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心驰神往

心驰神往

贺喜镇(Hershey Town)

这里原来是一片牧场,远离都市,空旷荒凉,少有人烟。小镇原名德里镇(Derry Town)。

1857年,弥尔顿·贺喜(Milton Hershey)出生在这个小镇里。1903年,46岁的米尔顿·贺喜在小镇里创建巧克力工厂,后来企业逐步壮大,“贺喜”品牌名扬天下,偏僻的德里小镇慢慢发展成为了一个贺喜巧克力王国。整个镇的居民和生活几乎都从贺喜工厂演绎而成。德里镇,遂改名为贺喜镇(Hershey Town) (贺喜Hershey,亦译为“好时”,是好时巧克力的中文注册商标)

贺喜镇的一切皆源于巧克力,现在已经成为了美国最时尚的家庭度假胜地。来到贺喜镇,能够感受到许多独特的风情。贺喜镇是一个典型的模范城市,整个贺喜城以贺喜先生那座巨大的住所为控制中心,其是依据美国华盛顿总统的宅邸所建造的。其中有牛奶巧克力与可可工厂、为孤儿设立的工业学校、贺喜公寓、贺喜图书馆、贺喜医院、贺喜戏剧院、贺喜百货公司、贺喜银行、男子俱乐部、女子俱乐部、5所教堂、2所学校,还有包括花园、动物园,以及有云霄飞车的贺喜公园,另外还有贺喜饭店和一个曾由名将侯根(Ben Hogan)担任指导的高尔夫球场。

贺喜先生以他的智慧和长远眼光设计了这里的一切。

心驰神往

撒满巧克力的欢乐之城

如果贺喜镇果真是“世界上最甜蜜的地方”,那甜蜜中的甜蜜就是“巧克力世界”博物馆了。这里有展示巧克力制作全过程的演示作坊,有以巧克力产品为主题的精彩3D电影。而最吸引游客的还是博物馆里的巧克力购物中心。瓶装的、罐装的、袋装的,KISSES、REESE’S、ALMOND JOY、贺喜巧克力排块,数十种品种,上百种包装的巧克力充盈货架,还有各种各样印有贺喜标志的T恤、帽子、玩具、纪念品,置身其间,仿如游走在巧克力的海洋。

其实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应该是贺喜乐园。贺喜乐园虽座落于一个乡间小镇,但游乐设施之丰富和现代化,堪和一些大城市的游

乐园相媲美。这里多达9座的各式过山车,足以让每个游客玩到头晕目眩,精疲力竭。即便在这个和食品不太沾边的地方,贺喜的影子也是随处可见。高耸的过山车上高挂着贺喜巧克力排条的卡通形象,各家礼品店里,卖的商品照例还是琳琅满目的贺喜巧克力和衍生纪念品。

心驰神往

企业城镇和谐共生之地

在贺喜,无论你看到的,还是看不到的,贺喜已经无处不在地融进这个小镇的每一方面。据介绍,贺喜镇总人口仅2万多人,但在贺

喜公司所属企业、机构上班的人达到5500人。如果算上这些员工的家属,还有贺喜学校的志愿者等等,贺喜镇上超过四分之三的人口与贺喜巧克力息息相关。

在20世纪上半叶,贺喜镇就是贺喜公司,镇上的居民几乎全是贺喜公司的员工。贺喜公司铺筑了道路,修建了医院,建筑了体育馆、剧场、游乐场、巧克力温泉等几乎镇上的一切公共设施。并带头把贺喜镇建成美国小城镇绿化建设中的模范。以这样一个小镇的规模,其公共设施之现代、豪华,连美国许多中小型城市都自叹弗如。贺喜乐园当初是贺喜先生为了让员工在小镇感受和大城市同样的乐趣而建造的。贺喜公司建造的剧场馆,每年举办许多大型演出活动。雪儿、U2、滚石乐队等等美国大牌名星或著名乐队都来这里演出,可见其在美国演艺界的影响力。

如今贺喜镇的管理者不再是贺喜公司的老板,而是一个由居民选出的5人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充分认识到贺喜公司对于这个镇的意义,在各个层面与贺喜公司紧密合作,经常与公司联手举办一些大型活动。每年圣诞节,贺喜公司都会把全镇的马路用漂亮的灯饰装扮得绚丽无比,在一些重要的节庆日,贺喜公司会承办精彩的烟花表演。贺喜公司为镇上的所有人创造了一切生活、娱乐之需,人们也非常享受和贺喜在一起的生活。

心驰神往

一群孩子是公司的“拥有者”

在贺喜镇,有一个数据足以让所有人惊讶。贺喜镇上的贺喜学校竟然在全美最富学校排名中名列第五,仅排在耶鲁、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之后,拥有资产超过90亿美元!这对一个区区1500人的中学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而这个学校之所以如此富有,完全是贺喜创始人米尔顿·贺喜先生的一手安排的。

