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X

王跃生

内容提要 依据抽样调查资料和阶级成分档案资料,冀南农村的分家行为与传统具有很强的延续性。三四十年代的华北农村仍是传统色彩浓厚的社会,尽管合爨共财受到推崇,但在实际生活中要保持大家庭状态并非易事。兄弟婚后分家往往是不可避免的,差异只是从结婚到分家的间隔有长短之别。中国家庭财产的平均继承制度和观念不断侵蚀着大家庭的存在基础。当然在不同阶层中,家庭分合的力量是有差异的。贫穷阶层缺少维系大家庭的物质基础,各自谋生成为主流。富裕中农家庭对生产的协作要求较高,因而,容易维持不分状态;但若父家长去世,分家往往不可避免。有雇工经营能力的家庭,既有适于合爨的条件,也有便于分家的因素。关键词 冀南地区 私有制度 分家行为

分家是中国社会中重要的家庭制度。唐宋以前,严格的均分家产制度就已形成。在传统时代,分家主要是由两个以上已婚或成年兄弟分割继承财产的行为,不过也有父母在世时父子分爨型分家。对于有两个以上兄弟或有两个以上成年儿子的家庭来说,#

157#X 1999年秋天我在河北省南部磁县实地考察了两个月,并在磁县、邯郸县档案馆查阅了大量档案资料,依据档案资料又对磁县5个村庄作了重点调查。本文就是以这些资料为基础写成的。

是否分家?何时分家?怎样分家?在各个历史时期或不同地区有一定区别。分爨同样如此。分家不仅影响家庭的组织形式,而且会对家庭人口生息繁衍产生作用。这里,我们以冀南地区的磁县为主要分析对象,兼及其邻近的邯郸县,选取若干村庄,对分家行为进行比较全面的考察。

一、私有制下家长的地位和分家特征

(一)家长地位

一般认为,在私有经济制度下,特别是在以种植经济为主的农业社会中,家庭实际上是一个生产单位。家长(在多数情况下是父亲)掌管财产,组织家庭成员进行各种生产活动。家长权力的发挥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子女除了家庭经济活动外没有更好的职业可以从事,这样子女才会俯首听命,否则他们可能离开家庭去从事别的职业;二是子女对家庭财产具有平等的继承权,这样他们才会感到从事家庭经济活动是合算的。但这种心理也成为瓦解父家长所控制家庭的重要因素。

奥尔加#兰对中国传统时代家长的权利作如此描述:/家长是最年长的男性成员,,他拥有所有家庭财产的所有权,他能够独自处置所有的家庭财产以及所有家庭成员的收入和储蓄。他决定孩子的婚姻,签署婚姻合约,,而且,法律也不追究父亲或祖父以-合法的和习惯的方式.惩罚儿子或孙子时过失致死的罪责。家长将其成员卖为奴隶的权利也是不容置疑的。01这段论述从总体上看符合中国传统社会家长权利的实际表现。但/家长将其成员#

158#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奥尔加#兰:5中国家庭和社会6,转见张五常5子女和婚姻合约中的产权执行问题6,

5经济解释)))张五常论文选6,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第111页。

卖为奴隶的权利也是不容置疑的0这一判断需加一些限制。在一般情况下,家长将其成员卖为奴隶的现象是比较少见的。这可以理解为,家长因贫穷而将其子女卖给别人,其中以女性为多,如作为婢女、丫环等都属此类。另一方面,对子女实行高度控制的情形多限于大家庭。平民家庭中家长地位缺乏莫可谁何的森严性。家长只有在支配一定数量财产时,其对子女的控制才有效。

莫里斯#弗里德曼(Maurice Freedman)对家长在分家中地位的看法比较温和:尽管家户析分的过程是通过在普通家庭范围内的冲突和农耕生活这一背景来观察的,但是它基本建立在财富权利的基础上。每一个儿子所具有的财富权利,往往会使基本家庭从联合家庭中分离开来。作为托管人的家长拥有家户的财富;他掌管家产,但不能忘记家中男人的个人权利。在家长健在的时候,年轻人无力行使他们的独立权利,但是这种权利是潜在的,而且在有关家庭义务和特权分配方面得到表达。坚持兄弟和睦的儒家伦

理的力量遭遇到迫使他们分离的压力的挑战。

1同时也要看到,即使在私有经济下,家长的地位并非一成不变地保持终身。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对创造家庭财富的贡献逐渐减少,对家政的管理能力也会下降。由此其对儿子的管束能力也将动摇。最后他将不得不退出家庭的生产和管理活动。但若家长具有权威,仍可对儿子的行为产生影响。

