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犹太人金融阴谋论

犹太人金融阴谋论

犹太人与金融阴谋论的起源

在耶路撒冷圣地,罗马城台伯河畔,佛罗伦萨古桥以及今天的华尔街上,我在探寻金融史迹的路上,犹太人的精明和才干或隐或现,虽筚路蓝缕于初,终成今日全球金融诸多巨头要塞。几乎所有重要的金融事件,机构和人物都与这个民族的艰难成长息息相关。不过,多数人会在高度认可犹太民族的金融智慧的同时,也会本能地认定他们自始至终都在狡诈地操控货币,银行乃至整个资本市场,而且均是出于自私和暴利的动机。甚至一些严肃的金融史家也会将道听途说的逸闻作为佐料,绘声绘色地讲述一个个犹太金融阴谋的故事。

几年前风靡大陆的一本畅销书《货币战争》,更是将犹太金融家族罗斯柴尔德推举为制造危机并控制当今世界资本市场的首要黑手,而其唯一的指控是“据估计,1850 年左右,罗斯柴尔德家族总共积累了60 亿美元的财富,如果以6%的回报率计算,到150 多年后的今天,他们的家族资产将至少在30 万亿美元之上”。这可是有点数典忘祖了,按照大清和珅家族在1799年已经积累的10亿两白银算起,以6%回报率计算,多年前华人早已经统治世界了。显然,这里不需要逻辑和头脑,只需要一个目标和一个不须论证的信仰。

犹太人是一个最为悲催的民族,在其漫长的三千年建国历史中,大部分都是在流浪和被残害的行旅上。从亚述,巴比伦到罗马人,每个进攻者都会奴役犹太民族并试图根除它的宗教信仰。在基督教统治世界之后,千年之际的十字军东征,黑死病的罪名承担,十五世纪的西欧驱犹运动,特别是希特勒纳粹的种族灭绝等都是针对犹太人的杀戮。在这样严峻的生存环境下,犹太人居然能生生不息,甚至终于落叶归根地建立现代国家,这本身便是人类文明的一个经典写照。

从主流宗教和世俗规则上,在几乎两千年的时间里,犹太人无法进入任何一个当地社会从事正当的职业,拥有财产和土地,也不能进入上流社会享受声名与地位。如果不皈依或同化于主流社会,犹太人就必须在特定的行业和领域中生存,而且还要不断地被迁徙。贸易,医疗和出版这些昔时无人眷顾的小生意就成了各地犹太人安身立命的起点。特别幸运的是,中世纪后,伴随农业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折,货币兑换和融资交易給犹太人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在初级农业经济社会中,财富和社会地位体现在拥有产品和不动产上。贸易是充满艰辛和风险的行业,也被视为仅仅用于调剂人类不同需求的奢侈性行业,在主流教义上被歧视。而推动贸易的货币兑换和融资行为更是不当获利的卑鄙勾当,为正人君子所不耻。Usury(还本付息)在基督教教义中被严词谴责了上千年,从事此业的人死后不能上天堂。这个词汇被错误地翻译为中文的“高利贷”,同样就在中国也赋予了道德评价的负面意义。

犹太人不得不从事贸易和货币行业,而且透过他们遍布全欧亚非的迁徙网络,将货币汇兑和融资交易发展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在相对宽松的意大利北部的热那亚和佛罗伦萨地区,13-14世纪时,犹太人甚至有机会建立了正规的商业银行连锁机构,他们创造了不同分工的银行,一类叫minuto bank,从事当地货币汇兑和珠宝抵押贷款,相当于中国的钱庄。另一类是grossi bank,从事国际贸易汇兑,解汇和給政府教堂等公共机构与商户提供长期贷款,也类似于中国的票号。相对于分散经营的其他行业,控制这样的金融网

络业态进一步固化了犹太人在捕捉商机,发现市场需求,对冲风险和获得暴利的地位。

1394年基督教徒被禁止从事贷款业。迁徙在意大利的犹太人只能在佛罗伦萨郊外的几个限制地从事贷款业务。不过,到了1437年,佛罗伦萨給犹太人发了四张执照,允许他们在城内建立银行,这是一个重大的标志。消息灵通而且合作精神极强的犹太人立即在欧洲各地建立了可以代理这四家银行的分支机构和网络。特别是发明了汇票这个重要交易工具,使得佛罗伦萨迅速崛起成为取代热那亚的现代银行中心。在当时金融豪门美第奇家族等的阴影下,犹太人的金融业务获得了长足发展。

好景不长,天主教,基督教和各种相关新教在彼此竞争开始进入商业市场特别是金融界,他们共同将犹太人列为公敌,一个最有效也为贫苦的基督徒们欢迎的故事便是犹太人通过金钱来洗劫人民,掏空教会和国家的财富。文学家和哲学家们都推波助澜,编织了无数故事和说教。小说家薄伽丘,诗人但丁,哲学家伏尔泰,卢梭等都有经典抨击犹太人的段子。影响广泛的还数莎士比亚笔下的犹太商人夏洛克,居然要从借款人身上割下一磅肉来抵债。犹太人被从显赫的金融圈中驱赶到地下融资的层面,从事钻石珠宝和大宗贸易的结算,而金融家则低调地在权贵中钻营,以图获得政治庇护。

