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高中生作文素材

高中生作文素材

真正的经典都曾九死一生

1954年,作家纳博科夫在小说《洛丽塔》快要收尾的时候,借主人公亨伯特之口说:“此书正式出版让各位一饱眼福时,我猜,已经到了21世纪初叶……”这个预测虽然是虚构中的虚构,但不难看出纳博科夫对该书前途所持的悲观情绪。事实正如他所料,当小说脱稿之时,也就是该书开始漫长旅行之时。它先后被美国五家大出版社退稿,就连和纳博科夫签有首发协议的《纽约客》也不愿刊登。这些有权有势的出版社和杂志对《洛丽塔》都发出了“死刑判决书”,仿佛当时的美国出版界集体眼瞎。传说,也曾经有火眼金睛看到这个小说的价值,只是迫于当时美国阅读环境的压力,所以不敢言好。然而,我更愿意相信,当时真的没有人喜欢它,除了纳博科夫的妻子薇拉。这个“老男人乱伦”的故事,即便是放在标榜自由和开放的美国也过于惊世骇俗,它严重地挑战了人类的道德底线。

不能出版,也许不是对作家最沉重的打击。纳博科夫完全可以说这是一部写给未来读者的小说,也可以说这是写给50个知音阅读的伟大作品。全世界所有倒霉的作家,无不这样自我安慰,并以此作为创作的动力。但是,就连这样的安慰纳博科夫也不能得到。曾经帮他推荐稿件到《纽约客》发表的评论家威尔逊,是纳博科夫值得信赖的朋友,也是纳博科夫的文学知己。可是,当威尔逊在看完《洛丽塔》之后,回信给纳博科夫:“我所读过的你的作品中,最不喜欢这部。”甚至把《洛丽塔》指责为“可憎”、“不现实”、“太讨厌”,并将这些意见转告给出版商,使《洛丽塔》未曾出版先有臭名。而另一位评论家玛丽·麦卡锡在根本没有读完该书的情况下,竟然写文章批评其“拖泥带水,粗心草率”。

朋友的打击才是对纳博科夫最大的打击。他一度失去信心,对自己的才华产生了真实的怀疑。当时,炒作和策划还没有今天这么汹涌澎湃,纳博科夫也绝不是想故意制造一本禁书,以便获得另一渠道的畅销和公认。他的写作态度可以为此证明,能把主人公亨伯特的心理写得如此准确、复杂,肯定不是为了弄一个事件来吓人,而是全身心投入创作的结果。另一个证明就是纳博科夫要把《洛丽塔》的手稿烧掉,让这本书彻底地消失。关键时刻,他的妻子薇拉抢救了手稿。她说这是纳博科夫写得最好的小说。纳博科夫当时获得的惟一正面

评价不是来自文学界,而是来自患难与共的妻子。如果多疑,纳博科夫可以认为这是一种鼓励,是“赏识教育”,甚至也有可能是为了家庭收入。假如纳博科夫真这么想过,那他当时的孤独和绝望是可想而知的。

为什么经典总是要面临被烧掉的危险?难道仅仅是巧合吗?或许,这恰好证明了江湖险恶,证明了经典在成长中注定要遭遇偏见与傲慢。卡夫卡临终的时候,也曾经吩咐朋友布洛德把手稿全部付之一炬。幸好布洛德没有执行,否则这个世界上将永远没有一个名叫卡夫卡的作家,文学菜地里也许会因此而缺少一个品种。纳博科夫和卡夫卡是幸运的,他们的幸运在于有人及时地保护和抢救了手稿。但抢救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他们的幸运可以反证: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经典作品可能已经被烧掉。谁又敢保证果戈里烧掉的《死魂灵》第二部就不是经典小说?

