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妈妈家的豆皮

妈妈家的豆皮

冬月里,天气连续晴好。松毛落在地上厚厚蓬蓬一层,踩上去窸窣轻响,松香隐隐。

妈妈跟邻家约好日子。收松毛,磨米浆,炒杂馅,割一扇碧青的棕榈叶,一应工具都洗好晾干就可以做豆皮了。菜刀霍霍雪亮;米面豆混合着磨出来的米浆细白静亮;棕榈叶油刷是刚刚扎好的新物,有一种植物汁液的清香;摊豆皮的木刮子细腻光润,是多年的物什,每年只出场这一回……

做豆皮往往是女人事。两三邻居搭伙,轮流烧火、摊豆皮、切豆皮。妈妈和邻家婶婶一边聊着乡野闲话,一边双手不停。刷油、舀米浆,轮圆刮匀,双手一扯一提,一张豆皮就出锅了。一飞,豆皮就稳稳落在案板上。一张一张圆大的豆皮,荷叶一般,静静散伏着,待稍凉了,切成一指宽条,端出去晾晒干。妈妈摊出来的豆皮,厚薄正好,柔韧劲道,下水耐煮,汤色清澈。

我们小孩最期待的是包豆皮。一开始锅没烧起来,火不够匀,不适合做包豆皮。我们眼巴巴望着,数着,案板上歇了十来张豆皮后,就可以做包豆皮了。妈妈舀几大勺事先炒好的馅放到豆皮里,四面折叠包好,小火两面炕得金黄焦香。我喜欢青蒜豆干瘦肉炒就的咸馅。弟弟要吃红糖馅,咬一口糖汁几乎要淌出来。邻家婶婶吃菠菜煎蛋馅,青翠菠菜切细,蛋色金黄,喷香。还有腊肉糯米馅,糯米用腊肉炒得鲜香软糯,再撒一点青蒜叶子解腻。包豆皮馅料十足,缺憾是太丰盛饱满了,根本吃不下第二个。大家胡乱分着吃,于是每一种味道都尝到了。

吃完包豆皮,大人继续烧火、摊豆皮、切豆皮。小孩开始给其他邻家送热豆皮。用白底红牡丹的搪瓷盘子端三五张凉好的热豆皮过去,意为请大家尝个鲜。这家就留下豆皮,在搪瓷盘子里装上自家炒制的瓜子花生米花糖之类递给我们。送完一圈热豆皮回来,我们口袋里攒满了各家的干货零食。

这一天的晚饭是炒豆皮。妈妈炒豆皮也是一绝。将豆皮切成菱形,加油盐一炒,出锅前撒一把青蒜叶,香得不得了。

包豆皮和炒豆皮都是鲜豆皮,就只能吃三两回,也仅仅是拉开了吃豆皮的序幕。我们日常吃的是汤豆皮。

天蒙蒙的早上,寒风呼啸,赶着去上学。连汤带菜,呼啦呼啦喝一碗,从头到脚变得热气腾腾,才敢一转身一跺脚出了门。

年间节下,走亲访友,麻将打到兴起,夜深了尚不散桌。主妇烧好一锅汤豆皮,打上鸡蛋,招呼宵夜垫垫肚子。白的豆皮,黄的鸡蛋,绿的蒜叶,红的腌辣椒,客人看见顿生几分小饿。一小碗吃下去将将好,熨熨帖帖,顺势散了牌席都去睡了。

来不及烧饭的农忙时节,挖一勺雪白的猪油,熔化了,水倒下去滋滋啦啦响,放一碗豆皮,扯一把青菜,就是一顿饭。

袁枚在《随园食单》里说,炒素菜,用荤油是也。煮豆皮也非用猪油不可。过年从家里带豆皮,妈妈会配一瓶熬好的猪油给我。我拿来炒青菜,三下两下用完,煮豆皮只好用素的菜籽油。家乡的菜籽油自有清香,但用来煮豆皮,如同强拉两人恋爱,总不能水乳相融。想起冰箱里还有腊灌肠,拿一条出来切几片丢进豆皮同煮,才又重现了记忆中的滋味。

汤豆皮常有,包豆皮难得,只有摊豆皮那几天才能吃上。后来外出求学,等放寒假回家,就只有汤豆皮了。最后一次吃包豆皮,是有一年大学寒假,妈妈早早打电话说,放假回来吃包豆皮。我不知道她怎么说动了邻居,直等到腊月里才做豆皮。那一次,我尝了五六种口味,糖的咸的,糯米的鸡蛋的……直撑得肚圆如鼓,才心满意足。

注:老家的豆皮是松滋荞麦豆皮,不同于武汉的三鲜豆皮,近似于武汉另一种名小吃豆丝。

本栏责任编辑张家瑜

接招

大作者

妈妈家的豆皮

刘爱强

妈妈家的豆皮

妈妈家的豆皮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