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七下古诗赏析

七下古诗赏析

七下古代诗歌五首赏析

1 登幽州台歌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1.“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赏析:像燕昭王那样的前代贤君已成为历史,后世自当有明君贤士的风云际会,却无缘相见。抒发了诗人壮志难酬,生不逢时,怀才不遇的惆怅和孤寂之情。

2.“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赏析:天地之“悠悠”与人之茕茕“独”影,互为映照,诗人把个人的存在置于广漠的宇宙空间下来表现,衬托出人的孤单渺小。面对茫茫的天宇和原野,诗人“怆然而涕下”由个人的遭遇想到了天地悠悠而生命短促,宇宙无穷而人生有限。

3.一二句从时间角度写,其中“古人”指古代的礼贤下士发的明君,“来者”指当时的礼贤下士的明君,为下文抒发悲怆的心情做铺垫,后两句诗从空间角度来写。

4.《登幽州台歌》全诗四句没有具体描写,都是作者情感的抒发。通过“前”“后”“古今”“来者”的对比,表明时间流逝,一去不返。通过“天地悠悠”和“独”的对比,感受天地的广阔和宇宙的永恒。沧桑易变的古今人事和浩茫宽广的宇宙天地,营造了空旷辽阔的意境,奠定了悲凉孤寂的情感基调,诗人融理入情,表达在亘古不变的时空中,生命短暂,时不我待的事理悲情。

5.诗人为何“独怆然而涕下”?从中你看到一个什么样的陈子昂?

空间无限辽远,使诗人联想到自己的境遇,产生孤独、寂寞、悲凉之感。沉思,为自己不能实现人生价值而怆然涕下。

从中看到一个有着积极的人生追求,渴望实现自身价值,仰望长天,俯视大地,潸然泪下的陈子昂。

2 望岳杜甫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古人认为五岳中泰山最高大。这首诗扣住“高大”二字进行描写,前六句写望中所见,直接描写泰山的景物,表现了泰山高大雄奇之美,后两句用众山的“低小”进一步反衬出泰山之“高大”。诗的题目是《望岳》,“望”贯穿全篇。一二句仰望泰山整体,中间四句仰望泰山周围,后二句把“望岳”转向“岳望”。表现出青年诗人远大的志向和广阔的胸怀。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开篇以问答的形式,表明泰山的青色在齐鲁广大区域内都能望见,表现泰山雄伟阔大的气势。从空间看,泰山横跨齐鲁;从时间说,泰山郁郁葱葱,千古常青。这是从远观的角度写泰山的高大与历史悠久。中间四句写仰望泰山所见。“造化钟神秀”,大自然特别钟爱泰山,一切神奇秀美的景色都集中在这里。“阴阳割昏晓”意思是说在同一时间,山南山北明暗不同,山南是晴朗的,山北仍是黑沉沉的。“昏”和“晓”两个天地是泰山“割”开的!“割”字写出了泰山参天矗立的雄姿,使静止的山峰充满了活力。下面四句由静景转为动景。“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泰山上面层层白云涌现,变化多端,诗人望之,感到自己的胸中云气回荡,无比开阔。诗人还目不转睛地欣赏泰山上空归鸟回旋,飞还

山林。鸟的翱翔,勾勒出泰山“天高任鸟飞”的广阔背景,“决眦”将诗人极目仰望时的神态描写的活灵活现。写望时的这种全神贯注,浮想联翩,衬托出泰山的雄伟壮丽及其令人震撼的力量。

诗人仰望泰山极顶,层云变幻,归鸟翱翔,不禁产生了一种登山的渴望。“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青年杜甫决心有朝一日登上泰山绝顶,俯视群山而小天下。“会当”“凌”表现出登临的决心和豪迈的气概,贴切传神。这是诗人乐观、积极向上精神的形象体现。

1主题:(《望岳》(是诗人杜甫的早期作品),诗中热情地赞美了泰山高大雄伟的气势和神奇秀丽的景色,也透露了诗人早年的远大抱负。(历来誉为歌咏泰山的名篇。)