为什么传统家庭没有无限地扩大?这历来是学者争论较多的问题。弗兰兹#舒马恩(Franz Schurmannren)认为分家是由家庭内部的不和和外部可能的经济压力引起的。这种说法过于笼统。他对家庭外部经济压力的定义是税收、福利和匪患。这些可能对不#

159#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莫里斯#弗里德曼:5中国东南的宗族组织6,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9)30

页。

同时期和不同地区分家行为发生的时间产生作用。关于内部不和,一种意见认为兄弟不和是分家的主要原因,另一种则认为兄弟的妻子不和是主要原因。这些分析都显得比较表面化。戴维#魏克费尔德(David Wakefield)认为,中国家庭生活中本质的经济紧张是日常主要必需品分配和财产继承系统的男性平等(equa-l male)性质所引起的矛盾。1矛盾的发展将会引起分家。这一看法是有道理的。郝瑞(Stevan H arrell)认为,有一系列向心力和离心力或者将兄弟联合在一起追求共同的经济目标,或者因兄弟彼此及其妻子的相互猜忌而分开。当离心因素较强时,其中的各支之间心理处于紧张状态,没有公共的经济动机将复合家庭保持在一起。因而从循环的角度看,复合阶段是短暂的或不存在的。然而当需要集中劳动力、资本,或实行经济多样化时,共同利益的潜力

超出共同生活的挫折,复合阶段将很可能持续得比较长。

o经济学家的解释是:在某一点上,监督投入的单位成本会上升到超过合作的收益,界定和执行产权的成本亦将随家庭结构的扩大而增加。做出下述预期是很自然的:在家长死后,儿子们选择的

通常是分家和建立各自的家庭。

?实际上,分家行为并非都发生在家长去世之后。根据我对18世纪中国家庭的研究,有一定数量的分家是父母在世时发生的,占调查个案总数的45.70%。其中父亲在世时的分家行为约占调查#

160#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

o?张五常:5子女和婚姻合约中的产权执行问题6,5经济解释)))张五常论文选6,第

131页。

Stevan Harrel l:/Geography,Demography,an d Famil y Composi tion in T hree S outh -

w estern Vill ages 0,Deborah Davi s and Stevan Harrell (eds.),Chine se Familie s in the Post -M ao Era (U 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3),pp.78)79.

David W akefield,Fenj ia :Household Div ision a nd Repu blican China (U 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1998),p.38.

个案的1/5。1有学者对清代至民国时期的分家文书作过统计,

166个分家文书中,约60%的分家是父母一方在世时进行的,34%

发生在父母双方去世后,另有5%是提早或以其他方式分开。o当

然父家长在世时的分家既有迫于生活压力的安排,也有应子女要求而做出的决定。从总体看,有一定土地等财产的家庭,父家长在世时子弟的分家行为受到压制。但压制并非都是有效的,压制也非禁止分家。

(二)分家特征

中国传统时代中,分家实际包括分爨与分产两部分内容。分爨最明显的标志是原来生活在一起的父子或兄弟分开生活,各自炊煮。分产则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兄弟对祖辈财产分割继承。民

间社会中,分爨和分产既有合并实施的,也有分开进行的。?分产

的基本原则是均分。从冀南地区的分家情形看,分家的形式和原则与我们对18世纪个案的观察基本上是相同的。但实际表现显得更为复杂。

分爨,顾名思义是生活炉灶的分立。这一举动的意义很大。若是父子分爨,分出去的子弟将担负起自身及其家庭成员的赡养责任,同时分爨之后创造的财富属子弟自己所有;若是兄弟分爨,彼此之间不再有养赡义务,分爨后积累的财富归各自所有。在今后正式分产活动中,将不涉及分爨后各自创造财产的再分配问题。对此,莫里斯#弗里德曼也有类似的表达:/(在中国)一旦各自的家庭都建立起来之后,在法定意义上,两个或更多的兄弟之间便不再#

161#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

o

?参见拙文5清代中期分爨、分产与立嗣继产的方式与冲突6,5清史论丛62000年号,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1年版。

David W akefield,op.cit .p.47.见拙著5十八世纪中国婚姻家庭研究6,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288页。

