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民族民间音乐论文

民族民间音乐论文

安顺学院艺术学院《民族民间音乐》

考查论文

班级:艺术学院2011级音本班

姓名:赵腾飞

学号: ************

民族民间音乐与苗族长篇英雄史诗《亚鲁王》

内容摘要:

民族音乐作为民间普通百姓普遍所欢迎的一部分,在民间有着广泛的普及和流行性。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文化,因此也就造成了各式各样的文化传统和音乐类别。而亚鲁王则作为一个典型的代表。《亚鲁王》是有史以来第一部苗族长篇英雄史诗,一般在苗族送灵仪式上唱诵,仅靠口头流传,没有文字记录。传唱的是西部苗人创世与迁徙征战的历史,其主角苗人首领亚鲁王是被苗族世代颂扬的民族英雄。关键字:

民族、民间、麻山、亚鲁王

正文:

民族民间音乐因为大多为一些民风比较淳朴的地方所保留,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人们的思想越来越开放,民族民间音乐与现代流行音乐的差异越来越明显。在农村是接触到流行音乐是相对较少的,接触最多的是民族民间音乐。比如有些红白事时,我们就可以看到极具民族色彩的音乐以及表演。人们就吹着唢呐在两个桌子旁唱对台戏,人们围着他们喝彩,看他们进行激烈的比赛。吹的好的将会收到人们的喝彩和掌声,并且人们也更乐意在将来再请他们时选择获得掌声较多者。

民族民间音乐一般给人们带来一种安静的和祥和的感觉,给人们一种慢节奏的使人们安静下来的感觉。而如今流行音乐给人的是一种快感,有一种让你随着节奏而摆动的感觉,似乎是更加的想让全民参与的一种形象,人们不再只是在享受其中,而是参与其中。我们不能说某种音乐是好的,另一种音乐是坏的。不同的受众和人们不同时代的思想造就了人们的不同的价值观和欣赏趋向。

2013年12月4日,在学院老师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七人的志愿者队伍去到了安顺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水塘镇坝寨村“东拜王城”,参加了在中国西部方言区苗族民间举办的“祖先亚鲁王与我们同在”全民族祭典活动,我们观看这百年难遇祭典活动的同时参与了现场引

导与秩序维护的服务工作。

亚鲁王是这支苗族的第十八代王,是一个具有神性的苗人首领。是现今苗族以他民族等多民族的共同祖先,相传在远古时期,他从小以商人身份被派到其他部落去接受一个苗王所应当具备的各种技艺、文化,逐渐成长为一个精通巫术及其所蕴含的天文地理、冶炼等知识的奇人。在生活上,他享有普通苗人不可能享有的王族待遇,他有7个妻子和几十个儿子。而其中的14个儿子都继承了他的骁勇并与他一样毕生征战。

亚鲁王由于兄弟部落联盟之间的连年征战,不愿意看到兄弟部落联盟之间的互相残杀,决定率领族群过江迁徙南下,定都南方。

像亚鲁王这样具有王族血统、气质与能耐的英雄,在与部族、异族的血战中,以超人的勇敢和智慧,创造了许多神话般的胜利,但亚鲁王也没能摆脱他的先辈“开创——战争——失败——迁徙”的悲壮命运。亚鲁王令他的十二个儿子征拓南方的十二个蛮荒之地。他们初到贵州时,曾经聚居在自然条件相对较好的安顺等地,但战败后只有率领属下迁往贵州麻山这样耕地极为稀少、水源缺乏的石山区,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卓绝的过程。

麻山地区有25个乡镇,18万人口,而会唱《亚鲁王》的歌师,每个村寨大约都有四五人,据当地估算,歌师总数约达3000人。对《亚鲁王》的唱诵是极其庄重的。唱诵之前,死者家族、一个村落,甚至一个地域内的歌师都会前来举行仪式。歌师要着传统的长衫,头戴饰有红色“狮子毛”的“冬帽”。一位歌师的唱诵,就是在接受众歌师检审,唱诵内容如有重大失误,此歌师的资格会当场被取消。这种神圣严格的唱诵古规,使得《亚鲁王》的传承历经数代而主干完整,同时也让《亚鲁王》的传承大受限制。《亚鲁王》的唱诵,过去能持续几天几夜,但随着现代丧葬仪式的简化,如今大多只唱一夜了。

在唱诵《亚鲁王》的葬礼上,为祖先亚鲁王、族宗欧地聂王子与迪地伦王子举行葬礼的同时,还要砍一匹战马葬送祖先亚鲁王,我们

观看了一场有令人惊心动魄的“砍马”仪式,这是在其他地方不易见到的。据说“砍马仪式”所用的马和一般马不同,是精心挑选的战马。砍马师在进行古雅庄重的仪式后,要将战马作为牺牲,一刀一刀地砍死,不能一蹴而就,过程长达一个小时。祖灵的铜鼓,一直轰鸣着悲怆的鼓音,直到马体被砍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轰然倒地。神圣的铜鼓音伴随战马升天。据说,砍马是让后辈铭记亚鲁王当年一次次的战役都历经死亡的考验,就像这匹英雄而苦难的战马一样。那一残酷血腥的场面,足以让人刻骨铭心。

《亚鲁王》的流传基本不借助文字而是靠口口相传,而且大多是在送灵仪式上唱诵,并与仪式的步骤紧密结合,唱诵贯穿仪式活动的始终。

如今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了解民族民间的音乐渐渐的越来越少了,所以作为一名当代大学生,一名音乐学专业学习民族民间音乐的当代大学生,我们应该加强对民族民间音乐的学习与保护,麻山《亚鲁王》工作站有着这样一句话:“守望麻山——做一名坚强的基层文化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