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人民币汇率改革对策

人民币汇率改革对策

五、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思路

1.完善人民币汇率的决定基础

随着中国资本项目管制的逐步放开和人民币逐步走向市场化,外汇市场的供求也会更多地体现经常项目外汇收支以外的外汇供求,人民币汇率的决定基础将会由经常项目外汇收支逐步过渡到经常项目为主兼顾其他因素特别是资本流动。

2.改进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

现在应将国内企业的强制结售汇制逐渐过渡到意愿结汇制,使整个外汇供求有效地出清价格,同时使价格也能灵活地引导和调节供求。实行经常项目可兑换后,基本实现经常项目的意愿售汇,资本项目的意愿售汇还需要根据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逐步改进。

3.健全和完善外汇市场

首先,增加市场交易主体,推广大额代理交易。增加外汇市场的交易主体,让更多的金融机构和企业直接参与外汇的买卖,并逐步推广银行代理企业在银行间外汇市场买卖外汇的大额代理交易。这样有助于避免大机构集中性的交易对市场价格水平的操纵,防止汇率的大起大落;同时也有利于有效降低大企业的交易成本,便于监管机构对交易的监控。其次,增加外汇市场交易品种。交易品种稀少和交易方式单调是制约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量扩大的重要因素。为改变这种状况,应增加市场交易的币种,可考虑增加外币与外币之间的交易即主要西方国家货币之间的交易,逐步开展远期外汇交易。再次,健全外汇交易方式。需要发展商业银行“做市商制度”,使商业银行从目前的交易中介变为“做市商”,活跃外汇市场,并使汇率真正反应市场参与者的预期,汇率的价格信号作用更强。

4.增加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

进一步健全和完善人民币汇率生成机制和运行机制.逐步放大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增强人民币汇率的弹性,使人民币汇率能真正全面地反映外汇市场上的供求关系,并有市场来纠正人民币汇率的高估或低估现象。

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意义重大,其内容不仅包括海内外呼吁的人民币升值,更令人关注的是汇率形成机制的变革,这一举措可谓是中国金融改革又一里程碑。虽然改革给中国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但是升值的幅度却在中国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是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深化经济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符合我国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有利于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对于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三、我国汇率制度改革的方向与途径(一)人民币汇率制度进一步改革的方向。目前,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有两种主张:一种主张认为现行人民币汇率制度短期内适合我国现实情况,应当坚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但管理浮动本身应在汇率形成机制等方向作相应的调整,从长期看则应向人民币汇率单独浮动的方向发展:另一种主张是实行单向目标区,即类似于盯住区间浮动,在确定中心汇率时,盯住包括美元、欧元、日元等与我国国际收支密切相关的一系列货币。从我国目前的情况看、实行目标区汇率的设想不具有可操作性,为实行目标区汇率制度,货币当局要设立一个均衡汇率以便同国内经济、国际收支的长期趋势相适应,并且围绕这一可调整的均衡汇率设立较宽的波幅,以克服固定汇率制的过分僵化和自由浮动制的过分波动,而这种汇率波动的区域设置却不好确定。我国正处于经济转轨和金融开放的进程中,来自经济内外的冲击可能频繁发生,明确地设置汇率的波动区间可能不利于汇率灵活性的发挥,因此,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方向是实行真正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增加汇率的弹性和灵活性。从长期看,应增加汇率的弹性,扩大汇率的浮动区间,逐步过渡到人民币的独立浮动。(二)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途径1、建立更加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提高汇率生成机制的市场化程度。人民币汇率形成的市场要素不足,其关键在于现行的强制结售汇制。我们应将国内企业的强制结售汇制逐渐过渡到意愿结汇制。对于

