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轻声词出现的规律

轻声词出现的规律

第28卷第5期 咸 宁 学 院 学 报 Vol.28,No.5 2008年10月 Journa l of X i a nn i n g Un i versity Oct.2008

文章编号:1006-5342(2008)05-0129-03

也谈普通话轻声词出现的规律3

孙和平

(咸宁学院人文学院中文系,湖北 咸宁 437005)

摘 要:轻声是普通话语音系统中的一种音变现象,在学习普通话的过程中,有轻声现象的方言区人可以根据语感去推测,而无轻声现象的方言区人要掌握轻声只有死记硬背。本文在仔细分析“有规律的轻声词”和“无规律的轻声词”的基础上,提出了对其进行整理的建议,希望能够给无轻声现象的方言区人学习普通话轻声带来有效帮助。

关键词:普通话;轻声词;规律;整理

中图分类号:H014 文献标识码:A

轻声是普通话语音系统中的一种音变现象。现代汉语有的方言中有轻声现象,有的方言没有轻声现象。在学习普通话的过程中,有轻声现象的方言区人可以根据语感去推测,而无轻声现象的方言区人要掌握轻声只有死记硬背。那么,我们可否不死记硬背,找出轻声出现的一些规律来呢?

一、有规律可循的轻声词

(一)有规律的轻声词

在学习普通话的教材和相关书籍中,很多都专门介绍“轻声出现的规律”,经研究整合一般有这么几条:

(1)一部分助词“的、地、得、着、了、过”和语气词“吧、嘛、呢、啊”等。

(2)叠音词和动词的重叠形式后头的字,妈妈、弟弟、姐姐、妹妹、天天、瞧瞧、看看、研究研究、了解了解。

(3)构词用的虚语素“子、头”和表示复数的“们”等,如:桌子、凳子、旗子、前头、个头、木头、朋友们、记者们等。

(4)用在名词代词后面表示方位的语素或词,如:电冰箱上、脚下、山下、屋子里、左边、右边、外面、里面。

(5)用在动词、形容词后表示趋向的动词,过去、起来、下去等。

(6)嵌在重叠式动词、形容词中间的“一”或“不”,读轻声。如:看一看、试一试、来不来、好不好、甜不甜、准不准确、参不参加等。

(二)有规律中的无规律轻声词

有规律的轻声词实际上只是轻声词中很少的一部分,数量十分有限,不仅如此,似乎有规律可循的轻声词语在一些字典辞书里也是捉摸不定,比如《现代汉语词典》,虽然1996年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1]在轻声词的注音方面,对70年代旧版《现代汉语词典》进行了一些修改,但是从轻声词的总体情况来看,新版《现代汉语词典》的修订只是局部的、零碎的,未能对轻声词的整理进行全面系统的考虑,因此在取舍之间就难免缺乏规律性。如一些带方位语素的词:“那里”,“哪里”中的“里”,新版《现代汉语词典》都注为轻声,而“这里”却是非轻声;再看一些带“面”和“边”的轻声词(“十”为轻声词,“一”为非轻声词,“0”为无此词条)

东边十 南边十 西边十 北边一

里面一 外面十一 里边十 外边十

东面0 南面一 西面0 北面0

左边十 右边十 左面一 右面一

为什么“外面”可以是轻声词,也可以不是轻声词,而其他“里面,左面,右面”一定不是轻声词?为什么上面列举的其它带“边”的词都是轻声词,独独“北边”作为非轻声?另外,《现代汉语词典》中如“庄稼(zhuāngjia)”中的“稼”是轻声,相应地,“庄稼地(zhuāngjiadì)”、“庄稼汉(zhuāngjiahàn)”、“庄稼活(zhuāngjiahuó)”中的“稼”便都是轻声,而“学生(xuésheng)”中的“生”是轻声,“学生会(xuéshēnghuì)”中的“生”又是阴平,“学生装(xuéshengzhuāng)”中的“生”又是轻声。

诸如此类,不一枚举。轻声的学习本来就是方言区人学习普通话的一个难点,而如今那些原本有些规律可循的东西也变化莫测,难以捉摸,这无疑给其他方言区的人学习普通话带来更大的困难。