到了1955年,《洛丽塔》终于以色情小说的面目在法国奥林匹亚出版社出版,首印五千册。该出版社虽然出版过亨利·米勒和让·热内的小说,但大多数

出版物都是像《直到她消魂尖叫》这样的色情作品。由于对色情标签的反感,开始,纳博科夫还想拒绝,甚至想挂一个假名。但奥林匹亚出版社坚持要用纳博科夫的真名,纳博科夫只好妥协。被美国宣布“此路不通”的《洛丽塔》,终于在异国获得了准生证。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读到该小说之后,把它评为1955年最佳的三部小说之一,并在伦敦《泰晤士报》上撰文大加赞扬。从此,《洛丽塔》才真正获得了生长的土壤、阳光和空气。1958年,美国普特南书局出版了《洛丽塔》,立即成为畅销书。纳博科夫55岁写这部小说,在美国畅销并家喻户晓的时候,他已经60岁了。在西方读者的眼里,他是一位60岁的新作家。

尽管这部小说没有像亨伯特预言的那样,要到21世纪才能出版,但是,在被退稿和评论家们打击的那些年里,纳博科夫所受的煎熬也许比等待50年还难受。煎熬使时间缓慢,一年长于50年。后来,《洛丽塔》在慢慢成长的过程中,它仍然给灭它的人提供了如下理由:一、它是色情小说,是下半身写作;二、它太畅销,是炒作出来的经典;三、作家的腔调过于轻佻、油滑,其反省之态度值得怀疑;四、它没有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五、它堕落

到被改编成电影了(1962年电影怪才库布里克以150万美金买下其电影改编权)。以上的任何一条理由,都足以让高高在上的庙堂排斥它,打击它,羞辱它。但是由于它的畅销,它的渐渐强壮,谗言和伤害最终没有得逞。

好作品不是僵死的,它可以像人一样不断地成长,不断地获得对诽谤的免疫力。在禁欲的年代里,我会把《洛丽塔》当成一本淫书。在放荡的年代,我终于明白《洛丽塔》是一个辛辣的讽刺。产生这样的阅读效果,不是小说传达得不够准确,而是因为社会环境的改变推动了作品意义的改变。如果男人们都敢于放下架子,和亨伯特的内心来一次比较,那我们就会发现纳博科夫远在50年前,就已经撕开了人类的伪装。当亨伯特杀死抢走洛丽塔的奎尔蒂之后,他有这样一段独白:“忠于你的迪克,别让其他任何人碰你。别理陌生人。但愿你爱你的孩子,但愿是个男孩。但愿你丈夫永远对你好,不然的话,我的幽灵就会像一缕黑烟,像一个发狂的巨人降临到他身上,将他一片一片撕得粉碎。”这不是色情,这是父爱与情爱的复杂结合,是对人类复杂心灵的准确勘探。也许就凭惊世骇俗这一条,《洛丽塔》就应该成为名著。它所制造的震惊效果,是所有艺术家做梦都想达到的效果。

《洛丽塔》是经典作品成长的一个极端例子,它对急于呼唤经典的我们有警示作用。看看今天的报刊,对大师和经典的期盼是如此热切。有的作品还在写作中,吹捧的礼炮早已鸣响;有的作品油墨未干,已经被捧为经典;有的作家只在练习打字,却屡屡被专业人士齐声歌唱……这样的局面,让读者不止一千次一万次地反思:是不是自己已经弱智?轻松得来的所谓经典,必将轻松地失去。真正的经典,也许会被当时的某些因素埋葬,但即便埋葬了,它也像那些土地深处的木柴,多少年之后再变成煤,重新燃烧。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是这样,卡夫卡的小说是这样,凡高的画作也是这样……

东西:小说家,现居南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后悔录》、《耳光响亮》;中短篇小说集《没有语言的生活》、《我们的父亲》、《不要问我》、《我为什么没有小蜜》等。推荐理由:是在一本介绍手表的杂志上看到了,忽而就想到了以前的那篇写的很差的名为《经典与时尚》的作文,本文讲的很浅显,题目却扣人心弦。

思君令人老

那夜雾霭缭绕,遮得苍白的月阴测测地挂着。

庭院中的红莲开得正艳,在墨色的夜里殷红得晃眼,她转过回廊,却未见到一人,偌大的庭院死寂一般。

忽听远处传来,闷闷的敲击声,一声一顿,落落地响在空荡的院落。她循声而去,在一处紧闭房门的正堂停下。

朱红镂花门,被谁一声一顿地敲着。

“谁在里面?”她问。

空荡荡的,没有回答,只有敲击不停,捶在胸口一样闷闷的。

她微诧的推门,没锁,吱呀便开了,刚待探头查看,突然脚脖一紧,被人猛地抓住,惊的忙低头,落目是一只已然腐败的手,绿色溃烂的血肉,透着白森森的骨头,死死的抓住她的脚。

浑身一耸,她极力挣扎却无济于事,突然一颗腐败的看不出面目的头颅打门槛伸出来,用一双摇摇欲坠的眼珠盯着她。

直勾勾,剜心剖腹的恨意。

那头颅突然张口,一字一字地诅咒:“永世不得安宁!我用药王谷满门的血诅咒你永世不得安宁!”

