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怀念三恩上师申利格西

怀念三恩上师申利格西

怀念三恩上师申利格西

申利格西鲁茸太堆于1910年(藏历第15“饶迥”铁狗年)出生在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拖顶乡洛沙村申利村民小组,15岁进入藏区十三大寺院之一噶丹·东竹林寺削发为僧,18岁进拉萨哲蚌寺求学深造,27岁获得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学位),被哲蚌寺任命为“归松堪布”(三寺掌教),掌管红坡寺、德钦林寺、东竹林寺教务,一年中驻锡红坡寺6个月,德钦寺3个月,东竹林寺3个月。1991年圆寂于德钦县拖顶乡洛沙村申利小组,享年81岁。

申利格西于1938年回到德钦,掌管德钦格鲁派三大寺院教务,一直潜心修佛,钻研佛法,严肃寺院清规戒律,受到广大僧众爱戴和尊敬。解放后,由于申利格西佛教造诣深厚、学识渊博、思想开明,爱国爱教,积极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发挥在宗教界的领袖作用,大力倡导出家守法戒,修行利国民,深入僧俗群众中讲经说法,为边疆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做出卓越贡献,不仅是佛教僧俗群众爱戴和敬仰的三恩上师,更是一位爱国爱教的模范僧人,曾担任两届迪庆藏族自治州政协委员。1991年申利格西圆寂后,地方党委、政府鉴于格西在地方民族团结、宗教有序、社会和谐等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宗教政策,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宗教习俗,批准在格西出生地拖顶乡申利小组进行法体火化,并出资修建格西灵塔。灵塔建立后,广大僧众为

纪念上师,每逢初五、初十、初十五到灵塔朝拜,灵塔成为了当地僧众弘扬格西潜心向佛、爱国爱教的福地。残阳渐逝,血红冲天。

半是夕阳余光,半是狰狞血雨。

是的,血,到处都是冷腥的鲜血。

整个皇宫之内,血流成河,白玉理石全被洗涮成黑红之色,到处是断壁残肢,尸横一片,到处是厮杀后的痕迹。

“为什么?”

百里冰左手紧捂着胸口,瞪大着眼睛看着对面十米敌对方处,挥手点兵之人。

那是她的未婚夫,她倾尽一生所爱之人。

亦是绝杀她百里一族,将她迫入绝境之人。

她不懂,为何倾尽所有的爱,换来的是百里一族的灭顶之灾。

台下之人仍是一身儒雅白衣,清俊的脸上,就连平日里对她宠溺的笑容都没有变过。

冷逸辰就这样含笑相对,却不肯多说只字片语。

权利?利益?

她虽是寒月帝国唯一的继承人,可是她早已与身为寒月帝国帝皇的外公达成协议,她与冷逸辰成婚后,冷逸辰为帝,她为后,她会做好他的贤内助,她从来不是他成功之路上的绊脚石,他为何要如此对她?

冷逸辰仍是气定神闲的坐在不远处,手中的白羽扇仍旧轻摇着,完全不惧百里冰眼中的怒意,只是仿佛没有听到她的问话般,仍一派温和之笑,却坚定的吐出一个字,“杀!”

百里冰怒上心头。

手中剑气如虹,眼看便要破势而出,却听到远处传来震天动地,撕心裂肺的愤然吼声,“冷逸辰,我百里一族与你不死不休!”

“噗!”

百里冰同一时刻,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心脏之处传来剧痛。

她突的单腿倒下。

是皇帝外公的声音。百里冰痛苦的闭上眼睛。

果然,冷逸辰在派人围杀她的同时,也对她的皇帝外公与其他族人动手了,看来百里一族今日恐怕难逃灭族之祸了。

她看着惜日对她呵护倍至的爱人,指甲恨得深入掌心,却感觉不到半丝痛意。

血阳残光,打在百里冰的脸上,映红了她的眼,也血洗了她的心。

“冷逸辰,你借我生辰之名,将我百里一族全部聚此,竟是为了灭我全族。

你可知欺我百里者,杀无赦。”明明落在下风,却仍是气度非凡,那轩昂之姿,百分不输男儿。

百里冰冷面肃目,冷冷怒视着冷逸辰。

天色瞬间黯然,黑云密布,邪风四起,所有天地剑气从四面八方汇集于百里冰身上,她的剑力更胜之前。

冷逸辰前密密麻麻的高手执剑相护,可他仍然感觉到了百里冰身上所散发的凛冽剑气。

他笑容未变,眼神却一沉。

第一高手就是第一高手,她的内功,竟让他觉得有毁天灭地之势,难怪她会成为寒月帝国的传奇。

可惜,可惜了……

“大家小心,小心她的剑气,小心……”

百里冰冷笑,全身之气一瞬之间向四面八方激烈旋转,呼啸而众人而去,可是,她的眼睛却紧紧盯着台下那稳坐之人。

她用尽生命去爱的人竟要将她至于死地,竟灭杀她全族,既然如此,哪怕魂飞魄散,她也要拉他一起下地狱。

她百里冰从来就不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的人。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一直是她做人的原则,死有什么大不了,她又不是没死过,重要的是要拉着仇人一起死。

十年前身为特警的她在金三角的大毒枭身旁做卧底,后身份暴露,大毒枭欲将她除掉,她便拉着他一起与手榴弹同归于尽了,之后她便穿越到此,这十年,她已经是赚的了。

只是,她眼中闪过寒光,从前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

无形内心越聚越大,四周兵将已有被卷入其中者,武功低的,甚至直接被撕成碎片。

“她拼命了,第一高手要拼命了……”

“保护冷王殿下,保护冷王殿下……”

“不要让她出剑,否则我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快,大家一起围攻,杀了她……”

“杀啊……”

又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百里冰只觉浑身刺痛,生命的气息越来越弱。

毒,是毒。

今早冷逸辰为她亲倒的茶,原来是杯断魂茶。

百里冰一声长啸,听得人悲然魂绝,她瞎了眼,当真是瞎了这双眼,才会爱上这个男人。

随后人剑合一,内力爆向四方,所过之出,血色飞舞,散染一片。

人剑所过之处,全部被夷平,所有生命,全部被秒杀。

血如泉水喷色四方,侥幸活下来的人全部惊呆在当场。

屠杀,这是赤/裸裸的屠杀,以一人之力屠杀二十万大军,这是怎样变态的实力,就连冷逸辰都变得不淡定了。

她永远都能带给他惊喜,只是今天这惊喜,来得太不是时候。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等待被屠杀的时候,百里冰只觉从心口处传来剧痛,随后暴体而亡。

她知道,毒已入心,无力回天,终含恨而终。

“死了?”

过了许久,才有人从她的突然暴体中回过神来。

“哈哈……死了,终于死了……”

“什么寒月第一高手,不过如此……”

“对啊,不过如此……”

冷逸辰冷眼看着这一切,只有他知道,百里冰今日因中了他的散功乱脉之毒,只发挥出了平日里的十分之一的功力,否则以她的实力,只怕……

此刻,冷逸辰的眼神格外的复杂。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冷逸辰,这是为什么?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轮回中,这执念,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