成为经济上相互协作单位的一部分。一个家户的成员对其他家户的成员也不再具有经济上的当然权利。他们之间的经济互动应该是合理地按与陌生人相同的处理方式来制定契约性条款。01

那么民间为什么会出现分爨与分产分开的情形呢?我们见到的分家个案显示,分产较之分爨复杂,实施起来比较困难。一般来讲,若弟兄数人均婚,并且父母已经去世,此时将共有财产按股均分,是比较容易的。但若兄弟中有已婚有未婚,父母或父母一方尚在,财产的彻底分割则比较困难。从实际情况来看,父母去世后,兄弟之间很少采取分爨这种不彻底的分家方式,而更多的是分财与分爨相结合。父母等长辈在世时,有些家庭会以分爨作为分家的替代形式,以减少合爨生活的矛盾。

笔者认为,有多个已婚子女的平民家庭,分爨的意义甚至要大于分产。因为分爨是原来组合在一起(一个大的家庭)的不同婚姻单位的成员单独生活,由此产生户主各自养赡其妻子儿女的局面。这意味着有更多的成年人获得当家作主的权利,但又须担负起养家糊口的责任。另外,分爨即使不分割祖产,原来大家庭成员各自生活之后积累的财产属小家庭所有,由此可激发创造财富的欲望,并有助于对家庭生活的安排。

分爨后生活单位独立的家被西方学者称为Household,它被定义为一个家政(housekeeping )或消费(consum ption )单位。其本质特征是所有成员在一起吃饭,或者享用取自一个共有食物仓库

(common stock of food)的膳食。o这与中国社会中分爨后的生活情#

162#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

oJ.Haj anl,/T w o Kinds of Pre -indusrtial Household Formati on System 0,Ricard W all

(ed.),Family For ms in Histories E urop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3),pp.99)100.

莫里斯#弗里德曼:5中国东南的宗族组织6,第30页。

景是一致的。

没有或很少祖产的佃农和佣工家庭,分爨即意味着生活单位和家产归属的彻底解决。其他财产不多的家庭,分爨就是原有家庭的完全解体。中国18世纪的个案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信息,在民间,一般平民要维系父母与多个已婚兄弟合灶共食生活的大家庭是比较困难的。从人口学上看,家庭结构的分类主要看是合灶共食,还是分爨各伙,财产的分割是次要的。这表明在一般平民,特别是中农以下农民中,复合类型的家庭的比例是较低的,更多的是直系家庭和核心家庭。

二、私有经济下的分家方式

这里,我们结合冀南地区的分家资料,对一个特定地区的分家行为集中加以分析,以便更清楚地认识土改前民间的分家状况。

一般而言,有产阶层中,大家庭家长鉴于财富积累的不易和子女生活能力的高低差异,往往认为保持家庭形式上的完整能使成员和睦关系得到维系,家庭地位不致于衰落。因而在可能的情况下,家长起初总是设法消弭分家意识,阻止分家行为。然而,在实际生活中,家长切实感到维持大家庭的不易,家庭成员也能体会到大家庭生活气氛的紧张。三四十年代华北一些地方村民向满铁调查者讲述,已婚而未分家的兄弟间的争吵是村庄中最为常见的纠

纷,通常的解决办法是分家。

1(一)分爨型分家

分爨型分家是相对于分产型分家而言的。其特征是家长从现#

163#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黄宗智:5民事审判与民间调解:清代的表达与实践6,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

版,第25页。

有财产中拨出一份可以维持生活的土地和房屋等给被分出的儿子,自己仍握有一部分甚至大部分财产,与配偶和其他未婚或已婚子女生活。因而可以说,分爨建立在部分分产的基础上。

分爨型分家往往不是一种规范的分家做法。从实际背景来看,分爨是解决家庭纠纷的方式,在这一过程中,父权有充分的表现。父家长要使自己在分爨中处于有利地位,即对财产的安排要完全符合自己或者家庭的长远利益。分爨型分家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

11家长将一个儿子分出,与其他儿子生活。

磁县庆有庄村朱永星父亲在世时,家有8口人,地54亩,房16间,以农为生。朱永星本人兄弟2个。分家后,父亲和弟弟过,朱永星分得土地22亩(后卖10亩),房3间半,以种地扛长工为

生。1朱永星所得土地是全家土地的40.74%。

分爨情形较多的是家长将不务正业的儿子分出另过,与其他子女生活,以免家庭整体彻底瓦解。家长对某一子弟缺少有效制约能力时往往以分爨的方式将其分出。当然,这主要是针对已婚儿子的做法,因而被分出的实际是儿子及其妻子儿女。

