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呼兰河传女性意识

呼兰河传女性意识

论《呼兰河传》中的女性意识及其艺术表现

陈霞 (中文系2000级研究生)

《呼兰河传》是萧红于1940年在香港完成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正因为如此,有人认为《呼兰河传》不仅“反映了她童年时代的苦闷情绪,而且反映了她在香港时期的悲伤心境”,(1)“《呼兰河传》给我们看萧红的童年是寂寞的”,“这小城的生活是寂寞的”,在“这小城的生活有是刻板单调的”,(2)并且还有人看到《呼兰河传》写出了呼兰河城人的善良麻木、敏感琐细、呼兰河人民“按照几千年传下来的习惯而生活”,写出了作者对于小团圆媳妇不幸遭遇的同情等等。

我认为《呼兰河传》体现了以上这些内容,在《呼兰河传》中还体现了作者的女性意识。萧红从小时候起,就是一个叛逆的女性,她不服管束,不信迷信,不受封建礼教的束缚,(3)并且在她的作品中关注女性自身的命运。在她的散文和书信中多次谈到她自己对于女性的见解观点,谈到她对于传统观念的批判。在《呼兰河传》也不例外,作品中也贯注了作者对于女性命运的关注,作者将自己强烈的女性意识熔铸于作品之中。

作者在作品中建构自我女性意识的同时,还打破了惯常的小说观念、阅读习惯和艺术表现手法,运用独特的叙述方式、叙述视角,使得其作品比一般关注女性的作品表现得更为“忧愤深广”,也由此让人觉得“《呼兰河传》不是一部小说”,因为他“没有贯串全书的线索,故事和人物都是零碎的都是片段的,不是整个的有机体”,“不像是一部严格意义的小说。”(4)

一、女性意识的体现

《呼兰河传》中作者的女性意识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作者写出了男权制下男女地位的不平等,另一方面作者对传统女性性格气质的否定及她自己关于女性气质角色的建构。

在《呼兰河传》的第二章描写野台子戏的时候,作者写出了呼兰河城人所认同的婚嫁风俗:听父母之命,有媒妁之言。如果子女不在场,只要两家的双亲有媒人从中沟通,就能把亲事给定了,也有的喝酒作乐的随便的把自己的女儿许给了人家。“还有的男女两家的公子、小姐还没有生出来,就给定下亲了”,(5)这叫“指腹为亲”。指腹为亲的两家,如果“女方”后来家里变穷了,男方就可以不娶,而如果“男方”家里后来变穷了,则“男家就一定要娶,若一定不让娶,那姑娘的名誉就很坏,说她把谁家给‘妨’穷了,又不嫁了,……以后就不大容易找到婆家,……无法,只得嫁过去”(6)。总之,无论那一方穷了,吃亏的都是女性,女性既没有选择嫁给谁的自由,也没有选择不嫁的自由,一切只得听“命”。

呼兰河传女性意识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