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现代汉语

现代汉语

现代汉语形容词研究综述

对现代汉语形容词的论述,根据词类划分的不同而不同,主要有两种:一种从意义出发,另一种从功能出发。

一、意义派

意义派对形容词的处理主要是在中国语法学的创立时期和革新时期,代表人物有:马建忠,黎锦熙,王力,吕叔湘等,他们的词汇划分标准的主要特点是根据意义划分。但并不完全一致,首先,语义内涵不同。,马建忠的语义主要是指词汇意义,依次划分的词类实际上属逻辑分类。这种词类是孤立于句法结构之外的归类,不是语法分类。黎锦熙先生承袭马建忠的逻辑分类观点的同时,明确提出根据词的句法功能给词分类。显然黎锦熙先生进了一步,有人认为他第一个明确地使词类成为语法分类,他的观点是现代汉语最早的词类划分。吕叔湘先生按意义和作用归类。王力先生把词类分为理解成分和语法成分,前者按意义分类,后者按语法作用。其次,在意义和功能发生矛盾时,各家处理不同。马先生发现“字无定义,故无定类”。而欲知其类,当先知上下文何如耳。自然陷入字无定类的困境。对此他提出了字类假象说,先确定某种字常做某种句子成分,他类词作此成分时算是假借。黎锦熙的四类形容词中只有性状形容词与我们所说的形容词相当。能充当定语的不一定是形容词,为了维持其句法功能标准,他提出转类说:性状形容词由它种词类转成的颇多。比如名词转成形容词:“玻璃窗”等。由此得出句品说:“凡词,依句辨品,离句无品”。马先生和黎先生都没有根本解决这个问题,留下了“词无定类”、“类无定词”的结论。吕叔湘的《文法要略》和王力的《现代语法》与马、黎的处理方法不同。《文法要略》采纳了陈承泽《国文法草创》中词类活用的理论,提出了本用和活用说。《现代语法》里的词变性说与此相当,把本用称为正常用法,把活用称为变性。但这里的活用和变性指的是极其罕见的临时用法,不是指现在说的常用兼类用法。王、吕两位先生都不认为有兼类的。只要词义不变,词性就不变。王力举例说:“吃奶的“奶”和我从小奶了他那么大的“奶””都是名词,咱们只能说它们的职务不同……也不能认为是两类。再次,形容词范围也不同。《文通》静字分象、滋两类,只有前者与现在所说的形容词相当;《国语文法》分为四类:性状形容词、数量形容词、指示形容词疑问形容词;《文法要略》形容词没有分类,《现代汉语》明确的将数词从

形容词里分出来去独立成类。《文通》和《国语文法》手传统语法的直接影响。在早期传统语法里,形容词和数词归入名词,因为在西方语言中他们的形态变化一致。《文法要略》和《现代语法》都力图摆脱印欧语传统的羁绊,在没有吧数词归入形容词。最后,形容词的句法功能不尽相同。认为形容词的主要功能作定语的占多数。马建忠:先乎名字(定语);用如名字等。黎锦熙:作定语;作述语(谓语)。吕叔湘:形容词用作词组中的加语和词结中的谓语的时候多。只有王力认为形容词的主要功能是作描写句里的谓词。

二、功能派

从功能出发给词分类始于40年代末,主要受美国结构主义的影响。全面的应用结构主义研究汉语的是赵元任的《国语入门》。此书的导言部分由李荣译为《北京口语语法》。解放后50年代出了一些形容词专题论文,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朱德熙的《现代汉语形容词研究》。同时有几部重要的语法著作问世。《语法修辞讲话》、《语法和语法教学》和《现代汉语语法讲话》,这几部书对形容词的评述区别如下:

1、功能标准的宽严不同

《语法修辞讲话》和《语法和语法教学》重视词汇意义,《现代汉语语法讲话》重视分布功能。

2、形容词的定义不同

《语法修辞讲话》和《语法和语法教学》称形容词表示事物的性质和状态,而《现代汉语语法讲话》里形容词没有提到状态。

3、形容词的范围不同

《语法修辞讲话》里形容词大类下还有数词附类,《语法和语法教学》和《现代汉语语法讲话》中没有附类。

4、形容词句子功能的侧重不同

《语法修辞讲话》和《现代汉语语法讲话》认为形容词主要作定语,其次是谓语等。《语法和语法教学》里形容词基本用途是谓语,其次是定、状、补。70年代末80年代初,语法学界复苏。80年代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有关现代汉语形容词研究的主要论文有150篇左右。此外还出版了几部较有影响的现代汉语高校教材,它们都是基本上从语法功能的角度划分词的,都认为形容词表性质和状

态。其中最大的共同点是,在句法上一致认为形容词主要作谓语,其次是定语。不同在于:

1、范围不同

胡裕树和钱乃荣认为形容词包含非谓形容词;朱德熙、黄伯荣将非谓形容词单列一类为:区别词。

2、归类不同

朱德熙、黄伯荣把形容词明确分为性质和状态两类;钱乃荣也是;胡裕树没有。

3、形容词可否带宾语的处理不同

朱德熙、黄伯荣、钱乃荣主张形容词不能带宾语,胡裕树未提及。

4、形容词重叠的意见不同

胡裕树认为有些能重叠;黄伯荣认为一部分能重叠;钱乃荣认为许多能重叠。另外,在《简明现代汉语语法》里,罗安源先生给形容词所下的定义是:“表示一种事物区别于其他事物的性质、特征,或者表现出来的状况,形态”。罗安源先生在《语法》里,把形容词分为两大类,性质形容词和状态形容词,并按音节和构成方式分成了若干个类,他在对形容词作出分类之后,进一步把形容词的语法位置与名词,动词作了对比,指出形容词的两个语法位置,得出名词、动词是不能占据这两个语法位置的,及性质形容词跟状态形容词的一系列差别。罗安源先生在《语法》中没有提到区别词。马真先生在《简明实用汉语语法教程》里,明确地按它们不同的语法意义把它们分成三个不同的词类,分别叫形容词、状态词、区别词。叶长萌先生在《形容词的再分类》中,按形容词的句法功能把形容词再分为三个小类:唯谓形容词、条件能谓形容词、非条件能谓形容词。叶先生对51个唯谓形容词语法特点进行了认真地探讨。张宝林先生在《唯谓形容词的鉴定标准和语法功能》中,通过考察《汉语水平词汇与汉字等级大纲》词汇部分的形容词和《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部分形容词,对唯谓的形容词作了探讨。