曲河村杨克新家境富裕,其子杨振河性好赌博,不务正业,父

亲将他赶出,给房24间,地14亩。

o有时候,因儿子生活放荡,父家长会剥夺其平均继承财产的权利,只给其一部分维持生活的土地和住房。这样做旨在保护家产。但它却会造成极大的家庭纠纷。因为儿子对平等继承家产的习俗早已烂熟于心,一旦得不到公平待遇,就会心生不满,导致不可调和的家庭矛盾。#

164#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

o曲河5阶级成分登记表6,磁县档案馆,阶级成分全宗。

庆有庄5阶级成分登记表6,磁县档案馆,阶级成分全宗。

西大庄村王高、王德兄弟2人,兄王高两次结婚,共生2男4女;弟王德自幼双目失明,娶一童养媳,生育多胎,只有一女长大成人。民国初年,其父去世,兄弟两人遂决定分家。当时家庭财产为200亩地,各分100亩。王德在族人的挑拨下,状告其兄分家不公。为打赢官司,王德将其土地40亩变卖作为诉讼费(卖给挑唆纠纷的族人)。民国7年,村南开始兴修水利,土地得以灌溉。王德将村南水地换成旱地。民国9年大旱,土地无收,王德忧惧而死。王高将所换地又重新换回交与王德之妻董青,董青与夫妾及其女儿靠出租土地为生。王高长子王大川染上吸毒恶习,不思生产。其父拨出30亩土地给其另过(民间说法是将其撵出),并非财产上正式分家。王大川试图得到其叔父王德的家产,与守寡的婶母董青关系密切。王高担心因其子吸毒而流失家产,不让王大川继承王德遗产。为使王德遗产有人继承,王高让其次子王大江再娶一房妻(1929年)作为董青的儿媳,实际是/一门两祧0,以便生育出男孩。1931年生一男孩。然而财产纠纷并未至此停息。家族内部存心不良者趁机起哄,董青伙同王大川等要把媳妇休弃(没有成功),百般虐待。1935年王高去世时,因未得到财产,其子王大川拒不临丧,被亲戚痛打一顿。以后,王大川为了与其弟争夺财产,也纳一妾,冀图生子(其妻只生一子)。1937年,/七七0事变爆发,王大川因买不到毒品,毒瘾发作而死。财产争夺至此结束。另外,董青已出嫁独生女常住娘家,为使其在娘家有生活来源,特从家产中划拨出一块地(10亩)作为/养女地0,其女可以对其收入加

以支配,但却不能继承或买卖。

1有产之家,分家酿成冲突并不是个别现象。磁县民国方志/风俗0篇中所列举的该地陋习中就有/夺产争继,骨肉相残,灭寡欺#

165#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1999年在西大庄村实际调查时由王高后人提供这一个案。

孤,天良丧尽0等提法。1而在土改前的中国传统社会,这种行为

并非一个地方所独有。

21父家长将所有儿子分出,只给其少量财产,自己则拥有绝大部分家产。这种情形虽不普遍,但也非个别现象。

磁县双寺乡东小屋村王宗1937年与4个儿子分家,每人给地

3.5亩。分家后,王宗本人有地65亩,4口人,骡子2头,农具齐全。经常雇佣长工2个,自己不劳动,土改时定为地主成分。他的4个儿子因在1937年就分了家,而且都是靠自己劳动为生,土改时均定为中农成分。这种分家方式肯定有父亲对子弟不满意的背景。从中可知,王宗家共有79亩土地,4个儿子共得14亩,占17.72%;父

亲拥有土地65亩,占87.84%。

o邯郸县河沙镇西街冀春胜父亲有地60亩,15间房,2头牛,雇长工1个。1940年父亲把3个儿子/赶出0(本人语),各给地6亩。父亲自己开花店,家里留长工做活。1945年父亲死,弟兄3

个分了家。

?父子分爨时较多的做法是父家长与诸个儿子对财产实行一定程度的均分。从形式上看,这种分爨方式应该属于分家与分爨相结合的做法,但实际上父亲并不是也不可能作为一股参与分家,而是作为一个生活单位去分。

磁县李家岗村李连1942年分家。分家前有地104亩,房子20间,13口人。当时分成3户。李连分地34亩,房子6间,分有农具(4口人:本人、妻子和两个孩子);其兄李柱分地35亩,房子5间,没有农具牲口(4口人:本人、妻子、1子1女);其父李树华分地#