强制结售汇制改革,可以考虑扩大允许保留经营项目外汇收入企业的范围,企业通过对持有还是卖出经常项目外汇收入的选择间接参与人民币汇率形成;还可以考虑对现有允许保留外汇结算帐户的企业扩大可以保留外汇的限额;另外,结汇宽限时间可以延长,允许企业经常项目结汇后在一定期限内可以不结汇,这样企业可选择适当的价格结汇。2、逐步、适度地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浮动幅度,增加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大小的确定,应综合考虑一系列因素,包括:实际有效汇率;月度交易余额;季度国际收支余额的变化;国际储备的充足性与变化趋势;人民币利率水平等等。目前,支持一个“较窄”的波动区间的理由是:我国宏观经济承受汇率波动的能力还相当弱;现代企业制度改革刚刚起步,企业的外汇风险意识不够;中央银行的监管能力不足。支持一个“较宽”的波动区间的理由是:有利于独立地执行货币政策:一个较宽的波动区间可以使均衡汇率在发生变化后仍然维持在波动区间范围内:加入WTO后,国际收支状况可能出现较大波动。综合这两方面的理由,扩大汇率浮动区间应分步骤实施。从目前来看,要用足0.3%的浮动区间,允许汇率每天可以上下波动一两百个基本点,这将向市口场传递一个央行减少干预的信号,有利于市场正视汇率风险。待市场逐渐适应汇率波动后,再视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和外汇市场供求状况,逐步扩大浮动区间。3、在确定中心汇率时,应由当前盯住美元改为盯住一篮子货币。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程度的增加,我国贸易伙伴日趋多元化,单纯盯住美元可能无法保证实际有效汇率的合理性,而盯住一篮子货币可全面衡量我国的竞争力水平。1999年,我国最大的三个贸易伙伴美国、欧盟和日本与中国的贸易额分别是614.3亿美元、556.8亿美元、661.67亿美元。如果选择美元、欧元、日元作为篮子货币,权重可设为1:1:1,另外央行可根据对外贸易关系的变化对权重进行调整。4、培育健全的外汇市场。由于我国目前实行实质性的盯住汇率,汇率风险较小,一旦采用较灵活的管理浮动汇率制,汇率波动幅度将增大,加之我国加入WTO后涉外经济活动的增多,汇率风险问题会显得愈加突出。因此,增加外汇市场的交易币种,建立远期外汇市场和外汇期货市场显得十分重要。另外,还要注重我国外汇市场的电子化建设,实现从有形市场向无形市场的转变,提高交易效率,并和国际接轨

5、改进和完善中央银行的干预机制,减少中央银行干预外汇市场的频率。目前,中央银行入市干预的交易日数超过总交易日数的70%,对银行间市场敞口头寸基本全额收购或供应,可以说主导了市场汇率的形成。扩大汇率的波动区间后,中央银行应减少干预市场的频率,除非当市场汇率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形成趋势性的,较长时间内的低估或高估,并可能对经济运行产生不利影响时,中央银行才入市干预。

6、对资本项目下交易的放开要谨慎、有序,并协调好资本项目放开与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关系。资本帐户的开放应贯彻积极稳妥、收益大于成本的原则,在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之前,人民币汇率应继续实行有管理的浮动,在资本项目完全放开之后再采用独立浮动的汇率制度,同时,我们应当看到资本账户的逐步开放也增加了资本外逃的渠道,在汇率浮动范围扩大的情况下,它必然成为汇率不稳定的重要因素。因此,有必要对资本项目下的支付进行监管,并随着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可兑换的进程加以调整,建立以登记为核心的宽口径管理体系,确保我国汇率制度改革的顺利进行。

7、改善外汇管理的方法和手段,适应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下交易逐步放开的需要。目前,外汇管理局的日常管理方式主要有现场检查和客户呈报审批两种,都属于行政管理的范畴。随着对外汇交易管制的不断放松,管理方法也要适时调整逐步发挥市场监督的作用,由逐项审批转向重点监测管理。在行政管理弱化的同时,要加强和完善外汇管理方法,为外汇管理和外汇交易提供明确的制度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