二、无规律可循的轻声词

很多轻声词是无规律的,在这些无规律的轻声词当中,也可以大体分为两种情况。

(一)无规律的轻声词

一部分北方人口头上很活跃的词容易成为轻声,包括一些双音节词和一些四字格的词语。

1.北方人口头上很活跃的双音节词(有些是从前很活跃、过去常用)后一个音节习惯上读轻声,例如:

皇上、衙门、阎王、豆腐、包袱、头发、打算、眼睛、商量、合同等。

2.有些口语化的四字格的词语与文言的四字成语不

3收稿日期:2008-03-28

同,第二个音读轻声。例如:

稀?稀拉拉、婆?婆妈妈、曲?里拐弯、灰?不溜秋、嘀?里嘟噜、丁?零当郎、稀?里糊涂、叽?叽喳喳

(二)无规律中的有规律轻声词

在看似无规律的轻声词中,如果仔细分析,也可以找出一些规律来。

1.后附“衬字”,这个“衬字”,意义似有若无,不过为了凑合成双音节,免得与其他同音的单音节语素(单字)混淆。例如:月亮、云彩、柴火、被卧、父亲、亮堂、名气、活计、花哨、人家。

2.词语中前一字是词的本义,后字其实无用,有人称之为“偏义词”,该词的后字读轻声。例如:窗户、狐狸、女儿、忘记、动静、动弹、耳朵、唾沫、清楚、硬朗等。

3.由一个相同语素构成一族双音节词,这个语素的词汇意义已经不同程度地虚化,产生了涵盖一类事物的“类化意义”,有人称为“类词缀”,有人称为“较虚的实字”或“实义后缀”,这“类词缀”或“实义后缀”读轻声,例如:长处、害处、好处、福气、和气、客气、结实、扎实、厚实、软和、暖和等。

4.有些事物细微不足道,低贱、污秽、不体面,称说它们时由于有轻蔑的语感而把该词的后一个音节读轻声。

(1)细微不足道的一些事物名称的后一个音节读轻声,例如:堆房、伙房、泪水、口水、汗毛、烧饼、毛病、手巾等。

(2)低贱、污秽、不体面的一些事物名称的后一个音节读轻声。例如:下流、下作、围裙、油裙、套裤、蓑衣、臭虫、腻虫等。

5.为了区分某些词的词义和词性,或者区分同音词的意思,一部分词的后一个音节读轻声。

(1)有些词,后个音节轻声和不轻声,词性和词义都不同。

如:大意dàyi(形容词,疏忽,不注意。)dàyì(名词,主要的意思。)

对头duìt ou(名词,仇人,对手。)duìtóu(形容词,合适、正确。)

地道dìdao(形容词,真正的,不含假的。)dìdào(名词,地面下的交通坑道。)

(2)有些词,后一个音节轻声和不轻声,词义不同。

如:兄弟xiōngdi(名词,专指弟弟。)xiōngdì(名词,指哥哥和弟弟。)

东西dōngxi(名词,物品。)dōngxī(名词,东边和西边。)

针线zhēnxian(名词,缝纫活儿。)zhēnxiàn(名词,针和线。)

(3)有些同音词,后一个音节轻声和不轻声,意思不一样。

如:帘子liánzi(门帘或窗帘。)莲子liánzi(莲的果实。)

报酬bàochou(劳动后所得的钱或实物。)报仇bàochóu (采取行动,打击仇敌。)

主意zhǔyi(主见,办法。)主义zhǔyì(主张;思想作风;一定的社会制度;政治经济体系。)

三、如何看待轻声出现的规律

从以上对轻声词出现规律的分析来看,有的轻声词看似有规律可循,但是有规律之中又存在着无规律,看似无规律的轻声词中,仔细分析又有着一些规律可循,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把握轻声出现的规律呢?《普通话轻声字词规范刍议》[2]中提出了普通话轻声字词规范的原则———效率原则和习性原则,同样根据这两个原则,我们可以把普通话轻声词出现的规律做出一些规范化的整理。