贺喜夫妇生前未有子嗣,富有爱心的凯瑟琳·贺喜夫人决定把她的母爱献给那些失去家庭的孤儿。1909年,贺喜夫妇创办了如今贺

喜学校的前身——贺喜工业学校,专门培养教育来自全美各地的孤儿。贺喜学校为他们提供一切教育和食宿费用。目前贺喜学校已经发展到1400人的规模,是美国最大的私立学校。贺喜学校的学生宿舍是漂亮的别墅,每个学生之家住有8-12名学生,由贺喜公司的员工或者社区志愿者充当他们的临时父母。学校为每个学生提供的学费总共达7万美元之多。

学校占地400公顷,教室、图书馆、实验室、健身房……一栋栋漂亮新颖的建筑错落有致地建在树林草地之中。学校的教室、电脑房、实验室等设施都非常是一流的。标准足球场大小的运动场铺有高级的塑胶跑道,地面铺有松软的塑料草皮,保证学生在运动时不会受伤。

米尔顿·贺喜先生在世时亲自指导了贺喜学校的设计,为了让孩子们在来去各栋建筑之间时不受雨雪或高温严寒之苦,特意造了一条“星空长廊”把各栋建筑连接起来。贺喜学校的宗旨,不仅仅是给孤儿们一流的教育,更是要教会他们如何做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这或许比知识更重要。

贺喜先生在他的遗嘱中明确把他的所有遗产设立贺喜基金,学校是这个基金的拥有者,并且持有贺喜公司最大的股权,目前拥有贺喜公司70%的投票权。贺喜公司的高层开玩笑说,这个世界第六大的食品企业掌握在一群孩子们的手中。

除了创办慈善教育,贺喜公司还出资承办了一年一度的北美青少年运动会。来自美国各州和加拿大的数百名少年运动员在这里一争高下。贺喜镇上的居民自发来到位于贺喜学校的体育场看台上给小运动员们加油鼓劲,气氛十分热烈。贺喜镇自称“世界上最甜蜜的地方”,而对于这里的孩子们来说,可能会有另一番不同的体会。

太阳谷(Sun Valley)

----一家小型投行如何成为华尔街最负盛名的商业掘金重地爱达荷州黑利市(Hailey)的太阳谷Sun Valley,远离都市,地处偏僻。但由艾伦公司(Allen & Co.)主办、一年一度在这里举行的太阳谷年会,却在美国大亨圈子里久负盛名、影响巨大。每年夏天,大亨们开着私人飞机,携带家眷,来到太阳谷聚会──来自媒体、娱乐、电脑、网络界的知名人士──诸如比尔?盖茨(Bill Gates)、拉里?佩奇(Larry Page)、迈克尔?埃斯纳(Michael Eisner)、梅格?

惠特曼(Meg Whitman)、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默多克(Rupert Murdoch)这样的人──将和他们的家人一同走下飞机,在这里呆上五天。他们将聆听演讲,参加座谈会,骑自行车,打高尔夫球,泛舟水上。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大亨夏令营”,一直是华尔街最富盛名的交易机会掘金重地。帮助迪斯尼公司以200亿美元收购大都会

/ABC公司、在可口可乐收购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中扮演关键角色、在Google公司令人垂涎的IPO中强行分走一杯羹…艾伦公司的这些杰作,通通都是“太阳谷”年会的功劳。

艾伦公司绝不是华尔街上的耀眼明星,这是一家低调得很不起眼儿的机构,但它每年举办的“太阳谷年会”的明星效应,却吸引了《名利场》(Vanity Fair)和《纽约客》(The New Yorker)等时尚杂志的紧密关注。从第一次举办聚会时的不得不乞求客户参加,到如今每年都要费尽心思将参会人数限制在300人之内以便会议大厅能够容纳,艾伦公司依靠名流关系在遍布企业巨头的国度中发财的优势无人可撼。

艾伦公司不同寻常。它的175 名员工,工作在曼哈顿第五大道711 号的一幢普通大厦的三个楼层里,公司的运转像是一家典型的投资银行。它争取承销、并购以及其他一些咨询顾问业务。它是一家财务顾问机构,为富人进行财富管理,其中也包括艾伦家族的成员。但是,公司并没有研究部门,而且也从未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拥有席位。从公司的各项数据来看,它无足轻重。例如,证券数据公司(Securities Data)的排名显示,从兼并与收购看,在过去15 年里,艾伦公司在所有证券公司中的排名最高也只是第11 位。然而,在充满机会的细分市场,艾伦公司却是一个顶尖高手。它的专长是:与公司领导人构筑有利可图的长期关系,私人关系始终是它成功的关键。公司上一次的辉煌战绩是:在Google 公司令人垂涎IPO 中分了一杯羹,当

Google 公司宣布了操作其IPO 的31 家承销商的名单时,艾伦公司被提名为承销商,排位仅次于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SFB)两家主承销商,与之同处一个档次的公司为数寥寥。

艾伦公司从事这种“私交银行业”收到了满意的回报。《福布斯》杂志(Forbes)全美400 位富豪排行榜对艾伦公司老板赫伯特的财富估价均为18 亿美元。如果你探究一下艾伦公司2002 年资本结构调整之后的经济情况,你就能断定,自20 世纪80 年代中期以来,这家公司每年的股东回报率超过了40%。这个结果令人惊羡。

