让其燃烧,自己则回到菜地里继续锄草。半小时后,彭某抬头发现其所点的火已蔓延烧越公路,燃及了公路与铁路之间的茅草。此时,彭某害怕别人知道是他点的火,为逃避责任,不扑火也不报警呼救,悄悄离开现场回家,结果大火很快烧至山场,酿成了森林火灾。之后,该村村民望见山场起火赶来扑火,有8名村民在扑火中遇难。案发后经勘查、鉴定,火灾造成林地过火面积413亩,直接经济损失43100元。

上海纵火逼迁案--开发商为牟利烧死两老人

案发时,杨孙勤任上海城开副总经理,王长坤、陆培德二人系公司员工。法院判定:2005年1月4日,杨孙勤授意陆培德,以放火手段恫吓乌鲁木齐路麦琪里住户朱水康一家搬离;同日,陆培德即指使王长坤具体实施。1月9日凌晨,王将汽油泼洒于朱家底楼楼梯处,点火引燃后逃离。大火旋即烧至三楼朱家,致使年逾七旬的朱水康夫妇被烧死,朱的儿子朱建强及妻女三人从天窗逃至屋顶,躲过一劫。

此前一年中,官方统计麦琪里共发生火警火灾12起,其中至少五次已被查实系上海城开员工所为。

★纵火案案发后,上海城开即通过徐汇区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与死者家属接触,并签订了调解书。双方决定采用非附带民事诉讼的方式,先行调解解决相关赔偿及补偿问题。之后,上海城开共向受害人家属赔偿200万元。

★2005年6月9日,此案刑事部分启动。当天,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上海市一中院提起公诉,指控王长坤、杨孙勤、陆培德三人涉嫌放火罪。

★8月23日,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对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城开)三员工纵火逼迁案作出一审宣判,以放火罪判处杨孙勤、王长坤二人死缓,判处陆培德无期徒刑。

宜黄拆迁视频

德国磨坊的故事

号称“军人国王”的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在距离柏林不远的波茨坦修建了一座行宫,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北戴河。有一次这位皇帝用伟人们惯有的动作,登高远眺波茨坦市的全景,欲掐腰感慨江山如此多娇,他的视线却被紧挨着宫殿的一座磨坊挡住了。

如此不合时宜的“违章建筑”,让这位领袖非常扫兴。但他毕竟还是爱自己的子民的,他想以一种公道的方式来解决,于是他派人前去与磨坊的主人协商,希望能够买下这座磨房。不料这个磨坊主觉悟非常低,丝毫不顾全大局,心里只有小家,没有大家,一点不把“市政规划”和“国家形象”放在眼里。就认一个死理,这座磨坊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不能败在我手里。

几次协商,许以高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表示组织的关怀,警告威胁领袖安全,影响伟大祖国形象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要知道这里可是一个国家的门面,来这儿的国际友人多了去了,一百多年以后波茨坦公告都是在这里签的。可这个老汉始终软硬不吃。面对这样不识抬举、不可理喻的钉子户,终于威廉龙颜震怒,派警卫员把磨坊给拆了。

有趣的是这个钉子户拆迁时倒很配合,展现了良好的绅士风度,好像

一点都不担心,既没有哭天喊地,满地打滚,也没有把汽油倒在身上威胁要自焚。他袖手站在一边,嘴里叽叽咕咕:别看你是一国首脑,我德国尚有法院在,待我到法院与你理论。第二天这个老汉,居然就在当地一纸诉狀把国家元首告上了法庭,地方法院居然受理了,判决结果居然是威廉一世败诉。判决皇帝必须“恢复原状”,赔偿由于拆毁房子造成的损失。威廉贵为一国之君,拿到判决书也只好遵照执行,本来是想办件好事,现在比窦娥还要冤。而那个刁民此时躺在他的小磨坊里,一边数钞票,一边偷着乐,压根就用不着冒着被遣送拘留的危险,背着乡干部三番五次跑到柏林去上访。也不担心什么打击报复,秋后算帐,从此以后不管什么国际友人来访,他天天心安理得地磨他的面粉。

后来威廉一世和那个磨房主都驾崩了,轮到小磨房主想进城,希望把磨房给卖了,不由想起了那个老买主,也不知第二代领导人对这个磨房感不感兴趣,就给威廉二世写了封信。威廉二世给他回了信:“我亲爱的邻居,来信已阅。得知你现在手头紧张,作为邻居我深表同情。你说你要把磨坊卖掉,朕以为期期不可。毕竟这间磨坊已经成为我德国司法独立之象征。理当世世代代保留在你家的名下。至于你的经济困难,我派人送去三千马克,请务必收下。如果你不好意思收的话,就算是我借给你的,解决你一时之急。你的邻居威廉二世”。