一.月色挑纱幔

是霍然惊醒,冷汗涔涔。

阿萤攥着一手心冷汗喘息不止,窗外是郎月中天,打镂空的窗花里斑驳了一壁入内,极白的,照得她面无血色。有腻着嗓子的夜猫,一声一叠地叫着,无端端地惹人心烦,将额头埋在手掌里,皆是密密的冷汗,讲不明的难受。

窗外突地骚动起来,惊得夜猫尖叫着窜开。脚步声慌乱,落在门口,吱呀推了门入内,一抹极秀美的身影投在荡荡的纱幔上,瞧不清面貌,阿萤试探地唤了一声:“倾之?”

“是我。”一声应答未落,软纱的幔子便被挑开,玉琢似的的眉目明朗在眼前,就着月色,有些虚虚实实的不真切,只是眉头蹙的紧。

阿萤微诧:“出什么事了吗?”

林倾之没答,只是上前抬手封住了阿萤的穴道。

心下一惊,阿萤听他道:“阿萤你好生待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拦腰将她抱起,小心地藏在樟木红漆柜中,落盖之时顿了顿,伸指拨开她额前湿漉漉的发,淡笑道:“以后要好生照顾自己。”还想讲什么,启唇却又咽下,转头合上柜子。

铺天盖地的黑,只有缝隙中微小的光亮打在眼里。阿萤动弹不得,开口不得,只有死盯着他合柜刹那消失在眼前。

没有一零星声音的死寂,空落落的余着林倾之轻扣窗棂上的声响,一声一落,莫名的节奏。一阵风过空庭,他突然顿了手指几乎呢喃地道:“比我想象中要快一些。”临窗而立,就着一身月华,淡笑着提了声,“收起你们的暗剑,我随你们回去便是了。”

风声突然一宁,纱幔撩开一角落出一排清一色的黑衣人,皆都握了剑虎视眈眈。

林倾之却转身,挑了纱幔而出,目光不落地越出房间,也不问其它,只是云淡风轻地道:“走吧。”

尽数的黑衣人都愣了一愣,怎么也未料到这次任务竟可以剑不血刃的完成。

他竟是毫不反抗。

二.丹青透微光

是过了多久头顶那一线遮盖才本揭开的阿萤不记得了,只记得那瞬间她被已经中天的日阳晃得几乎盲了眼,让她瞧不清立在眼前的人,只从轮廓觉察是个女子。

“抓走林倾之的黑衣人是毒王秋水的人。”珠玉落地的脆脆,那女子言语利落,抬手解了阿萤的穴道。

阿萤跃身而起,四肢却困得发麻,踉跄倒出了樟木柜子,“毒王秋水为何要抓倾之?”适应了光线才发现那女子遮了面,蹙眉道:“你……是谁?”

女子耸肩,答非所问:“为何抓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但凡落在毒王手里的人皆是生不如死……”突然俯身遮了阿萤头顶的日阳,道,“你想救林倾之吗?”

阿萤没有答话,只是笃定地点了头。

她便从怀中抽出一幅画卷,刷地摊开在阿萤眼前。

背着一壁日阳,那画卷被折射在背面的光线晃得发黄,隐隐透了微光,将画卷上勾勒的丹青耀得极清楚。

阿萤是瞬间失语,盯着画卷上勾勒的人,启唇许久才出了声音:“画中人是……”

“洛无离。”女子轻笑答,“你若想救林倾之,从现下起你就必须是画中之人,洛无离。”

阿萤诧诧抬头,刚好对上女子的眼,琉璃一般莫测,便止不住问:“你到底是谁?”

