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诵读毛主席的诗词

诵读毛主席的诗词

诵读毛主席的诗词,常常让我有一种难以言传的激奋、愉悦、震颤。正如诵读古往今来一切脍炙人口的诗词一样,心头始终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清朗、爽快、洁雅、高亢又不失深邃旷远的审美感受。我无力论及毛泽东诗词思想性艺术性之高雅鸿博,仅就他老人家的几十首诗词中反复涉及的一个“雪”字,略作分析,与热爱毛泽东诗词的朋友一同切磋共勉。

出身南方的毛泽东,一生挚爱着大自然的精灵——雪。古往今来难以数计的咏雪诗词中,真正能独领风骚的也非毛泽东1935年十月创作的《沁园春雪》莫属了。据他生前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居住在中南海的毛泽东,无论工作再繁忙,一旦天降瑞雪,必阁下案头的工作,到院中赏雪。并一再嘱咐工作人员不要扫雪铲雪,让其原地原样自然化去。由此可见老人家对雪怀有的那份深沉执着的喜爱之情。

毛泽东诗词中涉及到“雪”字的,一共有十一首十四处。分别是: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赣江风雪迷漫处。(同上)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念奴娇·昆仑》)

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同上)

更喜岷山千里雪。(《七律·长征》)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沁园春·雪》)

雪花飞向钓鱼台。(《七律·观潮》)

洞庭波涛连天雪。(《七律·答友人》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卜算子·咏梅》)雪压冬云白絮飞。(《七律·冬云》)

梅花欢喜漫天雪。(同上)

上参天,傲霜雪。(《杂言诗·好八连》)

一篇读罢头飞雪。(《贺新郎·读史》)

鬓雪飞来成废料。(《七律·洪都》)

下边我从几个方面对这些吟雪的佳辞丽句做点粗浅分析。

从比喻修辞手法这一角度分析,十四处写雪的诗句中,有八处没有运用这一手法,有六处运用了这一手法。我们试做赏析。

无比喻之雪。这类写雪的诗句,作者运用白描手法,不事任何雕饰渲染,用朴实的语言直言所咏之物。分别是:“梅花欢喜漫天雪”、“飞雪迎春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雪里行军情更迫”、“赣江风雪迷漫处”、“更喜岷山千里雪”、“上参天,傲霜雪”、“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固然,运用修辞手法自有其不可替代的表达效果。而这些纯天然文字生动实在,充满活力。使人读之既像春风拂面,平易自然,煦暖舒畅;又如飞鸿过目,佳音入耳;更像是一池春水,清澈见底,直视无碍。其艺术效果绝不逊于任何刻意雕琢,追求辞工的浮文躁字。

有比喻之雪。作者在这类诗词中巧妙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分别是:“飞起玉龙三百万”、“雪压冬云白絮飞”、“洞庭波涛连天雪”、“雪花飞向钓鱼台”、“一篇读罢头飞雪”、“鬓雪飞来成废料”。

我们从两个方面进行分析:第一,以物喻雪的。如“飞起玉龙三百万”、“雪压冬云白絮飞”。这两句诗,前句运用的是借喻,后句运用的是明喻。“玉龙”“白絮”喻雪,

生动形象,极壮雪之形色。“玉龙”一喻,使傲立千年,巍然不动的昆仑山瞬间舞动起来,山势奇伟蜿蜒,白雪覆盖其身,恰似一条玉雕飞龙,腾飞太空,傲视人间,让人从心底涌出一种豪迈壮阔之感。“白絮”喻雪,又使人顿觉漫天飘然而下的雪花似仙女飘动的衣带,似上天报春的使者,更像大自然特制的灵物,让人有说不出的轻盈、洒脱、飘逸之感。第二,以雪喻物的。如“洞庭波涛连天雪”、“雪花飞向钓鱼台”、“一遍读罢头飞雪”、“鬓雪飞来成废料”。这四句诗,第一句是明喻,后三句是借喻。其中,前两句是以雪喻浪花,后两句是以雪喻白发。前两句一处写洞庭湖水飞涨时溅起的浪花,后一处写钱塘潮来临时涌起的浪花。读前句自然让人联想起范仲淹《岳阳楼记》中“阴风怒号,浊浪排空”的句子来。作者写“洞庭波涛连天雪”,极言浪之高猛奇崛,使人有身临其境,如闻其声之感。洞庭湖的雄阔气势,排空浪花,让人身心颤动,热血沸腾。同样,写钱塘潮一句也使人不由得联想起刘禹锡“八月涛声吼地来,头搞数丈触山回”和罗隐“怒声汹汹势悠悠,罗刹江边地欲浮”的咏潮诗句来。诗人上句“千里波涛滚滚来”和下句“雪花飞向钓鱼台”相连,使钱塘潮峻奇雄伟、震天动地的气势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读此句,使人眼前不由得闪现出每年七八月份钱塘潮来临时壮观雄奇的潮水,美丽动人的浪花,涌动如潮的人群,潮水奔腾,长啸嘶鸣的动人场面。后

两句以雪喻白发,使诗意神采飞扬,难以言表。尤其“一篇读罢头飞雪”一句,让人仿佛看到了那位熟读历史典籍,精研历史规律,公平历史人物,汲取历史营养,摒弃历史糟粕,开创历史伟业的东方巨人,时而低眉,思接千载;时而仰首,视通万里,纳历史掌故于胸中,创历史业绩于掌心的伟岸身影。而“鬓雪飞来成废料”一句,又让人感觉到了诗人乐观豁达,壮心不已,不知老之将至的胸怀气度。