二、投放危险物质罪

(一)投放危险物质罪的概念和构成特征

投放危险物质罪,是指故意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投放危险物质罪具有如下构成特征:

1.客体特征:投放危险物质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

2 .客观特征

表现为犯罪人实施了危害公共安全的投放危险物质的行为。 所谓投放危险物质,是指将砒霜、氰化钾、剧毒农药、放射性物质、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投放到公用水井、水池、出售的食品、饮料或牲畜、禽类的饮水池或饲料等中的行为。不管使用的危险物质是什么,也不管投放行为的具体表现怎样,只要投放危险物质的行为已经造成多数人的人身、牲畜及其他财产的严重损害或已经威胁到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就可以构成本罪。

投放危险物质罪所投放的物质包括以下几种

(1)毒害性物质,如砒霜、氰化钾、各种剧毒农药等;

(2)放射性物质,是指能够发出引起人体损伤甚至死亡的放射线辐射的物质,包括各种核材料放射性核毒素制剂待放射性药品等;

(3)传染病原体,是指传染病菌种、毒种;

(4)其他危险物质,指除上述几种物质之外,足以对公共安全造成危害的其他危险物质。

3 .主体特征

投放危险物质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4 .主观特征

投放危险物质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损害不特定多数的人的生命、健康安全,或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害,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

(二)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司法认定

1 .投放危险物质罪中止的认定

被告人刘某原任某乡农机配件厂车间主任,1998年1月2日该厂对各车间实行招标承包,被告人刘某先后对铸造和烘炉车

间投标均未中标。为此,被告人刘某对厂领导和工人不满,产生报复之念。同月20日晚,刘某以药老鼠为名从本村周家要来一瓶“1605”农药,并倒入玻璃眼药水瓶子,以作伪装。次日上午9时刘到本厂伙房,以帮助摘菜、烧火为幌子,伺机投毒。

约10时许,刘乘炊事员外出之机,将“1605”农药倒入炒好的黄豆芽和酱油桶内。11点30分左右,就餐的工人已在食堂排起长队等候,刘某看见这么多人吃饭,其中还有与自己关系很好的同事,便后悔起来。当炊事员开始为工人打第一份菜时,刘某忍不住大叫起来:“不要打,菜里我下毒了。”案发后,经检验菜里确系含有“1605”。

2 .投放危险物质杀人行为应如何定罪

(1)投放危险物质罪与故意杀人罪的界限

第一,二者在主观方面的界限

二者在认识因素的区别是,行为人所认识的是自己的行为会造成公共安全的破坏,还是他人生命的终结。在意志因素上,投放危险物质罪和杀人罪均可表现为希望或放任,其不同之处在于希望或放任的结果不同,一个是公共安全破坏,一个是他人生命的终结。

第二,二者在客体上的界限

投放危险物质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杀人罪所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生命。

第三,二者在客观方面的界限

在行为方式上,投放危险物质罪仅限于投放危险物质,而投放危险物质仅是杀人罪的一种行为方式。但是当投放危险物质杀人时,从行为方式上就无法区分了。

(2)实践中投放危险物质杀人的几种情形及定罪

第一,仅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情形

例如:甲欲杀乙。有一天,甲邀请乙到饭店吃饭,趁乙不备将剧毒药物放入乙的酒杯中,乙没有发觉一饮而尽。两天后,毒性发作,乙死亡。甲构成故意杀人罪。

这种情形具有几个特征:

①行为人明知自己的投放危险物质行为会导致特定个人或少数人的死亡,明知投放危险物质行为不会导致多数人的死亡。

②行为人希望或放任特定个人或少数人死亡这种结果。

③行为人犯罪对象明确,就是指向特定个人或少数人。

④公共安全没有受到侵害,受到侵害的是特定个人或少数人的生命权。

⑤客观结果表现为特定个人或少数人死亡或者没有死亡。

第二,仅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的情形

例如:甲系某高校学生,由于失恋,经常受老师批评及和同学相处不融洽,便对同学仇恨起来,想着报复全校学生。

某日夜,潜入食堂将大量砒霜投入第二天待用面粉中。结果造成20人死亡,180人中毒,受到轻重不同伤害。甲某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这种情形的的特征是:

①行为人明知自己的投放危险物质行为会造成多数人死亡,而不是特定个人或少数人的死亡。

②行为人对多数人死亡持希望或放任的态度。

③行为人犯罪对象不明确,是不特定的多数人。

④客观结果表现不一,没有伤亡,少数人伤亡或多数人伤亡都有可能。

盐城投放危险物质罪

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一、概念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以放火、决水、爆炸、投毒以外的并与之相当的危险方法,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是一个独立的罪名,以放火、决水、爆炸、投毒以外的各种不常见的危险方法实施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