女子笑了,玉碎一般地落地,反问她:“重要吗?你只需要知道我并不是帮你,而是在帮自己。”她突然眉目辗转,道,“我们有同样的目的。”

三.梨涡浅浅笑

两日后落了雨,入冬的冷雨,毫无症状却大的出奇。困了不少过客在客栈之中。

有黄衣女子坐在窗旁的角落里,点了些许小菜却不动筷,只是极安静地瞧着打窗花落进来的雨,湿了一角衣袖。

忽地门外传来一阵骂咧,一行四人入了客栈,三名黑衣男子,一名遮了面纱的女子,卷了凄雨冷风入堂。

众人只是略略地抬眼,窗旁的黄衣女子却定了眼神在一行人身上,黑衣,袖藏暗刀,腰间皆都配有一块乌木小牌。

那是……毒王秋水宫的标志。

黑衣男子扫了一眼四周,要了一间厢房,撂下一锭银子便前后护着遮面女子上楼。

黄衣女子也不动声色地起身,入了客栈后堂。

天字三号房。

一行人入房没多会儿,便有人叩门。

领头的一名黑衣男子,放下手中刚倒上的茶,皱眉问:“谁?”

门外有女子娇怯怯的声音传来:“掌柜的瞧各位官爷都淋透了,特地吩咐烧了热水给官爷擦把脸。”

领头人有些不耐烦,“不用了,等雨停我们就动身了。”

“那随行的姑娘可需要热水?”门外女子又道,“我瞧姑娘也淋透了。”

领头人顿了顿,瞧了一眼怯怯坐在榻上,浑身湿了透的女子,终是起身开了门。落眼是立在门口托了铜盆的黄衣小丫头,抬头冲他一笑。

倒不是怎样绝色的模样,只是一对清浅的小梨涡甜得腻人。

“打搅官爷休息了。”她笑盈盈地托了一盆热水入内,安置在盆架上,转身对榻上安坐的女子道:“需要我服侍姑娘换身衣裳吗?”

女子闻言抬头,一双透在面纱下的眸子,盈盈脉脉地望了她一眼,又怯怯地望了黑衣男子,慌忙敛下,咬了唇没答话。

“大哥,让她换吧,免的生了什么毛病,惹尊主责罚。”其间一人开口,领头人略一沉吟,点了头,挥手招了一行人出去,合上了门,守在门口。

榻上女子刚要起身,忽听门外领头人冷冷道:“姑娘最好安分点。”瞬间颤了身子,眉目紧得盈盈欲泣一般。

黄衣小丫头伸手去扶她,不动声色地压了声音在她耳侧:“姑娘可想逃出去?”

女子大惊,诧诧的看黄衣小丫头:“你……”

只见她梨涡浅浅地一笑。

不过半盏茶的工夫,黄衣小丫头便托着微袅热气的铜盆出了房。

“换好了?”领头人问。

小丫头微一惊,点头,言语不清地应了一声擦肩而过。

房内女子已经换好净衣,遮好软纱,端端地坐在榻上。

四.青石嗅梅香

江湖人人都在传闻,毒王秋水其实是个制作成毒物的人,没有血性,心狠手辣。也有人传秋水是个容颜倾城的美人,蛇蝎心肠。只是传闻始终是传闻,而见过秋水真面目的人,只有两种,秋水宫的人和被制作成的毒人。

毒王秋水的存在如同鬼魅,神秘却人人畏惧。秋水毒王最初的名头是因为药王谷,一夜之间毒杀了药王谷三百多条人命,手段极其残忍,是浑身腐烂而死。

而让江湖中人人切齿的是秋水喜欢制作毒人,每年都会选资质优良的人入宫,制成毒人,或男或女却都是眉目如画。

客栈中的遮面女子便是今年被选中的。

入秋水宫之时,雨停了,天却沉得厉害,阴阴郁郁的浓墨一般压在头顶,让人不敢抬眼。

黑衣男子领着那名女子一路辗转入了一片梅林,妖妖灼灼的红,烧得人落不得目。一路青石小径,嗅着梅香便入了林子。

黑衣男子顿在一处林密间,恭敬地单膝落地:“尊主。”

妖红的梅林间有一角白衣晃动,叮咚清落的溪水声中有声音传来:“带她进前让我瞧瞧。”