166#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

o

?邯郸县革委会阶级成分复查档案,邯郸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

磁县阶级成分复查档案,磁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民国30年5磁县县志6第1章,/疆域#习尚0。

35亩,房子9间,牲口2头,农具齐全。土改时李连和父亲都被定

为富裕中农成分。1从土地数量上看,父亲同两个儿子基本上是

以均分的方式对原有家产共同分割。父亲这一家有5口人,其成员关系不详,或许有妹妹等成员。父亲有牲畜和齐全的工具,土地自己经营。

磁县东固义乡李成良弟兄3个和其父分家前全家18人,有地120亩,房子62间,牲口3头,农具齐全,用过长工,1942年分家。分家后李成良全家有5口人,地29.5亩,房子15间,农具不全,2个劳力,自己耕种土地。1943年和邻居李发春合买了1头牛,1944年自己有1头牛。土改时定为富裕中农。其父亲分家后仍雇人经营,土改定为地主成分。从比例上看,李成良得地29.5亩,约相当于土地总数的1/4。他的两个兄弟也不会少于这个标准。这样估计,父亲所留也在平均水平上。根据父亲在土改被定为地主这一点看,或许父亲家中人口少,土地质量好,因而能够继续雇

工经营。

o还有母亲与两个儿子分家,自己留下一份产业经营的情况。邯郸县尚北村裴芳母亲1942年与两个儿子分家,母亲分地15亩,裴芳分地17.8亩(他分的地多是旱、沙、碱地,每年收获很少,除去地捐公粮,所剩不多,维持生活困难),分房12间,规定其中有5间让母亲住到老。裴芳还和母亲伙着1头牛。裴芳家有4口人(本人、妻子和两个女儿)。裴芳本人在外村当教师,没有劳动力。其母亲用着一个长工,还给裴芳代种着1818亩地,收获约

2/3归裴芳,1/3归母亲。土改时裴芳定为中农成分。

?#

167#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

o

?邯郸县革委会阶级成分复查档案,邯郸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

磁县革委会阶级成分复查档案,磁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磁县革委会阶级成分复查档案,磁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

这种分家方式既保证了家长生活上的独立性,对土地又能够终身占有。家长去世,兄弟之间再对这一/祖产0重新分配。

邯郸县冀春胜的父亲在世时有地60亩,房15间,牲口2头,井1眼,水车1架,长工1个。作买卖(磨面),农具齐全。1940年父亲将4个儿子赶出,各给地6亩。自己开花店,家里留长工做活。1945年父亲去世,弟兄3个重新分家产。第一次分家,4个儿

子共得土地24亩,占40%;父亲留下36亩,占60%。1父死后重

分家产,实际是将父亲留下的那一份/祖产0按兄弟各自应得份额重新加以分配。

这种做法不仅冀南地区存在,而且冀中地区也有。如清苑县,父母使其子各居另爨,自己酌留财产以为养赡之需。父殁,母有管

理之权,自不容其子主张均分。

o由上可见,家长将子弟分出,酌给部分财产的做法具有分爨与部分分产的意义。在不同的分爨家庭中,儿子所得财产的份额多少不一(当然儿子之间是相同的)。家长所留份额有的与儿子相当,但更多的是家长所留部分份额大、质量好。一旦家长去世,诸子再重新分割这一份/祖产0。

(二)分产型分家

分产型分家主要是诸个兄弟对家庭财产分割继承,将祖遗财产的归属分割清楚。分产型分家多实行于父母去世后,兄弟之间一次性按股均分。

在冀南地区,均分家产具有一定普遍性。其特征是诸个兄弟按股均分。土地、房屋、牲畜、车辆以及其他农具都是分配的对象。#

168#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

o南京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编:5民事习惯调查报告录6,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年版,第761页。

邯郸县革委会阶级成分复查档案,邯郸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

家产均分以肥瘦搭配的方式进行,如土地有水旱之别,房屋有新旧之分,牲畜有品种(骡马与牛驴)之异,所以,平均分家并不表现为数量上的绝对平均,而体现为实际内容或质量上的平等。

磁县庆有庄村朱树林对其家史作这样的叙述:祖父朱正新时,全家8口人,地99亩,房41间,1骡1马1驴,3个劳力,以自己劳动为主,并不时雇短工。1925年其父朱占梅弟兄3个分家,父亲3口人,地32亩,房子15间,1头骡子。从数量上看,特别是土地是