(一)对于有规律可循的轻声词整理

1.有规律的轻声词

对于在前文中列举的有规律的轻声词,按理我们应该遵从其规律,一律读作轻声。但在这些有规律可循的轻声词中,却有一些不太稳定的部分,像动词的重叠形式后头的字,如:看看、瞧瞧、研究研究、了解了解;用在名词代词后面表示方位的语素或词,如:电冰箱上、脚下、山下、屋子里、左边、右边、外面、里面;用在动词、形容词后表示趋向的动词,如:过去、起来、下去等;嵌在重叠式动词、形容词中间的“一”或“不”,读轻声。如:看一看、试一试、来不来、好不好、甜不甜、准不准确、参不参加等。这些看似有规律的轻声词在语流中,有时被读作标准的轻声,有时被读作非轻声,而且在不同的人读来有不同的情况,导致有规律的轻声词变为无规律可循。对于这样一些轻声词,如果我们按照效率原则,不如不规定它们一定要读轻声。其实轻声的读法也是动态的[3],尤其在语流中,随着朗读节奏的抑扬顿挫,或者说话人当时所处的语境及语言习惯等的不同,上述所说的这些不太稳定的有规律的轻声,经常被读作非轻声,并且在我们听来,并不影响朗读者或说话人的普通话语音面貌。不过这样一来,这部分有规律的轻声词在整个轻声词中所占的比例就更小了,只有一部分助词“的、地、得、着、了、过”和语气词“吧、嘛、呢、啊”,叠音名词形式后头的字,妈妈、弟弟、姐姐、妹妹,构词用的虚语素“子、头”和表示复数的“们”,如:桌子、凳子、旗子、前头、个头、木头、朋友们、记者们等,这些轻声词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我们都会读作标准的轻声读音的。

2.有规律中的无规律轻声词

某些词在语流中有时被读作轻声,有时不轻声,如“里面、外面、左面、右面、东边、西边、里边、外边”等带同样方位语素“面”或“边”的词语,根据效率原则,我们可以规定它们一律读轻声,也可以规定它们一律不读轻声;另外,《现代汉语词典》中如“庄稼(zhuāngjia)”中的“稼”是轻声,相应地,“庄稼地(zhuāngjiadì)”、“庄稼汉(zhuāngjiahàn)”、“庄稼活(zhuāngjiahuó)”中的“稼”便都是轻声,而“学生(xuésheng)”中的“生”是轻声,“学生会(xuéshēnghuì)”中的“生”不轻声,“学生装(xuéshengzhuāng)”中的“生”又是轻声,像“庄稼”“庄稼地”“庄稼汉”“庄稼活”一样,如果“庄稼”中的“稼”读轻声,那么“学生”中的“生”读轻声,“学生会”“学生装”中“生”也读轻声,这样就使这些有规律可循的轻声变得更有规律。

(二)对于无规律可循的轻声词的整理

1.无规律的轻声词

人们口头上很活跃的一些词,有些已经相当固定地被人们读作轻声,本着习性原则,我们认定它们读轻声,如“豆腐、包袱、萝卜、棒槌、巴掌、别扭、嘟囔、疙瘩、苍蝇”等,因为这些词如果不读轻声,会觉得生硬,影响到普通话水平的语

031咸宁学院学报 第28卷

音面貌。而另外一些口头使用的文气一点的词语轻声词,如“耽误、队伍、累赘、脑袋、挑剔、眼睛、力量”等,相当一部分母语方言中无轻声现象的人并不习惯把它们读作轻声,这样的轻声词我们也可以不标注为轻声。

2.无规律中的有规律轻声词

上文中列举的这一部分轻声词倒是很耐人寻味,看似无规律,但仔细分析,却能找到一些理据,这部分轻声词有必要保留在普通话轻声字词里面。

其他讨论轻声规范问题的意见,较有影响而有代表性的,如周祖谟先生,他在《普通话的正音问题》[4]一文里提出了如下的原则:

有些词有区别意义的作用,例如“大意”跟“大?意”(疏忽)不同,“冷战”跟“冷?战”(发冷而颤抖)不同,“地道”跟“地?道”(指货物真实,如“东西很地道”)不同,后面一个音节都读轻音。有些词有区分词类的作用,例如“报告”是名词,“报?告”是动词;练习是名词,“练?习”是动词。另外还有很大一部分词,如复音单纯词(葡?萄、玻?璃、模?糊),并列式的双音词(规?矩、朋?友),带词尾的词(桌?子、石?头)和重叠式的动词(看?看、试?试)等,后面一个音节都读轻音,这些都没问题,应当照北京音来读。但是在北京话里有些词后面一个音节也可以轻读也可以重读,如果没有区分词义或词类的作用,最好一律采取原来的读音而不读轻音。例如:记录、介绍、节目、坚固、支持、谨慎、职务、经费、成就、限制、仪器、待遇、修理、敷衍。