极温软,丝绸缎子落地一般的声音,带着三分笑意,让遮面的女子愣了愣。

黑衣男子推她上前,一个踉跄便入了一旁的梅林,是惊得生生木木。

眼前哪有什么毒王,只有妖红灼灼的梅树下,白衣似月的男子,蹲在溪水旁握着一枝被雨水打落的红梅,极小心地清洗着。

白衣黑发逶了一地,未束的发尾不经意地落在溪水中,湿了一戳,他的手极白,衬在红梅之间,晃眼一般。

他抬头,一双眼睛,极黑,极深,拿浓墨点画了一般,在阴郁的天色里晕着层层的氤氲。他撞上那女子的眼睛也是微愣,转瞬轻笑道:“姑娘便是苏娉婷?”

那女子猛然回了心神,错开目光点头。

将手中的红梅插在一旁的美人肩瓷瓶中,他擦了擦手:“摘下面纱让我瞧瞧。”

五.秋水眉如黛

迟疑地摘下面纱之际,突有人上前禀报:“尊主,有个自称药王谷之人的女子送了一幅画给你。”双手奉一卷画轴。

毒王秋水眼睑一颤,落在那画轴上,喃喃:“药王谷之人……”许久后才道,“打开。”声音发紧。

画卷应声打开,一点点地展现在他眼前,是瞬间收缩的瞳孔,他一把抓住那画,眉目蹙得紧:“那女子现下在哪?”

“还在宫外不肯离……”

“带她进来见我!”秋水霍然截口,几乎眉蹙如黛。

一旁的苏娉婷似乎松了一口气,放下摘面纱是手,微诧地探眼瞧那幅让毒王如此的画卷,有点眼熟。

不过半刻的时间,黑衣人已经领着一名女子入林,薄红的衫子,也是轻纱遮面。

是不等那女子站稳,秋水便直直地落目她身上道:“这画你是哪里得来的?”

那女子浅笑,入耳是碎玉般的声音:“我不仅有这幅画,我还知道这画中之人现下在哪。”

“她在哪?”秋水霍然上前一步。

直直地迎上他的眼,女子冷了笑:“要我告诉你可以,不过那是要用代价交换的。”

秋水站定,沉了眉目道:“你想要什么?”

“你的命。”女子笑得阴冷。

一旁的黑衣人霍地上前欲擒下她,却被秋水拦了住。

听她又笑道:“莫紧张,我只不过想与你比上一场,筹码是你的命,你若输了便即刻死在我面前,我若输了,就告诉你画中之人在哪。”

“比什么?”秋水问。

她轻笑道:“你比你名扬天下的用毒。”

“好。”

六.思君令人老

其实要比的很简单。

那女子会在一个人身上下一种毒,只要秋水能辨出是什么毒,便算是赢了。

秋水瞧着灼灼的红梅突然笑了:“姑娘,你确定要这么比吗?”

“当然。”她答得毫不犹豫。

秋水便轻笑:“那就请姑娘挑人试毒吧。”

透在面纱外的眼睛眯得狭长,她依次扫了一遍林子里的人,最后定在旁边的苏娉婷身上,她道:“便是她好了。”

苏娉婷一愣,秋水已然点头应下。

那女子上前,打袖中掏出一根青青的竹管,揭开,至竹管中抽出一根闪着绿光的银针,落目在她身上,“我要下针了。”

苏娉婷抬头迎上她的眼,极其熟悉,便点了头。

针入太阳穴,极痛极麻,仿佛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苏娉婷痛得攥紧了手心,额头上渗了密密的汗,几欲昏倒。

秋水上前,瞧了那针,又触了她的脉,许久才变了神色:“思君令人老!”猛地看那女子,“你在哪得来的这毒药?”

那女子不答,笑道:“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暮,果然是好名字。”

秋水眯了眼睛,这毒药他怎么会不认得,世上只有一味,是当初师父给他的,只是后来连同忘忧丹一起被他师弟偷了去,此刻却怎么在她手上?

想擒住她的手,却被躲开,秋水道:“既然这味毒药在你手里,那忘忧丹想必也在你手中了?”