平均分配的。

1磁县西大庄村王新春1943年时全家14口人,房36间,地50亩,2头牛,1辆车。当时家里用1个长工。因家庭困难,无法维持,就在该年10月分了家(3股)。分家的结果是:老大王新春,5口人,分16亩地,1头牛,16间房;老二王新民,5口人,分17亩地,1头牛,15间房;老三4口人,分了17亩半地,5间房子,1辆车。老三家在1944年至1945年解放两年中,没有用过长工,全靠

自己劳动过生活。o解放后,3家都是中农。均分特色也很突出。

由于家庭财产的特殊性,有时分家后出现兄弟共有某种财产的现象。如西大庄村王庆喜弟兄3个,分家前有地90亩,骡子2头,车1辆。40年代前后分家结果是:其兄王庆芳分地30亩,骡子1头;本人分34亩,半头骡子,半辆车;弟分28亩地,半头骡子、

半辆车。?所谓半个,实际是两家伙用。

这种分家虽然看起来并不彻底,但产权关系已很清楚。至于一个牲畜和车辆的共同享有,则是一种过渡形态。

以上分家中并没有提及父母存活状况,但一般而论,这样的分#

169#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

o

?西大庄村5阶级成分登记表6,磁县档案馆,阶级成分全宗。

西大庄村5阶级成分登记表6,磁县档案馆,阶级成分全宗。庆有庄村5阶级成分登记表6,磁县档案馆,阶级成分全宗。

家发生在父母去世之后。

有的学者认为,家庭成员在分配上人人平等,但从法律权利上来看,/平均占有0的关系并不存在。例如,兄弟甲、乙两人并未分家,甲有3子,乙有1子,作为共同生活集体,6人所得生活消费品基本相等。但分家析产时,假定甲和乙均已亡故,此时家产并不是平分成4份而是2股,乙的独生子将继承半份家产,甲的3个儿子则平分另半份家产。从继承的观点来看,家庭偏重于传宗接代功

能,而非经济协助功能。1麻国庆也持类似观点:在分家析产中,

所谓的平均占有关系并不存在,在分配上并非人人平等。原因在

于并不是家庭中每一个男性成员都能得到均等的财产。o笔者认

为,不能因此否定平均继承财产制度的存在。因为这种继承关系主要存在于父子两代人之间,即只有子辈有资格参与对父辈所有财产的分配,而不是儿孙二代所有男性都参与分配。说到底,财产的继承是上一代将其管理的财产分予下一代作为其生活资料,而不是分予隔代孙辈。作为第三代的孙辈只能在其所继承的某个第二代家主已去世时代表其参与分配。

冀南地区兄弟之间的分家较好地贯彻了均分原则,抓阄的做法被广泛采用。当然也有将财产搭配好后,由家长或长辈亲属定

夺归属。在福建、安徽等南方地区也是实行完全均分的。?但费#

170#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

o

?根据章有义先生收集的数十例明清徽州分家文书,财产分配方式是肥瘦品搭,各股

拈阄而定,没有对长房额外多得的说明。参见章有义5明清徽州地主分家书选辑6,5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集刊6第9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79)135页。福建一些宗族族规中有明确均分的说明。如晋江县施氏族约:/分家业,必令族房长均产业,定公阄,父母毋私所受,兄弟无专己有。0见晋江5浔海施氏族谱6天部。

麻国庆:5家与中国社会结构6,文物出版社1999年版,第44)45页。1美2杜赞奇:5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6,江苏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83页。

孝通的江村研究中说该地有长子接受两份财产的习惯(额外归他的那份一般比较小,其大小将根据他对这个集体单位的经济贡献

而定)。1这种习惯在磁县的档案中没有见到,而在与磁县相邻的武安县有长子多分的习俗:父亲所留遗产,除长子、长孙多分若干

外,其余按股分配。o或许可以说,分家的主流是兄弟均分,长子

酌情多分若干流行于部分地区。

(三)特殊类型的分家和分产

所谓特殊类型,多是一些个案所反映的分家方式,并非普遍现象。

11特殊类型的分家。

(1)夫妻分家。从理论上讲,这种情形是不应该有的。丈夫是家产的掌握者,若无父家长在世,丈夫有处理家产的全权。但在实际生活中,则存在例外的情形。

磁县下七垣村王桂清1941年与其弟王汉清、王振清分家。因其吸食毒品,先后卖地34.5亩,房子9间,留下地3.5亩,房子25间。王桂清妻子为保家产,于1942年与其丈夫分家,留下3.5亩地,与儿子自己耕种,没有使用长工、短工,农忙时亲友帮些忙。土改时其妻子与儿子定为中农成分;王桂清本人不劳动,定为破落地