2层次:《望岳》是一首古体诗。全诗可分两大层,都是切着“望”字写的。其中前四句为第一大层,着力写泰山的整体形象;后四句为第二层,写了泰山景物。但着力表现的是诗人的感受。

3全诗没有一个“望”字,但句句是向岳而望,距离是自远而近,时间是从朝至暮,并由望岳悬想将来的登岳。诗的前两句“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写远望所见,“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是近望所见,其中上句写泰山的秀美,用的是虚笔,下句写泰山的高大,是实写。“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是细望所见,写的是实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是化用孔子的名言。“登泰山而小天下”由望岳而产生的登岳的意愿。望的角度是俯视。

4“钟”是聚集的意思,用拟人手法把大自然写得有情有意,生动地写出了泰山的神奇秀丽,表达了诗人喜爱、赞美之情。

5“割”字炼得极好,从山的北面来看,那照临下土的阳光就像被一把硕大无朋的刀切断了一样,突出了泰山遮天蔽日的形象。

6“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你想知道泰山是个什么样子吗?请看它那苍翠的山色掩映着辽阔无边的齐鲁大平原,这里借齐鲁两地来烘托泰山那拔地而起、参天耸立的形象。

7造化钟声秀,阴阳割昏晓:“造化钟声秀”用虚笔写泰山的秀美,“阴阳割昏晓”实写泰山的高大,这两句写出了泰山的神奇秀丽和巍峨高大。

8“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写的是实景,乃细望所见。泰山极高,白日里可以望见山腰间的团团云气,层出不穷;又极幽深,黄昏时可以望见归巢的鸟儿渐渐隐入山谷中。诗人抓住这两个景物细节表达了心情的激荡和眼界的空阔。蕴藏着诗人对祖国山河的热爱。

9“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赏析:

诗句原意:当登上泰山的顶峰,俯瞰众山,而众山就会显得极为渺小。衍生意义:不怕困难,敢于攀登,才能俯视一切。

3 登飞来峰王安石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宋仁宗皇祐二年(1050)夏,诗人王安石在浙江鄞县知县任满回江西临川故里时,途经杭州,写下此诗。是他初涉宦海之作。此时诗人只有三十岁,正值壮年,抱负不凡,正好借登飞来峰一抒胸臆,表达宽阔情怀,可看作实行新法的前奏。

第一句,概括了峰和塔的高度。诗人用“千寻”这一夸张的词语,借写峰上古塔之高,写出自己的立足点之高。“千寻塔”,极言塔的高峻。诗的第二句,巧妙地写出在高塔上看到的旭日东升的辉煌景象,表现了诗人朝气蓬勃、胸怀改革大志、对前途充满信心,成为全诗感情色彩的基调。前两句蕴含着深刻的哲理:人不能只为眼前的利益,应该放眼大局和长远。

诗的后两句承接前两句写景议论抒情,写登飞来峰的感想,使诗歌既有生动的形象又有深刻的哲理。

第三句“不畏”二字作峻语,气势夺人,表现了诗人在政治上高瞻远瞩,不畏奸邪的勇气和决心。“浮云遮望眼”,用典来直抒胸臆,浮云在古代诗歌中往往借代奸邪小人。第四句用“身在最高层”拔高诗境,有高瞻远瞩的气概。这两句原意是不怕浮云遮住我远望的视线,那是因为我站得最高。衍生意义:掌握了正确的观点和方法,认识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就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不会被事物的假象迷惑。

这首诗与一般的登高诗不同。这首诗没有过多的写眼前之景,只写了塔高,重点是写自己登临高处的感受,寄寓“站得高才能望得远”的哲理。这与王之涣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相似。前者表现一个政治变革家拨云见日、高瞻远瞩的思想境界和豪迈气概,后者表现要想取得更好的成绩,需要更加的努力的互勉或自励之意。

4 游山西村陆游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游山西村》作于宋孝宗乾道三年(1167)初春,当时陆游正罢官闲居在家。诗人以明快、抒情的笔调,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色彩绚丽的农村风光图,表达了诗人对田园生活的热爱与向往。