女子不答他,只是笑道:“毒王果然是毒王,此番我输了。”

认得利落,倒叫秋水一愣,还未开口,她便一把将半昏迷的苏娉婷推在他怀里。

“愿赌服输,我现下便告诉你,她在哪。”她顿了顿,不动声色地退了半步,笑道,“远在天边近在咫尺。”拔步便闪出了梅林。

还不待秋水反应又听她远远道:“你赢了又如何,瞧瞧你怀中之人是谁……”

心便猛地一紧,秋水缓缓地揭开怀中苏娉婷的面纱,瞬间天塌地陷一般:“无离……”

七.眉眼浅如水

头疼得厉害,皮发之下仿佛有千百只蚂蚁一点点撕咬一般,钻入脑髓。痛的挣扎,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昏迷间,忽地有人握住了她的手,极温软,却生疼的紧,那人在耳侧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一遍一遍,却只这一句,如春如素的盘在耳侧,让她无端端定了心神。

她是记得的,林倾之也曾这样握着她的手,一遍遍重复,我在这里。

只是林倾之唤的是阿萤,这个人唤的却是无离。她想告诉他,她不是无离,可是突然想起,有个女子曾让她看了一幅画,画上的女子是于自己一摸一样的眉目,分毫不差。

你若想救林倾之,从现下起你就必须是画中之人,洛无离。

那女子是这样对她讲,可是她是阿萤,林倾之的阿萤。她记忆的开端便只有林倾之。

她不记得了,遇到林倾之以前的事,她一点都记不得了。她只记得醒来时林倾之的眉眼便跃在眼底,紧攥着她的手,温软如玉,一双清浅如水的眉眼因疲倦而通红,却依旧如春如

素。

他道:“我在这里。”

一遍一遍,定了她心神。

这便是她记忆的开端。

林倾之说,他是在一场灭门厮杀中救下她的,她着萤黄的衣,跌坐在成河的血泊里,抱了头不说话,还以为是傻了,未想到她突然抬眼看他,直愣愣,没有光亮,第一句话便是向他讨药。

她问:“是什么药?”

林倾之淡淡地答:“毒药。”

只这两个字,任她再这样问,林倾之都不言答。

到底是什么毒药?她不记得了,什么都记不得了,过去的所有。

她甚至连姓名都忘记了。

林倾之给了她名字,阿萤,简单却满是光亮的名字。他说忘了便忘了吧,那些过去不见得是好的,你只要记得从今天起你叫阿萤就够了。

那样的字句被他讲得不温不吞,是刚刚好让人坚信的语气。

如此,他给了阿萤一切,也成为阿萤的一切。

八.桃花灼其华

阿萤做了个梦,梦里桃花灼灼,妖妖其华。

她拿了姐姐的胭脂,新奇的俯在溪边用小指挑了一抹胭脂,慢慢地,细细地,学着姐姐的样子,渐次晕开的涂满秀唇。熏人的香,浓到化不开。

突然有人在身后道:“是谁家女子,偷偷地动了春心?”

那声音盈盈脉脉,恰得所然地惊落了她手中的胭脂,叮咚如泉地落入了清浅的溪中,白的瓷,红的脂,在明晃晃的潋滟里一点点的晕开了一粒粒猩红。

她有些恼怒的回头,却似被晃花眼一般,紧眯了眉眼。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他倚在桃树下,满身薄红落花的样子,让阿萤禁不住想到了那样的句子。

极柔软地笑着,他抖落了一身落花上前,突不其然地伸指在阿萤莹润的唇上,染了一指的胭脂,放在鼻翼间轻嗅,道:“好香的胭脂,无离是涂擦给我瞧的吗?”

给谁瞧?阿萤愣怔,他袖下襟间的桃花香,盈了鼻尖心头,是怎样的胭脂都不敌的,是想答话,却忽听身后有人嗔道““秋水,你在这儿做什么?”

女子的声音,娇娇脆脆,让眼前男子瞬间失了笑容。

来不及看身后女子是谁,阿萤便霍然惊醒,惊是不是其它,而是居然会梦到秋水……

睁眼是秋水一双倦倦的眉目,熬得微红,如同这些天每次醒来一样,他守着她,攥着她的手,温笑道:“我在这里的。”

是啊,他终是在这里,从阿萤中毒以来未曾离开她半步,小心守着,怕她出一点岔子,是比从前的林倾之还要仔细。

秋水伸手擦了她额头上密密的冷汗:“梦到了什么?”