主成分。?这种分家行为很可能是妻子借助于亲族的力量得以实现的。因为妻子是为了保护家产并维护生存的条件,所以会得到亲族的认可和协助。

磁县白塔乡李金林家1940年有9口人,房17间,地35亩,大车1辆,牲口2头。因其父亲吸食毒品,整天赌钱,不劳动等,1940#

171#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

o

?1979年磁县革委会阶级成分复查档案,磁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

民国29年5武安县志6卷9,/社会志0。费孝通:5江村农民生活及其变迁6,敦煌文艺出版社1997年版,第57页。

年全家人(包括叔叔在内)和父亲分家。1941年李金林和母亲又

同叔分家。分家后和父亲一起生活。1既然是分家,被分出的父

亲肯定也得到了一定数额的财产,但材料未讲明分得多少。

(2)妻妾分家。在有产的多妻之家,特别是在妻妾均有儿子的情况下,家主去世之后,地位和利益的差异、矛盾的存在使彼此难以相处,分家之举常常不可避免。

庆有庄村朱振江之父朱士秀为本村十大户之一,家有土地177亩,房43间,骡3头,常雇三四个长工,短工不计其数,还有1个使女。朱振江母亲为朱士秀之妾,1931年不得宠被分出,自此朱振江与其母独立生活,有房25间,地89亩(大妻家有地88亩,房18间,常雇3个长工)。后因与其父之大妻争闹家事,为打官司卖地37亩。全家一直以农为生,有少量剥削(1944年上半年雇1

个长工)。o从土地、房屋数量上看,妻妾之间基本上是均分的。

不过需要指出,这种均分本质上还是建立在妻妾各自儿子均分的基础之上的。

(3)父亲与义子分家。在18世纪的个案研究中,我们就发现不少父亲与收养义子分家的事例。一些夫妇已婚多年没有儿子,会收养异姓之子(未成年儿童居多)为义子。有的收养义子后,自己又生有儿子。这就引发分家时的财产安排问题。在冀南地区,若养父没有亲生儿子,义子可以全数继承财产;若养父有自己的儿子,那么义子往往不能获得均等的财产继承权。

西大庄村王录养父有房屋45间,地103亩,骡2头,用长工3个。王录被收养十几年后,养父又生有儿子。1940年王录夫妇被养父分出,得房10间,地20亩,此后一直从事农业劳动。土改时#

172#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

o庆有庄村5阶级成分登记表6,磁县档案馆,阶级成分全宗。

1979年磁县革委会阶级成分复查档案,磁县档案馆,/文革0全宗。

养父家定为地主成分,王录为中农成分。本案中义子所得土地为养父所有土地的19.4%,房屋占22.2%。显然义子只是对家产的

部分继承。

1西大庄村王庆祥的父亲王巨德有妻有妾,收养一义子,由妾抚养大。家有地240亩,雇5个长工。1942年(其父已死),王庆祥之母(只生他1子)与其父之妾(有义子)分家,其母这一股分地170亩,父妾一股分70亩。前者得地为总数的70.8%,后者为29.2%。实际为亲生子得地70.8%,义子得地29.2%。

上面两例中,义子所得财产均不到亲子的1/3。

21特殊类型的分产。

这主要体现为女儿或姐妹的分产。

传统时代,出嫁女儿一般不具有继承父亲家产的资格或权利。苏南地区的一些个案中,兄弟分家时,若家中尚存未出嫁姐妹,有分给胭粉地的做法,甚至已婚姐妹也给胭粉地。女儿或姐妹所得

财产称为奁产,不少地方有这种习惯。o冀南地区这种做法虽不

普遍,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

?磁县城关镇陈兆林1942年与弟陈兆华分家,分房12间,地根4亩。其妹陈君文年小随其生活,也分胭粉地4亩。陈兆林与弟分家后住在岳父村庄。陈兆林的岳父(土改时划为地主成分)给女#

