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李宇明

李宇明

李宇明.语法研究录.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31-35.

原载《中州学刊》,1982(3):105-106.

所谓名词词头“有”新议

李宇明

在上古典籍中,“有”字常常加在国名、族名等专有名词之前。例如:

(1)我不可不监于有夏

..。(《尚书·召诰》)

..,亦不可不监于有殷

(2)王先服殷御事,比介于我有周

..御,节性,惟日其迈。(同上)

也可以加在普通名词的前面。例如:

(3)今而有众

..……。(《尚书·汤誓》)

对于“有”的这种用法,目前有三种看法:

一、王引之在《经传释词》中说:“有,语助也。一字不成词,则加“有”字以配之。”这种看法并不妥当,因为“有夏、有殷、有周、有众”等中的“夏、殷、周、众”都可以单用,并非“不成词”。例如:

(4)殷.革夏.命。(《尚书·召诰》)

(5)殷.始处周.,周.人乘黎……。(《尚书·西伯戡黎》)

(6)王命众.,悉至于庭。(《尚书·盘庚上》)

(7)恐沈于众.,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其犹可扑灭?(同上)

二、王力先生(1980,P219)认为,“有”是名词的一种形态——“词头”。但他(1980,P220)又说:“但是我们很难得出结论说一切名词都能具备这种形态。”找不出规律,就说明这种看法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三、最近,黄奇逸同志又著文(1981),说“有”是内动词,意义和“有无”的“有”相同。他做了许多考证,说古代国名、族名都来源于这部族区别于他部族的徽帜、标记、特征等,“有X”就等于说具有这种特征。可是,这种观点难以解释普通名词前为何可以加“有”字。

我们认为,把这种“有”字作为表定指的指示词来看,才是合适的。先看加在普通名词前的“有”字。

(8)其有众

..咸造,勿亵在王庭,盘庚乃登进厥民。(《尚书·盘庚中》)“众”是一个普通名词,泛指“民”。“有众”则特指盘庚要召见的那些不愿迁徙的人。

(9)盘庚迁于殷,民不适有居

..。(《尚书·盘庚上》)

“居”本是一个动词,这里活用为名词,指“居住的地方”。“有居”则特指盘庚带领殷人新迁到的“殷都”这个地方。

(10)有王

..虽小,元子哉!(《尚书·召诰》)

“王”是一个普通名词,泛指人间帝王。“有王”特指周成王。

(11)皇建其有极

..。(《尚书·洪范》)

“极”泛指至高无上的原则。“有极”则特指天子应该建立起来的至高无上的原则。

(12)弗克庸帝,大淫泆有辞

..。(《尚书·多士》)

“辞”,泛指言语。“有辞”在这里指夏人说的那些侮慢上帝的话。

李宇明所谓名词词头“有”新议

(13)越兹丽刑并制,罔差有辞

..。(《尚书·吕刑》)

“有辞”特指受刑人申述的理由。

(14)呜呼!猷告尔有方

..多土暨殷多土。(《尚书·多士》)

“方”,泛指方国,“有方”特指那些追随殷人发动叛乱的“徐戎”、“淮夷”等方国。

(15)摽有梅

..,其实七兮。(《诗经·摽有梅》)

《摽有梅》是写女子求偶,希望求婚的男子及时而来的诗。每章一、二句都以梅子坠落比喻青春的消逝。“梅”,泛指梅树。“有梅”则特指女子作比的果实纷纷落地梅树。

(16)豺虎不食,投畀有北

..。(《诗经·卷伯》)

“北”,泛指北方。“有北”则特指北极极冷之境。因此余冠英先生(1979,P232)把这两句译作“虎狼不肯咽,把他撵到北极圈。”

(17)孔甲扰于有帝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

“帝”在殷商的前期,专指上帝,是专有名词。自殷商后期以来,人间的最高统治者也称“帝”。“帝”成了一个普通名词。“有帝”特指上帝。

由以上数例不难看出,“有”字加在普通名词前面,是把泛指变作特指。

那末,专有名词本身就含有特指的意义,其前为何还加表特指的“有”字呢?