二·、客观方面

与放火、爆炸、决水等危险性相当的其他行为。

具体行为方式有:私设电网,朝人群开枪射击,驾车冲撞人群,医务人员制、输次血、病害血等危险方法,使用放射性物质,扩散病毒,破坏矿井下的通风设施等。

以私设电网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私设电网,是一种危害社会的行为。有关法律、法规明令禁止止单位、个人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擅自架设电网,否则,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依法追究行为人的法律责任。同时,私设电网,也是一种危险方法,其侵犯的对象是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的安全。特别是在公共场所私设电网,直接威胁不特定多数人的安全,其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这种行为,无论是从主观还是从客观方面,都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

以制、输坏血危害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以制、输坏血、病毒血的危害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近年来,社会上出现了个别不法医务人员,为了牟取非法暴利、置病人的生命、健康权利于不顾,采取以支付坏血、病毒血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案件不断发生。这种犯罪,行为人在主观上是故意,出于牟利或报复社会的目的和动机,实施以制、输坏血、病毒血的危险方法,危害或直接威胁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安全,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特征。

2005年 7月1日,河南省汝州市人民法院审理当地首例因艾滋病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一审判决汝州市某医院赔偿冯花、刘富才夫妇(以上二人均系化名)精神慰抚金各3万元。冯花1992年因患子宫肌瘤在汝州市某医院住院治疗,病历上未显示有输血情况。1995年2月5日,冯花又因腹泻入住汝州市某医院治疗,经诊断为急性胃肠炎,病历显示1995年2月7日、9日输入供血者胡某、李某两人“O”型血各350ml,后冯花痊愈出院。

2004年汝州市人民政府在该市范围内开展既往有偿供血人员普查,冯花参加了检测。2004年10月26日,经平顶山卫生卫疫站检测,冯花HIV抗体为阳性,诊断为HIV-1型抗体阳性。2004年12月16日经汝州市卫生防疫站送检,刘富才的HIV抗体为阳性。根据河南省财政厅、卫生厅、民政厅的文件精神,冯花现在汝州市卫生防疫站免费供药治疗,刘富才尚未达到用药条件。供血者胡某、李某在普查中HIV经检测均为阴性,但汝州市某医院在1995年采血时,没有按有关规定进行登记,即现经过平顶山卫生防疫站检测HIV为阴性的胡某和李某是否是当时的胡某、李某,难以确定。

汝州市法院认为,冯花因病分别于1992年、1995年二次在汝州市某医院住院治疗,汝州市某医院因当时未检测艾滋病病毒存在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由于冯花感染艾滋病,而刘富才与冯花又系夫妻关系,因此刘富才所染艾滋病应为冯花所传,汝州市某医院亦应承担赔偿刘富才的民事责任。由于汝州市某医院的过错,造成冯花、刘富才感染艾滋病,且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给二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痛苦,现冯花、刘富才要求汝州市某医院支付精神慰抚金应予支持,但不宜过高,可按每人3万元为宜。

以开枪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以向人群开枪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种犯罪行为人往往是出于报复社会或寻求新奇刺激的目的和动机、向人群开枪射击。

以驾车撞人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以驾车撞人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种犯罪的行为人往往是出于对现实不满、报复社会的动机。

案例:被告人刘成安,1978年生,小学文化,原是深圳市鹏翔客运有限公司司机。2006年2月18日13时50分许,刘因为对调动工作不满,在车场登上一辆即将出发的公交车,胁迫当值司机下车,将车辆开出麻勘村总站车场,一路狂奔,沿途中不断恶意撞击路上行人和车辆。其中,在丽水路深圳大学城清华大学研究生院后门路段,一名清洁工人被撞死,在塘长公路新丰冷却厂路段,一名路人被撞死,两名路人被撞成重伤,同时造成一名司机和5名路人轻伤。先后撞坏汽车56辆,损失总额为523746元。

刘成安一路狂奔撞车撞人,沿途路人看见有路人被撞得血肉模糊后,纷纷打电话报警。警方接报后,调集百余警察,数十辆警车追赶拦截。后在西丽大学城附近将其逼停,刘见无路可逃,自知罪孽深重,将车开至长源村74路公交总站后意图畏罪自杀时,被民警制伏并抓获。

孙伟铭案件视频

艾滋病针管扎人

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

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患有突发传染病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按照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四、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

(一)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的概念和构成特征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是指组织、领导、参加恐怖活动组织的行为。

该罪是1997年新刑法增设的一种犯罪,《修正案(三)》提高了该罪的法定刑,对其成立条件则未作修改。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具有如下特征:

1.客体特征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以及公共生活安全。

2.客观特征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四种行为方式,即组织、领导、积极参加和参加恐怖活动组织的行为。