173#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

o?在武安县,女子只提分妆奁费,不得承继遗产,家长如有遗嘱,以动产或不动产之一

部分给某女,兄弟亦无争执之事,非关法律,习惯使然。见民国29年5武安县志6卷9,/社会志0。

江苏昆山有未嫁、已嫁女提分奁产的风俗。/查富家子女各二人,子娶而女未成年,

未嫁时提议分产,惟有酌提二女之奁产或嫁费,余归二子均分,无四子均分之习惯。又富家子女二人,子娶女嫁后,始提议分产,在昆邑习惯,确有可以酌提若干,分给已嫁之女。05民事习惯调查报告录6,第855页。

西大庄村5阶级成分登记表6,磁县档案馆,阶级成分全宗。

儿(陈兆林的妻子)16间房,其子不愿意,也没立字据;1945年春,

岳父又给其女胭粉地4亩。

1我们认为以胭粉地名义将部分财产分与已婚女儿的现象主要存在于个别富裕家庭,它可能是对女儿的某种补偿。穷人家本家兄弟生存尚有困难,分产给已婚姐妹缺乏经济实力。不过,一般有产之家(并不一定是富裕之家),分家时只要姐妹尚未出嫁,对其结婚时嫁妆的花费必须做出安排。即使没有奁产的固定名目,也得有特定的方式划拨出来或以口头、书面协议说明来源。

(四)分家中的养老地问题

养老地,顾名思义是为父母养老所留之土地。这与前面所说父母与已婚子弟分爨时的情形不一样。父母尚未年迈,还可直接参加家庭事务的管理,此时与子弟分家更有可能采用分爨与部分分产相结合的方式,父母相对处于主动地位。而养老地往往是父母或父母一方年老,已不具有管理家务的能力,长大并已婚配的儿子们想要分家,老年父母被动地接受儿子们的安排。当然具体做法可能会有多种。比较普遍的做法是,兄弟之间分家时,先把父母的养老地预留出来,然后对剩余的土地按股均分。相对来说,养老地更多地是为母亲所留。因为对有产家庭来讲,父亲只要在世,其对家庭的主宰地位往往难以动摇,即使年老也是如此。即使分家,父亲也要支配足够的份额。这在前面已有说明。父亲一旦去世,家庭事务的管理权将由长子掌握。对兄弟们来说,兄长与父亲毕竟不一样,其阻止兄弟分家的能力是有限的。此时分家将不得不考虑母亲的赡养问题。

养老地的安排说明两个问题:一是父母、特别是母亲在世时有#

174#5近代史研究62002年第4期

15磁县革命委员会关于对城关镇滏阳大队陈兆林家庭成分的批复意见6,磁县档案

馆,/文革0全宗。

产家庭的分家行为通常是不可避免的;二是父母对子女是否能在其年老之后尽好赡养之责心存隐忧,在不得已分家时为自己留条后路。这部分养老地或者交由某个儿子耕种,或者租佃出去,或者在自己精力允许的情况下直接组织长工耕种。有了养老地,老年长辈遂获得了生活保障。在这一前提条件下,年老者无论自己生活,抑或将土地交给某个儿子经营并与之合爨,均不致于陷入过分被动的境地。

马若孟根据满铁资料对河北省滦城县寺北柴村的分家情况作过研究:在有两个以上儿子的家庭中,关系紧张引起家庭成员间的争吵,必须通过让喜欢争吵的小家庭分居出去来解决。做法往往是从同一家族中请来一位中间人安排分家事宜,在他的帮助下起草一份文书说明土地和财产将会怎样分割。当家长去世时,要提出一小部分叫做/养老地0的土地供他的寡妇生养死葬。寡妇可以

轮流和每个儿子一起生活而由一个儿子经营养老地。

1山东省一些地区的习惯是,若父母年老后兄弟分家,要划出一部分作为双亲的养老地。根据满铁资料,山东历城县冷水沟村养老地的数量是:如果家长已死,只有他的妻子活着,通常有2)5亩。有时这个数字多达10亩。这块土地可以出租给别的农民,但地租要用来供养年老的双亲。在双亲都去世前,这块地不能典当或出卖,只有到双亲去世后,才可以卖掉它付丧葬费。剩下的所有土地要在儿子们之间分割。如果双亲去世后该地不出租的话,就

由一个儿子耕种它,产品在照料年老双亲的儿子们之间分配。

o#

175#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

1

o1美2马若孟:5中国农民经济:河北和山东的农业发展,1890)19496,第105)106

页。

1美2马若孟:5中国农民经济:河北和山东的农业发展,1890)19496,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8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