据黄奇逸同志(1981)考证,古代国名、族名,都来源于这些部族区别于其他部族的徽帜、标记、特征:

(18)诞后稷之穑……即有邵

..家室。(《诗经·生民》)

“邵”即“耜”,这种农具是周部族的特征或标记。

(19)蠢兹有苗

..。(《尚书·大禹谟》)

“苗”即“毛”,是断发文身的三苗部族的特征。

(20)有殷

..。(《尚书·召诰》)

“殷”即“衣”,殷人最先懂得制衣遮体。

(21)有仍

..。(《左传·哀公元年》)

“仍”即“乃”,盖其部落以女性为首,或是其部落仍滞留于母系氏族社会。因为“乃”,在甲骨文中写作“3”,像妇女双乳之形。

由这些考证可知,“邵、苗、殷、仍”等,原来都是一些普通名词,在它们前面加上“有”字,就使它们变作专有名词,来特指这些徽帜、标记、特征的部族。一旦这些专有名词概念在人们心目中固定下来之后,“有”字也就失去了表特指的意义。因此,到了后代,很多古国名、族名前的“有”字就被逐渐去掉了,例(4)和例(5)就是这样。因此,我们说,专有名词前的“有”字,与加在普通名词前的“有”字,作用是相同的。

为什么有的名词前面加“有”,有的不加呢?名词有用于泛指的,有用于特指的。用于泛指的,其前当然不能加了。这并不是说,凡用于特指的名词前都必须加“有”字,因为表特指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

“有”字为什么可以表特指?现在还弄不大清楚,但也有一点线索。请看甲骨文中的几个例证:

(22)伐印方,帝受我又。(罗振玉《殷书契》乙编)

(23)我伐马方,帝受我又。(同上)

“帝受我又”是说上帝授给我们福佑,即上帝保佑我们的意思。有时,这种意思可以用下面方式来表达:

(24)伐印方,受ㄓ又。(郭沫若《殷契粹编》)

(25)贞,弗其受ㄓ又。(容庚、瞿润缗《殷契卜辞》)

李宇明.语法研究录.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31-35.

原载《中州学刊》,1982(3):105-106.

“受ㄓ又”,也就是受到上帝保佑。“ㄓ”即“有”,“ㄓ又”即“有佑”。殷人崇尚上帝和祖先,认为他们可以保佑人类,“福佑”可能来自上帝,也可能来自祖先。“ㄓ又”就专指来自上帝的福佑。可见,“ㄓ”的作用也是把普通名词变为特指名词。

甲骨文时代,已经出现了“之”这个指示代词,写作“ㄓ”,和“ㄓ”形体十分相近;在上古,“有”“之”同属“之”部,声音相近;“有”“之”同表“指示”,意义相通;“有”“之”都可以用到名词的前面,语法功能有相似之处。因此,“ㄓ又”的“ㄓ”可能就是“ㄓ”字的讹化。

并且,甲骨文中,专有名词前面,也有出现指示代词的现象。例如:

(26)今岁秋不至兹.商。(转引自郑州大学中文系油印本《汉语语法史纲要》上册第8页)

“兹”上古也是“之”部,和“有”“之”同韵部,声音相近,意义和作用相似。因此,“兹商”可以作“有商”的有力旁证,说明“有”是一个表特指的指示词。可惜我们对甲骨文研究得还很不够,不能拿出更多的证据来。

但是,不管我们刚才的猜测正确与否,都不影响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所谓的名词词头“有”字,实际上是一个表特指的指示词,它的语法作用是加在名词前面,将泛指变为特指。

参考文献

黄奇逸 1981 古国、族名前的“有”字新解,《中国语文》1月号。

王力 1980 《汉语史稿》中册,中华书局。

余冠英注释 1979 《诗经选》,人民文学出版社。

TOP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