这是一首纪游抒情诗。全诗八句无一“游”字,而处处切“游”字,游兴十足,游意不尽。全诗紧扣“游”字,按时间推移展开记叙。层次分明。尤其中间两联,对仗工整,善写难状之景,如珠落玉盘,圆润流转,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以劝说别人不要嫌弃农家腊酒浑的口吻,写农家在丰年殷勤待客的情谊,间接抒写了自己在山西村农家做客时的感受。首联渲染出丰收之年农村一片宁静、欢悦的气象。腊酒:指上年腊月酿制的米酒。豚:是小猪。足鸡豚:意谓鸡豚足。这两句是说农家酒味虽薄,待客情意却十分深厚。一个“足”字,表达了农家款客尽其所有的盛情。照应“丰”字,暗示出农民又过了一个丰收年。“莫笑”二字,道出诗人对农村淳朴民风的赞赏。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颔联写山间水畔的景色(一幅春光明媚的山水图),写景中寓含哲理。青山接着青山,水路往复回环,小路曲折,有时像是陷入绝境,却忽然在转弯处看到另一个美妙去处。“山重水处”可见地形复杂,显出所经山水之无穷变化。一个“疑”字点明这变化的景色是作者的主观感受所致。“又一村”则写出自己的欣喜之情。这两句写出了路疑无而实有,景似绝而复出的境界,蕴含着生活的哲理。

此诗句原意:山重峦叠嶂,水迂回曲折,正怀疑前面没有路,突然出现了

一个柳绿花红的小山村。衍生意义:在困境中坚持下去,也许会出现豁然开朗的转变,世间事物是消长变化的。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句诗描述的画面(意境):诗人在青翠可掬的山峦间漫步,清碧的山泉在曲折溪流中汩汩穿行,草木愈见浓茂,蜿蜒的山径也愈益依稀难认。正在迷惘之际,突然看见前面花明柳暗,几间农家茅舍,隐现于花木扶疏之间,诗人顿觉豁然开朗。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颈联由自然入人事,描摹了南宋初年的农村风俗画卷。“衣冠简朴古风存”,赞美着这个古老的乡土风俗,显示出他对吾土吾民之爱。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尾联所抒写的,正是诗人的悠闲惬意之情,以及对古风犹存的吾土吾民的热爱。一个热爱家乡,与农民亲密无间的诗人形象跃然纸上。

5 己亥杂诗龚自珍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时代背景:己亥指道光十九年(1839年),这年龚自珍辞官南归,后又北上迎接眷属,与南北往返途中,写成了七绝315首,题为《己亥杂诗》,内容或直抒胸臆,或回忆往事,或叙述见闻,或赠答友朋,等等。这首诗是《己亥杂诗》的第五首,是作者刚刚离开京城时写的。

译文:夕阳西下,不尽的离愁油然而生,扬鞭催马向东而去,从此我就奔赴天涯海角了。落花不是没有感情的东西,待来年春暖雪融之时,化成肥沃的泥土,又去滋养新枝香花了。主题:这首诗通过写诗人辞官离京的浩荡离愁和落红给予的启示,抒发诗人虽然脱离官场,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命运,不忘报国之志。

赏析: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诗的前两句抒情叙事,在无限感慨中表现豪放洒脱的气概。一方面,离别是忧伤的,毕竟自己寓居京城多年,故友如云,往事如烟。另一方面,离别是轻松愉快的,毕竟自己逃出了令人桎梏的樊笼,可以回到外面的世界里另有一番作为。这样,离别的愁绪就和回归的喜悦交织在一起,既有“浩荡离愁”,又有“吟鞭东指”;既有白日西斜,又有广阔天涯。这两个画面相反相成,互为映衬,是诗人当时心境的真实写照。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后两句展开联想,用比喻手法,移情于物,借“落花”为自喻,掉落的花瓣并不是冷酷无情、自哀自怜的,是消融在泥土中以更好地保护盛开的鲜花,表现了诗人超凡脱俗的宽广胸怀。在形象的比喻中,融入议论,自然而朴实。“化作春泥更护花”,也表现出诗人虽然脱离官场,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命运,不忘报国之志。

诗句原意:落花纷纷,不是无情飘洒,还要化作春泥培育出更多的新花。衍生意义:多借指甘愿牺牲自我的无私奉献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