艾伦公司在投资银行业务方面有一套特别的运作体制,资深的投行家被视为“利润中心”,他们是公司的合伙人,但基本上各有所长、各有客户,他们独立自主、各显神通、自行运作。这些投行家促成并购或咨询服务之后,当即就可拿到业务收入的30%。他必须用这笔钱支付一定的开销,例如差旅费、艾伦公司收取的一定比例的租金,以及聘请艾伦公司其他投行家协助完成交易的成本(有可能很高)。扣除这些之后,即是这位投行家的落袋为安之所得。

无论是对公司还是对这些“利润中心”(目前足有十二位投行家之多)来说,这套体系的简易性让他们非常著迷:有产出,就有回报。

50 岁的南希?佩雷茨曼已经在艾伦公司工作了九年,据她介绍,老东家所罗门兄弟公司(Salomon)的做法就和这里完全不同。她回忆说,那家公司的投资银行奖金委员会拐弯抹角做出一些“几乎完全主观、

同时还带有公司政治色彩”的决定。她认为: “我们在艾伦公司得到的待遇要公平得多。”艾伦公司的投行家如斯坦?舒曼和现年60 岁的恩里克?西尼尔(Enrique Senior)无疑都挣了很多钱,前者从20 世纪70 年代中期起为鲁珀特?默多克做交易,后者与可口可乐公司及其瓶装厂有合作,并在可口可乐一家企业身上,就已经包揽了15 项不同的交易,其中包括为可口可乐及其附属瓶装厂承销证券,赚了巨额的咨询服务费。

艾伦公司最希望三种类型的人出席太阳谷年会:首席执行官,首席执行官的家人和机构投资者。赫伯特?艾伦的天才想法是他鼓励与会者携带家眷,把孩子们交给保姆照看。如此盛情吸引了比尔?盖茨夫妇这样的嘉宾,比尔与梅林达(Melinda)带著三个孩子在这里待满了五天,而通常比尔参加其它此类集会最多只待上一天。显然,邀请首席执行官出席会议,就是要他们展示自己的形象和智慧。迪斯尼公司的埃斯纳说: “太阳谷年会既是一次夏令营,也是一场学问考试。”会上,机构投资者的地位更至关重要,因为艾伦公司希望得到他们的业务,而且艾伦公司已经从中取得了大量业务──很多时候就仅仅是因为太阳谷的活动。这五十来个参会的机构投资者几乎扮演了行业专家、价值投资商或者实力强劲的大型买家的角色,例如比尔?盖茨的基金经理拉尔森。拉尔森说,他正利用艾伦公司为更多的交易做准备。他用惊喜的语气补充道:在证券行业,艾伦公司可能是他的首选经纪人和财务顾问。

对艾伦公司来说,这一体系的最大弊端在于它不太适于酬劳和培养年轻的投行家。为此,新老板小赫伯特—赫布采取了两项补救措施。首先,从艾伦公司得到的财务顾问费和证券承销金中提取5%,作为新一代划年轻投行家准的奖金储备。其次,赫布认识到,合伙人各自为战、各显神通,相互之间的协同效应不高,公司还远算不上“团队合作的坚强堡垒”,因此他制订了新规程,让顶级的投行家不再“封闭”,鼓励大家参加各种会议,以此来促进合作和锻炼新一代。

关于艾伦公司的最新消息是,2009年7月的“太阳谷年会”,让世界各路媒体巨头云集美国,包括运行Google公司的“三剑客”、Facebook年轻的马克?扎克博格(Mark Zuckerberg)以及互联网热门创业公司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可惜的是,据默多克透露,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此次会议的气氛很悲观,但Google的高管们却似乎很乐观。不管怎样,对于艾伦公司而言,只要经济转暖,就意味着那些重磅交易的开端。(注:本文作于2009年6月)

和君镇

和君一直有个梦想:建造一个和君镇,安顿所有和君人的生活与心灵,承载所有和君人的事业与追求。

和君镇怎么建、建在哪,贺喜镇是启示,太阳谷是启示,达沃斯小镇是启示,巴菲特与奥马哈小镇也是启示。希望全体和君人共同来想象、来创意、来构思、来设计、来展望,最后是共同来建造。

理想的过程,或许是这样的:有着共同精神气质的一个高知人群,组成为一支千人咨询师队伍,他们代表着中国政经见识和商业智慧的高峰值,带着三度修炼文化和水的精神,带着千亿规模的和君资本,带着桃李满天下和思想策源地的和君商学院,在中国某个山清水秀、草木茂盛的所在,集体落户安家,天人合一、和谐共生。内外兼修、仰观俯察,洞识商业万象、筹谋财富风云。从此,中国有了一个“远喧嚣而拥潮流、极静穆而满峥嵘”的小镇,它叫和君镇。这个小镇,以及小镇里的居民生活,成为了知识精英生命状态的终极向往。

亲爱的同仁,不管你今天的处境怎样,跟个帖凑个创意、设想或建议吧,让我们暂且忘掉现实中的苦难和尴尬,一起来做一场美梦。谁知道呢,美梦哪天就变成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