“恐怖活动”是指以恐吓或者要挟社会为目的,对政府领导人、社会团体成员或者其他无辜公民加以杀害、伤害、或者对重大公私财产加以破坏的行为。

犯罪目的,表述:反对国家、推翻某种政治制度、出于某种政治目的、破坏公共安全、扰乱公共秩序、制造社会恐怖等。

“社会恐怖”,指由恐怖活动犯罪所造成的,在犯罪行为直接受害人以外的一般社会公众中普遍存在的,以严重担心、害怕类似的犯罪会继续发生为主要内容的恐怖心理。

恐怖活动犯罪的动机具有社会性(非利己性)

◆恐怖活动犯罪对象的特征:

犯罪对象与犯罪行为对象相分离,即恐怖活动犯罪直接加害的对象与恐怖活动犯罪企图影响的对象相分离。

犯罪的直接受害人与犯罪人之间一般不具有个人利害冲突

◆恐怖活动犯罪客观方面的特征

犯罪行为的暴力性

犯罪行为的持续性

犯罪发展阶段的延展性,指恐怖活动犯罪不但一般都要完整地经过犯罪各个发展阶段,而且还有许多围绕恐怖行为展开的其他活动。

犯罪行为对一般社会成员的威胁性

“恐怖活动组织”,是危害最大的犯罪组织之一,是指三人以上,为了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各种恐怖犯罪行为而建立起来的犯罪组织。

恐怖组织具有以下特征

(1)成员在三人以上。

(2)组织的目的是为了实施各种恐怖犯罪活动,这些恐怖犯罪活动包括暗杀、绑架、劫持航空器、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放火等。

(3)为长期、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各种恐怖犯罪行为,恐怖组织在其建立以后的存续期间,必然要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各种恐怖犯罪行为。

(4)具有严密的组织性和稳固性。。

(5)恐怖组织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其成员具有极大的人身危险性。

“组织恐怖活动组织”是指发起、推动和组建以实施恐怖活动为目的的活动组织的行为。主要表现为

(1)创立、组建恐怖组织、确定该组织的宗旨、目的。

(2)确定恐怖组织的组织机构、人员安排、行为规范、活动方式等。

(3)发展恐怖组织的成员。

(4)培训恐怖分子,如建立培训基地、设立培训班培训点等。 (5)奖励恐怖组织成员。

“领导恐怖活动组织”,是指在恐怖组织中处于领导地位,制定犯罪计划、指挥实施犯罪的。

“积极参与恐怖活动组织”是指参加恐怖活动组织成为恐怖活动的一般成员,在其中既非组织者、领导者,又非积极参与恐怖活动并积极实施恐怖活动的情形。

3.主体特征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均可以成为本罪的主体。

4.主观特征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

(二)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的司法认定

1.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与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界限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2002年4月所做的《关于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具备以下特征:

(1)形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2)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3)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这两种犯罪组织主要有以下区别:

(1)追求的目的不同

(2)是否寻求保护体系不同

(3)对社会现实的态度不同

(4)侵犯客体不同

3.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罪数形态的认定

刑法第120条第2款规定,“犯前款罪并实施杀人、爆炸、绑架等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三)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的处罚

《刑法修正案(三)》对1997年刑法第120条第1款的修改,主要是区分了组织、领导与积极参加和其他参加这几种情况,并分别对这些情况规定了不同的刑罚:

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积极参加恐怖活动组织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他参加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五、劫持航空器罪

◆劫持航空器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劫持航空器的行为。

1客体要件:复杂客体

既危害了旅客人身、财产以及航空器的安全,也破坏了正常的航空运输秩序。

三个关于反对空中劫持的国际公约

(1)1963年在东京签订的《关于航空器内的犯罪和其他某些行为的公约》(简称《东京公约》)

(2)1970年在海牙通过的《关于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的公约》(简称《海牙公约》)

(3)1971年在蒙利特尔通过的《关于制止危害民用航空安全非法行为的公约》(简称《蒙特利尔公约》)。

本罪对象:正在使用中的航空器

“正在使用中”:指航空器从地面人员或机组为某一次特定飞行而对航空器进行飞行前的准备时起,直到降落后24小时为止。(《蒙特利尔公约》)同时包括下列期间:航空器从装载完毕、机舱外部各门均已关闭时起,直到打开任何一机舱门以便卸载时为止,均应被认为是在飞行中。航空器迫降时,在主管当局接管对该航空器及其机上人员和财产的责任前,应被认为仍在飞行中。(《海牙公约》)

2.客观要件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劫持航空器的行为。

(1)犯罪对象是航空器。

根据《东京公约》、《海牙公约》和《蒙特利尔公约》关于本公约不适用于供军事、海关或警用的航空器的规定,只能是指正在飞行中的民用航空器。

我国刑法第430条军人驾驶航空器叛逃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