又如高景成先生,他观察到在北京话里轻声有衰颓的趋势[5],因而提出“尽少规定轻声”的意见,具体地说就是,原来老北京读轻声,现在不读轻声的,照现在的读法,不标轻声;就是现在可读轻声,也可不读轻声的“可轻声”也一律不标轻声。

再有如张洵如先生,依据他编的《北京话轻声词汇》所收的4351条轻声词来看,他是把北京话里必须读轻声的轻声词跟可读轻声也可不读轻声的(可轻声词)一律都作为“轻声词”收进去了。他对轻声采取的是“宽的标准”。又如徐世荣先生,他编的《普通话轻声词汇编》一书,因为这是他专为普通话语音研究班编的辅导教材,所以该书只“从两万条较常用的词(不包括人、地、专名,动词、形容词、副词的重叠形式)里”选了在北京话里必须读轻声的双音节词1028条,而应读“次轻音”(即按北京语音习惯读得稍短,原来的调值仍依稀存在,但不轻读也可以,例如:“勇敢”“条件”“妻子”等)的约4500条都没有收入。该书还声明,“本书辑录的这一批词的轻音,据编者按北京语音的习惯审查,还是比较显著的,但这还很难说是普通话轻声词的全部,同时也可能有一些是可以淘汰的,去取之间,还可以进一步研究。”徐先生对待轻声词,在这里采取的是“严的标准”。

1994年10月30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和广播电影电视部联合颁布“国语[1994]43号”《关于开展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的决定》[6](以下简称《决定》)。该《决定》颁布以后,普通话水平测试(简称PSC)就在全国范围内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随着测试影响范围的不断扩大,它已经成为我国人民语言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对普通话的推广与普及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而配合这一《决定》出版的书籍《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以下简称《大纲》),更是成为人们学习普通话的蓝本。《大纲》第二部分———普通话(口语和书面语)常用词[表一]和[表二]共收词23951条,其中轻声词语有1363个。2004年,在1994年出版的《大纲》)的基础上,修订出版了《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7](以下简称《纲要》),在第二部分“普通话水平测试用普通话词语表”[表一][表二]后附“普通话水平测试用必读轻声词语表”,共收轻声词545条,该表有相关说明:(1)本表根据《普通话水平测试用普通话词语表》编制。(2)本表供普通话水平测试第二项———读多音节词语(100个音节)测试使用。(3)本表共收词545条(其中“子”尾词206条),按汉语拼音字母顺序排列。(4)条目中的非轻声音节只标本调,不标变调;条目中的轻声音节,注音不标调号,如:“明白mín b i”。从《大纲》收录轻声词语1363条,到《纲要》收录545条,虽说《纲要》中也说明该轻声词语表供普通话水平测试第二项———读多音节词语(100个音节)测试使用,也就是说该表没有入选那些单列的轻声词,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出普通话语音标准的一个变化,那就是如果不读轻声并不影响到我们的理解与听辨,那我们就尽量少规定一些轻声词语。

社会是动态的,语言也是动态的,社会对语言的需求也是动态的,我们所说的普通话轻声词出现的规律也是动态的。“规律”往往涉及到规范化的问题,语言的规范化是相对静止的,它引导语言的健康发展。在这里,我们来探讨这个问题,就是想给方言区人学普通话提供有效的帮助,从而为现代汉民族共同语———普通话的健康纯洁发展尽自己绵薄之力。

参考文献:

[1]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

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2]孙和平.普通话轻声字词规范刍议[J].咸宁学院学报,

2004,(4):86~89.

[3]孙和平.试论普通话轻声的读法[J].理论月刊,2005,

(9):109~111.

[4]周祖谟.普通话的正音问题[J].中国语文,1956,(5):

24.

[5]高景成.由许多词汇里看轻声衰颓的趋势[A].文字改

革,1959,(2).厉为民.试论轻声和重音[J].中国语文,1981,(1):35.

[6]刘照雄.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M].长春:吉林人民出

版社,1994.

[7]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心编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组织审定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4.

131

第5期 孙和平 也谈普通话轻声词出现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