总之,不论以物喻雪,还是以雪喻物,作者都能把诗句锤炼得精准奇瑰,臻于完美,收到仅着一字,尽得风流的艺术奇效。

从感情色彩上分析,十四处写雪的诗句又可分为具有褒义色彩的,具有贬义色彩的,具有中性色彩的三种类型。

具有褒义色彩的句子有:“飞雪迎春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更喜岷山千里雪”、“飞起玉龙三百万”。自然之物一旦赋予人的感情,霎时间就会变得有血有肉,富有情愫。自然界的一切事物将会随人的感情变化而充满喜怒哀乐爱憎。“飞雪迎春到”之雪,在这里成了驱逐寒冬,笑迎春天来临的使者,让人心爽神怡,可敬可爱。“飞起玉龙三百万”中的“玉龙”成了腾空跃起,冲锋陷阵,改造旧世界,创立新世界的英杰志士和精神图腾。“更喜岷山千里雪”之雪成了红军将士跨越万水千山,冲破艰难险阻,战胜一切困难,笑傲国民党堵截失败,欢庆长征胜利的鲜花与掌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中的雪,成了祖国多娇江山中最具灵性,最富情感,最能代表中华民族优秀儿女高洁品质的象征。这些诗句极富表现力,也极能唤起读者共鸣。字字珠玑的诗句也因此意象缤纷而深刻。

具有贬义色彩的诗句有:“雪压冬云白絮飞”、“梅花欢喜漫天雪”、“上参天,傲霜雪”。前两句中的雪象征世界上一切反华势力和一切妄图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势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绞尽脑汁,挖空心思,企图使新生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改变颜色,悄然纳入他们的意识形态范畴。“和平演变”之战略思想使杜勒斯、艾奇逊们处心积虑,处处牵制挤压中国的前进与发展。在这“高天滚滚寒流急”的国际形势下,毛泽东以他特有的从容镇定,对西方反华势力的威压,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一句“梅花欢喜漫天雪”,让我们深深领略了伟人毛泽东藐视一切,顶天立地,乐观自信,坦然镇定的旷世风采。“上参天,傲霜雪”之雪,不仅含指一切腐朽落后的资产阶级思想和生活方式,也泛指工作生活中的一切困难与压力。南京路上好八连的工作作风和品格意志在此得到了生动体现。自然之物——雪,完全成了作者运用自如,表情达意的寄托物。

不带褒贬色彩的中性诗句有:“雪里行军情更迫”、“赣江风雪迷漫处”、“不着高,不要这多雪”。这里的雪均是真实自然之雪。前两句中的雪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气候恶劣,环境险恶,困难重重的行军画图,极言行军路环境的艰难困苦,衬托红军将士坚决执行党的命令,战胜千难万险,面对困难无所畏惧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后一句“不要这这高,不要这多雪”中的雪,突出展示了作者胸怀世界,放眼全球,造福人类的胸怀抱负。雪在这里不再是装饰昆仑山的“玉龙”,昆仑山也不再需要任何了无意义的附着物。联系后边“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

一截还冻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句子,让人不禁精神为之一震,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眼前陡然展现出一幅世界公平大同,凉热与共,苦乐同享,其乐融融的生活场景。

虚实交错,相影生辉,是毛泽东写“雪”诗词的又一特色。十四处写雪的诗句除四句运用比喻,以雪喻物外,其它十处写雪的诗句有实写,也有虚写。

实写雪景的有:“雪压冬云白絮飞”、“万里雪飘”、“雪里行军情更迫”、“赣江风雪迷漫处”、“更喜岷山千里雪”、“飞起玉龙三百万”、“不要这多雪”;虚写雪景的有:“梅花欢喜漫天雪”、“上参天,傲霜雪”、“飞雪迎春到”。

实写雪景的句子是作者目之所见,笔下实写的雪。每一句都描绘了彼时彼地真实的环境气候。都是在营造一个特有的自然环境之时,进而创设一个独特的诗词意境,使人切切实实眼观、耳闻、神会。虚写雪景的句子,毫无疑问都来自作者真实的生活体验,但未必彼时彼地就真的降有雪。“上参天,傲霜雪”中的雪是以雪象征一种特指的意义而非真的就在“傲”霜雪。“飞雪迎春到”中的雪同样也未必就是立春之时天在降雪,只是节令气候至此,降雪是自然现象。而春临时有时降雪,有时未必降雪。正像“梅花欢喜漫天雪”句子一样,梅花开在冬天是自然现象,而梅花开时有时降雪有时没有降雪。这里的雪只是严冬的一个符号,绝对不是年年梅花开时天就真要降下雪。但不管是实实在在眼见之雪,还是依据生活经验而合理假想之雪,作者都以其灵活的笔法,高超的技艺,为我们打造了一个美轮美奂的诗词

意境,使我们在吟咏咀嚼中赏心悦目,尽得艺术快感。

毛泽东的诗词虽数量不多,但艺术手法高超,思想内涵深厚,是我们永远取之无尽,受之不竭的艺术宝库。如同领略山川大地的奇秀美景一样,我们的身心将会在其中受到不尽的净化与滋养,洗涤与陶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