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白头吟望苦低垂——浅析许渊冲译《登高》之美

白头吟望苦低垂——浅析许渊冲译《登高》之美

白头吟望苦低垂Ξ

———浅析许渊冲译《登高》之美

章国军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应用外国语学院, 广东深圳 518055)

摘 要:杜甫诗《登高》对仗工整、意境深远,在英语中很难予以再现,但许渊冲成功地将该诗翻译为一首比较理想的英语诗。本文从宏观、微观和句式安排三个角度对许渊冲的英译杜甫《登高》进行分析,指出其形美、音美、意美及意境美之所在。

关键词:《登高》;形美;音美;意美;意境美

中图分类号:H3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4681(2005)06-0095-02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老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唐代宗大历二年(公元767年)秋,寓居夔州的杜甫登高远眺,四顾秋意肆虐,满目萧然,触景生情,不禁挥毫洒墨,为后世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七律名篇———《登高》。这首律诗前两联写景,后两联抒情,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交融。首联骤急畅达,前句以“风、天、猿”三个意象描写“高”处之景,后句以“渚、沙、鸟”三个意象描写“低”处之景,如一幅画卷,尽收眼底;颔联雄浑奔放,前句以意象“落木”描写“近”处之景,后句以意象“长江”描写“远”处之景,前后均用叠字(萧萧、滚滚),似阳关三叠,烘托气氛;劲联沉郁顿挫,由空间(万里)转向时间(百年),表达诗人抑郁的心情;尾联缠绵悲凉,由“霜鬃”而及“浊酒”,意极沉痛,如空谷足音,萦耳不绝。一般来说,律诗只是中间两联对仗,首尾两联不对,而此诗联联对仗,“堪称古今独步”(孙光萱,2000:421)。明代胡应麟在《诗薮》中评价此诗“一章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劲难名,沉深难没,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认为该诗在“体裁”、“结撰”上高于崔颢的《黄鹤楼》及沈亻全期的《独不见》,所以“自当为古今七律第一”。

杜甫一向“语不惊人誓不休”(《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他的诗在语言上看似信手拈来,实则千锤百炼,苦心经营而又不露丝毫痕迹,在思想上博大而精深,以“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为思想主线,在风格上“以文为诗”,对后世影响极大,因而被誉为“诗史”。要将其诗意在英语中准确地表达出来且不丧失其审美内涵,其中之艰难可想而知,而这首《登高》更是因其对仗工整、意境深远而让人望而却步,其翻译之难绝不亚于“戴着脚镣跳舞”。但“戴着脚镣”并不意味着不能“跳舞”,中国译界就有这样一位“舞蹈家”,他不但能“戴着脚镣跳舞”,而且“灵活自如”,“观者”无不为之侧目。翩翩舞者知是谁?译坛大家许渊冲也。

作为中诗外译之集大成者,许渊冲一向坚持译诗应该讲求格律,认为译诗时应该以“三美”(意美、音美、形美)原则为指导方针,以“三化”(等化、浅化、深化)原则为翻译方法,以“三之”(知之、好之、乐之)原则为翻译目的,倡导发挥译语优势,和原文竞赛,因此他是翻译此诗的最佳人选。让我们看看他对杜甫《登高》的译文:

On the Height

The wind s o swift,the sky s o wide,apes wail and cry,

Water s o clear and beach s o white,birds wheel and fly.

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

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

A thousand miles from home,I’m grieved at autumn’s plight,

Ill now and then for years,alone I’m on this height.

Living in times s o hard,at frosted hair I pine.

Cast down by poverty,I have to give up wine.

从整体上看,原诗每行七言,许译除第三、第四两行外,每行十二音节,较好地传达了原诗的形美。原诗通篇对仗,由于语言的原因,英诗中基本上不可能实现对仗,但许译用押尾韵(韵脚为aabbccdd)的方法予以弥补,同时这样做还增加了译诗的音美。许译中头韵、尾韵、行内停顿交替使用,极富审美效果:头韵s o swift,sky s o,shower by shower,hour after hour的运用既能产生一种节奏美,又有视觉和听觉上的美感;尾韵每二句押同一韵,悦耳动听;行内停顿swift,wide, white,home,years,hard,poverty的运用使整个译诗在节奏上符合英诗格律的特点。黑格尔曾说过:“诗则绝对要有音节或韵,因为音节或韵是诗的原始的唯一的愉悦感官的芬芳气息,甚至比所谓富于意象的词藻还重要。”(见黑格尔《美学》第3卷下册,第68页)这说明了音节或韵对于诗歌的重要性,而许译正是通过对音节和韵的合理处理较为理想地实现了音美,重要的是,并没有因音害义。

从局部上看,许译充分发挥英语的优势,尽显“得意忘形”之能事,神来之笔俯拾皆是:原诗中“萧萧”摹声,许译中shower by shower摹状,不仅英汉语的发音极为相似,而且和

第19卷 第6期2005年11月

长 沙 大 学 学 报

JOURNA L OF CH ANG SH A UNI VERSITY

V ol.19 N o.6

N ov.2005

Ξ收稿日期:2005-06-30

作者简介:章国军(1972-),男,河南信阳人,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应用外国语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实践、应用语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