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计量经济学

计量经济学

我国城镇居民储蓄存款模型的分析

李雪凯社保092班092504

摘要:本文利用我国1978年以来的统计数字建立了可以通过各种检验的城镇居民储蓄率的模型。通过对该模型的经济含义分析可以得出可支配收入率对储蓄率的影响不大,还有利率对储蓄率的影响很小,值得注意的是,模型中的基尼系数对城镇居民的储蓄影响是相当大的。

1 、我国城镇居民储蓄模型各个解释变量及被解释变量的分析

一个社会的储蓄总量受很多因数的影响,根据经典西方宏观经济学理论,储蓄水平主要受收入因数、利息率、物价水平、收入分配等因数的影响。

1.1 收入因数

收入是决定储蓄的重要因数,收入的变化会直接决定着储蓄的变化。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储蓄与可支配收入之间存在着正方向的变化关系,即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加,储蓄量增加;个人可支配收入减少,储蓄量减少。

可支配收入是指居民户在支付个人所得税之后,余下的全部实际现金收入。

在本文中,我们选用当年的收入增长率来考察收入因数对储蓄率的影响。具体数据来源见下表:

计量经济学

计量经济学

数据来源:各年份的《中国统计年鉴》

1.2 利息率

传统经济学认为,在收入即定的条件下,较高的利息率会使储蓄增加。

在本文中,我们选用的利息率是根据当年变动月份加权平均后的一年期储蓄存款加权利率。

1.3物价水平

物价水平会导致居民户的消费倾向的改变,从而也就会改变居民户的储蓄倾向。本文用通货膨胀率来考察物价水平对储蓄率的影响。

1.4收入分配

凯恩斯认为,收入分配的均等化程度越高,社会的平均消费倾向就会越高,社会的储蓄倾向就会越低。在国际上,衡量收入分配平均状况最常用的指数是基尼系数,本文选用的是中国1979年到2002年的各年的城镇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

1.5储蓄水平

在本文中,我们用城镇居民的储蓄率作为被解释变量。计算方法是:储蓄率=当年城镇居民储蓄增量/当年城镇居民总可支配收入。具体数据来源见下表:

计量经济学

计量经济学

数据来源:各年份的《中国统计年鉴》

2、模型的形式和参数估计以及检验

2.1 模型的建立

Y=b0+b1X1+b2X2+b3X3+b4X4+u

其中,b0度量了截距项,它表示在没有收入的时候人们也要花钱消费,储蓄率为负。

b1度量了当城镇个人可支配收入率变动1%时,储蓄增长率的变动。

b2度量了当利率变动一个单位,其实也就是1%时,储蓄的增量的变动。

b3度量了当通货膨胀率变动一个单位,储蓄增量的变动。

b4度量了基尼系数对储蓄率的影响。这也是本文的重点变量。

u是随机误差项。

我们的模型数据样本为从1979—2002年。

计量经济学

计量经济学

数据来源:各年份的《中国统计年鉴》

利用excel回归结果如下

Y=-0.27816+0.252695X1+0.032011X2+-0.47192X3 +1.329191X4

1.57875 6.762979 -1.99019 9.701438

R2=0.902429

其中,X3的t检验值不显著,错误率较高,拒绝原假设。因此剔除X3。对剩余变量再次进行回归,回归结果如下:

Y=-0.27816+ 0.056084X1+ 0.025415X2 + 1.358007X4

0.415633 7.01902 9.302735

R2= 0.882089

其中,X1的t检验值不显著,错误率较高,拒绝原假设。因此剔除X1。对剩余变量再次进行回归,回归结果如下

Y=-0.27816+ 0.026125X2+ 1.360589X4

8.348957 9.518231

R2= 0.88107

X2和X4的t检验值显著,接受原假设。R2= 0.88107,拟合优度好,符合经济意义。因此,城镇居民储蓄率与一年期储蓄利率、通货膨胀率符合设定的多元线性回归模型。

2.2 模型的检验

2.21.经济意义的检验

该模型可以通过初步的经济意义的检验,系数的符号符合经济理论。

2.22统计检验

R2值为0.88107,模型的拟合情况较好。

3. 实证研究结论

从上述模型中我们可以看出:

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长率变化对居民的储蓄率变化的影响还是比较明显的,储蓄率对收入增长率的弹性为0.415633, 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居民的收入变化1%,储蓄率同方向变化0.415633。

利率对储蓄率的影响非常大,弹性达到了8.348957。这里可以看出,收入分配的均等程度对储蓄的影响非常明显。

基尼系数对储蓄率的影响非常大,弹性达到了9.518231。这里可以看出,收入分配的均等程度对储蓄的影响非常明显。这是由于收入高的群体的储蓄倾向要明显的高于收入低的群体。

3.1 对宏观经济的政策建议

基于基尼系数对储蓄率的很大的影响,因此,国家应该重视对分配领域的调节,加大对低收入的者的转移支付,切合中国实际的对税收领域进行改革,缩小社会的贫富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