金融阴谋论就是从欧洲开始流传,主要针对犹太商人和金融家。其中最传神的是著名犹太金融家族罗斯柴尔德,这个家族居然深谋远虑地扶植了罗马教皇,也培养了一批打入政府的亲信,从而长时间控制教廷财务和政府金库。特别在欧洲战争中,利用五个儿子在五个欧洲国家建立分支来控制金融资源和国际借款。甚至在拿破仑战争中控制信息来实现巨额盈利,富可敌国。这个故事在几乎任何一本关于华尔街阴谋的书中都会出现,最早的版本却是来自上一世纪初德国纳粹的出版资料,是旨在没收犹太资产行动的预热宣传。

金融史学者尼尔。弗格森在其长篇巨制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书中详尽描述了这个家族几代人如何从被隔离的犹太区中走出来,以纺织品生意起家,在一百年内将这个家族变成称雄欧洲和全球金融市场的故事。与三个世纪前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一样,他们观察市场,把握需求,果断行动,承担风险。小心翼翼地依靠教权和王权,不断创新金融技术,投资艺术和名望,建立广泛的社会资源。这不是阴谋,而是判断力和执行力,还有千载难逢的运气。

根据弗格森的介绍,在强烈的排犹情绪中,一百多年前许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思想家如社会主义者桑巴特和霍布森,纳粹领袖希特勒极其宣传机器都指控并编造了一大批阴谋故事,指认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了教皇,主导了滑铁卢战役,操作了布尔战争,参与暗杀林肯总统,控制了欧美多个证券交易所,甚至参与建立了美联储系统。弗格森讽刺道:“这些作家重新润色已经成文的神话以及逸闻就能够赚钱。”

自从1791年法国首先实施了解放犹太人运动后,英国,北欧和西欧诸国陆续改变了歧视犹太人政策。但是民众中的敌意仍然长期存在,也就迎合了东欧,俄罗斯特别是德国始终蔓延的排犹浪潮,酝酿了二战时期的大屠杀悲剧。即便在美国这个开放的社会,金融阴谋论始终是围绕犹太人演义出来。每当金融危机之时,各种金融阴谋论便出台,抨击犹太人和金融界的各种书籍就会畅销一时。毕竟寻找一个可以获得大多数人瞬间迎合的借口要比研究和思考来得便利和安全。

今天的美国犹太人在金融界活跃的有对冲基金大王索罗斯,美国垃圾债券大王米尔肯,两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和伯南克,彭博创始人和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这样一个名单給了金融阴谋论者无限的想象空间。进一步想到另一批犹太人同时控制一个同样重要的领域,如英特尔的葛洛夫,计算机巨头戴尔,甲骨文的埃里森,谷歌的佩奇,Facebook的扎克伯格,如果这两批人跨界合作,人类将会是什么局面呢?我们不免期待着新的畅销书的问世,特别是在中国市场上。这个市场的急切和躁动领先全球,只有更加安全的社会环境才能让人们有理性思考的基础。

金融是制度安排,也是生活态度。金融是伴随人类成长的朋友,不是瓦解生活的敌人。但是,金融业长期以来就是被妖魔化被阴谋化的靶子,除了金融垄断而形成的居高临下之戾气外,也有对民间金融长期口诛笔伐横加摧残的后果。正面的金融教育不见,阴谋论就有机会登堂入室大行其道了。特别是许多政府官员也出于种种计算,以讹传讹,导致大众对金融的理解需要从谬论入手,令人遗憾。以笔者浅见,金融阴谋论主要有这样几种来源。

无知与恐惧

除了极少的创新者,人类天然地恐惧变化,回避风险,希望寻求安全的保障。原始社会中,人们对风雨雷电的恐惧而形成早期的神灵崇拜。在吕底亚和希腊的时代,金银币也都铸上各种神灵和帝王的符号,希图获取保佑。,人们表面上的敬重更是恐惧的结果。金钱崇拜在特定的环境下就转化为对金钱的摧毁,如古希腊的斯巴达人为与世隔绝而将金银币销毁去使用铁币。法国人在密西西比公司泡沫破产后,洗劫了所有银行机构并限制发展几乎两百年之久。次贷危机后,许多国家对金融衍生产品严格限制或取缔,对金融创新谈虎色变。

在一个农业社会体系中,货币,支票,信用和钱庄等都是复杂的交易媒介和资源组织平台。人们难以理解何以有人承担风险提前预订了秋天的果实,何以货币可以买到闻所未闻的物品,支付教育和旅费,甚至提前享受到未来的收入。从事货币交易的人和机构都是神秘莫测的,一定是有目的有计划因而是有阴谋的。无知与恐惧下,人们自然要选择一种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或者是崇拜而服从,或者是排斥而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