是一愣,阿萤瞧着他憔悴了许多的眉目,仓皇地撇开脸,躲过他的手:“我……没事。”

他的手僵在半空,默默地收回,轻不可闻地苦笑:“你还是不记得我吗?”

阿萤言答不上,他先笑了,道:“忘了好,我们重新开始。”伸手攥了她的手。

不动声色地抽回,阿萤淡笑:“我饿了……”

“我去唤人给你煮粥。”他起身,眉有喜色,辗转又道,“还是我亲自去吧,你先睡会儿,一会儿便好。”

阿萤扯了一下嘴角的梨涡点头,是直至他的脚步声消失在回廊之中,才起身,赤着脚来到窗边,推开便瞧见了,倚在窗旁榕树之上的女子,遮了面。

那女子道:“莫忘了,你的时日无多了,那毒药只剩三日你便会彻底老死,再不动手非但救不了林倾之,连你自己也救不了了。”

白发荡在身前,阿萤握着满头似雪的白发,淡笑:“思君令人老……真是极好的名字……”

那女子抬手抛了一物件入窗,当啷落在阿萤脚边,是一把镂了花纹的匕首。她道:“今晚便杀了他,救了林倾之也救了你。”

九.若是忘了爱

思君令人老,并不是种极致毒药,而是让你在七日之内迅速老去,白发苍苍,而后老死。它是有解药的,只是奇怪了点。

一颗心,它的解药是一颗真真切切爱着中毒者的心,熬汤吞食。

所以那女子说,杀了他,救了林倾之,也救了你。

可是阿萤不清楚,他那颗心爱的是洛无离不是她,也能解毒吗?

或者她只是不清楚,自己是谁?

天黑的快,刚出庭堂便沉沉地压了下来。

秋水行在没有星月的夜里,不入厨房,而是去了后堂的密室。

插满红梅的瓷瓶,转了一圈,紧闭的青墙便轰隆隆地开了。

密室里点了蜡,秋水入内就落目在了靠在密室墙角的林倾之。

他脸色极苍白,唇角却挑笑道:“还想逼我交出忘忧丹吗?我说过已经给了别人,你便是将我制成毒人,我也交不出了。”

“是给了无离吗?”秋水上前,压了一壁阴影看他。

他笑着抬头,问:“哪个无离?”

一把攥了他的衣襟,秋水几乎一字字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她一遍遍地喊你的名字,她的记忆里只有你了!若不是你给了她忘忧丹怎会如此?她忘了我,忘了全部!”

“这样不好吗?”林倾之迎上他的眼,“忘了你,总比一辈子恨着你要好,你希望她记得你这个利用她,毒杀她父亲和满门三百多人的凶手吗?师兄是你伤害了她……”

便是一句话让他彻底失了力气,是宁愿她恨着一辈子,也不想被忘记吗?

林倾之又道:“你抓我来,不就是为了忘忧丹,好忘记她吗?何必爱得这么痛苦。”

一时落了寂静,谁都不再说话。

许久之后,秋水突然开口,愣愣地直视林倾之,“你爱她吗?”

十.凉风入梦来

这样的季节也该是下雪了。

阿萤望着窗外阴沉欲雪的天,突然觉得冷。

有人推门而入,瞧见她赤脚立在窗旁不可抑制地心疼:“天冷,担心身子。”声音略哑。

阿萤转头,瞧见一手提了狐裘一手托了莲纹青瓷碗的秋水:“去了哪里?这么久?”

秋水微颤了颤,辗转笑道:“去见了你心尖惦记着的人,又熬了汤,所以迟了些……”

梨涡瞬间冷在嘴角,阿萤脸白如纸。

秋水上前为她裹上狐裘,将手中的莲纹青瓷碗递给阿萤:“趁热喝了吧。”脸色衬在阴影里瞧不真切。

瞧着青瓷碗中清清淡淡的肉汤,阿萤一点点攥了掌心问:“这……是什么?”

他从阴影中出来,脸色极白,撇开眼不看阿萤,闪烁地答道:“快喝吧,喝过后睡一觉,等醒来什么便都好了……”

阿萤一颤,突然瞧见他白玉一样的指缝间有点点的血污,不起眼却是新落的。青瓷碗中的肉汤袅着热气,略腥却极香,碗底沉着瞧不出形状的肉片,是瞬间凉的头皮,直至心肺四骸的毛骨悚然。

愣愣地接过青瓷碗,阿萤喃喃:“喝了便全都好了吗?”

秋水没有答话,只是扶了窗棂,极低地道:“不要怪我,无离……”

窗外忽起一阵凉风,呼啸而入,吹得阿萤瑟瑟抖如落叶,便是再也讲不得什么,仰面喝下了那碗极腥的汤,卷着肉片一下子涌在心口,辗转又上喉头,几欲作呕。

秋水伸手落在她萧瑟的肩膀,手指凉的她一颤。

阿萤猛地抬眼看他,眼里强忍了潮湿:“你爱我吗?”

声音突兀,在空寂寂的庭院中有些惊心。

秋水看她,疲惫的笑了:“爱的,不论你是恨极我,或者彻底忘记我,我都是爱你的……”

便霍然拔出了袖中的匕首,阿萤紧闭了眉眼,一刀刺如他的心口,却在瞬间呆了住。

空的,他的心口是空的,没有心脏。

秋水颓然倒地,胸前白衣一片殷红,他突然笑颜如月:“你以为他真爱你吗?只有我的心才做的了你的解药……”

至此一片死寂,许久许久后才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十一.只有洛无离

有人入屋,一左一右的压了阴影在阿萤头顶,愣愣地抬头便瞧见两人。

是林倾之和那名遮面女子。

林倾之上前一把扯下秋水腰间的毒王玉佩,笑的肆意:“终于夺回属于我的东西了,也不枉我甘心被抓,演的一初苦肉计。”

心口突然一窒,阿萤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那遮面女子却转身便走。

一把扯住女子的腕,林倾之道:“你要去哪无离?”

那女子回头望了阿萤一眼:“这场棋已经下完了,你夺回了毒王称号,我也为父亲报了仇,还留下来做什么?”拔步要走,阿萤却突然开口。

将眉目尽数隐在如霜的白发中,她一字一字地问:“你是谁?我又是谁?”

那女子回身,缓缓扯下面纱,落在光亮中的是一张与阿萤一模一样的容颜,分毫不差,她答:“忘的真彻底啊,不记得我们是孪生吗?你是洛无端,我是洛无离。”

你是洛无端,我是洛无离。

那么我是做了你的替身吗?

最开始的争斗是毒王秋水的扬名战役,是与师弟林倾之秋水宫尊主之位的争斗。

他们约定,谁先拿下药王谷,谁便是尊主。

于是,洛无离在桃花灼灼的季节遇到了白衣温软的秋水,一颗心便无从安放。只是谁都未想到,豆蔻初开的不止是她一人,还有与她形影不离的孪生妹妹,洛无端。

所以在秋水错把无端当无离要于她私奔的时候,洛无端几乎是毫不犹豫,她按照秋水的吩咐在药王谷的饮水中下了药,秋水是说,那只是迷药。

可是后来……全部都死了,只剩下她和刚出门归家的洛无离。

父亲在死前诅咒她,永世不得安宁,果然应验了。

秋水喜欢的只有洛无离,尽管她帮他毒害了父亲,他也只是说了声对不起,转身去追赶洛无离。

那之后,她遇到了林倾之,他在满庭尸骸里看到她,坐在血泊之中,抱着头不说话。却在林倾之离去之时,扯住了他的衣袍,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有一种毒药可以毒死过去和现在的自己吗?”

他道:“有,忘忧丹,可以忘记过去现在,只余下未来。”

他给了她忘忧,给了她新的名字和未来。

可是初衷却是为了利用她。

他说,你叫阿萤。

尾声

后来在落雪的天气里,有个满头华发的女子老死在了雪地里。

江湖传言,她中了已经绝迹江湖的毒,名字叫——思君令人老。

可是没人知道她已经服了解药,她也是致死才明白,那颗做解药的心自始自终只爱洛无离。

而她是洛无端,或者阿萤。

推荐理由: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小说,到现在印象都还很深刻。不是很规范的考场文,也不知我们能从中汲取什么,但总觉得它有震撼人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